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一百零一章 男扮女装

作者:月色花前酒    更新时间:2007-10-15 23:38:07    状态:已完结
  就在月色得意奸计得逞的时候,巴清这时却忽然蹙起黛眉,心事重重道:“倘若你在齐国发展,那奴家却怎办呢?难道奴家也将巴蜀的产业搬来齐国吗?可是离开了巴蜀,奴家便会失去原料的基地,又如何继续发展商业呢?可是倘若不把产业搬来,奴家又不好长期留在齐地。因为时间久了,恐怕难免会引人非议吧?”

  月色也明白巴清所言非虚,作为一个大型企业的老总却常年在外,而且又不能像未来二十一世纪那样资讯发达,可以在它处遥控指挥,所以巴清想要长久地留在齐国根本就不现实。但是倘若她不能留下,是否还会同意自己留下并继续支持呢?显然这是需要探讨和头疼的问题。

  月色内心紧张,却在表面不露声色地瞅着巴清,探询道:“那么姐姐也可以先回去巴蜀,而小弟在这里努力早些聚集起财富,然后早日前往迎娶姐姐成婚,不是便可解决了小弟与姐姐两地的相思之苦吗!”

  谁知巴清闻听立即便变了脸色,眼泪汪汪,泫然欲泣地哀怨道:“色弟难道真的这样狠心,让奴家独自返回巴蜀,重新去过孤苦伶仃守寡的日子吗?”

  月色心中亦是一痛,对于一个初尝美事,又在恋爱中的女人,倘若让她再去领略独守空房的日子,也的确是件难以忍受的事情呢!所以月色亦是明白,如若不把这件事情解决好,巴清断然不会同意自己留在齐国发展的。恐怕即使是绑,也会将自己绑回巴蜀呢!

  这时他的脑中灵光一动,一拍案几兴奋道:“嘿!有办法了。”

  巴清美目中亦是闪出异彩,欣喜道:“什么办法?色弟快说啊!”

  月色眼中显出狡黠的神情,奸笑道:“小弟为了清姐可留在小弟的身边,简直是煞费苦心,绞尽脑汁,苦思冥想,不晓得累死了多少的脑细胞,才终于被小弟我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来。嘿!作为犒赏,清姐是否送过一个香吻,作为鼓励,小弟才好振奋精神,一一道来呢!”

  巴清明明在旁看着他不过是顷刻之间便想出了办法,哪里来得什么煞费苦心,绞尽脑汁,苦思冥想等等一通累人却新颖的比喻呢!再者还说什么不晓得累死了多少的脑细胞的怪话,虽然不晓得“脑细胞”是什么东西,但想来定和他所说的“小弟弟”异曲同工,相似的俚语吧!只不过听他的意思,这“脑细胞”却是脑袋里东西,真难想象,色弟的脑中,究竟承载着怎样多的怪异想法呢!

  对于月色提出香吻的建议,巴清自然明白这是他揩油的借口。不过自己的身子都给了他,又岂会在意爱人的甜吻呢!只不过这种亲吻的方式,却又比寻常情况下的接吻多出些许情调来,作为刚坠入爱河的巴清来说,却又怎会予以拒绝呢!

  在爱人亲吻过后,巴清故做嗔怪地白了月色姿态横生的一眼,娇声道:“小色鬼!姐姐的便宜你也占了,现在总该说出办法,否则姐姐可不依你呢!”

  月色嬉皮笑脸道:“哦!姐姐要怎样不依小弟呢?难道说不让小弟再上你的软塌吗?那样小弟可就去搂着晴儿入眠,到时可就不要怪罪小弟厚此薄彼呢!只是小弟却怕姐姐到时却耐不住长夜的寂寞,偷偷摸上小弟的床塌,但小弟以梦游巫山,摇曳不醒,便是姐姐需要难受啊!”

  巴清被他说得如此不堪,气恼地“啐”他一口,两人又调笑几句,在巴清一再催促之下,月色才引上正题,低声道:“姐姐的基础既然是在巴蜀,那么无论如何都是不能迁移的。因为那样无疑是会动摇根本,自毁长城。”

  巴清微蹙眉头,显得两难,点头称是道:“就是这样。否则姐姐怎会没有主意呢!”

  月色道:“但是姐姐的商业运营却是全天下的诸侯国,每当哪里需要,便派商队运送,一来一往却也颇废时日。”

  巴清皱起黛眉,却有些困惑道:“那却也是没有办法,总不能在各国都储存货物,那样人员驻守开销实在巨大,即使如丹砂这样的赢利物品,恐亦难以承受的起呢!”但随即巴清倏地眼中一亮,毕竟她是一个强势女性,在月色的提示下,已然领会了月色言下之意,欣喜道:“色弟的意思是让奴家在齐国设置存货的场所,这样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留在齐国了吗?”

  月色欣然道:“正是这样。因为倘若在各国存货,当然承受不起。但是仅限于齐地的话,应该便不是问题。而且不单宝贝你可以名正言顺地留在齐国,陪在小弟的身边,因此还会为清姐的商业运营,带来莫大的好处呢!”

  见到巴清质疑的目光,月色微微一笑为她解惑道“巴蜀在西南方向,而齐国却在东方。比如说倘若燕国需要大量丹砂,姐姐只能运行舟船车马,千里奔波,没有几个月的时间都难以到达。但是倘若在齐国存货,并且设置一个作为东方丹砂销售的办事机构,处理临近几国的业务,只要到时钱款往返,不单不会因此承受巨大的损失,相反对于产品的营销反倒会更为便利。比如说燕、赵、魏、韩倘若要货,姐姐想想,哪里出货会更为方便呢?”

  巴清独自经营商业运营十来年的时间,那也是摸爬滚打成了精的人物,自然一点就通。听罢月色精辟的解说,振奋地猛一探身双手已抚摩上了月色的脸颊,在他的额头上热烈地亲吻了一下,留下一个樱唇淡淡的痕迹,眼中均是感佩的神情,由衷道:“姐姐明白了。色弟果然非同凡响,不愧月子的称呼!”然后低垂眼帘,含情脉脉,赧然道:“因为奴家的事情,竟让色弟累死了些许的脑细胞。作为补偿,今夜奴家好好伺候色弟就寝就是了。”

  月色见到巴清如此的言语举动,不免心花怒放,得寸进尺道:“姐姐可不要食言,小弟今夜的要求可是双飞呢!”

  巴清愕然道:“哦!什么才是双飞呢?能否给奴家说个清楚?”

  月色心下已笑破了肚皮,强忍着笑意道:“嘿!双飞还不简单,就是要姐姐和晴儿一同与小弟共欢,三人坦诚相见而已,岂不快活吗?”

  巴清瞬间便明白了月色的言下之意,虽然有些气恼,但是亦觉得每每出自月色口中的词汇都是新颖别致,引人遐思,仔细想来往往还颇觉有趣!但她毕竟刚刚享受到性爱所带来得快乐,而非是久经沙场的战将。听到月色这样口无遮拦地欲和自己与晴儿同踏共眠。虽有清晨一起的胡搞,亦是觉得面红耳赤,口干舌躁。立起身来瞪了月色一眼,最后还不解气地狠“啐”一口道:“想得到美,从今日开始,你休想再碰到奴家和晴儿半根手指,自己去和你的脑细胞以及小弟弟战斗吧!“

  说完还一甩长袖,气哼哼地出帐去了。月色本来以为巴清仍是在玩笑,谁知真的就这样甩袖而去,不由苦笑道:“正常的男人,永远也休想完全了解非正常的女性心理呢!”

  他本想出帐走走,但是亦恐因此而为巴清带来不便。只能仰倒在踏上,伸展开四肢,将两只手臂枕在头下,想着倘若晴儿在的话,亦可为自己揉捏全身,放松一下筋骨。但是想来巴清严厉,她亦不敢私来呢!只是心下还是想不明白,以巴清的才智,又怎会为自己的笑谈而反目呢?虽然自己对巴清所说的都是来自于未来二十一世纪最浅显的经营模式,但自己即使没有功劳,亦有苦劳,因为自己的的确确想出来了一个解决两人可在一起的好方法啊!况且按自己所说,对于巴清的商业运营,只有好处,绝无坏处的,她又怎会不晓得其中的妙处呢?

  月色就在这种胡思乱想中昏昏睡去。因为无论怎么说,这近一个月的时间里,他都未曾睡过一个好觉。而昨夜和今日清晨又和巴清和晴儿一顿胡搞,的确也有些困乏,不经意间便睡了过去。

  谁知时间不大,月色便感到自己正在承受着剧烈的摇晃,张开眼帘险些昏倒,只见一个满脸横肉,八字眼眉,狮鼻阔口,露着一口大黄牙的悍妇,正在用她粗壮的手臂摇晃自己。她的手臂恐怕亦要有自己的腰粗吧!

  月色恐的“扑棱”一下坐起身来,因为起的过猛,险些撞在悍妇那两只仿佛两柄大锤头般垂在胸前的大奶子上,瞬间便睡意全消,尴尬地搔下后脑,不自然地微微一笑,低声道:“不知这位大姐有何吩咐,为何要唤小弟醒来呢?”

  悍妇白他一眼,面无表情道:“小姐吩咐给你上装,你最好配合陈妈,否则别怪我会让你吃些苦头。”

  月色这才发现,悍妇的后面,居然还有一位六十几岁,身材瘦小,但双目却炯炯有神的老妇人!

  月色心下不免狐疑,巴清究竟要玩什么把戏,无缘无故,要给自己上的哪门子装呢?但是看看悍妇凶狠的眼神,巴清却又不在身边。倘若这个悍妇要折磨自己的话,根本无须别的,只要是骑坐在自己的身上猛颤几下,恐怕自己即使不立即哏屁朝凉,亦恐会出气多,进气少呢!哪怕最轻的伤害,也会压折几根肋骨吧!

  人在屋檐下,怎能不低头呢!无奈之下,只得按着老妇的吩咐坐好。老妇只是端详他片刻,两只本就神采奕奕的眼睛更是为之一亮。然后麻利地从一个箱囊里取出来了许多大大小小锦盒,一一地摆放在了案几之上。然后又从箱囊里取出来了一个更大的匣盒,打开以后,里面赫然是大小不一的粉刷、排笔。她先将一只三指宽的大排笔拿在手上,又仔细地打量了月色俊美的小脸蛋半晌,还伸出犹如枯枝般的手指按按他脸蛋上的弹性,她两只眼睛里射出来宛如在她面前并非月色,而是无数的金银珠宝般兴奋不已的神情。

  老妇人一边打开锦盒,一边却仍然目不转睛地盯着月色猛看,看的月色心里发毛,总不至于因为生自己莫名其妙的气,巴清便命这个老妇人和悍妇来强奸非礼自己吧!倘若如此,那还真是生不如死呢!

  这时老妇人已将锦盒打开,月色方才明白,原来在锦盒之内承装的都是各种颜料油彩。老妇人迅速地用排刷搅起一团蛋粉色颜料,开始均匀地扑在月色的小脸蛋上。月色只觉得扑鼻的异香,实在异常享受。熏熏欲醉地闭上双眼,竟然真的睡了过去,继续起刚才为能完成的美梦呢!

  在月色浑然不绝中,他的装已然上好。当老妇人望向月色那张经过她精雕细琢的美丽绝伦的脸蛋时,那种空前的满足感另她脸上所有的皱纹仿佛都舒展开了!

  陈妈欣赏着在自己手中完成的杰作,一双老眼竟显得神采奕奕,对那悍妇得意道:“羽兰!这是老婆子我这么多年来唯一最满意的作品,倘若我是男人的话,恐怕亦会对他为之倾倒呢!”

  悍妇已没了先前对待月色的凶悍,由衷地颔下几不可见的下颌,恭敬道:“陈妈易容的手段真是越来越出神入化,他以和原来的样子完全不同了,简直跟换了个人似的!”

  陈妈含笑点头,这是羽兰可说出来得最好的褒奖。她的眼睛始终停留在月色那张美伦美奂的俏脸上。片晌却轻叹口气道:“只可惜这种易容的方式虽然可以改变他的容貌,但却无法改变人的神韵,也就是他的眼神呢!”

  被称为羽兰的悍妇却不已为然,反倒在脸上现出了一抹红晕,赧然道:“在羽兰看来,这已经是异常神奇了。只是不知道陈妈是否能有时间,亦将羽兰作些改变呢?”

  陈妈尤不愿意地强制自己的眼睛离开了月色变的美艳异常的脸蛋,无奈地望了望羽兰那张生满横肉的脸颊,一阵头大,暗忖道,人家是因为底盘好,所以才会愈加精彩。自己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至于你吗,唉!难道你能让我将一头猪改变成一个天仙吗?即使我要将你改变,亦只能将一头猪改变成一头熊吧!

  但是陈妈亦知道羽兰也只是说说,因为关于这个问题她已经不下六百次地问过自己了呢!

  羽兰似乎也没有想过让陈妈做答,重新恢复了面无波动的神情,嘴里却担心道:“陈妈!这次小姐”

  陈妈忽然绷起了脸色,冷然道:“这件事情我们最好别问,难道你不知道小姐的脾气吗?”

  羽兰肥硕的脸蛋子剧烈地抖动一下,低声道:“是!”

  陈妈收拾好箱囊,羽兰毫不费力地提在手上。陈妈道:“他闻了老身的蝶香,还要昏睡一会。让晴儿进来给他换衣吧!”

  然后她最后看了月色精彩绝伦的脸蛋一眼,方才恋恋不舍地离开。并用低不可闻的声音道:“难道小姐得到幸福不好吗?她为巴地百姓付出的实在是太多了!”

  羽兰急忙挑起帘来,让陈妈先行出去,自己则也回头看了月色那实在另人不忍移目的脸蛋,“咕隆”地咽了下口水,恶毒地想,你小子要敢辜负了小姐,姑奶奶不压死你都跟你一个姓呢!然后门帘一闪,门前以失去了她的身影。

  这时月色却仿佛痛苦地呻吟一声,似乎在梦中正在被一只母熊强奸蹂躏着呢!



温馨提示:
至尊圣人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至尊圣人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至尊圣人全文阅读和至尊圣人txt全集下载。至尊圣人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至尊圣人 第一百零一章 男扮女装 就在月色得意奸计得逞的时候,巴清这时却忽然蹙起黛眉,心事重重道:“倘若你在齐国发展,那奴家却怎办呢?难道奴家也将巴蜀的产业搬来齐国吗?可是离开了巴蜀,奴家便会失去原料的基地,又如何继续发展商业呢? 2007-10-15 23:38:0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