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十三章 谁也别伤我老婆

作者:顾云龙    更新时间:2007-07-08 17:04:06    状态:已完结
  由于刘云峰手中出现了一个神奇的金色棍子,直接就把黄天行弄得不会了,于是刘云峰将手中的棍子向黄天行手上的鬼头刀的刀身轻轻一磕,鬼头刀当即就变得粉碎。

  随着鬼头刀的碎片掉落地上造成的一阵脆响,厅中众人都回过神来。

  婉儿不禁兴奋地跑到刘云峰的身边,抱着刘云峰的腰,撒娇道:“老公,好老公,这个东西好好玩呀!给我好吗?”

  在场众人听了险些集体晕倒,心说:“就这宝贝,别说你只是个他还没过门的老婆,就是亲爹亲娘要,也得掂量掂量呀!”

  刘云峰的一句话又不由得叫人大跌眼镜,他只是对婉儿微微的一笑,然后轻轻地道:“好呀!只要你能用它,我就送给你!”说完,他随手把那根金色的棍子轻轻地往地上一立,那棍子就深深地陷进地板三寸多深。

  婉儿瞪着他那大大的眼睛,嘴都笑得合不上了,连忙向前一步伸手抓住那金色棍子就想拿起来。可是,她一连拔了五六次也没拔动,最后脸上都渗出了汗水。

  黄天行看到这里,不由得摇头一笑,道:“傻丫头,你是拿不起来的!它既然能变大变小,那就一定不是凡间能有的宝贝。小时候听老人说过,凡是那些有神奇能力的东西,都是不属于我们凡间所有的,它们好像是神仙遗落在我们这里的,而且它们都有着灵性,不是随便一个人就能使用的。所以呀!我想这个神奇的棍子一定是神仙的宝贝,恐怕只有贤婿能使用它吧!”说完眼中精光一闪,看向刘云峰的眼神就像见到了妖怪了一般。

  婉儿听了父亲的话,一下子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脸怒气地瞪了一眼站在身边奸笑的刘云峰,然后一跺脚,走到自己的母亲徐芳玉的身边,委屈地扑到了母亲的怀里。

  经过许久的时间,黄天行才再次打量完刘云峰这个自己的女婿,然后用一种疑惑的语气问道:“可是,贤婿呀!你怎么就能使用它呢?能和我们说说吗?”

  “这个”刘云峰不仅拉长了声音,在众人都露出一丝失望之色的时候,才呵呵一笑道:“当然没问题,都是自家人,这些告诉你们也没什么!”说着随手将立在地上的棍子拔了出来,也不知他碰了那里,那棍子就有变回绣花针大小,被他放回了左袖里。

  一直都不怎么说话的秦梦蝶这时却笑道:“这孩子,本来看着还算憨厚,没想到竟然也会掉人胃口!”

  常凤英听了母亲的话,竟一脸不以为意的表情说道:“妈!你可不了解他!他也就在你们几个长辈面前装的像那么回事。等你们一不在了,他的本来面目便会暴露出来的!”

  “哦?凤英,那你说说他的本来面目是什么样的呀?”秦梦蝶脸上带着一丝诡异的微笑对常凤英道。

  常凤英的脸马上就变得通红,一脸委屈的样子道:“妈妈!你坏死了,我才不告诉你呢!”

  秦梦蝶呵呵一笑,道:“怎么了,怎么又说起妈妈坏来了?不是你说”

  “爸!你看妈妈呀!她这么欺负我也不帮帮你的女儿,亏得我还为你攒了那十几坛子百年陈酿的女儿红,早知道就不给你了!”常凤英一看母亲还要往下说,连忙打断她的话向父亲求援道。

  “这个”常怀理看了看自己的妻子,又看了看自己的女儿,良久才满脸堆笑地道:“好女儿呀!你给我的那几坛子酒是不错,可是都被你母亲收去了。所以呢!呵呵,你老爸我也拿你母亲没办法,你就委屈一下,和我们说说这臭小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吧!”

  常凤英听完父亲的话直接无语,良久才一脸委屈地道:“你们都会欺负我”

  “是谁在欺负我们的小凤英呀?来,你徐伯伯给你撑腰,看看还有谁敢欺负你!”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由厅外传进来,飘进了厅内众人的耳朵里。

  刘云峰嘻嘻一笑道:“岳父好快的轻功呀!刚刚还在一里之外,可不到几个呼吸间就来到了!就这身轻功,我想当世无双了!”话音刚落,厅门处便已多了两条人影。

  就在众人都看向那两条人影的时候,又一条蓝色的身影从厅中扑向来人,随即传来了一声哭泣,那条蓝影没入在那两条人影之中。

  这时众人才算看清,那条蓝影就是徐莫颜。

  “孩子,终于又看到你了,你好好吧?来叫我看看是瘦了还是胖了。哎呀!怎么还哭了,都多大了还哭,真是丢死人了。”站在厅门口的那个抱着徐莫颜的中年妇人一边扶着徐莫颜的双肩打量着,一边说道。

  “妈!你们怎么也不来看看我呀?人家出来都五年多了呀!要不是峰哥”徐莫颜说着眼睛一湿,泪水顺着眼角就流了下来,连忙爬到自己母亲的怀里哽咽地说道:“难道,难道你们想不要我了吗?”

  原来,来的两个人正是徐莫颜的父母,人称“鬼医”的徐百川和曾经轰动武林二十年的“毒后”殷灵儿。

  徐百川是个十分儒雅的中年男子,身穿一身白衣,手中拿着一把格外显眼的折扇。站在徐百川身边的殷灵儿是一个很美的妇人,虽说现在已有将近四十岁的年纪,可乍一看起来还和姑娘一样,说她是徐莫颜的姐姐九成九会有人信。

  刘云峰略微打量了下眼前的岳父岳母,笑着说道:“莫颜,不要怪岳父岳母,他们也是迫不得已呀!你想想,要是叫江湖上的所谓正道知道你母亲重出江湖,会是个什么结果。所以呢,愿之愿你自己不知道变通,你难道不会回去看看岳父岳母吗??”

  徐百川用眼睛打量了刘云峰老半天,才问道:“你这小子是谁?谁是你的岳父岳母?你是不是欺负我们家的颜儿了,说,是不是?”

  常怀理看见表弟和表弟媳都来了,很是高兴,连忙快步来到门前,一把抱住徐百川,说道:“小子,你可想死我了!怎么,是不是你和弟妹在林子里过的快活了,就把我这个哥哥给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徐百川被自己的表哥一把抱住,心里别提多激动了,不仅两眼湿润地道:“哥,我怎么会不想你呢!可是你也知道,你弟妹是在不益在江湖上再露面,尤其是更不能在咱们这三凤堂里露面。这会给哥哥你带来麻烦的。”

  “什么话?咱们三凤堂怕过谁?谁要敢找我弟弟和弟妹的麻烦,我老常第一个和他急!”常怀理松开了徐百川,转头冲着门外喊道。

  徐百川听了常怀理的话,感动地说道:“哥哥,百川能做你的弟弟真是我这一生最大的荣幸!”

  常怀理嘿嘿一笑,道:“我何尝不是呀!有你这个”

  “殷灵儿,你这个魔女,还不出来受死!”厅外一个尖锐的声音盖过了常怀理的话,传入了厅内众人的耳朵。

  众人听了都是一惊,只有刘云峰除外,他嘿嘿一笑,平静的说道:“倥侗派的墨岩松老前辈,远道而来怎么却蹲在树上呢?难不成您最近又在练什么绝学不成?”

  “可能是在练猴子爬树功吧!”婉儿一听来人开口就说自己的舅妈是魔女自然不乐意了,便接着刘云峰的话要好好损损这个倥侗派的墨岩松。

  殷灵儿一听刘云峰说来人是墨岩松,不禁微微一笑,道:“老墨头,你不在你的倥侗山上调教你的那几个好徒弟,跑到我们这儿来做什么来了?”说完将怀里的徐莫颜扶了起来,交给身边的徐百川手上,然后就想回身出厅去找墨岩松的晦气。

  这时,被殷灵儿交给徐百川的徐莫颜突然用手摸去脸上的泪水,对着殷灵儿说道:“妈!这个老东西就交给我吧!”

  “不行!”徐百川一把抓住就要向厅外跃去的徐莫颜,道:“你不是他的对手!”

  “还是我去收拾他吧!”一条白影随着声音飘出了大厅。

  常怀理不由一惊,急忙向厅外纵去,口中还焦急地喊道:“丫头,回来,你打不过他的!”

  刘云峰却是一脸的不以为然,笑笑道:“既然岳父岳母都很看重这个老墨头,那咱们何不一起出去看看,看看咱们的小凤英是怎么收拾这个糟老头的!”说完便当先一步向厅外走去。

  “我可不看重这个老不死的!”黄天行嘿嘿地笑道:“我只是要去看看小凤英会在几招内收拾下这个家伙!”说完一边向外走,一边还在心里偷着笑,心说:“哎!又一个倒霉蛋诞生了!”

  片刻之后,众人都已走出了大厅,在厅门前站成了一排。而常凤英早已和一个身穿青色长衫的老头打在了一起。

  常怀理在一旁不停的叫常凤英退下来,可常凤英根本不理他那套!不但不退,而且打得更起劲了。

  刘云峰这时才仔细打量了一下墨岩松。

  他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浑身上下收拾得到也算干净利索,一双小眼睛总是不时地露出一丝贼光,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有人会奇怪刘云峰知道来人是谁,可为什么却不知道他长得什么样呢?

  其实更才刘云峰只是感到了一个武功不错的人来到了广源客栈,在从来人的武功路数上来判断此人是倥侗派的,而倥侗派的高手中,能有此人这个境界的怕只有现在的掌门墨岩松一人而已。

  渐渐地,众人都被院中的争斗给吸引了,连刚才一直担心地叫常凤英退下来的常怀理也被深深的吸引了。

  此时,常凤英和墨岩松已经打了有五十多个回合。刚开始,由于常凤英的临战经验缺乏,所以一直处于下风,仅仅保持守势,左支又挡着墨岩松的攻势。如此过了二十余招,终于常凤英在墨岩松露出的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破绽中由守势一下转变成了淋漓的攻势。于是乎,只见常凤英手中的青光剑化作一条银白色的彩带,围绕着墨岩松上下飞舞,逼得墨岩松不得不转攻为守,手中的剑在几次与青光剑不可避免的撞击下依然出了好几个豁口,更使得他狼狈不堪,额头已趟出了丝丝汗水。

  刘云峰微微一笑,道:“凤英,你怎么不用内力呀?这样让着墨老先生,他会不好意思地!”

  真可谓一预惊醒梦中人,打斗中的常凤英由于一时紧张,所以只记得刘云峰交她的剑法,浑然把自己怀有的逍遥内功忘到了九霄云外。

  接下来的打斗场面可就算是华丽却没有意思的了,只见常凤英手中的那条白色的彩带突然爆出一抹刺眼的白光,随即众人就感到一股铺天盖地的气势以常凤英为中心扩散开来,本来就处在下风的墨岩松不由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刘云峰点了点头,笑道:“不错,没想到凤英的内功竟和婉儿相差无几了!”

  婉儿听了刘云峰的话,拍着手道:“凤英姐加油!记得帮我拔掉他的胡子,我看到他的胡子就烦!”

  确实,这个墨岩松的胡子是很叫人烦,因为它长得十分的怪,说是八撇胡儿吧!中间还有一缕;说是山羊胡儿吧!他中间的和两边的还离得很远,而且中间的那缕胡子中间还有分叉,胡子尖竟然都是向上翘的!真不知道他是怎么长出来的。

  听了婉儿的话,殷灵儿呵呵地笑道:“对,把他的眉毛也弄下来,我看到他的眉毛就有气!”

  众人听了这一老一小的话,都憋不住好笑,黄天行更是笑着摇了摇头,心道:“可怜的墨岩松,真不知道他没了眉毛和胡子是个什么样!”

  常凤英还真实在,没用几招就硬是将墨岩松的胡子和眉毛给剃了。

  众人看着这个没了眉毛和胡子的老头,本已平息的笑意再次涌了上来,一时间院子里笑声不绝于耳,把个墨岩松羞得满脸通红,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此时的打斗已经完全是常凤英耍着墨岩松玩,一会儿划破他的衣裳,一会儿割掉他一缕头发,搞得墨岩松狼狈不堪!不过即使如此,常凤英还是明白,自己仍然无法将对手制住。而她之所以要戏耍墨岩松,就是想叫他恼羞成怒,从而乱了章法,露出破绽。

  旁观的众人现在更是各个捧着肚子笑个不停,唯一没怎么笑的只有刘云峰一人。

  又过了一柱香的时间,常凤英与墨岩松已经足足斗了两百余招,就在常凤英有些焦急的时候,墨岩松的一个破绽暴露在她的面前,使得他不由得心头一喜,挺剑便奔着那个破绽而去。

  “凤英,住手!”随着一声呼喝,刘云峰飘身来到常凤英的身后,伸手一把将本欲冲出去的常凤英揽到了自己的怀里,随即身子一转,背对向墨岩松。

  就听得“轰”的一声震天响,在墨岩松原来站的地方豁然出现了一个大坑,而刘云峰就抱着常凤英被对着大坑站在坑的边缘。

  本来还在笑个不停的众人都被这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惊呆了,还是徐莫颜最先清醒过来,急忙飘身落到了刘云峰的身后。

  刘云峰背后的衣服已经早就变成了碎布,那通红的散发着金属光泽皮肤被站到他身后的徐莫颜一览无余。

  徐莫颜的脸微微一红,可马上意识到现在不是时候,于是连忙动手仔细地检查了一下刘云峰的身体。

  片刻后,众人才纷纷缓过神来。

  婉儿当先跑到刘云峰的身前,焦急地问道:“小色狼,你们怎么样?伤没伤到?”

  “没事!只是”刘云峰刚说了一句话,就觉得嘴里一甜,一口鲜血顺嗓子眼儿涌了上来,于是连忙闭上嘴,可是鲜血还是顺着嘴角淌了出来。

  鲜血滴在了趟在刘云峰怀里的常凤英脸上,小姑娘当时就变得泪眼朦胧,哽咽着道:“都是我不好!我真么就这么笨呢!峰哥哥,你不要有事呀!不然我不会原谅自己的。”

  刘云峰抬手摸去常凤英脸上的鲜血,对着她笑了笑,随后眼睛一闭昏了过去。

  这一下在场的众人都慌了,婉儿抱着刘云峰就只是哭,常凤英也是,令狐彩儿还好些,过来向徐莫颜问道:“莫颜,峰哥的伤势怎么样?”

  “只是受到了强烈的震荡,使得气血不均,所以才出现了昏厥的现象。除此之外就是后背的皮肤由于被两股强大的气劲冲击,导致坏死,可能要换一层皮了。不过,总体来说只要休息几天就没事了!”通过了一番比较彻底的检查的徐莫颜松了一口气道。

  令狐彩儿听了徐莫颜的话,微微摇了摇头道:“没想到他的功夫这么变态,竟然能抗住掌心雷!”



温馨提示:
笑闹乾坤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笑闹乾坤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笑闹乾坤全文阅读和笑闹乾坤txt全集下载。笑闹乾坤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笑闹乾坤 第十三章 谁也别伤我老婆 由于刘云峰手中出现了一个神奇的金色棍子,直接就把黄天行弄得不会了,于是刘云峰将手中的棍子向黄天行手上的鬼头刀的刀身轻轻一磕,鬼头刀当即就变得粉碎。 随着鬼头刀的碎片掉落地上造成的一阵脆响,厅 2007-07-08 17:04:06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