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现代修真 > 魔仙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五夜 分裂09

作者:阎美玲    更新时间:2010-07-05 12:02:02    状态:已完结
回到戏院,午夜将在死囚牢里听羽衣所说的离奇症状给飘渺描述了一下。飘渺在午夜的面前极力掩饰住内心的委屈,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的听着午夜的描述。但是飘渺对于羽衣怪异症状也无法做出确切的解释,只是说:“命案都出现在寅时趋向破晓的时候,或许真的是在睡眠向清醒过度的时候出了问题,致使他在完全无意识的状态下做了那些事情……”

  “你看他有没有可能是梦游?”

  “不太像,应为梦游的时候是会被外界的刺激所惊醒的,但是他没有。”

  “这倒与他自己所说的一样,难道真有隐情么?一个坦然承认自己杀人的人没有任何理由要说出这样令人匪夷所思的谎话的。”

  “如果真的有隐情,你有没有想过是被别人陷害的?”

  午夜舌尖舔了一下上排的牙齿,然后说:“很有可能。而且最值得怀疑的人就是李家老爷。进来吧游云。”

  这时在门外偷听的游云一听到被发现了,立马从门后栽了过来,然后很尴尬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午夜说:“很无聊是么?麻烦您帮我去李府调查一下李老爷的情况行么?”有云只想快点离开这间屋子,于是很痛快的就答应了:“哦,好啊。”而后立刻出门走了。午夜坐在那里笑着摇摇头:“真是可爱……”而飘渺的目光也转向了游云离开的方向。

  班主正在灵堂为妹妹霓裳守灵,这时,一个衣着贵气的年长男人走了进来,并四下的看着,不时用手绢扫开空气中的灰尘,见到班主,就很随便的说:“呦,您这是怎么了?看来今年王爷的寿辰你们是没法参加了吧?”

  一听这个,班主马上来了精神,这可是可以让戏院起死回生的一次重要机会:“您是王爷府上的管家大人吧?王爷的寿辰我们一定能参加的啊!”

  管家很为难的扫视着四周:“您看您这儿……而且我听说你们这的台柱子霓裳羽衣都出事儿了吧?”

  “没问题的,您请放心,等到王爷大寿那天,我们戏班一定会将最精彩的演出献给他老人家的!”

  管家还是有点怀疑:“那……好吧,我回去跟王爷说一声……”

  管家走后,班主内心稍微有点平和了,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的,这也是父母留给自己和霓裳唯一的东西了,不能出一点差错,所以宁愿自己变得那么懦弱,宁愿被人瞧不起……

  班主思索了一会,而后立刻出了门……

  此时的子昼正在连生打杂的那家茶楼对面的小酒馆喝酒,而且不时的盯着对面正在忙碌的连生。不久,班主竟然来到了对面的茶楼,而且直接找到连生不知道和他说些什么,只见连生的表情有些为难,但是不久班主好像说了些什么,连生的表情豁然开朗了。班主能找连生有什么事呢……子昼不禁产生了疑问。

  而游云这边正在跟踪着李老爷,只是李老爷只是在家中为妹妹翠儿守灵,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这把趴在房梁上的游云无聊的直打瞌睡。这时,李老爷为妹妹上了一炷香而后冷冷的说:“翠儿,安心的去吧,杀害你的凶手,哥哥一定会让他不得好死的……”听到这些话,游云不禁浑身寒毛直立。

  之后子昼来到了连生的家门口,在那里游移了一阵,这时连生的邻居大娘正好开门倒水,子昼马上上前问:“大娘,您知道您旁边这家的小伙子什么时候搬过来的么?”

  大娘比较热心,笑着说:“你说连生啊,大概三四年前过来的,长得好看,人也好啊。”

  “哦,您和他很熟啊。”

  “邻居那是当然的了,小伙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记性不大好,前一天说要帮我做什么,第二天就忘了,我还说要给他做媒呢,谁知道他说不着急,哎,多好的俊生啊。”

  “您能具体记起来他是什么时候来的么?”

  大娘想了想很确定的说:“是四年前的秋天吧。你是他的朋友?”

  子昼笑笑说:“是啊……”看来别人对连生的评价很好,但是子昼的心中总觉得有些不对劲,难道是因为午夜的偏爱,使子昼感觉到的不舒服么。但是似乎没那么简单。

  等到子昼回到戏院的时候,竟然发现一身花旦扮相的羽衣正站在残破的舞台上练习着各种手势姿势。台下戏班的所有人还有午夜飘渺都在观看。子昼当时就愣住了,难道羽衣被放出来了?真凶被找到了?正在子昼诧异之时,看见他回来的午夜笑着走了过去拉住了子昼的手,让他上前去看。“羽衣怎么……”班主兴奋地对子昼说:“没看出来吧?他是连生。”

  同样的扮相,同样的眼神,同样的身段……简直就是同一个人!班主沾沾自喜的得意着自己找到了天衣无缝的代替品,开始为连生鼓掌,并且说:“真是太美了,外表举止上一定没有问题,声音嘛,你们是双生兄弟也应该没有问题,至于唱功方面,只要你肯用心练习我想也一定没有问题的!”班主的眼中充满了希望。

  连生在台上欣然一笑,别人的眼中这样的笑容是倾国倾城,而子昼却感到了一丝阴冷滑过了他周身的寒毛。血色的夕阳,鲜血欲滴的彼方,两生之花在微微颤动,宛如披着红色盖头的新娘。地上的尘埃静静地躺着,余辉恨它,却要将它抱紧,并安然的入睡。没有什么事绝对的不可能发生,更没有什么事可以拒绝发生……

  这一夜格外的闷热,午夜一直辗转难眠,胸口就像压着一块大石头一样。盘旋在蚊帐外的蚊子的叫声让人心烦意乱。午夜做起了身,后背的湿疹瘙痒难忍,已经被午夜挠出一道道红色印子。

  午夜抓抓头皮,爬出了蚊帐,来到窗前,想要将窗户开大些,谁知道无意中竟然看见院子里有一个黑影!毫无防备的午夜被吓了一跳,再仔细一看,那个黑影竟然是连生!连生正在院子里一脸木然的直直的盯着午夜的房间。午夜马上躲在了窗户后面。平时处变不惊的午夜,此时竟然也心跳加速,这种感觉很熟悉,连生站在那里干什么……午夜顿时一身冷汗……

  这时,午夜听见院子里传来很轻的脚步声,并且越来越近,午夜的寒毛也随之一根一根的直立了起来。那声音终于到了门边就停止了,午夜屏住了呼吸,想听请外面的动静,但是外面竟然变得连人呼吸的声音都没有……午夜开始慢慢的向门口靠近,想要从门缝中看外面的情况,但是那个门缝外面的世界是漆黑的一片,就像是有一种想要把人吸进去的魔力。而后午夜又将耳朵贴到了门上……

  突然,紧贴午夜的耳边响起了“铛铛”的敲门声。吓了一跳的午夜心脏剧烈的跳动。本能式的向后退了一步。

  敲门声仍在继续,午夜稍微平静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问:“谁啊……”谁知这一问敲门声竟然停止了,此时午夜的眼光变得锐利,如果这只是一个玩笑的话,恐怕已经触怒了午夜最低限的那根神经,午夜露出尖爪悄无声息的上前握紧门把手,突然一拽,将门打开了。谁知道门口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午夜一整夜都没有睡,直到次日清晨,午夜直接去了死囚大牢。经过一夜的封闭,大牢里面臭气熏天,腐烂的味道,潮湿的味道,霉菌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发酵。让人一进去便会被一下子呛到。她来到羽衣的监牢门口,看着还在乱草中昏睡的羽衣,现在的羽衣已经无法让人联想到他过去的华美风光了,只是一个将要处以死刑的阶下囚。羽衣的脸色明显的不是很好,杂乱的头发遮住了他大半张脸,而且整个身体倚靠在了黑暗之中。实在是看不清他的面目。

  午夜叫了他一声,但是羽衣并没有反应,“羽衣……”午夜又叫了一声,但是他仍然没有回答,是不是出事了?羽衣的脸色的确是很难看。午夜刚想叫牢头,只听羽衣说话了:“是午夜师父啊……有什么事么……”坐在阴影之中的羽衣一动不动的坐在那里,显得格外的憔悴与绝望,在监牢里受过的苦可想而知。

  午夜看着现在的羽衣也有些于心不忍:“你还好吧……”

  “现在有什么好与不好的,都一样……还有两天,我就可以摆脱一切困扰了……不是很好么?”

  午夜轻声叹了口气,不知道该怎样安慰,这的却不是午夜所擅长的事情,她擅长的只是挖出秘密,之后午夜问羽衣:“如果你有那种怪病的话,你的弟弟会不会也有呢?”

  “这个……我怎么会知道呢,我自己的问题也是最近几年才清楚的。”

  “最近的几天我感觉你弟弟有点奇怪,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

  “奇怪?他发生什么事情了?”

  “这个很难说啊,只是一种感觉,一种奇异的熟悉的感觉……”

  “您放心,他是善良的人,如果我走了,请帮我照顾他……”

  午夜游移的点了点头,这时旁边的牢房突然传来很不耐烦的吼声:“干什么呢,有病啊!”而后是一串慌乱的脚步声……



温馨提示:
魔仙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魔仙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魔仙全文阅读和魔仙txt全集下载。魔仙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魔仙 第五夜 分裂09 回到戏院,午夜将在死囚牢里听羽衣所说的离奇症状给飘渺描述了一下。飘渺在午夜的面前极力掩饰住内心的委屈,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的听着午夜的描述。但是飘渺对于羽衣怪异症状也无法做出确切的解释,只是说:“命案 2010-07-05 12:02:0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