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七十八章兴师问罪(上)

作者:王小不    更新时间:2010-10-27 17:35:41    状态:已完结
  金麟岂是池中物Ⅱ神鬼八阵图

  作者:王小不

  第二卷诸侯讨董卓第七十八章兴师问罪(上)

  初平元年,大汉的江山如任人宰割的羔羊般朝不保夕,而麻木的大汉百姓,只要有粮食可以填饱肚子,有衣物可以取暖,他们并不关心谁才是当今天子,天子在他们眼中是那么的模糊,那么的高不可攀。

  在二十路诸侯讨伐董卓的节骨眼上,青州境内,战火又起,以藏霸为首的泰山贼隐忍多年后,自泰山深处大举杀出,好似从天而降,泰山军所到之处,小县守军望风而逃,不战即溃……………

  幽州军离开联军大营,行至官渡港,突然遭到袭击,就算精明如田豫也没有想到在这联军的眼皮子底下能出上这么一档子事儿,幽州将士本就无心恋战,更是在仓促间对敌,一时之间伤亡惨重,留下粮草马匹无数,公孙瓒之子公孙续重伤,田豫眼睁睁的看着公孙续身中十余箭后倒地不起,公孙续瞪裂眼角,怒叱道:“袁术、曹操匹夫,必不得好死!”

  公孙续重伤,但是看在田豫的眼里却是重伤身亡地情景,田豫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将手中大枪舞得是虎虎生风,幽州士卒此时已经被激怒,各个以命搏命,悍不畏死。

  偷袭幽州军的这支泰山贼部众将领,见状不再迟疑,引兵押解着无数胜利品,南下而去……田豫虽有心拼命却被严纲死死抱住,待幽州军重新列队之后,仅存两千余人,而且这两千余人之中,伤者不计其数,田豫此时冷静了下来,只见严纲气冲冲向自己走来。

  “你看这是什么?”严纲极尽咆哮地说道,田豫接过严纲递过来的一柄大刀,刀杆之上赫然刻着:常山左——三个字!

  “亏那左傲冉小儿成天与先主称兄道弟,如今竟然在此时落井下石,杀害我少主,其心险恶!我等若前去渔阳岂不自投罗网!哇呀呀呀呀!”严纲暴跳如雷地怒声道。

  关靖此时看着沉思的田豫淡淡地说道:“主公与少主虽然身死与此,可右北平公孙府邸尚且有公孙范、公孙越两位将军坐镇,我等回师右北平便是。”

  “嗯?不对!此乃联军中人所为,与左元帅无关!”田豫矍矍道:“若真是左家军欲落井下石,我等焉有命在?”严纲和关靖眼中一抹惧色闪过,对左家军的强悍再没有几人比他们更有发言权了。

  “而且,左家军粮草充盈,怎会在乎我等这点辎重?”田豫继续分析道。

  “若是有意而为呢?”严纲问道。

  田豫不答,只是道:“我等不必在此猜测了,拿着这兵器到那渔阳城下一问便知!”

  “对!”

  “没错!”

  “咱们说走就走!”

  “田大人!田大人!少主公他还活着!少主还活着!”不知道是谁喊了这么一句。

  “什么?!”

  “少主还活着?!”

  “真的吗?!”

  “少主!少主!”田豫三步并两步地跑到了公孙续的身边,抱起了公孙续连连呼唤道。

  严纲用手指试了试公孙续的鼻息,公孙续鼻息尚在,严纲急忙叫来了唯一幸存下来地随军郎中,随军郎中给公孙续一顿地上药一顿地包扎过后,摇了摇头道:“少主伤势太重,小的无能为力,只能延续少主几日的性命而已。”

  “那咱们该如何是好呢?”关靖仰天长叹道。

  随军郎中好像突然想到了些什么,猛地精神一振,对田豫道:“启禀大人,小的听闻,被天下间称为神医的华佗便是左元帅的师傅,这神医应该就在渔阳城吧?这天下间恐怕也就只有这位神医能救得少主一名了!”

  众人一听,均是精神一震,田豫当下道:“全军集合,火速赶往渔阳!”

  河水滔滔,北风呼啸,半宿的激战,残余的幽州兵士此时以是人困马乏,而且又冷又饿,可是将军有令,又不得不遵,一个个强打精神,上船过河!

  一个新兵此时缩在船舱之中的一个角落里,两眼起泪,瑟瑟发抖,一个老兵看着这个新兵的样子,叹了口气道:“我追随咱将军整整十年喽,没想到啊,将军不在了,我他娘的还活着,打了一辈子的仗,没有再比这次更窝囊的了,这联军就是王#八#犊#子!除了TND龟缩,狗屁都TND不会!”

  ……………………………

  ※※※※※※※※※

  刚刚回到渔阳的陈登连屁股还没坐稳当,就听帐外有传令官道:“报~~~~~~~~~~~!军师,主公的信使到!”

  陈登闻言,心中猜测道:“难道虎牢关的战事出了什么问题不成?”陈登心中着急,一挥手道:“修要多言,速速将信呈上来。”

  “喏!”传令官应诺道。

  不一会儿,传令官将信件呈了上来,陈登拿过左傲冉的信,展了开来,定睛这么一瞧,看罢之后,陈登的心“怦!怦!怦!怦!”地急速跳动…………

  渔阳左家军营寨之中,左家军的左字大旗正迎风招展,此时虽刚至卯时,可左家军士已经列阵准备操演,这一切都显得那么的顺其自然,杂而不乱,陈登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绪,大声说道:“将吕旷、吕翔、廖立、高宠、沮鹄,唤至此处。”

  约一刻钟后,吕旷、吕翔、廖立、高宠、沮鹄五人神清气爽地昂首而入,陈登将左傲冉之信交与廖立,而后只是静静的坐着不出一言,吕旷、吕翔、高宠、沮鹄四人立于廖立身后也是看得仔细。

  五人不分先后地将这封信看完了,放置于桌面之上,廖立的双眼炯炯,开口道:“军师,好事啊!公孙瓒身死,鲜卑、匈奴必当南下,幽州牧刘虞再无倚仗,只得像我等求援,如此一来,这幽州唾手可得啊!”

  “公孙将军身死,宠心甚痛!”高宠说道。

  廖立有些惋惜地摇了摇头,皱了皱眉道:“那刘备此时身在何方?”

  “公渊可是以为刘备会趁虚而入占据幽州?!”陈登道。

  “嗯!此人非久居人下之辈,此等良机怎会错过。”廖立道。

  陈登哈哈大笑道:“登以为,刘备不死在幽州军中已属万幸了!哈哈!”

  “哦?军师何出此言?”廖立疑惑地问道。

  “无他,只因公孙瓒身死于两军阵前。”陈登言至此处,略一停顿又道,“那关羽、张飞皆万人敌,若刘备肯令此二人出手相助,公孙瓒何至于中箭而亡?此等狼子野心,幽州军中怎会无人看破?一旦看破,又怎会容得这刘备返回幽州?纵然无人看破,也只需要我等略施小计,嘿嘿,这幽州便无刘备容身之所。”

  廖立点了点头道:“军师,你觉得联军与凉军之战,终将如何?”

  陈登自然听出了廖立的弦外之音,略一思索道:“各路诸侯心怀鬼胎,面和心不和,相互掣肘,竟然推举袁本初为盟主,此战必败,唯一的变数乃是主公,若主公如今已攻下虎牢关,洛阳指日可待矣!”

  就在此时,卢植缓步而入,众人一见自己主公之师到了,纷纷起身施晚辈礼,卢植挥了挥手,满脸悲伤地淡然道:“田豫,关靖率三千幽州残兵,已经在渔阳城南十里处安营扎寨,他们质问咱们左家军为何与官渡港伏击他们,并重伤了他们少主公孙续,而且人家手里拿的可是有咱们左家军的装备,华歆、许慈、陈震、杜微等正在安抚他们,这事你们就看着办吧。”

  陈登听着听着,面色肃穆了起来,心中暗暗琢磨到:“什么?官渡港幽州军遭到伏击?公孙瓒的儿子公孙续重伤?有左家军的装备?这怎么可能!难道我渔阳之中有内奸?又或是主公的意思?不能吧?主公向来………”

  卢植看陈登面沉似水,也不言语,只是轻声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陈登朝着卢植又施一礼后,严肃道:“卢老,等这就过去一探究竟,自然会给幽州将领一个满意的交代!”

  陈登急匆匆换上戎装,又特地将火红的披风换成了白色的后,这才来到马厩之中,坐骑看见自己的主人,先是扬起前蹄,后又拿头拱陈登,好不亲密。

  陈登拍了拍月照千里白的脑袋,柔声道:“宝贝,又起事端喽!”月照千里白似乎听明白了陈登的意思,喺律律暴叫,仿佛在说:“谁找事?咱揍他!”

  赵风哈哈一笑,牵过月照千里白的缰绳,随后翻身上马,出了渔阳城的南门,吕旷、吕翔、高宠、沮鹄四人紧随其后,五人胯下皆是宝马,四蹄翻飞,十里路眨眼即到,远远望去,这幽州军大营笼罩在一片哀伤之中。

  见此情形,吕旷、吕翔两兄弟的心头就是一紧,主公父亲去世的时候,我等不也是如此嘛?!触景伤情,吕旷、吕翔两兄弟的眼角微微有些湿润,来到幽州军大营的辕门处,陈登自月照千里白之上跳了下来,朝辕门卫兵朗声道:“诸位兄弟辛苦,在下陈登………”

  陈登的话还没有说完,幽州军中便有一小校道:“田将军有令,元皓先生若是前来可自便。”陈登被这小校打断了自己话,心中甚是不快,可转瞬间便又释然,不再答话,牵着月照千里白迈开大步,便直奔幽州军中军大帐而去。

  PS:(本人新手上路,写作技巧尚有待提高,因此目前作品可能水平有限,速度也不够快,但我会努力的,请大家多多支持,多多砸票,多多收藏,谢谢!不一样的三国,我心中的三国!)



温馨提示:
一遇风云便化龙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一遇风云便化龙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一遇风云便化龙全文阅读和一遇风云便化龙txt全集下载。一遇风云便化龙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一遇风云便化龙 第七十八章兴师问罪(上) 金麟岂是池中物Ⅱ神鬼八阵图 作者:王小不 第二卷诸侯讨董卓第七十八章兴师问罪(上) 初平元年,大汉的江山如任人宰割的羔羊般朝不保夕,而麻木的大汉百姓,只要有粮食可以填饱肚子,有衣 2010-10-27 17:35:4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