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八章 岳父岳母和三凤堂

作者:顾云龙    更新时间:2007-07-06 15:00:49    状态:已完结
  次日清晨,刘云峰正在房中练功,便听见窗外传来的脚步声,于是收工下床,来到门前,一边开门一边笑着说道:“我的小婉儿这么早来找我有什么事呀?”

  随着房门打开,一条火红的身影出现在刘云峰的身前,正是黄婉儿。

  婉儿满脸带着微笑,一见到刘云峰就一把抓住了他的手,兴奋地道:“快跟我来,有人要见你!”说完拉着刘云峰便走。

  刘云峰微微一笑,摇了摇头,便由着婉儿拉着跑,口中慢条斯理地道:“宝贝婉儿,是谁要见你老公呀?用得着这么急吗?”

  婉儿也不理刘云峰,一直把他带到了后堂的正厅。

  刘云峰还没走进大厅,便感到两股较大的气势向他袭来,嘴角不经意间漏出了一抹贼笑。

  婉儿拉着刘云峰进了大厅,喊道:“凤英姐,小色狼我给你带来了!”说完,放开了刘云峰的手,走到了一个中年妇人身旁的椅子边坐了下来。

  刘云峰首先看向了散发出那两股较大的气势的二人,他们是两个中年男子,分坐在一张八仙桌的两侧,面对着刚进门的刘云峰,两双眼睛上下不停地打量着他。

  这时,站在左侧男子身旁的常凤英扶在那男子的肩膀上,用撒娇的语气说道:“爹爹,这位就是我说的刘云峰,刘大哥了。”说是小脸粉红,眼神复杂地望着刘云峰。

  刘云峰微微一拱手,道:“噢!两位岳父岳母驾到,小婿却未能远迎,还望赎罪呀!”说时看了看那两位中年男子和坐在他们下首的两位中年妇女。

  其实,就在昨天晚上这四人来到广州城外的时候,刘云峰就已经得到手下正义盟的通知,不过考虑再三,他还是没有出去迎接,而是一如往常般在床上和衣练气。

  刘云峰的话一说出,坐在左侧的中年男子不禁一拍桌子,怒道:“好个狂妄的小子,竟敢欺负到我常怀理的女儿身上,看我不好好教训你一下!”说着腾身而起,右手在腰间一晃,一只玉箫出现在手中,随即玉箫便向刘云峰的左肩点去。

  刘云峰没想到他这个岳父说出手就出手,一愣之际,玉箫已离身不足两寸,不禁心下一惊,连忙提气后纵,紧跟着右手佛出一道劲气将点来的玉箫大偏了半寸,才勉强躲过了这突然一击。

  常怀理似乎是料到了会打空,见刘云峰避过他这最快的一击后,面不改色,左手化掌向着刘云峰的小腹拍去,玉箫顺势撩向刘云峰的面门,口中还不闲着,道:“小子,说,你受何人指使?目的何在?”

  刘云峰经那突然的一击,战意萌生,双手化掌挟劲风上下翻飞,将全身守的严严密密。如果对手不是自己未来的岳父大人,怕他现在早就大打出手,他自出道以来打架还没守过呢!然而对上这个未来的岳父,他也没辙,不但要防着对手的攻击,还要防着自己打伤对手,搞得他心中那个郁闷呀。现在听到常怀理的问话,连忙答道:“小婿今年都二十五了,师傅说我该讨老婆了,所以我就下山来找老婆了!怎么?难道我听师傅的话出来找老婆还有错了?”

  常怀理听刘云峰说的尽是搪塞之言,又见其掌法十分严密,玉箫根本攻不进去,便将玉箫插回腰间,运起双掌,向着刘云峰拍去,想与他比一比内力。

  刘云峰不禁笑着摇了摇头,双掌一收,放于背后,随即脚下踏出飞云步法,身形不禁猛然提速,化作一条灰影,在常怀理身周五步的范围里飘忽不定。

  常怀理连拍了二十余掌,竟然连刘云峰的衣角也没碰到,这才脸现惊异之色,纵身跃回了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缓缓道:“罢了,你小子有本事,老子一时拿你没办法。不过,要是以后你敢欺负我们家凤英,老子一样回和你没完!”

  刘云峰停住身形,冲这常怀理一揖到地,恭敬地说道:“小婿谨记岳父的教诲!”

  这时,坐在一旁的婉儿一拉身边的中年妇女的衣角,道:“娘,你叫爹也和小色狼打打,看看爹爹能在他手下走几招!”

  这位昔日的女侠“千指观音”徐芳玉被自己的女儿气的笑出声来,道:“死丫头,有了夫君就不管爹了!你爹怎么说也是在江湖上混了半辈子的人了,再不济也不会只能在你夫君手下走几招这么差吧!”

  坐在徐芳玉上首的“百变郎君”黄天行也被自己的女儿给逗乐了,笑了笑道:“娘子抬举了!我怕是真就只能在这个准女婿面前走上几招而已!唉!咱们都老了。看看现在的后辈们,可见咱们退隐的决定是多么的正确呀!”

  刘云峰微微一笑,又对黄天行一揖到地,遂恭敬地说道:“小婿也是全靠运气好,在最不幸的时候遇到了师傅,才有今天的武功。师傅在我出山的时候曾对我说:江湖之大,无奇不有,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你虽武功高强,但莫要欺负弱小,以免有违学武之人锄强扶弱的宗旨。所以,小婿立志:不求武林第一,但求无愧天地。”说时神情庄重,一扫往日嬉笑无赖的嘴脸。

  黄天行哈哈大笑,道:“不错,婉儿这丫头从小就顽皮,运气却是出奇的好。闲婿呀,以后你就受累了,哈哈!”

  刘云峰一笑,道:“这也是天意,谁叫我和婉儿五年前有过那句戏言呢!缘生缘灭,顺其自然!这是师傅说的。”

  徐芳玉猛然想起了什么,不仅站起身来仔细打量起刘云峰来。看了良久才喜道:“原来你就是五年前的那个黑脸小子?”

  刘云峰笑着点头道:“正是小婿。我自小就是一个小黑脸,直到两年前,师母给我吃了一种奇草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师母说现在的样子比较好看,不过我倒是无所谓,反正这脸长着是给别人看的,好不好看又有什么关系!”

  “你师母说得对,现在可比五年前漂亮多了!”徐芳玉点着头说道,同时还笑着仔细看了几眼刘云峰的脸。

  婉儿却撅着嘴,一脸不满地道:“现在这个和小色狼一样,可没五年前那个黑小子威风,你回去必须叫你师娘把你变回来,不然我才不嫁给你做老婆呢!想都不要想!”

  屋内众人听了婉儿的话都被逗的哈哈大笑,坐在常怀理下首的“神针仙子”秦梦蝶更是笑着说道:“敢情咱们这个活宝原来就是被这小子治得老老实实的呀?当时还害得咱们以为她是病了,愣是折腾了好几天!”

  婉儿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向上一翻,嗔道:“你们就会欺负我,人家那有你们说的那样嘛!”

  刘云峰笑道:“就是嘛!我的婉儿最乖了,而且是最聪明的,是不是呀?”

  “婉儿,看到没有?你的小色狼多疼你呀!有他在,谁还能欺负得了你呀!”常凤英在一旁打趣道。

  “平时还不是她欺负别人,想找个能欺负她的人!难度也太高了吧!”黄天行难得见到女儿这么老实,自然不会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要是平时,怕是刚才就已经闹起来了,还会在那老老实实听你说这么多!看来天下间的事物都是一物降一物的。

  黄天行的话顿时引来了众人的一阵大笑,连婉儿也小脸微红地笑了起来。

  就在众人的笑声渐渐地平复了的时候,令狐彩儿和徐莫颜走进了大厅,常凤英向四位长辈介绍了令狐彩儿的身世。当四人知道彩儿是“剑圣”和“魔后”的后人时,都十分兴奋地说起他们知道的一些关于“剑圣”和“魔后”的事情,并一再表示他们是多么的敬仰这两位传奇人物,随后便是痛责张啸天的卑鄙和无耻,等听说两位尚在人间,又都庆幸不已,都说这是武林之福。说得本来有些伤感的令狐彩儿也不禁眉开眼笑,为有这样的父母而感到高兴。

  如此众人足足聊了一个上午,直到一起用过午饭才各自散去。

  常凤英将自己的父母和婉儿的父母安顿在了后院的两间大屋里,然后才回到了西厢院里同众女一起练剑

  转眼间,刘云峰等人在广源客栈已经呆了十八天了,三凤堂的分堂主都已经到齐了。于是,刘云峰索性让常凤英将众人都召集到了后堂的大厅之上。自然,黄天行等四人没有来,他们既然已经退隐,就要有个退隐的样子。所以,堂里的事,基本上他们都不会参加,除了出了有关三凤堂生死存亡的大事。

  三十二位分堂主齐聚一堂,自是一翻寒暄。寒暄过后,众人纷纷询问起此次聚会的原因来,结果都是一片茫然。早到的一些人也只是从曾跟在三位少主身边的那些人口中知道了堂里来了个武功奇高之人,同三位少主关系非同一般,更有人说此人自居是三位少主的老公,而此次聚会便是他的主意。于是,众人猜测此人必是想在这次会上立威,然后接手三凤堂。

  众人中,以年过五旬的飞龙分堂的分堂主吴自镜资格最老,声望最高。此人从三凤堂成立之初便是常怀理德左膀右臂,现在虽然年纪大了,但威信也大了。他现在就坐在厅内左侧第一把椅子上,骨瘦的面孔泛着红润,须发微白,两眼却炯炯有神。

  众人之词一一传入吴子镜的耳朵里,他紧锁双眉,思虑良久,才开口说道:“众位兄弟,少安毋躁!老夫想来此事必有蹊跷!大家想想,三位少主虽说年纪尚轻,经验阅历稍浅。但各个都是聪慧过人之人。就算黄绍主还有些孩子气,可其他两位任意一个都比在座的诸位强!所以,大家的推测固然有道理,还是要先听听三位少主的解释,如果真有不妥,大家再开诚布公的说出来嘛!毕竟还有三位老堂主在,还没有人能打得了三凤堂的坏主意。”

  众人一听,便不再争论,纷纷落座,静候三位少主的驾临。

  “好了,彻底静下来了!老婆们,我们进去吧!”一个爽朗的声音打破了片刻的宁静。

  这时,就见刘云峰领着常凤英等四女走进了大厅,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到了厅中的主位上坐了下来。四女也纷纷坐在了他下首的椅子上,左侧是常凤英和徐莫颜,右侧是婉儿和令狐彩儿。

  厅中众人这时才发现厅首本来该摆的三把椅子已经变成了五把,而从摆放的格局看,显然刘云峰的地位凌驾于众人之上。

  吴子镜一看,当先站了起来,冲常凤英问道:“常少主,这”

  “吴老爷子,您别急,一会有你说话的机会!”没等吴子镜把话说完,刘云峰已先开了口。随即他环视了一下四周,遂又朗声说道:“天狼堂王海川,天星堂钱德福,地啸堂阮虎,飞箭堂尹天龄,风吟堂袁咏山,你们六个出来!”

  吴子镜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堵了回去,心里别提多窝火了。可他看常凤英对他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手微微抬起示意他坐下,使得他心中那股子怨气硬是被自己压了下去,忿忿的坐回了座位。

  这时,被刘云峰点了名的六位分堂主一脸疑惑地走了出来,在刘云峰面前站成一排。

  其中一个留着一撇山羊胡儿的高个中年人开口问道:“在下天狼分堂主王海川,不知有什么可以为少侠效劳的呢?”

  刘云峰冷冷一笑,道:“天狼堂王海川,八年前在山西奸杀了张柳氏母女二人;五年前在陕西奸淫了乔州牧的夫人年氏;三年前在扬州杀害了梅天凌一家十五口,将其家产据为己有总计害死无辜人命六十二条。”

  “按堂规应处死,但今天是我们三凤堂的大日子,所以从轻发落。废去武功,行宫刑。”常凤英只等刘云峰说完便接口道。

  王海川听完都傻了,自己做的事何等隐秘,连自己的家人都不知道,怎么他们就知道了呢?还知道得这么彻底。现在他脑子里就有一个念头:完了,一切都完了!

  刘云峰这时飘身形来到王海川的身前,眼中充满怒火地道:“自作孽,不可活。没杀你算你捡的便宜了!”说时左手在王海川身上拂了一拂,随即喊道:“来人,把他拉出去阉了,然后赶出广州城。”说完飘回座位,又泰然坐在那里如没事儿人一样。

  就在刘云峰坐上椅子的同时,突然从外面闪进两个人,还没等那些分堂主看清来人的模样,那两个人已经架着王海川飞出了大厅,消失不见。

  厅内众人不由都是一惊,有几个站起来就要追出去,常凤英连忙站了起来,朗声说道:“那两位我峰哥正义盟的人,你们不用惊慌!”

  这一句话说出,一下就把厅内剩下的三十二个分堂主吓傻了。来人那是何等了得!就算是他们中功夫最好的飞龙分堂主吴子镜和飞豹分堂主竹青言联手也未必能留下一个,其余的人更是不够看的。要是打起来,那两个人最少能撂倒二十多个分堂主后或许才能被拿下或击杀。可就这样的身手却被用来充当行刑的,可见这个“峰哥”和那个“正义盟”的实力有多变态。众人想到这里,在看向刘云峰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刘云峰并没有在意这些,而是扫了一眼在他面前站着的其余五人,然后贼贼一笑,道:“你们五个的过错不算很大,只要能主动说出来便可免了刑罚,只做警告处理。”

  五人一听,心下大松,纷纷回想自己的过去是否做了错事。如此,不到一盏茶的时间,五人便只多不少地把自己的错事说了出来。

  刘云峰微笑着点了点头,朗声说道:“好了,五位切记以后行事要谨慎,尤其是地啸堂的阮大哥,脾气小点,对嫂子也好点,她可是个难得的好女人!知道吗?”说完摆了摆手,道:“你们坐回去吧!”

  五人都惭愧地点点头,满脸胡子的阮虎更是眼含泪水,抱拳深深一礼,道:“谢谢少主,谢谢少侠!”说完才随着其它四人一同回到了座位。

  刘云峰随即笑着看向吴子镜,道:“我老爷子可以说说你的看法了!”说完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

  吴子镜看完刘云峰的这番举动,本来窝在心里的那些气话却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一时语塞,过了半晌才说道:“不知阁下何人?为何知道王海川等人的事?而且事事详细,如亲眼目睹。”

  刘云峰呵呵一笑,道:“本人叫刘云峰,一个无名之辈。五年前,我接手了一个老前辈花了一生才创建起来的秘密组织——正义盟。那是个对江湖人物洞察分毫的组织,你们现在也可以算是它其中的一个分支,以后统一由我指挥调动。”

  吴子镜喃喃道:“正义盟?没听说过呀?”

  常凤英连忙站起来,朗声说道:“不管你们听没听说,以后正如峰哥所说,三凤堂便是正义盟的一个分支,你们将都归峰哥指挥。”

  徐莫颜和婉儿也一起站了起来,然后一同朗声道:“我们同意!”

  吴子镜这才明白事情的严重,连忙说道:“三位少主,这事事关重大,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再说,这个正义盟我们也不太了解呀!所以”

  刘云峰这时不禁微微一笑,道:“你不了解它,可它很了解你呀!吴子镜,人称“铁尺真君”,三尺二寸的镔铁尺,七十四式“咫尺量天”尺法,曾击败过一百四十五名武林名家。二十三岁随我岳父常怀理闯天下,二十五岁时便任飞龙分堂主至今。现家中有三儿一女,大儿子吴天性情刚直,武艺一般;二儿子吴明不习武术,到现在一直在家里读书;三儿子吴凯今年二十岁,生得聪明伶俐,武功也尽得您的真传,现在有您三层的火候了,前途不可限量。您这次回去就通知他去接任天狼分堂主;至于您那个女儿吴秀秀嘛!很像您的夫人,精明泼辣,天天和飞豹堂分堂主竹青言的三公子腻在一起,恐怕是好事将近了吧!不过说实在的,我比较同情竹飞羽的!”说完刘云峰还苦笑着看了看坐在吴子镜身旁的竹青言。

  厅中剩下的三十一个分堂主听了刘云峰的娓娓道来,心里都惊骇非常,吴子镜和竹青言尤为甚之。

  良久过后,吴子镜才从惊骇中缓过神来,回头望了望其他的分堂主,点了点头,才转头望向刘云峰,然后单膝跪倒在地,朗声说道:“三凤堂,飞龙分堂,分堂主吴子镜”

  “三凤堂,飞豹分堂,分堂主竹青言”竹青言也随着吴子镜单膝跪了下去,朗声说道。

  其余众人也纷纷单膝跪倒,跟吴子镜和竹青言一样报出所任职务,然后一起说道:“对天盟誓,从此奉刘云峰,刘堂主号令,上刀山,下油锅,万死不辞。”

  刘云峰听了哈哈大笑,遂站起来朗声说道:“好!不过我不是你们堂主,你们的堂主仍然是我身旁的这三位。不过你们要记住,你们现在是“正义盟”的一部分,如果你们以后再犯什么过错,我将会用正义盟的盟规处置你们,到那时就不是像今天这么宽松了。”说完,刘云峰的眼中精光一闪,然后才接着道:“正义盟的宗旨就是锄强扶弱,除暴安良,盟内人员如有过错必须上报,由我们或我们派的人予以判罚。当然,判罚是根据事情的前因后果,是非曲直来决定的。我们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我相信大家刚才也已经知道我们正义盟在收集情报方面的能力了吧?你们认为我们会被你们蒙骗住吗?”说着又用严厉的目光扫视了厅内的三十一个分堂主,才接着道:“所以,你们以后做事要加倍小心,万事要站理,诸事要熟虑。能抓就不要杀,能劝就不要打。多做好事,多救好人。资金方面不是问题,有困难可以直接找我们,我们会为你们解决一切的。这些你们都记住了吗?”

  三十一个分堂主齐声答道:“记住了!”声音中充满了亢奋之情。

  刘云峰又补充了一句道:“那诸位还有什么问题没有?”

  三十一个分堂主都连连摇头,地啸堂的阮虎更是把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

  刘云峰见众人在无异议,便叫众人起身散去,然后领着四个老婆到后院拜望了岳父岳母,在那直到吃过午饭才回到了西厢院中领着众老婆练起功夫来。

  刘云峰今天很是高兴,因为他开这次会议的预期效果已经达到。然而,他不知道的是,这次会议及埋下了不该有的隐患,也种下了奇迹的果实。到后来刘云峰回忆这段往事的时候,他语重心长的说道:“要是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决不会再那么心慈手软!”



温馨提示:
笑闹乾坤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笑闹乾坤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笑闹乾坤全文阅读和笑闹乾坤txt全集下载。笑闹乾坤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302 Found

302 Found

The requested resource resides temporarily under a different URI.


Powered by Zeus/1.5.0
笑闹乾坤 第八章 岳父岳母和三凤堂 次日清晨,刘云峰正在房中练功,便听见窗外传来的脚步声,于是收工下床,来到门前,一边开门一边笑着说道:“我的小婉儿这么早来找我有什么事呀?” 随着房门打开,一条火红的身影出现在刘云峰的身前,正 2007-07-06 15:00:49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