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八二、修罗殿(二)

作者:笨笨熊    更新时间:2010-05-26 07:39:38    状态:已完结
  一出魂灵广场,前方就是一座阴森的宫殿,重楼雕檐,雄伟壮观,却又浑体青黑,阴影重叠,让人只感到一阵阵巨大的压抑。在大殿的门楼上,高挂着一块牌匾,上面大书:修罗殿。

  斩劫来到这殿宇面前,嘴角一挑,笑了一下,昂首走了进去。前脚刚一踏进殿门,斩劫就“啊”了一声,一收脚退了回来。他直以为自己刚才所见的,乃是幻觉,伸左手双指并拢,抹一道仙力于眼上,再踏进殿去,睁开眼看去,所见仍是相同,哪是什么幻觉——

  殿内极大,高约三十来丈,方圆足有五十多丈。外面十分阴森,清冷慑人,可里面却是灯火辉煌,一片光明。但其实殿内也没有一盏灯,让殿内一片光明的,却是殿壁上一排排交相辉映的夜明珠。

  而在这结构恢宏的大殿堂里,陈设却是十分的简单,只在大殿正中放着一张案桌,桌后却是一座床塌。除开这一床一桌外,殿中更无别物。斩劫微闭上眼睛,顺着殿角走过去,不敢往殿中间那儿去看——因为那床塌上,此时正面对着自己,躺着一位全身赤裸的女子。

  相隔还远,床塌上还有一层细纱垂下,遮在床前。斩劫匆匆一瞥,只隐约看到那女子肤色白皙,身段窈窕,正在沉睡。斩劫心中暗道,如不是外面还隐隐传来阵阵黑雾寒气,这还真不能让人相信,这春色无限的地方,会是冥罗界中,修罗殿里!

  斩劫轻轻地从左边殿角绕过去,正想着要是这样能绕到那女子后面,找到修罗殿的出口才好,如果是……忽然间眼前一花,一间床塌就出现在他身前两丈处,细纱虽未卷起,那塌里软玉一堆却已十分是明显。触目之下,斩劫一眼望见那女子胸前两粒红樱,立时脸色大红,不敢再看,脚下一滑便向殿中央滑去。

  转眼望去,殿中央那间床塌已经不见,斩劫便知是那女子把床塌移到了左面,不由得往左面一望,这一望之下却出了一身冷汗,原来那床却就跟在他身前,也正向中央移动。由于他移动的并非直线,他离床塌的距离,已经不足两丈了。斩劫心中大骇,他可不敢与冥罗界中来历不明的裸女相对,脚下已经到了殿中央,却丝毫不敢停下,直往右面殿墙滑过去。那床塌便也跟在后面,直滑过去。

  不过转眼之间,斩劫就重重地撞到了右面殿墙上,撞得他肩头生痛。那床也移到了右面殿墙下,离斩劫身前却是不到一丈了,而更要命的,是那女子已经挑开了纱帘,把自己一身近乎完美无缺的裸体,就呈现在了斩劫的面前。

  斩劫大惊,忙扭转脸不去看她,口中喝道:“你是谁?为何如此?”

  实在讲,斩劫也是由于自幼接受的是中原教育,把男女之防看得十分严重。就如徐轻蝉,被灵芫抚过了背部,就自心中生起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虽不如中原女子那样,从此就非他不嫁,却也是十分重视的了。因此斩劫也才不敢看一眼那裸女。要是换一个东圣人类如灵芫,他虽然也会小心防备,尽量不和裸女相对,但如斩劫这样看都不敢看一眼,却是不可能的。须知你不敢看对方,你怎么能防备对方呢?

  那女子没有回答,却从床上站了起来,妖笑着,竟向斩劫走过来:“怎么,看到我,你就不敢看了是不是?”

  斩劫大惊,长剑连忙摆起,刺到那女子胸前,可是一回头,却又看到了那软滑的肩头,高耸的胸部,挺立的乳头,顿时又是一阵面红耳赤,扭转头去。

  那女子越发妖笑了:“你不看我,又怎么防备我的攻击呢?”一边伸手拔开了剑尖,那手指尖上,长长的指甲妖异的闪着血红,那女子妖笑着,继续道:“看来,你心智已开,心志却还未坚定,美色当前,稳不住了!”忽然声音一沉,眼中妖异的光芒大盛:“你已经是我的手下败将,就等死吧!我就是夜修罗!”双手十指猛地伸出,那血红的指甲悠然间变长,直向斩劫身前身后裹将过来!

  斩劫本不敢看她,夜修罗袭击,他也没有来得及看到,但他身子的反应速度却是非同一般,体内麒麟内丹与仙力同时反应,令他身子在眨眼之间后退两丈,避开了夜修罗双手的合击。不过,就算他躲得如此之快,夜修罗仍然划破了他胸前的衣衫!

  夜修罗哈哈大笑:“你还要逃么?进了修罗殿,那还有你逃跑的份么?”脚下一动,身形不变就追了过来。

  斩劫心中大急,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这夜修罗竟然是一名美女,而且是一名全裸的美女,令他不敢看上一眼,就不能及时发现、判断她的攻击,这该如何防御——但,谁规定不可以看她的呢?

  她是个美女,所以我不能看她?她是个全裸的美女,那我看她就是有伤风化?斩劫心中嘀咕起来。就是说,只要一个女子要杀我,她脱光衣服,我就不能看,更不能还手?那世上有人要杀人,找个脱光衣服的女子就行了?谁规定男生一定不能看女生的身体呢?

  斩劫继续闪念,推理下去:为什么不能看裸女,那还不是因为男子自身心底的想法,看了裸女就是自己犯了错?就是和这个女子发生了关系?这实在是自欺欺人嘛!我心底真正无私,不往那歪处去想,就算是十个八个裸女在面前,我又会怎么样呢?如果真是心底有鬼,那不是连女人也都不能看了吗?衣服只是表相,有没有这个表相,对女子真就那么重要——不,对男子真就那么重要吗?

  那么,我看了这个裸女,那算不算得是对不起灵茜呢?当然不是!我心中只有她,爱的只是她,这才是本质,外表怎么样,那不都是表相吗?只要不做对不起她的事,纵然看过裸女,也不能说自己对不起她啊!何况,这裸女,不看还真的不行呢!

  心念电转,斩劫只在一刹那间,便完成了这一连串想法,更让他看事看物,从表相进展到注重本质,不能看裸女的心结一去,他猛地回过头,正看到夜修罗十指又围了过来。他大喝一声,一剑就削向了那十只指甲。纵然他仍然看到了夜修罗那高耸着一对玉峰的胸脯,但在他眼中,那与男子壮健的胸膛,实在没有什么不同了。

  夜修罗却是没有想到斩劫竟敢于回头看向自己,正打算着以偷袭解决掉这个小子,却不料一道寒光闪过,咔咔连声,自己引以为豪的指甲,便被削断了一截!她大为惊怒,欺身而上,身子旋转起来,一道道血红的修罗气包围着她,更是散发出来,直逼向斩劫。

  斩劫却不愿与她多缠斗,青钢剑一领,脚下一踏纵身而起,掠到还在旋转之中的夜修罗头顶,一剑就贯向她满头青丝而去。夜修罗没想到斩劫变招如此之快,感觉头顶一股凉风的时候,剑尖已经离头顶不到两尺,连忙错脚避开,回身一道修罗气就缠向斩劫腰间。斩劫不慌不忙,剑尖向下刺到地板上,再猛地弹起,他人就又到了空中,剑诀一领,九生玄元真气催发出来,那修罗气攻到他身前,就被他给倒引了回去。夜修罗一惊,忙又发出一股修罗气,抵消了被斩劫暂时控制的那一股。

  斩劫却不给她变招时间,早早就又腾身到空中,一剑刺向夜修罗额头。剑尖还没刺到,夜修罗就领略到这一剑之威,竟是在自己周围布下了一个气场,让自己十分难躲开了!

  她正在惊恐,忽然间一道绿光袭来,是一只衣袖,挡住了青钢剑,化去了剑下的小气场。她连忙后退,一袭青衫就罩到了她身上。

  斩劫正喜于能给夜修罗一个教训了,忽然眼前一花,一个身着青衫的俊美少年挡在了前面,一道浑厚的阴寒气息从那条衣袖上传来,通过青钢剑传到斩劫手上,差点冷得他弃了剑!连忙后退三步,强自稳住心神,紧握住了剑柄。

  刚站稳,却听到那青衣少年说了句:“可惜!”

  一招退敌、解围,还差点伤了敌人,他却说可惜!

  斩劫双眉一扬,却又听那人说道:“你手中的剑,是灭魔剑吧?”



温馨提示:
修神纪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修神纪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修神纪全文阅读和修神纪txt全集下载。修神纪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修神纪 八二、修罗殿(二) 一出魂灵广场,前方就是一座阴森的宫殿,重楼雕檐,雄伟壮观,却又浑体青黑,阴影重叠,让人只感到一阵阵巨大的压抑。在大殿的门楼上,高挂着一块牌匾,上面大书:修罗殿。 斩劫来到这殿宇面前,嘴角一挑 2010-05-26 07:39:3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