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一百章 大小通吃

作者:月色花前酒    更新时间:2007-10-15 23:37:34    状态:已完结
  清晨。

  朝阳刺穿云雾,透过纱窗斜耀在巴清修长白皙的美腿之上,泛起淡淡的光泽。

  不知是否女性强人在性欲上亦是强者,在巴清无休止的索要之下,即使强如月色的不倒金枪,亦只能惧怕不前,龟缩在弹丸之间寻求庇护呢!

  巴清尽管头发散乱,但是脸蛋上泛起的红晕却使她愈加的妩媚异常。探手抓起侧几上的短剑,剑锋一离剑鞘,森然的冷光骤然使月色头皮发麻,骇然地转目望向巴清,两脸相对,四目交投。怎会?不是已然舒服地接受,却怎又拔剑向相呢!莫不是为掩盖真相,保持操守,欲卸磨杀驴,杀人灭口吗?

  巴清幽幽叹了口气,纤手收拢了一下披散的秀发,忽然粲然一笑,仿佛大帐之内都为之一亮。

  轻笑道:“奴家以为月子是何了不起的人物,既然敢非礼人家,就该有胆子承担后果。怎么只是一把短剑,便可使你徒然变色吗?”

  月色惊魂甫定,伸出大手毫不客气地攀上巴清耸挺美妙的酥胸,故作苦笑道:“虽然首次是小弟不对,但是后面的要求却均是清姐提出,小弟在清姐淫威之下只能勉力遵命,奋力一战呢!”

  “你还敢说。”巴清俏眼一瞪,短剑已贴近月色脸颊,使月色可清晰地感受到它无坚不摧的锋利。恐的月色魂飞魄散,慌忙道:“你欲谋杀亲夫吗?”

  巴清心神震荡,短剑险些割掉月色的鼻子,骇的月色脸色煞白。巴清见了急忙将短剑丢掉,俯身亲了他的脸颊,以示安慰。抬起头时神情复杂,蹙起黛眉,两眼认真地端详着月色俊美的脸颊,心中又爱又恨,最终轻叹口气,低声道:“唉!奴家的清誉,就这样毁在你这个冤家的手里呢!”

  月色怕她再生事端,难免再有过激的举动。急忙将她抱住,使出浑身的解数与之缠绵缱绻,使刚尝乐事的巴清娇喘连连,再次深陷欲海而不能自拔。待到云消雨散,才咬着她的耳垂低声道:“但是由此姐姐也得到了真正的快乐,难道不是吗?守着那不知所谓的清誉,岂能有这男欢女爱所带来得享受与快乐呢!”

  巴清在月色怪手的抚摩下和初识男女间稀奇美妙的诱惑,一时也热情高涨,给月色献上热吻之后,眉眼含春,低声道:“确实如此。倘若没有弟弟,姐姐继续坚持操守,恐怕后半世亦要白活一场呢!”

  月色趁机调笑道:“是小弟的小弟弟帮助姐姐找到了人生真正的目标呢!”

  巴清困惑不解地瞪起美目,仰起俏脸,疑惑道:“你的小弟弟?”

  月色“哈哈”大笑,抓起她的纤手放在分身之上,夹下细眼,嬉笑道:“不就是它吗?却让姐姐高呼着舒服呢!”

  巴清俏脸一红,横他一眼,搂紧他的腰,将粉颊贴在他的胸膛,梦呓般道:“恩,姐姐的确感谢它的恩赐呢!否则姐姐又怎知道,苦守这些许年来,原来这所谓龌龊的事儿才是这世间最美妙的事情呢!”

  月色一阵疼惜,亦知道此时巴清真情流露。想想一个妙龄女子,为了一个不知所谓的名分苦守了这么多年,实在是对人性最恶毒的摧残呢!

  月色翻身将巴清压在身下,与她的美目深情以对,“那就让它再恩赐你一回吧!”

  巴清微微颔首,却将俏脸转向一侧,微合美目,等待享受新一轮的恩赐呢!

  半晌之后,两人在绣被之内拥个结实,彼此感受着互相的体温热度。

  四目交错,尽在不言中。那种相互彼此了解爱慕的心意在两人眼神之间流转,一时间大帐之内竟因“爱”而凝成实质的沉寂呢!

  这时帐外轻咳一声,传来晴儿清脆悦耳的声音道:“小姐!是否起床更衣呢?”

  巴清慌忙起身寻找衣物,露出白花花酥胸,看的月色色心大动,探手将她重新搂进怀里,坏笑道:“晴儿不是你贴心的婢女吗?即使我们瞒得了天下人,却又怎能瞒得过她的俏眼呢?”

  巴清白他妩媚的一眼,低声道:“那你说怎办?”

  月色豪迈道:“凉拌!嘿!你不是已将她送与小弟,只要小弟将她吃了,封住她的小嘴自然不在话下。”

  巴清在月色的腰上狠拧一记,痛得月色呲牙裂嘴,才“扑哧”一笑,气道:“贪得无厌的家伙!”随即用平和的语气道:“晴儿!进来吧!”

  月色心下暗道,巴清能够独立支撑若大个家业,看来的确有她过人之处。单看这种迅速的平和自己情绪的心态,就决非普通女人可以达到的呢!

  月色看到开始还欢天喜地的晴儿在看到自己搂着巴清时的错愕神情,亦是觉得分外好笑。她满脸羞红却撅着小嘴为巴清奉上干爽的衣衫,月色心知这小婢女以对自己动了春心。所以在她服侍巴清穿衣时,忍不住在她弹性十足的小屁股上轻打一下,骇的晴儿惊跳一下,两个发育亦算良好的乳房微微颤动,看的月色养眼不已。

  巴清醋意十足,嗔怪道:“再敢动手动脚,看我不砍了你的怪手。”

  晴儿满脸涨红,不敢再看月色的眼睛。等到巴清穿戴整齐,又在清儿的服侍下洗漱完毕,才白了月色意味深长的一眼之后,吩咐道:“我去看看外面是否都收拾妥当,你先帮月子更衣,一会再准备早膳吧!”

  说毕挑帘出去,大帐里只剩下了手足无措,胸脯急速起伏的晴儿和正色迷迷地向他微笑的月色呢!

  巴清从外转回大帐的时候,大帐里依然一片狼籍,月色正兴致昂扬地继续她对于晴儿进行着未了的战斗。不由气恼道:“你个冤家!难道想让这种丑事世人皆知吗?如今都是何时了,你还在这里弄的地动山摇,是觉得害我还不够吗?”

  月色这才起身放开晴儿,眯着笑眼嬉笑道:“怎么宝贝!吃醋了吗?”

  巴清虽然被晴儿看到月色搂抱的一幕,但是此时被月色公然叫出宝贝,依旧粉面羞红,呆在当场。月色赤身上前将她拦腰抱起回到塌上,肆意地解开她的衣衫,露出耸美的胸白吻了上去。巴清大脑一片空白,或是因有晴儿在侧,亦感到了另一种新奇的刺激呢!

  大帐里又是一番缠绵缱绻的撕杀过后,方由晴儿收拾妥当。

  巴清道:“今日帐内所发生的事情不可对旁人说起,否则将对我的清誉大有影响。”

  晴儿局促不安地站在那里,低垂螓首,赧然称是。

  巴清微微一笑,拉过晴儿的小手柔声道:“今后你就是我的亲妹妹,以后没人的时候可叫我姐姐呢!”

  晴儿抬起俏脸,眼里充满了疑惑,惊慌失措道:“小姐!我”

  月色再后拥着巴清的香肩,喜笑颜开,眉飞色舞道:“什么你你我我的,从今以后你们就是我的大小老婆,既然是一家人,当然你要称呼清儿为姐姐了。”

  巴清愤恨地照着月色的勒下狠狠一肘,痛的月色倒在塌上。晴儿小樱唇惊的大大地张开,俏眼里更是充满了疼惜的神色。巴清看了以为自己的确重撞了月色,急忙转身查看,却被月色奸笑着再次按倒在塌上,蹂躏了一通美乳丰臀,以示惩戒之后,方才罢手。

  狞笑道:“这只是稍做惩戒,以后再敢对老公不敬,定然重重责罚,决不轻饶。”

  有晴儿在侧,自己却被这个小子如此肆无忌惮地戏耍,这对于一向眼高于顶,高高在上的巴清来说,实在羞惭的几乎想寻个地缝钻入。气的巴清玉颊霞烧,气咻咻地横他一眼,撅着樱嘴道:“奴家一定要报复。”

  谁知她的话却引得月色又大动其手,直到巴清讨饶哀求才算了事。

  用罢早膳,巴清道:“不若奴家命商队继续进入齐境交货,奴家则带三百名武士与色弟悄然返回巴蜀。到了巴蜀便是奴家的地界,没人可以察觉你在那里。即使被人发现,只要奴家矢口否认,尽管诸国林立,却也无人胆敢公然向奴家要人呢!”

  月色直到这时才知道巴清在这个时代里有多么强悍,居然敢于公然挑战天下诸国。不过巴清所说事情却非月色所愿。因为那样无疑自己便成为巴清的面首,哪怕巴清不这样以为,但是作为月色如巴清所说的那样藏头露尾,躲在巴蜀苟活,实在是他难以接受的呢!

  月色道:“不必如此,还是依照原来想法进入齐境好了。小弟正好想在齐国发展,与车驾同行,到也可藏匿小弟的行踪呢!”

  巴清玉容失色,质问道:“难道你不和奴家返回巴蜀吗?”

  月色点头道:“小弟是想在齐国闯下一番伟业,也好匹配上我们的清大美人啊!”

  巴清听了月色带有赞美的语言,脸色才有所缓解,轻哼道:“奴家以为何事,不过是想在齐国混个模样。其实那还不是简单,金钱奴家何只千万,足以够你挥霍几世。倘若你想出将入相,奴家也可助你在大秦谋得高位,再以你的才学,到时必可得尝所愿呢!何必还要在齐国受苦,还要担心别国的算计呢!”

  月色凛然,没想到巴清在秦国居然会有如此超强的人迈呢!倘若不是因为自己恐惧那个千古一帝秦始皇将自己从历史上抹掉的话,那么巴清的建议亦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呢!至于什么吃软饭以及因为裙带关系飞黄腾达而遭人鄙视等等则根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因为不管是其中的哪一种,都说明那也是这个男人有这放面的天赋与本钱的,否则又怎会受到美女的青睐和这种优待呢!

  所以月色想也不想断然拒绝道:“那怎么行。我和五行先生已经约好,男子汉大丈夫,又岂能失信于人呢!”然后将声音放低,凛然道:“况且你一个弱女子经营起偌大的产业着实不意,小弟虽然无能,但却也不忍就这样挥霍你多年的辛苦所得。宝贝放心!小弟定然在极短的时间里聚集起更多的财富,然后便光明正大地娶你过门,免得别人误以为小弟是贪图姐姐的财物呢!”

  巴清亦被月色男人般的气概而为之折服,谁能想象,就这样一个未及弱冠的少年,竟然会说出如此慷慨动人的陈辞呢!而那些追逐自己的王孙公子们,除了贪图自己的美貌之外,又有哪一个不是贪图自己偌大的家财呢!尤其听到月色聚集财富后娶自己过门,一股暖流在心胸激荡,赧然道:“可人家既然是你得人,那么人家的财物自然就是你的。色弟却又何必斤斤计较呢!”

  月色何许人也,经过如此多的斗智斗勇,又怎听不出她话里的柔情和赞许呢!因而继续大义凛然道:“那怎一样。因为这里包含了一个男人的尊严与荣誉。而更重要则是对于一个心爱女人的责任呢!倘若一个男人不是用自己的本事另自己的女人吃好穿好,过上富足幸福的生活,而却是还要依靠女人辛苦赚钱养活自己的话,那么这个男人简直是枉为男人呢!”

  巴清被他说的感动连连,动情道:“奴家真是幸福!得遇色弟这样真正的男儿。好。既然这样,奴家便支持色弟在齐国创造出一番男儿的伟业来。无论色弟要钱要人,奴家全都一力承担。奴家这就吩咐下去,即刻起程,护送你前往齐国好了。”

  月色心中大喜,有钱有人,才好做更大的事业呢!但是见巴清要明目张胆地护送自己前往齐国,还是遏制住喜悦的心情伸手拦住,解释道:“清姐千万不可如此。虽然姐姐势大,如你所说,但终究是个商人。倘若因此和出来寻获小弟的各国探子发生冲突,对于姐姐在各国之间的生意必然会产生影响,那就是小弟所不愿意看到的了。”

  巴清用近乎痴迷与崇拜的眼神看着月色,羞涩道:“往日都是奴家吩咐旁人做这做那,却也总能还算井井有条。但是如今见到色弟,奴家怎会六神无主,全无主意了呢?”

  月色偷笑,那是因为你早没遇到我,早遇到我早就六神无主,全无主意了。唉!都说恋爱中的女人是白痴,真是一点不假呢!

  巴清这时却忽然蹙起黛眉,倏然道:“还是不行,你必须和我返回巴蜀!”

  月色一惊,不知巴清因何会改变主意呢!



温馨提示:
至尊圣人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至尊圣人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至尊圣人全文阅读和至尊圣人txt全集下载。至尊圣人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至尊圣人 第一百章 大小通吃 清晨。 朝阳刺穿云雾,透过纱窗斜耀在巴清修长白皙的美腿之上,泛起淡淡的光泽。 不知是否女性强人在性欲上亦是强者,在巴清无休止的索要之下,即使强如月色的不倒金枪,亦只能惧怕不前,龟缩在弹 2007-10-15 23:37:3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