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董卓第七十九章兴师问罪(下)

作者:王小不    更新时间:2010-10-29 12:36:11    状态:已完结
  金麟岂是池中物Ⅱ神鬼八阵图

  作者:王小不

  第二卷诸侯讨董卓第七十九章兴师问罪(下)

  缓步迈入幽州军的军营,陈登清楚的发现,这看似简陋异常的营寨居然是以五行布阵,金木水火土生生相克,环环相连,中军大帐附近杀气腾腾啊!

  陈登心中盘算:“这幽州军到达此处时间应该不长,如此短暂的时间,居然可布下如此奇阵,足见这幽州领兵将领之才,中军大帐附近暗含杀气,难道越对我等不利?不能吧,此处距渔阳城不过十里,纵然其吃了熊心豹子胆,这区区几千人马,又能成何气候?想必是为了给我等一个下马威,甚是可笑啊!此人若有大才,又怎会于官渡遭人伏击呢?噢?!定然是他以为官渡港在联军眼皮子底下,且幽州军虽撤军,可却是事出有因,联军断然不会于此时为难他们,以免寒了军心,看来此子善正不善奇,或是短于历练,不知这人心险恶,袁绍、袁术等人虽不可明着难为他们,却可以暗中下扳子………”

  “这左家军的兵器,华歆先生做何解释?”

  “严将军请暂息雷霆之怒,这刀并非我军兵士所用之刀啊!”

  陈登还未进入大帐,里面的争执之声便已传入了耳中,这使得陈登不禁眉头紧皱:“难道这质问子鱼之人,就是这领兵之人?”

  来不及多想,陈登立于帐外朗声道:“陈登来也!”

  人的名,树的影儿,这左家军,左傲冉才是头把交椅,二把交椅自然是田丰,但是,陈登的名号也是很响亮地,这一报名号,大帐之中争执之声立逝,随即想起嘈杂的脚步声,华歆、许慈、陈震、杜微、田豫等十数人鱼贯而出。

  陈登见众人皆出帐相迎,自己不可显得过于孤傲了,开口道:“听闻汜水关一战,公孙将军战死,登心甚痛,不知各位将军可否允许在下先去公孙将军灵柩之前祭拜一番。”

  华歆、许慈、陈震、杜微闻言,相互相视一眼,皆目露佩服之色,陈登这一说话,就将先前对立之气氛缓和了下来,其实也愿不得华歆、许慈、陈震、杜微等人,上次左傲冉奉旨平定幽州异族,华歆、许慈、陈震、杜微压根就没去,自然不认识公孙瓒,更谈不上交情,而陈登虽然去了,可自打抵达卢龙赛之后便与左傲冉兵分两路,与公孙瓒只有一面之缘………

  田豫现在是这幽州残兵败将的主心骨,本身对陈登印象就甚好,且并不认为是左家军于官渡伏击了他们,但公孙瓒麾下将领众多自己不方便一而再再而三为左家军开脱,只得选择了一个折中的办法,那就是当面对质。此时听闻陈登之言,心中颇为感动,赶忙开口道:“我家主公之灵柩就在大帐后面,陈军师随我来………”

  田豫的这个来字还没说利索,就听身后有一人阴恻恻地说道:“陈军师还没有说清楚,为何差人于官渡港口伏击我军,哼!你有何颜面去见我家主公?!”

  陈登、华歆、许慈、陈震、杜微、吕旷、吕翔、高宠、沮鹄等人齐刷刷将目光投向了这讲话之人,这说话之人五短身材,但却长得敦实异常,一张圆脸,利剑眉下却有着与之不相符的三角眼,狮子鼻,大嘴厚唇。

  幽州军众将呆立于当场,刚刚缓解的气氛经此人一言,立刻又紧张了起来,陈登不怒反笑道:“阁下何人?为何一口咬定,这伏击贵军之事,就是我左家军所为呢?”

  陈登双目如刀,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黑车轴般地汉子,那人报号道:“某乃公孙将军帐下偏将王门!”言罢,这王门转身进帐而后复出,将一条印有“左家军”字样的大刀扔给了陈登。

  陈登接刀之后,仔细观瞧,而后哈哈大笑道:“这把刀确实是我左家军所产,但并非我左家军麾下兵卒所用!”

  王门冷笑一声道:“方才华先生已然说过这刀并非你军中兵卒所用之刀,但你却承认这刀乃你左家军所产,如此自相矛盾,难道当我等如三岁孩童一般不成?!”

  田豫厉声道:“王门!休要多言,陈军师自然会有所解释!”

  王门针锋相对道:“田豫,你处处为这左家军开脱,你到底是何居心?”

  田豫双眼喷火,却不再言语,关靖此时出言道:“王将军耿直,请陈军师勿要挂怀。”

  陈登侃侃而谈道:“这把刀乃渔阳郡兵配置,诸位将军都是带兵之人,自然知晓这郡兵乃防御之兵,若非生死存亡时刻,是绝不会轻易动用的,我陈登承蒙我家主公错爱,受命统领这渔阳郡三军,武器装备自然出自渔阳府库,这左家军三字便由此得来。”

  “每年,在下都会将这郡兵装备分发到各县手上,而我左家军兵卒的装备上只印有各营的番号!”

  幽州众将皆若有所思,似乎认同了陈登的说法,郡国兵,就像现在当地的警察一样,一般只是负责城内治安,与正规军的差异是明显的,且郡兵皆隶属当郡太守,左傲冉虽为左家军的最高统帅,但其麾下可战之兵世人皆知,乃是正规左家军,自然不会动用郡国兵了。

  王门见众人默默点头,冷不丁道:“陈登小儿,莫要以此推脱,你可是想说,袁绍为渤海太守,就近向你购买了郡兵之装备!哼!陈登啊!你真是好算计啊!不成想尔今日居然妄想将这伏击我军之事栽赃于袁绍身上!竖子之心好歹毒!”

  陈登、吕旷、吕翔、高宠、沮鹄几人不听此言还则罢了,听完此言之后,几人虎目之中精光暴射,吕旷怒叱道:“王门,休要血口喷人,我家军师何时说此事乃袁绍所为了?”

  吕翔接口冷声说道:“王门啊!你与那袁绍是何关系?”

  田豫等幽州众将此时都反应了过来,死死盯着王门,王门一言出口,便已心生悔意,但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再想收回便已来不及了,只见这王门,咬紧牙关,厉声道:“儿郎们,斩杀陈登者,本将军赏千金!”

  一时之间,藏于中军大帐两侧的王门部曲蜂拥而至,田豫厉声道:“王门!你竟然私通袁绍!看来此次我军在官渡遭袭,定然是出自这袁绍的手笔了!”

  田豫的话还没说完,高宠早已抽出肋下佩剑,一个滑步,便来到了王门近前,手腕抖动,掌中宝剑随之抖动化作点点圈圈,刺向了王门,这王门连宝剑都没来得及拔出,便只觉得眼前一花,脖子一凉,便血溅当场…………

  陈登厉声道:“王门已死!从者不予追究,若不知好歹,这王门就是尔等的下场!”

  常言道,秦桧还有三个好朋友呢,更何况这王门,数十名王门的亲信,对陈登的话充耳不闻……未冲到陈登近前,便被田豫、严纲格杀当场……其余王门部曲见大势已去,纷纷丢下兵刃,跪倒在地。

  此处喊杀声一起,很多中军大帐附近的幽州军士便围拢了过来,田豫面色非常难看,沉声道:“我军于官渡港被袭之事,现已水落石出,重伤少主者就是那袁绍!王门私通袁绍,其罪当诛!既然陈军师说了,从者不予追究,本将军便饶尔等一死,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来呀,拉下去,重责五十军棍!”

  陈登看这田豫处变不惊,心中赞叹不已,关靖走上前来,歉意地说道:“陈军师,见笑了,不想我幽州军中,竟然出现此等残败之徒,真是让先主蒙羞啊!”

  陈登哈哈一笑,轻松地道:“先生何出此言,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啊!”左傲冉的言语,如今被陈登搬来用了。幽州众将原本担心陈登会借此发难,却不成想陈登却主动出言调侃,脸上顿时轻松了下来。

  陈登心道:“这袁绍好盘算啊!只可惜投靠他的是一个蠢人,若是一个能言善辩的人,恐怕此次和幽州军的梁子是结定了!嗯,不过以袁绍的能耐似乎也就能招揽点这种不入流的货色………”

  随即,一众人等行至公孙瓒灵柩之前,陈登恭恭敬敬的上了三炷香,面色悲戚喃喃道:“公孙将军,走好!”

  田豫此时开口道:“陈军师,我家主公临终前,曾言要我等去投左元帅,让左元帅为其报仇雪恨!”田豫言罢,幽州众将,齐刷刷跪倒在地,皆道:“请陈军师禀明左元帅,为我家主公报仇雪恨啊!”

  “诸位将军,常言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此事不必经过我家主公,登便可在此应下了,诸位速速请起!”陈登义愤填膺地说道。

  廖立心中赞道:“好!好一个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啊!军师这脑袋瓜子是怎么长地呢?只此一言,不但答应了幽州将士的请求,而且将报仇的日期无限延伸……好打算啊!”

  幽州众将听到“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句话后,面色迥异,以严纲为代表的报仇心切的将领皆面有不满之色:“这陈登,不好明面拒绝,所以采用此等搪塞言语!”

  而田豫、关靖等人则面显欣赏之色:“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若如今出兵讨伐,不但与民心相背,而且另董卓的凉州军从中获利,实乃智者所不取,既然陈军师答应报仇,那么一定会选择一个恰当的机会………”

  陈登看着田豫面带微笑道:“国让将军,你们什么时候抵达此地的啊?”

  “昨夜子时。”田豫道。

  陈登闻言后,看了看吕旷、吕翔、高宠、沮鹄四人,五人眼中惊骇之色一闪而过,陈登依旧面带笑容道:“想必幽州将士遭袁绍小儿伏击后,缺乏粮草辎重吧,登现在就回转渔阳,为你等准备粮草辎重。”

  田豫方要开口借粮,却不成想这陈登却先于自己说了出来,连忙抱拳道:“谢陈军师慷慨,他日豫必有回报。”

  陈登摆了摆手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登只望田将军返还幽州之后,重整旗鼓,来日方长,事不宜迟,等就此告辞了。”

  “不送。”严纲淡然地说道。

  陈登看也不看这莽汉一眼,带着廖立、华歆、许慈、陈震、杜微、吕旷、吕翔、高宠、沮鹄等人转身便走,田豫和关靖有心相送,可若如此岂不令严纲面上无光,只得作罢。

  田豫虽在这幽州军中武功智略高人一筹,但毕竟年轻,资历尚浅,虽然幽州将士都认可其本领,但远达不到唯命是从的地步,严纲就不一样了,随公孙瓒征战多年不说,其个人更是功勋卓著。

  陈登几人出了幽州军大营,皆面色阴沉,廖立道:“高宠,今日ni出手太急,将那王门小儿制服便可,一剑杀了虽然痛快,却令我等丧失了再次打击那袁绍的机会,实在可惜。”

  “公渊先生教训的是,宠记下了。”高宠叹息一声道。

  陈登轻声道:“杀不杀那王门倒是无所谓,任袁绍小儿兴风作浪,又能如何?一群跳梁小丑,不足为惧!”

  廖立一皱眉,而后舒展了开来,心道:“是啊!想我左家军兵精粮足,百姓安居乐业,那袁绍不过一渤海太守,事事要看别人脸色,即便搞些小动作,也不过隔靴搔痒,伤不得左家军丝毫皮毛尔!”

  九匹马并驾齐驱,陈登居中,环视左右又道:“公渊(廖立)、子鱼(华歆)、仁笃(许慈)、孝起(陈震)、国辅(杜微)、吕旷、吕翔、高宠、沮鹄,这幽州军居然于昨夜子时摸到了咱们渔阳的城下,而我等直到今日午时才得知此事,若是敌军来袭,咱们这渔阳恐早已失守多时了。”

  这句话陈登说的很轻松,但谁都清楚,这是多么要命的一见事情啊!吕旷抱拳禀手道:“军师,我等必当以此事为警戒,决不会再发生类似事情。”

  陈登又闻讯道:“公渊,现在是谁负责我渔阳防务的?怎的幽州军自入冀以来,除了远在洛阳的主公曾于信中提到幽州军北上,后便再无音信,直到他们抵达渔阳外!”

  廖立略一沉吟道:“此事现乃由吕旷、吕翔兄弟麾下小校左傲星与左傲龙负责。”

  陈登于月照千里白上狠狠一拍大腿道:“怨不得别人,是我疏忽了!原本是卢老负责渔阳防务的,后来因要开办书院,卢老又去教学,这个缺至今未补上啊!还好这次未铸成大错,否则,后悔晚矣!”

  廖立学着左傲冉的语气强调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啊!”

  陈登、廖立、华歆、许慈、陈震、杜微、吕旷、吕翔、高宠、沮鹄几人放声大笑道:“兄弟连心,连心兄弟!哈哈哈!”这是左傲冉一直挂在嘴边的话语。

  夕阳西下,十人十骑,缓缓而行,影子被拉的老长,糅合在了一起,分不出哪个是陈登的影子,哪个是廖立的影子,哪个是吕旷、高宠的影子…………

  PS:(本人新手上路,写作技巧尚有待提高,因此目前作品可能水平有限,速度也不够快,但我会努力的,请大家多多支持,多多砸票,多多收藏,谢谢!不一样的三国,我心中的三国!)



温馨提示:
一遇风云便化龙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一遇风云便化龙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一遇风云便化龙全文阅读和一遇风云便化龙txt全集下载。一遇风云便化龙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一遇风云便化龙 董卓第七十九章兴师问罪(下) 金麟岂是池中物Ⅱ神鬼八阵图 作者:王小不 第二卷诸侯讨董卓第七十九章兴师问罪(下) 缓步迈入幽州军的军营,陈登清楚的发现,这看似简陋异常的营寨居然是以五行布阵,金木水火土生生相克 2010-10-29 12:36:1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