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七十六章 龙阳到访

作者:月色花前酒    更新时间:2007-07-14 11:46:33    状态:已完结
  月色因为楚国长公主浴红衣不知何故就这样轻易地放过了他而心情大悦!为了免于自己在楚国“神女节”到来之前再招惹到什么是非,他决定在此期间还是少在外面抛头露面为妙。不过有一件事情他又是必须去做的,那就是到墨家会馆里去偷偷练习遛马,以便为自己能够安然离开楚国增加一些保险系数。

  时光飞逝,十来日的光景转眼即过。

  就在楚国“神女节”头一天,月色依然同往日一样坐着月白驾驶的马车到了墨家会馆。所不同的只是这次月色并没有遛马,反倒是拉着楚阁于一间小室之中密谈了良久,具体内容外人不得而知。然后月色便乘着马车返回府邸,再没有出过府门一步。

  同样是在这一天,登门拜访月色的共有四位客人。首先前来的就是当代的大儒荀况。因为旬况和月色的关系实在特殊,所以丝毫没有客气,开门见山地问道:“神女节明日即将开始,兄弟是否已经有了离开楚国的可行计划呢?”

  对于月色来说,旬况如今是他在这个时代里,完全可以信任的人。更何况自己要撇开旁人的注意,旬况又是环节当中最不可或缺的部分呢!所以也不加隐瞒,在确定春申君送来得那些下人、侍女无法听到两人谈话时,便和盘托出,并低声道:“老哥也帮小弟想想,其中是否尚还有什么遗漏呢?”

  旬况听完月色逃离楚国的计划之后,眼中顿时一亮,由衷道:“只当月子是学术专攻,却怎想到你连谋略也会玩弄的这样出神入画呢!”

  月色心下不由好笑,自己如今所想的计划,恐怕在未来的二十一世纪里实在是小儿科的。综观历史上层出不穷的谋略智计,那又岂是自己能够比拟得了呢!不过对于旬况这样大儒的赞扬,他的心中到还是颇感受用呢!

  旬况微微沉吟片赏,倏地拍案道:“真是越想越觉得是神来之笔,尤其其中”

  月色迅速地探身捂住了旬况的大嘴,惶恐道:“难道你要害死我吗?”

  旬况老脸一红,尴尬道:“嘿!实在是你的谋划实在另人意想不到呢!那个叫什么来着?就是最什么危险,最什么”

  月色坐回塌上,四下瞧去,见门外晃动的月白并没有什么反常的举动,知道尚未有糟糕的事情发生,才算将提起的心重新放回到肚子里,但亦是出了一身的冷汗。不满地瞅了旬况一眼,没好气道:“是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所在。”

  旬况有了刚才的教训,虽然仍然双掌互击一下,但是却没有发出半丝声响,并压低声音称赞道:“对,就是这句话,实在发人深省,另人回味啊!”

  月色见旬况这个当世大儒虽有心大喊,却又只能低声细语的神态举止,实在感到好笑。

  旬况这时仿佛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望向月色道:“我的两个还算出色的学生,一个叫李斯,一个叫韩非,倘若将来月子遇到,还望能够提携指点一二。”

  月色听了险些没有昏厥,李斯、韩非那都是什么人啊?一个是最终成为助秦始皇一统天下的大秦国的丞相,一个是流传千古的法学名家,还要自己指点一二,旬况的脑袋不是生虫子了吧!不过转瞬他便想到,自己如今之所以会成为现在的月子,所仰仗的还不是来自于未来二十一世纪的见解和知识吗?虽然在这个时代里得人物最终在遥远的将来都会在历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但是比起自己这个来自于未来得人来说,世界观和见解相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呢!所以旬况才会如此看中自己地称兄论弟,那么请自己指点他的两个学生的请求也就无可厚非了。如此一想,月色不免精神大振,妈的!看来老子以前还是瞧低了自己呢!

  送走了旬况不久,月白进来通报说魏国的龙阳君到访。月色一想到龙阳君那含情脉脉眼神就大感头疼,只能强行遏制自己情绪出府门迎接。

  龙阳君被一身雪白的丝制长袍包裹着挺拔匀称的身体,蛮腰上束着巴掌宽的明黄色大带,下面还缀着一快碧绿色的美玉。旁边立了一些雄壮的大汉,持刀携剑,威风凛凛。

  龙阳君一见月色便快走几步迎上来道:“怎劳月子亲自相迎,这实在另本君惶恐!”

  月色望向龙阳君喜眉笑眼的模样,却丝毫没有看出惶恐的样子来,哂道:“君上是什么人?那是扬名天下的高人。今天能来小弟的蜗居,说不得就是给了小弟我天大的面子。倘若小弟不出来迎接君上的话,不用别的,恐怕光是吐沫就可以将小弟淹死呢!”

  龙阳君吩咐手下人在门外等候,独自与月色踏进门槛,娇嗔道:“月子不过是哄本君开心,其实巴不得本君最好不要前来吧!”

  月色心下苦笑,却不得不回答道:“怎会。倘若早知道君上要来,小弟必然会更早地立于门外恭等君架呢!”

  这时两人已至厅堂,分宾主坐好,龙阳君哀怨地白了月色一眼道:“月子只会油嘴滑舌地讥讽奴家,难道就不知奴家对月子的情意吗?”

  月色瞬间便感到寒燠失时,浑身打了个冷战,连连挥手,强笑道:“得了君上,具小弟所知,君上虽然与小弟的性趋向有所不同,但是依然是一个值得结交的好朋友。而且君上之所以以笑容对待诸国权贵,恐怕亦是出于对于魏王的忠诚吧!”

  龙阳君目光灼灼盯着月色,气势转眼之间竟然有些凛然道:“月子终究是月子,本君对你的确越来越感到好奇呢!”

  龙阳君瞥了一眼窗外,方低声说道:“难道月子不知,你目前的处境已是岌岌可危了吗?”

  月色愕然道:“君上何出此言呢?小弟自认为平日淡然处世,未曾得罪何人,怎会有这岌岌可危地说辞呢?”

  龙阳君白了月色千娇百媚的一眼,嗔道:“看来月子虽然嘴上说的好听,心里却并不将本君当作真正的朋友呢!既然如此,本君还是告辞的好,免得致使月子认为本君还有什么不良地企图,那岂不是冤枉吗!”

  月色见龙阳君作势欲走,虽明知他正在玩弄欲擒故纵地手段,但也不得不阻拦道:“君上还是请坐,无须搞的如此郑重其事吧!嘻嘻!因为小弟的确是不知君上所指何事,所以即使君上要判处小弟的死刑,亦应该让小弟作个明白鬼吧?”

  龙阳君见月色说的有趣,忍俊不禁,失笑道:“呵!牙尖嘴利!”然后重新坐好,盯着月色道:“月子千万不要只以为自己聪明,却因此而就小觑了天下的诸侯国呢!”

  月色心思百转,哂道:“君上不必危言耸听,小弟不过是平凡之辈,却又怎能和诸侯国扯上关系呢?”

  龙阳君道:“倘若月子还算是平凡之辈的话,那么天下诸国,恐亦难再挑选出出类拔萃者呢!”

  月色故做吃惊道:“哦,原来一不留神,小弟已经是响当当地人物吗?”

  龙阳君被月色可爱地表情逗弄地花枝乱颤,哑然失笑道:“这自是想当然呢!其实自打你的数学演算推出那天,月子便已经成为诸国争相欲拉拢的对象呢!所以无论是你的以往经历,还是目前的处境,无不被诸国的探子记录在册呢!”说到这里,龙阳君美目闪动,一副饶有兴趣地样子,仔细地端详着月色的面孔,半晌才沉吟道:“只是在调查月子的过程之中,似乎天下所有的探子都遇到了极具挑战性的困难呢!因为无论天下诸国探子怎样智计百出,仍是无法查清楚月子过去的身世,就连本君亦是感到好奇呢!月子一出现便和墨家楚国的矩子白遗风行往赵国的途中,而且那句‘每一枚果子都是一位怀了孕的母亲’的经典话语,更是另人感动震撼。但是月子却亦仿佛是横空出世,以往的出身完全就是一片空白,月子能否告知本君因何会是如此情形呢?因为这样的事情实在使人费解,月子可否为我解或呢?”

  月色立时头大如斗,却实在没有想到的是,原来在无形当中,自己居然已经成为诸国欲争取的对象呢!听龙阳君的意思,似乎所有得人都知道此事,惟有自己这个当事人,却仍象一个傻狍子一般被蒙在鼓里呢!这时他的脑中突然灵光一闪,使他猛然想起那日自己离开旬况的府邸以后,楚阁亦曾发现有多伙的人正在窥视和跟踪自己,那时自己只当是楚国的冰公主,李园、黄蜂等人所为,虽然后来知道里边亦有闲筝公主熊碧芳的手下参杂在里边,但却独独未曾想过还会有别国的间谍穿插在其间呢!这种复杂地局面,实在是他不曾想到的。现在想来,想必龙阳君所说的必然是实情了。只是即便事情是如此,但龙阳君所说的危险却又是来自于何处呢?

  龙阳君见月色半晌不答,只到是月色对自己亦是欲要隐瞒,故而有些不悦道:“怎样,难道月子是真的不把本君当作朋友的吗?”

  月色无奈地挥挥手,蹙眉想想,搬出屡试不爽的老借口搪塞道:“怎么会呢!其实并非是小弟不想回答君上,实在是小弟自从被强匪打劫之后,或许是因在山中撞坏了额头,从那以后,有些事情小弟的确是记不起来呢!”

  龙阳君认真研究月色的神情后觉得不似作假,但他却哪里知道,月色如今作假的演技早已被磨练到了炉火纯青,登峰造极之境,宛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的地步呢!倘若这个时代亦会选拔影帝的话,那么月色无疑会当仁不让地拔取头筹呐!

  龙阳君因察觉不出月色作伪地迹象,方才颔首续道:“这却亦和探子们探听到的消息一致。你和你的父亲是在齐、楚边境上的群山脚下被打劫的,据说当时忽然起了一片大雾,才使你和你的父亲方能得以逃脱。但等到雾气散尽,在强匪面前却已经失去了你们父子的踪影。可是其中使人疑惑的地方亦在此处,按理说你和令尊行走诸国,贩卖货物,没有理由不在各国留下足迹的。但是使人遗憾且困惑不解的却是,无论那些探子们怎样寻访,亦是没有你和令尊在诸国行走交易的记录呢!仿佛你们亦是瞬间便出现在了那些强匪的面前送上门去请他们打劫,然后却又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雾而失去了踪迹。最后那些探子根据点滴的情报,进入千里大山去寻找第一个遇到你的女孩,谁知她的父亲竟然是避世高人,却又另他们无功而返,就此外围的调查才算是结束。不过如今却另有消息传来说,令尊如今已经在赵国出现,所以诸国的探子,想必现在早已经纷至邯郸去探询了吧!”

  月色闻听呆若木鸡,因为这简直是使他震惊莫名的事情呐!有谁能够想到,在这个时代里的间谍,居然还真得和什么前苏联地克格勃,老美地中央情报局一拼呢!不过自己何时在群山脚下真正地被抢劫过呢?!再者难道说真的有一对倒霉的父子曾经遇难,父亲最后逃脱到赵国邯郸去了吗?那还真是不幸的巧合啊!

  其实月色对于自己莫名其妙地来到战国的事情亦是一直都耿耿于怀呢!只是因为他亦属于那种没心没肺得人,再者加上前些日子以来一直都是战战兢兢地活着,每日里如屡薄冰,如临深渊,所以对此问题根本就是无暇理会。但是今日龙阳君提及大雾的事情,就不能不另他暗自嘀咕了。

  龙阳君见月色眉头紧锁,脸色阴晴不定,只到是触及到了他伤心事的缘故,所以有些歉然道:“这却是本君的不是,另月子无端地想起令尊的事情。不过本君的属下亦有人前往赵国探询,不管月子最终是否会随本君同行大梁,本君都会将实情如实告知!既然月子如今生龙活虎,想必令尊定然也不会有事的。”

  见龙阳君如此真诚坦白,月色心中大是感动,对他的好感更胜先前。慌忙摇头,神情复杂地看向龙阳君,苦笑道:“小弟实在感谢君上的深情厚意。但小弟痛苦却不关君上的事情,因为在下有时亦对这些事情的发生而百思不得其解呢!”

  龙阳君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叹息道:“月子学究天人,竟然可以创立出精妙绝伦的数学演算来,实在是想不引起诸国的重视都是不可能的呢!所以对于后期月子的所作所为,几乎诸国上位者都是了然于胸的。而且还有的诸国根据月子好色地禀性,已经准备以公主相嫁了呢!但只是碍于楚国势大,在等待机会而已。所以作为朋友,只能在这里规劝于你,这些时日你还是要小心为妙啊!倘若诸国邀请月子不成,那么‘神女节’的混乱,到是掠走月子的最佳时机呢!”

  “什么?”月色忍不住失声叫到,因为自己正欲借“神女节”的混乱逃离楚国,倘若诸国节外生枝的话,那么对于自己的安然离开,可是大大地不妙啊!



温馨提示:
至尊圣人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至尊圣人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至尊圣人全文阅读和至尊圣人txt全集下载。至尊圣人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至尊圣人 第七十六章 龙阳到访 月色因为楚国长公主浴红衣不知何故就这样轻易地放过了他而心情大悦!为了免于自己在楚国“神女节”到来之前再招惹到什么是非,他决定在此期间还是少在外面抛头露面为妙。不过有一件事情他又是必须去做的,那就是 2007-07-14 11:46:3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