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现代修真 > 魔仙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六夜 七七01

作者:阎美玲    更新时间:2010-07-09 13:02:02    状态:已完结
  第六夜

  七七

  火照之路,血光通天,

  狠毒的誓言,两不相见……

  脚下的花朵妖红似血,

  欲望烧灼心田,

  生与死都是举步维艰。

  对轮回的渴望;

  对人世的眷恋。

  镜中还留有我离开时破碎的身影,

  满是垂死时的疲倦,

  脖子上的锁链;造孽的缘。

  快跑啊,我心爱的木马,

  带我离开这被束缚的每一天。

  轮回之前,

  请容我再一次记住我今生最恨的那张脸。

  快跑啊,我心爱的木马,

  带我离开这被束缚的每一天。

  轮回之前,

  请容我再一次记住我今生最恨的那张脸……

  ——章前诗

  开始写这一夜的时候,正好是阳历的七月七日,遂有感而发,名为“七七”。我也是个阴气很重的女子,爱所有至阴之物,爱所有的至阴之事,爱所有的至阴之时。

  ——作者述(2010-7-7)

  午夜一行跋山涉水向着北方行进,前方再无大路。这一次,他们路过了一个人烟稀少而又偏僻的村子,村子里大概只有几十户人家。

  天气阴沉,草木幽深,迷雾缭绕,空气中似乎蕴含着某种深沉的,让人凝神静气的力量,青苔长满石头台阶和房屋的缝隙,虽然湿气很重,但是因为林木众多,还是比较凉爽的。林子里偶尔传来狐狸的叫声,更是给这里增添了一份神秘诡异的气氛。

  加上在山下的时候看见两名妇女在洗衣服,午夜他们进村子以后就只是零星的看见几个人在田里干农活。真是人烟稀少啊。正在他们欣赏这份宁静的时候,远处传来铃铛的响声,一个送葬的队伍正朝这边走来,越走越近,前面由一个摇着铃铛的法师带领。没有鼓乐声,没有哭天抢地的哀嚎,每个人只是红着眼睛抽泣着。

  穿着白麻衣的人胳膊上都没有戴孝,又是这么小的,由两个人就能抬起的棺材,死的人应该是个小孩。送葬队伍的后面跟着一队村民,是前来奔丧的。白帆飘荡,纸钱纷飞,他们从午夜一行身边走过的时候,就像是一个个白影从眼前飘过一样。

  当送葬的队伍远去,刚刚在田里干活的老汉也慢慢的走到地边,看着远去的送葬队伍,拄着锄头叹了口气。

  游云上前问他:“请问老人家为什么叹气啊?”

  老汉说:“真是可惜啊,这么好的孩子,说被杀就被杀了……”

  听到“被杀”二字,午夜一下子来了精神,马上过来问:“请问老伯,那孩子是怎么被杀的啊,凶手是谁抓到了么?”

  只见老汉的表情变得很是神秘,小声的对他们说:“这个小孩死得很是离奇啊……”

  一听见这样的字眼,午夜就更是好奇的不得了,十分专注的听着。

  老汉诡异的环视了一下空空荡荡的四周,这使飘渺不由得觉得浑身冰冷,然后老汉上前,离他们更进一步接着说:“村子里的人对这件事都避而不谈,因为孩子的死状太过离奇,每当一提起这件事,就会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孩子是个七岁的小男孩,是七月初七生人,故取名叫七七。模样长得俊俏,乖巧懂事,很招人稀罕。话说七七死时竟然穿着红裙子,是双手被绑,吊在房梁上吊死的,七七的每只手脚都被绳子各缠十二圈,脚上还吊着一个秤砣,地上洒着水,七七的额头之上还被扎了一个针眼。孩子的父母查了一下日子,就在七七死的那一天,正好是他的七岁生日零七天……”说着老汉诡谲的看了午夜一眼,午夜身上的毛孔已经都竖了起来。子昼也皱起了眉头。

  老汉又说:“大家都在猜测,这样狠毒的做法,就是既让朱家断后,又让死者永不超生,死后魂魄尽散。”说完,只见那老汉就开始自顾自的嘴里嘀咕咒骂起来,还有些轻微的摇头。像是中了邪一样。

  听了村民的描述,午夜他们觉得简直是毛骨悚然。飘渺胆怯的说:“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吧……”

  游云马上表现自己:“没事的渺儿,有我呢。再说这个时候了,要是想走到下个村子的话,恐怕今晚之前是赶不到的。”

  子昼摸了摸下巴:“这种死法很不寻常。很可能凶手有着不一般的目的。”

  午夜喝了口酒,而后闭上眼睛回味着那吸入肺中的空气的感觉说:“诡异的空气,诡异的村子,诡异的事件……我想我已经离不开这里了……恐怕这一切死状都是有说法的,我知道的不是很多,但是也略懂一二:

  红裙子可能代表将灵魂打散,永不超生。

  那种绳结也很专业:十二圈,使人不会死得太快,在逼灵魂出鞘。

  周围有水:水是至阴之物,要将孩子的至阴之魂提出来。

  秤砣:应该是坠魂砣,作用可能是分魂过程中男孩的魂魄不会丢失。

  额前打孔是为引灵魂出窍。

  木梁:木代表生命,有引魂的效果,才能把人的灵魂取尽。

  七岁零七天:最阴的时间,给其穿上红色衣裙,按照道术修炼之说,就是要将其最阴之魂魄提炼出来

  而且将这些加在一起,秤砣代表金,房梁为木,地上有水,红裙为火,地为土……正好符合了金木水火土五行的迹象啊……”

  子昼也说:“这好像是茅山的某种法术……但是……”

  “不管怎样,先跟过去再说。”说着午夜带头向着送葬队伍所去的方向走去了。飘渺再不愿意也只好跟去了。

  午夜一行来到坟前,在不远处默不作声的观察着情况,当棺材下葬后,跟着来奔丧的人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只剩下死去孩子的父母还在坟前伤心的哭着。过了许久才恋恋不舍的准备回家了,而午夜他们也悄悄地跟在了后面,因为过度伤心,夫妻二人没有注意到身后那这群“奇怪的人”。

  午夜他们一直跟到了家门口。本来家里办丧事的时候,村里的人按照习俗是应该到死者的家里帮忙的,但是死者的家里几乎没有几个人,只有几个邻居,而且其他人的份子钱是拖他们带来的,虽然这样,但是死者家里人也没有说什么,他们知道,村里人都是因为害怕……

  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农家院子,简陋的石头垒成的屋子,篱笆院内种着一些平时吃的菜,门口拴着一只几个月大的小狗,看见他们来了就“旺旺”的叫。

  这才引起了这对夫妻的注意,午夜他们正在门口站着向里面看,死者七七的父亲走了过去问他们:“请问……有什么事么,家里办丧事,不方便……”

  午夜说:“我是午夜和尚。”

  一听到午夜的名讳,七七父亲的眼中突然又闪烁出了光芒:“您是活佛午夜!?我……我知道您!”而后他马上跑到她妻子的面前兴奋的说:“是午夜活佛来了,我们能为七七找到杀他的凶手了!”七七的母亲听后也是十分的高兴,夫妻二人马上将午夜他们接到了院子里来。

  七七的父亲说:“我姓朱,名宇,这是我的妻子朱刘氏,我们的孩子七七在三天前被人杀害了!我千里迢迢的去县城报官,当我说明事情后,谁也不肯管……您可一定要帮我们把杀害我们儿子揪出来啊……”说着说着朱宇和妻子的泪水又流出来了。

  他们的老邻居也凑了过来,她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很好奇的问他们:“你们真的能找到杀人犯吗?”

  游云拍了一下午夜的肩膀说:“有这个怪物在,一定没问题啦。”

  午夜将他推开很真正经的说:“我们会尽力的。”

  老太太还有点不相信:“午夜活佛怎么会到我们这穷乡僻壤来啊……”

  飘渺笑着说:“我们是要去北方,顺道路过这里的,正好遇见了这件事,就决定要帮忙了。”

  老太婆将信将疑的点了点头。

  这时午夜提道:“能带我们先去看一下案发现场么?”

  “哦,当然可以,请随我来……”于是七七的父母带他们走到了到后院的一个废旧破屋子面前,只见屋子的外面杂草丛生,屋顶的瓦也破了几片,很是简陋,朱宇介绍说:“这边屋子是没人住的,后来就用它放一些农具了和杂货了。

  朱宇没有带他们走这间屋子的正门,而是绕到了后面,只见屋子的后面生长着很高大茂密的树,和高高的草,转过来才知道,原来这还有一个后门,而后朱宇又说:“这个后门是很隐蔽的,平时也不打开。只是发现儿子出事那天,前门怎么也没打开,转过来发现这个后门竟然是开着的,等我们一进去就发现……那简直就是个噩梦……”朱宇没有再说下去,当他打开门的时候,首先引起午夜他们注意的是后门的里面,竟赫然用木炭写了一个“杀”字,字的上面还重重的打了一个叉。

  飘渺不禁差异:“这是……”

  朱宇说:“这是七七他自己写上去的,写了很长时间了……孩子平时很本分的,就是喜欢独来独往,有点孤僻……”

  一进屋子,就感觉里面阴森森的,寒气逼人,农具静静地躺在那里,蛛网随处可见,从窗户缝里挤进来的几束光孤零零的躺在地上。一切都是那样的没有生气。

  朱宇指了指房子侧面处的一根房梁说:“就在那里,我的七七当时就吊死在那里……”

  只见房梁顶上还留有一段被割断的绳子在上面吊着,与之正对的地面上还有一个凹陷下去的坑,朱刘氏也已经流出了泪水。朱宇悲伤地走了过去说:“就是这,我的七七当时就吊在这上面,身上竟然穿着红裙子,双手被绑在房梁上吊死的,脚上还吊着一个秤砣,这下面的坑就是他用脚上的秤砣蹬出来的,地上洒着水,我们看他的额头上还被扎了一个针眼……”说着朱宇的眼圈又红了。

  午夜问道:“可丢了什么东西么?”

  “没有,而且这里当时甚至都没有任何打斗过的痕迹。”

  “没有丢东西就不是谋财害命,那就可能是仇杀,而且很可能是你们熟悉的人干的,或者是凶手在别处捉到七七,再带到这里的,你说过这个后门很隐蔽,恐怕这个人不是你们熟悉的人,也一定盯了你们家很久了……你们平时曾与谁结过怨么?”

  “没有啊,我们都是本分人,再说村子里就这么几家人,还是要互相照料的……”说到这朱宇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马上说:“会不会是他……”



温馨提示:
魔仙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魔仙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魔仙全文阅读和魔仙txt全集下载。魔仙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魔仙 第六夜 七七01 第六夜 七七 火照之路,血光通天, 狠毒的誓言,两不相见…… 脚下的花朵妖红似血, 欲望烧灼心田, 生与死都是举步维艰。 对轮回的渴望; 对人世的眷 2010-07-09 13:02:0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