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现代修真 > 魔仙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二夜 鬼哭11

作者:阎美玲    更新时间:2010-05-30 10:00:04    状态:已完结
  第五天,思洁早已被送去了官府。苏离被关在后院的下人房里。午夜不知何时偷了钥匙,穿回僧衣溜了进去,苏离正在房里哭,见了午夜吓了一跳:“你是谁?”午夜极力表现得很友善,微笑着介绍自己:“我是琛洋的朋友午夜和尚,我的朋友彼方姑娘出了点问题,我来接手替思洁申冤,你要配合我。”急于救出思洁的心情使苏离相信一切希望,更何况是大名鼎鼎的午夜和尚。

  苏离稳定了情绪信了午夜的话。于是午夜开始问:“我问你件事,老鸨为什么这么恨思洁,本来思洁不能弹琴又毁了容,思洁对她就没用了,老鸨应该低价卖了她。可她还是咬死不放,不成全思洁和琛洋。”

  “其实,老鸨从前一直想把思洁卖出去,是老板总不同意。因为……老板一直想占有思洁小姐,可小姐宁死不从。当小姐了毁容,老板自然也就对她没兴趣了,可老鸨一直忌恨着小姐,当然不肯放她离开。

  不过,老板看上小姐这件事好像已经解决了,这个月初一老板走后的那天晚上,我起夜,在后院发现早晨走了的老板竟然不知何时又偷偷回来了,他正和思洁小姐在说话,小姐跪在地上敬了老板一杯茶,求他放过她,不要再纠缠下去,当时老板也答应了,我怕被发现就离开了,真为小姐高兴……”

  “那老板和老鸨的感情怎么样,他每月回乡一次,每月都写信报平安么?”

  “是啊。老板虽花心,开妓院。但也是个至孝至诚之人,对父母和老鸨都很好。每月去乡下都会写信回来让老鸨放心。”

  “那有没有例外呢?”

  “嗯……上个月,老板说他寄信回来了,老鸨却没收到,还吵了一架,不过一会儿就和好了。”

  午夜思考着:上个月……今年是闰年,这个月就是闰月吧……

  之后,午夜立刻传书給飘渺,飘渺接信后对旁边的子昼说:“你不是总要找午夜么?她来信了。”

  子昼却很是无奈:“不会是又要去乱葬岗掏死人肚子吧,他没好事找我?”

  “这次是好事,让你去相思别院陪美女。”

  子昼半信半疑,试探性的问:“真的?”

  “头牌,彼方。”……

  子昼到了相思别院,午夜又选中了子昼,又是进房后关上了房门。又对他说:“公子,我知道你是好人,一定会帮我的,我还是不放心我娘,我要回去看她,您要帮我在这挡着。”

  子昼本以为真是来陪美女的,谁知又是这样,看着眼前的这位弱不经风的美女从三楼窗上潇洒地跳下去,又在他的视线里远去,他只能捏一把汗叹了一句:“凡间的女子都这样?”

  赵爷今天又神情气爽地来到了相思别院,看来已看不见那些不干净的东西了。他一直以为是午夜给他的符起的作用,其实是午夜给他下的致幻药的药力过了。但那些符的确是有用的,只是没到它发挥作用到时候,没有意义的事,午夜怎么会去做呢……

  赵爷来这儿本来是想找思洁的,可听姑娘们说被捉到官府了,就对她没什么兴趣了,于是又立刻想到了“彼方”。老鸨婉言告诉他午夜正在陪客,赵爷放下话,扬言竞投那天一定要把“彼方”买到手。

  午夜和飘渺一起来到了乱葬岗,清晨的乱葬岗刚摆脱夜的阴森面纱,还未散尽的雾气在周围的密林中阴魂不散,乱坟堆中仍冒出几缕昨夜鬼火燃尽后的余烟。她们在有山间溪流的沟中找到了昨夜被抛到这里的长亭的尸体。午夜说:“就是它了。”

  二人把尸体抬到了平地上,尸体一碰就从焦黑的裂缝中冒出尸油,就像是一个被烤糊的地瓜。飘渺开始验尸了,她先打开了一排排卷在竹帘里的刀,然后从中选了一把破开了尸体的胸腔:“胸腔里保存得还比较完好,肺里没有烟灰,说明死者在被火烧之前,就已经死了。”

  午夜想了想说:“那就肯定是谋杀了,怪不得我问丫头看到了什么时,她说早已死了,鬼魂已不在了。”

  “其他可以检查的脏器都无异常,烧得太严重了,无法辨认真正死因。”

  “这个……不太重要,你帮我刮下它两只手上焦在上面的皮肉,我要确定一下它的身份。”

  完成后,午夜观察着死者的手骨说:“果然是长亭。”“怎么回事?”“前几天在井边时,长亭要打我,习惯性伸出的是左手,说明她是左撇子。人从小到大分工多的那只手会比另一只略微粗壮些,尸体的手就是这样的。而且相思别院中失踪的就是长亭,就更能确定这尸体就是她了。”

  而后,午夜与飘渺又来到了监狱来看思洁,来时,琛洋已和思洁哭在一起了,见他们来,琛洋马上上前问午夜:“午夜,你不是说要帮我么!怎么你找来的那个彼方到最后竟会诬蔑思洁,把她关到这儿呢!?是不是你让她这么说的?难道……难道是因为我么?只因为我爱的人是思洁么!?”

  话音刚落,紧接着就听“啪”的一声,午夜狠狠的给了琛洋一巴掌。午夜愣愣地盯着已激动得口不择言的琛洋,不敢相信与她这么多年朋友的人竟会这样不信任她,眼泪已经堵在了眼眶,但她尽量表现得很冷静:“原来你已经知道我的秘密了,不过看在我们十几年兄弟分上,相信我,赶紧准备赎金吧,很快就用上了。”说完,午夜转身就走了。

  飘渺看着琛洋叹了口气,也跟着离开了。琛洋怔在那里很久,而后又回头看了看牢房中的思洁……

  有谁能明白午夜现在的心情呢。在回去的路上,午夜一言不发。“午夜,你没事吧。”午夜笑笑说:“没事,我们两个本来就是不可能的,就算再多一些误会,又有什么关系呢。”

  “可是如果……”

  “就今晚,你和子昼准备好。”午夜转移了话题之后一路上就再也没说过话,只是嘴角偶尔会漏出一丝笑容,或许是在回忆过去的美好时光吧……

  午夜又装回彼方回到相思别院陪子昼喝酒,这么好的机会,午夜怎么会不报仇呢,还能放过子昼么,午夜细声细语地问:“公子您有心上人么,您来这里,她不会生气么?”

  “天若有情天易老,我是不可能有心上人的。”

  午夜好象有些醉了,拿着酒壶跑到了子昼的身边,并倒入了他的怀中。子昼有些失措,午夜迷醉的说:“公子您真有趣,还不知情为何物啊,奴家来告诉您吧。”于是午夜搂住了他的脖子,将嘴唇慢慢向子昼的脸上靠近。

  子昼手足无措,又躲无可躲。眼看就要亲上了,子昼将双眼紧紧一闭。只听一声屁响,竟然是醉酒的午夜鼓着腮帮子正在借子昼的脸玩“放屁”。之后午夜傻傻一笑便醉到了。

  这一场景让子昼又想起了曾经在天上与午夜喝酒时的情景。与此时的彼方一样的举动……一种强烈的熟悉感油然而生。子昼感觉自己的心跳有些不正常了,此时它应该是已经中了回忆的毒,眼前似曾相识的场景凝结成雾,勾引着怀念的温度,到最痛时迷失在了半路,凡尘为何不值得倾慕……可是身为神,怎么可以有感情?子昼突然间清醒了过来,就慌忙离开了。

  而躺在地上装的不醒人世的午夜,嘴角露出了一丝坏笑:“您,得罪我了,竟然说我坏话,还说自己是神欺骗无知少女。作为代价,就把你的心交付与我……”

  深夜,别院打了烊都准备休息了,谁知传来了小孩的哭声,把大家吓了一跳。老鸨出了房门发现是丫头躲在她门后哭,于是她问:“丫头,怎么哭了?”丫头只哭不说话,老鸨有些发毛,其他人也围了过来,老鸨有试探性地问:“丫头……你是不是又看见了什么……”这样大家也跟着紧张了起来,丫头又哭了一会儿,终于开口了:“我在追一个没脚的姐姐,我以为它会陪我玩,谁知她一下子转身把我推到了……”

  听丫头这么一说,所有人都不敢回房了,纷纷猜疑着:“难道不是思洁,而是真的闹鬼……”

  “我不回屋了,我可不想单独呆着……”“是不是还会有人死啊……”



温馨提示:
魔仙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魔仙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魔仙全文阅读和魔仙txt全集下载。魔仙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魔仙 第二夜 鬼哭11 第五天,思洁早已被送去了官府。苏离被关在后院的下人房里。午夜不知何时偷了钥匙,穿回僧衣溜了进去,苏离正在房里哭,见了午夜吓了一跳:“你是谁?”午夜极力表现得很友善,微笑着介绍自己:“我是琛洋的朋友 2010-05-30 10:00:0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