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现代修真 > 魔仙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四夜 如影随形08

作者:阎美玲    更新时间:2010-06-24 12:02:01    状态:已完结
  他们回去后,午夜又在屋里喝得烂醉,像泥巴一样糊在了地上,哭哭笑笑。飘渺进了她房,扶着她回到了床上。看着她的样子飘渺很是心疼,:“午夜,你要爱惜自己阿。你可知道为了你,子昼他为你牺牲了多少么?是万年的寿命和法力……”

  飘渺为她盖好被子离开后。午夜睁开了已经憋得通红的双眼,虽然她的眼角忍不住滑下了一滴泪水,但她仍是固执地咬着牙说:“我不接受……”枕边竟然诡异的又出现了那张“艮”卦。天开始下起了雨……

  子昼躺在床上没有睡,可能在想着午夜的事吧。这时响起了敲门声,当他打开门时,发现站在门外的竟是午夜,手上还提着个酒葫芦:“一起喝酒把。”

  梦不醒,天已亮。二人趴在酒桌上睡着了,这情景就像是前世在天宫时二人在一起时的情景,仿佛就在昨天,雨也不知何时停了。

  突然,二人被窗外的喧闹声吵醒,出门一看,村里人都聚在了楼下的院子里。村长和萤烛都在劝说村民们先冷静下来,飘渺游云也闻声出来了,村民见他们出来了,就先安静了下来。由朱子宇代表村民们质问午夜一行:“你们不是说会在规定期限内除尽饿鬼,并究其根源么?可是现在饿鬼更猖獗了,不仅瓷器上有,到处都是……你怎么解释!?”

  所有村民都开始起哄。听完,午夜竟一脸惊愕的表情,后退了一步:“怎么会这样……大家请相信我们,之前的那些恶鬼真的已经被除尽了!至于现在出现的那些,一定另有原因,请大家给我点时间,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

  这时,朱权的妻子急匆匆地跑来了:“我找到朱正了!”于是所有人都顾不上午夜一行,马上去看朱正了。

  午夜他们也跟着去了,去到才发现朱正已经死了。是因为早上时发生了泥石流才把尸体冲到田边的。由于村里的河流从两山间流出,河口较小,一部分田已被淤积的水淹没了。飘渺检查着尸体,尸体已严重腐烂,只能从穿着辨别他的身份。大部分皮肤已发黑发紫,还蠕动着蛆虫。另一部分皮肤已大块的龟裂开来,而且已烂成了白色,还粘着泥水。死尸的腹部皮肤还在一下一下的起伏着,好像还在呼吸。当翻开已烂裂开的肚皮时,露出来的全是密密麻麻聚在一起,像是会蠕动的白米饭一样的蛆虫。

  不少人当场就吐了,飘渺说:“很难看出具体的死亡时间和死因啊。由于天气的原因,腐烂得太严重了,主要脏器也都腐烂掉了。”飘渺从死者衣服里发现了一样东西,那正是死者朱权身上丢失的随身之玉。大家很吃惊的都在怀疑朱权的随身之物怎么会出现在朱正身上,甚至还有人说是不是这儿杀了人后心中有愧就跑到山上去自杀了,或是杀人后要跑出村子谁知失足摔死了……

  此时朱正的妻子已哭得昏了过去,午夜接过玉想了一会,没说什么。

  午夜又用小棍拔弄着死尸身上的蛆虫说:“这不是一般苍蝇的幼虫……它叫肉蝇又名麻蝇。繁殖力强,常栖息在蜂巢附近,把幼虫的卵产在蜜蜂的体内或腐肉中繁衍生息。因为这儿山上的奇花异草多,所以蜜蜂多,自然会有此物。麻蝇的嗅觉非常灵敏,可以在几里以外便闻到尸体的气味,并立即赶到产下幼虫。蛹经7——16天便可羽化成蝇。死者的死期无从考证,但生者的生辰是有法得知的;生者的生辰便是死者的死祭。死者失踪是在五天前,所以排除已有麻蝇羽化的可能,根据尸体上发育最早的一批来看,大概已产下了五天以上了,也就是说,死者是在五天前死的,应该就是死者失踪的当天。”

  说到这,午夜站了起来:“各位请相信我,在给我几天时间,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说完这话,下面并没有人应和,大家只是有些绝望的站在那里,心情已经跌倒了谷底。不久,村民们都默默地走了,几个人把朱正的尸体抬走了,准备葬礼。

  午夜站在那里,把所有的片断一点一点拼接在一起,直到最后一片,那最后一片是“艮”.为什么呢,这起事件,还有对于飘渺在她喝醉的那天,告诉她的那些关于子昼的话……

  而“艮”卦的意义是:

  “艮”,其背,不获其身,行其庭,不见其人,无咎。

  四阴二阳,一驳五驳阴居阳位不正。六驳阳居阴位不正,二驳四驳三驳阴阳正位。

  卦意是:制止,约束,述止,止步。

  卦象是:艮为山,上下卦都为艮,两座山重迭在一起,表示不可再前行,应该暂时停止。图像显示一种稳定静止之势。

  艮卦所说的止,是要在应当停止处停止,《大学》中说:“止于至善。”孔子说:“于止知其止所。”

  但何时才是当止之时呢,而当止之事,又真的只是指午夜对于村中发生怪事的插手这一件事么……

  午夜沉思之时,飘渺走了进来,看见心事重重的午夜,关切的坐在了午夜的身旁:“午夜……你怎么了……”午夜看着她微笑着说:“没事啊……不要担心了,傻瓜……”飘渺依靠在午夜的肩膀上说:“那个游云是个很奇怪的人啊,他可靠么?”午夜有些答非所问:“渺儿,我是不是太自私了……渺儿你终归是要有自己的归宿的……”飘渺有些惊讶午夜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午夜……”“而我对于子昼……是否也应该适可而止了呢……”飘渺没有说话,只是紧紧地抱住了眼前的午夜,似乎生怕失去……

  午后的天空变得灰蒙蒙的,下着如毛的细雨。午夜打着油纸伞向着钟池慢慢踱去。阴郁,悲伤,颓废。索性随手丢掉了雨伞走到池边,任雨水打湿衣衫,她喝了口酒,脱下了袈裟,变回女儿身。在雨中曼舞,微风阵阵,池中荷花也在随午夜摇摆,美不胜收。

  子昼和游云恰在附近的转角处注视着她,游云在子昼的耳边感叹道:“好神奇啊,流氓和尚竟然是女的,你们怎么没人告诉我啊?”子昼没有说话,没有惊讶,只有深情的凝视和隐隐的心痛。

  午夜跳着跳着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悲伤,柔弱得倒在了地上,此时,突然从天而降一个妖魔向她袭来,二人马上冲向前保护她,与妖魔战斗。受到惊吓的午夜立刻披上了袈裟在一旁观看。

  游云有些胆怯,拿剑的手直哆嗦:“我这辈子没打过妖怪啊……”那妖怪处于下风,子昼用剑柄将妖魔重重一击,然后把妖魔推到了游云那:“擒住他。”谁知游云握着剑不会动了,手一直抖。

  “小心,留活口……”还没等午夜说完,就这样在妖魔被推过去之时,被游云失手杀了。而游云吓得一直愣在那里。

  午夜开口了:“死了就算了,引出要杀我们的人这件事就暂时先放下。我们还有事要办,渺儿,我们走。”飘渺也从角落里出来了。原来这一切都是午夜安排好的。从放孔明灯那一天扮回彼方吻了子昼,到与子昼相思,到心痛的眼泪,这一切都是为了迷惑敌人,让敌人以为午夜真的放松了警惕,从而为今朝上当被擒作铺垫。

  只是这里哪句是真哪句是假,恐怕午夜自己也分不清,那心中隐隐的痛,也不知道是在为了什么,为了谁……

  而子昼从头到尾都被蒙在鼓里,而后又被午夜算记在了计划之中。子昼的眼神有些游移,他一直回想着刚才的情景,还有昨晚午夜对他说的话:

  昨夜,午夜找子昼一起喝酒,两人默不作声的喝着喝着,午夜开了口:“子昼,我刚想起了一个计划……”子昼抬头看着她,她接着说:“你和游云明天下午在钟池附近埋伏好。我会作为诱饵去那脱下我的袈裟,袈裟是我的护身衣,没有了它,我就没有了丝毫的抵抗力,要除掉我们的敌人就会趁那时出现……”“你是要趁机查出我们的敌人是谁?”“没错,此时此地正是好机会……”

  说完计划后,午夜愣愣地停了一会儿说:“我们……该是永远的朋友吧,从很久以前便开始……即使犯了错,即使伤害了你,你仍然会和我在一起,以最好朋友的身份……谢谢。”

  子昼有些受宠若惊地看着她,这是他第一次听午夜这么对他说话。

  而今看来,这些话对于一个心被伤了的人来说,又有什么用呢,伤就是伤了。又或者,从午夜口中说出的这些话根本就都是虚假的……

  到了后半夜,窑室的大门被“吱呀”地一声推开了,一个黑影悄悄走了进来,漆黑阴森的窑室将月光拒之门外,看不清那人的脸。

  只见那人的前面亮起了三个微弱的亮点,就如醉汉的眼睛,那应该是三炷香。然后只听那人念念有词地念叨着:“各位军爷,我知道你们死得惨。现在被我无意间招了回来讨债,我们当时也是必不得已,要怪就怪在我身上吧……求求你们放过村子……”

  突然窑里亮起了灯,原来是午夜一行。他们一直在这里埋伏着。而那个黑影竟是村长。

  除了游云很吃惊以外,其他三人都很冷静,午夜走过去说:“恭候多时了,您果然来了。”村长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你……你们……”

  游云感叹道:“原来你就是杀人凶手,好神奇啊!”

  午夜严厉的对游云说:“闭嘴好好看着!”

  “你们在胡说什么?!”村长想往外跑,可大门一下子被子昼关上了。

  “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午夜喝了口酒,伸了伸舌头,又哈了几口气笑着说:“稍安勿躁,稍安勿躁,请听我慢慢道来:嗯……先告诉你一件事,那些来讨债的恶鬼都是我招来的。闹得局势越失控,效果就越好,目的就是要引出凶手。你刚才来烧纸的时候也承认原来的那些饿死鬼都是你招来的,你招它们的目的应该不是害人,因为那些恶鬼只是附在瓷器上吓人,造成恐慌,。而这次猛鬼一来,已超出了你的初衷,所以你一定会来平复它们的。

  可你为什么要造成恐慌呢?这样,村民们给予了无数希望的瓷器成为供品的希望不就破灭了么?村子就不能与外界直接联系,也不能繁荣起来。这是最直接的损失。身为村长,有什么理由要这样做?这样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呢……

  除非这就是你的目的!不和外界联系,不留外人过夜,这是祖上定下的村规。这下连繁荣村子的想法也成了泡影,使外界对你们一无所知,一个这样的村子,除非它要守住一个旷古的秘密。”

  村长一惊,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

  午夜接着说:“为了守住这个秘密,你可以付出自己的一切,也可以压上别人的一切。

  刚开始产生要把瓷器进贡想法的人是朱权和朱正,其他村民也很支持。但是这样村子就必须对外开放,那么那个秘密就会很危险。于是你招来了恶鬼附在瓷器上,瓷器出了问题就不能对外贸易,你以为这样就会阻止他们,可是他们却并不死心。

  因为我们来了。虽然我们来时并没有表明身份,但是我确定你们已经不知通过什么方式知道了。于是他们又燃起了希望。并想方设法把我们留下来。你虽然是站在反对一边的,但你是村长。在所有村民的意愿下,你只能留下我们。只是要留下我们的方式很特别,让人很费解,但还是让我想明白了。

  要守住村子的秘密,又要顺应村民的意愿,又要不违背村规,我们又隐藏了身份。要留下我们就要和全村人为我们设下一个局:先是把恶鬼附瓷的是怪罪给我们,你们相信以我们的身份与能力一定会揽下这差事的。而后从我们立下七天期限的那天开始,又故意让萤烛接近我们,为我们提供一些对你们来说我们该知道的线索。在你们的理想状态下,我们会按照你们的引导,只解决恶鬼附瓷的事。可哪有尽如人意的事。一切事情都是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的。我们获得了在你们掌控之外的信息。并且我们也越来越不受控。

  因为三个头人每家都各精一道制瓷工序,村民只是付出劳动,而且主张瓷器进贡想法的人也是他们。如果他们不带头,村民也会因为不懂技术而被迫放弃。

  但那三个头人对此事很坚决,又没有什么理由可以说服他们,能说服他们的理由又不能说。因为他们的选择在某种角度上来讲是正确的。

  于是为了守住秘密,你选择了杀死他们。

  你杀的第一个人是朱权,尸体表面没有任何伤痕,也没有中毒。但在死者心房中发现了一根针。这应该就是死亡原因。一般来说,只要针不游走到心脏的关键部位就不会使人立即死亡。朱权的妻子说他放完孔明灯回家后,就跟她说从放孔明灯起就感觉心口痛,又说在街上看到了神像,以为自己无意间得罪了神,于是去了祠堂。这说明,针不是在他回家之后刺进去的,而是在他回家之前。而且很有可能是在放孔明灯之时。

  可是放孔明灯时所有人都戴着面具,怎样在这么多人中认出死者呢?除非在死者身上有什么特殊的标记。在光线不明的情况下,最好的标记可能就是声音和气味。而那天人那么多,声音又那么嘈杂。目标也不可能滔滔不绝的说话,这就只剩下气味了。

  验尸时,我闻死者身上有一种特别的香味,这就是那标记了吧。可是凶手又怎么会知道这个标记呢?不管这种香气是死者本身有的还是死前后加上的,都表明凶手和她很熟。



温馨提示:
魔仙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魔仙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魔仙全文阅读和魔仙txt全集下载。魔仙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魔仙 第四夜 如影随形08 他们回去后,午夜又在屋里喝得烂醉,像泥巴一样糊在了地上,哭哭笑笑。飘渺进了她房,扶着她回到了床上。看着她的样子飘渺很是心疼,:“午夜,你要爱惜自己阿。你可知道为了你,子昼他为你牺牲了多少么?是万年 2010-06-24 12:02:0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