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现代修真 > 魔仙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六夜 七七02

作者:阎美玲    更新时间:2010-07-10 13:02:02    状态:已完结
  “谁?”午夜马上问道。

  朱宇回答:“我老婆之前有过一个男人,还有过一个孩子,改嫁后孩子归她原来的丈夫,以后就再也没见过面。但是三年前我老婆原来的丈夫突然过来向我们要孩子,可是我们俩根本就没见过他的孩子啊,更不知道那孩子在哪,于是就把他赶走了,走时他还放下狠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他会让我们尝尽痛苦……如今想起来,真是有些后怕啊,会不会真的是他干的!?”

  子昼问:“那这个人现在在哪?”

  “他在杏树村,离这大概有半日的路程。”

  “哦,我们应该去拜会一下啊……”午夜摸摸下巴看了看子昼他们。

  子昼也问:“那之前可曾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或者异常的征兆没有?”

  朱宇马上说:“七七他……最近有些奇怪,晚上经常一个人坐在窗前不睡觉,也不做声……但是应该没什么……哦,有个怪事!七七去世之前,我老婆做了一个梦……”说着就把老婆拉了过来:“老婆,你说说那个梦。”

  于是朱刘氏回忆着说:“七七出事的前几天,我们夫妻二人在县城卖些东西,想换点钱,那天夜里我突然梦见有一个人从我家后门进去了那间房,当时我只看到后背,没看到脸,高高大大的,背个包,带个帽子。我想看清,但是……总是看不见脸……醒来后我就觉得很不安,于是就把这件事告诉了丈夫,想早点回一趟老家看看,可是当时也只是一个梦,就没当回事,谁知道……”

  这时候旁边的老邻居突然说:“我前几天真的见到过一个陌生人,和你说的梦里的人很像啊……”

  “你看见脸了么,是谁!?”朱宇和妻子听到这话,非常激动。

  老邻居摇摇头说:“没有啊……他背着个包,戴着帽子,没看见脸,当时就以为是个过路的,也没注意……”

  午夜说:“你们夫妻俩去县城,把孩子一个人留在家里?”

  朱宇与妻子低下了头,朱宇说:“我们经常出去做些小买卖的,有时候把他带着,有时候做些吃的,就把他留在家里,他自己也会做点吃的,我们最多过两三天就回来了……这是我们的错……”说着夫妻俩又哭了起来,午夜他们互相看看,叹了口气。

  而后午夜说:“你家七七死得很蹊跷,恐怕这些事还是要找一下高人来指点一下的,凶手的这种杀人方法一定是有什么说法的,只是我也只是粗略的懂一些,你知道这附近有阴阳先生或者是懂得茅山之术的人么?”

  朱宇想了想说:“邻村好像有一个阴阳先生,听说还很灵……”

  “那好,我们明天出发。只是今晚……”

  朱宇说:“我们家能住两个人……”

  这时老邻居也说:“我儿子媳妇去镇上了,我家也能住两个人。”

  “那好,打扰了!”

  次日一大清早,午夜他们就开始启程,因为路途与时间的原因,子昼与游云两个男人要去最远的杏树村找朱刘氏的前夫。午夜飘渺到邻村找阴阳先生。

  没过一个时辰,午夜飘渺就来到了邻村,但是要找到阴阳先生的住所却花了一番周折,因为此人住的很偏僻,打听了村子的好几个人,才终于找到了他的住所。

  这个阴阳先生住在半山腰,周围大树环绕,如果不是村人的指引,还真的是很难发现这里。午夜他们上前去敲门,过了一会,屋里传来了向门这边走过来的脚步声,而后门“吱呀”一声开了,出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个黑瘦干瘪穿着一身道士服的老翁。飘渺很客套的问:“请问老伯您是这的阴阳先生么?”老翁抬眼看了看她们问:“我是,有什么事么,外乡人?”

  午夜只说了两个字,便让这个阴阳先生吃了一惊。午夜说的是:“七七。”阴阳先生随之就想马上关门,但是被午夜用手扳住了门:“别怕呀,只是有些问题要问,问完了我们就会走,不会再麻烦您什么的。我保证不会给您带来麻烦。”听到这话,阴阳先生有些动容了。于是慢慢松开了想要关门的手。

  午夜飘渺进去以后,阴阳先生就立刻将门窗都关上了,而且用了符咒贴在了每个门窗上面才放心的坐下来开始跟她们说话:“你们想问什么就请问吧……”

  午夜飘渺看着这个老头的这些举动有些费解,有什么东西让他如此害怕,于是午夜说:“想必您也听说邻村一个叫七七的孩子离奇死亡的事了吧,我们是为了调查清楚真相,找出真凶才到此找您的。七七的死法因该是有玄机的,但是我们对玄学所知甚少,希望先生您指教一下。”

  只见阴阳先生坐在那里叹了口气说:“那个孩子的事的确是有玄机的,恐怕他们一家都在劫难逃。这是标准的养鬼术前半段:十五岁以下的童男童女,用红衣锁魂,秤砣坠魂。离地一尺,魂魄不能随土而逃。引魂针开泥丸宫引魂出窍。用死者的骨殖或者生前常用之物作为养鬼之器,在至阴之地养四十九天,那就是一只厉鬼。

  凶手很可能是为炼鬼而专门找上他的。我劝你们最好不要汤这趟浑水,若被厉鬼找上,那是要不得好死的……”

  午夜的表情变得难得的严肃:“您是说,凶手应该是个精通茅山养鬼之术的术士之类的人了……据我所知,养鬼分很多种,那您知道凶手想养的是什么鬼,又有什么用途么?”

  “茅山养鬼有分很多种类,如五鬼,情鬼,财鬼,八翁,灵童,守园鬼等等。在这里我觉得此人应该是想养灵童。

  像七七这样八岁左右的儿童亡灵,还有特定的讲究,即是要夭折(暴毙),即非自然死亡的那种。因为这些亡灵元阳未泄,有相当强的恋世之心。鬼关又暂无姓名,鬼卒亦暂不拉他们去阴间报到。又通过这样的方法取魂,恐怕七七要是被炼成灵童的话,一定是极为强大的,如果养它的主人不够厉害的话,是驾驭不住它的,恐怕终有一天反被其噬。”

  “明明知道这样养鬼是很危险的还要冒天下之大不韪,看来这个人的心中不是有很大的仇恨,就是有很强的欲望,您知道一般都是什么样的人养鬼么?”

  “养小鬼的多是偏门中五鬼行业的人,就是吃,喝,嫖,赌,诈,跟这五行有关的,多是养鬼搏命,比如职业赌徒,诈骗犯,商人,算命的,复仇的……很多。只是七七的事也让我很费解啊……收鬼灵一般都是这样的方法,极少会有亲手杀人取魂的……

  第一种方法需要阴年阴月阴时,到淹死过小孩的水边用黄杨木放到水里聚魂。时刻到了用符锁住童魂再把木头刻成人行,起坛做法108天。

  第二种是到凶杀现场或灾难现场,如果有3岁内孩童丧生,可用馒头糌血或冥纸聚魂,带回依附在桃木上,放在小棺材中做法,49天成凶煞。

  还有一种是开棺从难产死的孕妇肚子里取童尸修炼,太过伤天元,用者很少。

  再就是找好木头刻成小棺材,挖开刚死孩童的墓地,用蜡烛烧烤童尸的下巴,用小棺材接尸油,用尸油直接炼制小鬼。”

  午夜坐在那里笑笑:“说的我也想养养一只了……”飘渺在旁边拽了一下午夜的衣袖,午夜转过头对她说:“我知道你也想养的对吧?”飘渺看了看午夜不做声。

  这时的子昼游云他们已经到了杏树村,而且顺利的找到了朱刘氏前夫的家。一走近他家便看见一个男人正在院子里做木匠活,而旁边还有一个八九岁的男孩子在一边玩木马和各种木制的玩具。这种场面让人感觉很温馨。

  子昼游云上前去打招呼:“请问您是朱刘氏的前夫张良么?”听到朱刘氏这个词,对方有些诧异:“是啊,我是,有什么事么?”

  游云说:“你知道朱刘氏的儿子七七被杀的事吧?”

  张良继续做他的木工活,头也不抬的说:“知道,怎么了。”

  子昼说:“根据朱宇夫妇所说,你在三年前曾经突然去他们家向他们夫妻二人要孩子,可是他们俩根本就没见过你的孩子,更不知道你的孩子在哪,于是就把你赶走了,走时你还放下狠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会让我们尝尽痛苦……如今他们两人的孩子被杀了,是否跟你有关?”

  这时张良停下了手中的活很认真的看着他们说:“没错,那年我的贵儿是在我砍柴回来的时候失踪了,我当时就以为是我的前妻过来偷偷抱走孩子的。于是我就去找她,谁知她根本都不让我进门去看,还将我赶走。

  当时我是很恨她们,恨他们夺走我的贵儿,但是我回来不久就在家附近的林子里找回了我的贵儿,从此我就再也没去找过他们了。你看我的贵儿现在不是好好的在这儿么,我去杀人家的儿子做什么?”

  子昼又问:“那你在四天前都在什么地方,做了什么?”

  “这几天我都在忙着给我们村子的老于家打家具,他儿子下月成亲。我还哪有时间去别的地方,况且我们家贵儿是离不开大人的。”

  “哦,是啊。”

  这时,在一边玩的贵儿跑到张良的另一边,拿起了放在另一个箱子里的木头雕成的小狗想要玩,谁知道被张良夺了下来:“你拿这个干什么,那边的箱子里面都是和这个一样的,不都是你的么?”贵儿被吓得哭了起来,张良又拍着贵儿的后背安慰着他说:“这是爹爹要拿去卖钱的,听话,爹爹再给你做啊……”

  子昼游云相视了一下,而后子昼说:“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告辞。”

  午夜这边也要离开了,在离开之前,阴阳先生对她们说:“这种事,我也没法帮助你们什么,只是要提醒你们,问题可能出在那间老屋身上,你们把这张符贴在正对死者被吊死的地方最近的那面墙上,七七四十九天后,孩子的魂魄会回煞,告诉他们夫妻两个,那一天他们两个大人一定要出去躲开他的回煞,直到次日清晨……”

  午夜接过符说:“谢谢您了先生,我理解您的苦衷。”

  “能有胆量接的了这件事情的人恐怕也非等闲,还不知你们如何称呼?”

  “我是飘渺,她是午夜。”午夜面带笑容的看着阴阳先生,但见先生的表情露出一丝惊异:“你是午夜?怪不得,如果以后有什么是需要帮忙的,请尽管说。”

  “那就多谢了先生,我们先告辞了。”

  刚出门口,就看见一个手端木盆似乎是刚从河边洗完衣服回来的女子,女子看起来有些奇怪,面无表情,并没有妙龄女子那份该有的天真与烂漫,只见那位女子一看见午夜就停下了脚步,一直呆呆的看着她,然后毫无生气的叫了一声:“爹爹……”



温馨提示:
魔仙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魔仙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魔仙全文阅读和魔仙txt全集下载。魔仙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魔仙 第六夜 七七02 “谁?”午夜马上问道。 朱宇回答:“我老婆之前有过一个男人,还有过一个孩子,改嫁后孩子归她原来的丈夫,以后就再也没见过面。但是三年前我老婆原来的丈夫突然过来向我们要孩子,可是我们俩根本就没见 2010-07-10 13:02:0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