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现代修真 > 魔仙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七夜 山海破浪08

作者:阎美玲    更新时间:2010-07-21 13:02:02    状态:已完结
  须臾,段正铭微笑着说:“这些画像都是我这几天所画,不知是怎么一回事,这几天我得心中所想的都是你,我从未有过这种心痛的感觉,只是自私地想着自己。直到遇见你……不禁为你冰冷的眼神疯狂不已。这几天我一直忐忑不安,没有你心就会很痛,请你告诉我,这是不是叫爱……”段正铭深情地看着午夜,午夜知道,他没有在说谎,但是她根本不知道该怎样面对眼前的段正铭……

  这时,子昼突然闯了进来,二话没说,抓着午夜的胳膊就把正在游移的她带走了。

  由于段正铭身体还很虚弱,只好眼睁睁的看着午夜被人带走。午夜被子昼带出段正铭的房门很远后,她甩开了子昼的手,注视着子昼的眼睛说:“你到底要干什么!?”子昼只是瞪着她不说话。午夜最后问了他一句:“你不明白么?如果你没有什么话好说的话。就请不要管我。”说着,午夜转身离开了。

  这天的夕阳格外的美丽,美得如同悲伤,彩霞满天,与海相应,映出生世的遥望不及。孟姜女坟默默独守,海浪向沙滩倾诉想要靠近却每次都退去的白色浪花渐渐激起往事回忆。

  相距很远的两个人都默默走在沙滩上,任海风吹乱了头发,撩乱了思绪,所有的坚持,都会被繁华的美景所动摇。

  这两个人,在前面的是扮回女子的午夜,另一个是子昼。子昼知道前面的人影是午夜,却不敢追上前去。游云飘渺也牵着马在附近,看到了此情景,两人相视一笑,游云拍了一下马,让马儿朝着子昼的方向跑去,而后两人就离开了。

  马儿跑到子昼面前就停住了。他微笑着抚摸着马鬃,海面的反光迷离了人的双眼,往事呼啸,退缩的路被整颗心阻塞,只有自己才知道到底值不值得飞蛾扑火,罂粟已花开成海,候鸟已无法离开……他骑上了马,快骑了几步追上了午夜,并向她伸出了手,午夜也微笑着握住子昼的手上了马。

  她坐在了子昼的身前,子昼轻声在她耳边说:“我真的很怕失去你,不止是兄弟情……只是想抚摸你的脸,告诉你我们心跳的频率是如此相同。”

  “不管什么天条了么……”

  “我们可以先完成任务,在向天帝请命,管他是什么处罚,只要和你在一起!”

  “其实我也不在乎会是什么结局,也不在乎什么彼岸花的预兆。只要和你爱过,哪怕那是十八层地狱,哪怕那是万情苦海,哪怕会粉身碎骨,我也会跳下去……”

  两人都由衷的幸福的笑了,马儿纵情的驰骋着,融化在了夕阳之中……

  回到客店,午夜扮回男装和子昼他们坐在一起,边喝着酒边思索着。这时,琉璃过来上茶,午夜无意中瞄了一眼她的手镯,而后她突然抓住了琉璃的手,看了又看:“多美的手啊,这样的手竟埋没在这山间野店里……”琉璃马上收回了手,脸通红的跑开了。李凌寒撇了撇嘴:“哼,花和尚。”

  而徒单尚武好像心事重重地离开了,午夜坏笑着给游云使了一个眼色,游云便跟着去了。

  到了后院,徒单尚武手抓着一只鸽子,往鸽子腿上装了封信,刚把鸽子放出去,还没等它扑嗤几下,就被游云一下子给抓了下来,然后兴奋得自语道:“哈哈,今晚烤全鸟儿!”徒单尚武马上上前夺下鸽子说:“看清楚,这是我养的鸽子!”游云恍然大悟:“哦,失礼失礼。”说完以最快的速度“消失”了,徒单将军查看了信是否完好后才放心的重新把鸽子放了出去。

  饭桌上,午夜小声对子昼和飘渺说:“我们只剩下最后一队竞争者了,而且是最强的……”

  飘渺以怀疑的态度问:“你说的是徒单将军还是张楚箫?”

  午夜冲她笑了笑,没有做肯定答复,而是接着说:“而且我们除了这个竞争者外,还有一个强劲的对手。”

  子昼问:“此话怎讲。”

  午夜还是没有回答,又是接着说下去,有些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眼中似乎闪烁着光芒:“今晚,就在今晚……”

  而后她小声交待了子昼飘渺下一步的计划。

  致命之夜即将降临,饥渴的獠牙正在期待。无论它会变成何种的世界,是否忠实于梦想,恶魔都会倾覆它所有的情感,哪怕是砸碎日月来装饰这场盛宴,一切真相即将摆上餐桌,映入您的眼帘。

  飘渺偷偷递给子昼一根很细小的银针,拿出来时,飘渺曾用一块药布擦了一下,子昼接过针后,趁孔方不在,手指一弹,便神不知鬼不觉地射中了琉璃。琉璃刚开始只感觉像胳膊上被什么虫子叮咬了一下,也没在意。可是没走几步就昏倒了。

  这时,装成没事人一样的午夜他们也跟其他人一样回头惊讶的望着。飘渺赶忙跑了过去:“我是大夫。”飘渺把了一下她的脉,孔方也闻声过来了,看到孙女昏迷了很是着急,马上扶起琉璃的上身:“渺儿姑娘,我孙女怎么回事啊!?”

  飘渺把完脉后,松了口气说:“无大碍,只是太劳累了,先扶她回屋休息一会儿。”

  飘渺帮忙把琉璃送回屋后,又把琉璃的被子盖好。当她把琉璃的手放到被子里的同时,以让人不易察觉的手法将琉璃手腕上的镯子拿了下来,并套在了自己的手上,她从被子中抽回手的同时,自己的袖子遮住了手腕上的那只镯子。并说:“让她自己休息一会吧,我写几位补气养血的药,熬好后,待她醒来后服下。再这样调养几天就没事了。”孔方松了口气,向飘渺道谢后,他慈祥的望着病床上的琉璃,心疼得很。

  得到了手镯的飘渺马上去了午夜的房中,子昼游云也都在这等着,他们说话声很轻,飘渺问:“是等夜深人静时去么?”午夜说:“不,现在。就算我们的竞争者不会很快发现我们,我们的对手也一定会,走。”

  他们小心翼翼的赶到了陵墓下他们发现的那个八面墙的墓室。

  午夜一跳上了那个位于密室中心的圆盘之上,站在圆盘中心的石柱前,所有人都秉住了呼吸,午夜小心翼翼的将琉璃的手镯套在了那个住头上,大小竟然完全吻合,然后她慢慢转动着手镯,当转动到一定位置时,突然,先从午夜脚下的石盘开始,星相图的凿痕处开始发出金色的荧光,而后慢慢向密室四周蔓延,原来每个花纹都是由一根主线或次线流畅地连在一起的,像加速攀援的植物生长一样,先长出茎叶,再开出花……

  此景美得像梦一样,看完后也真的会让人在梦里的花也开放,金光慢慢流满每个槽孔,同时那根石盘中间的柱子也从柱根开始向上伸展着荧光,这光太繁华也太沧桑,像包含了几个世纪的苦乐尊卑,不禁让人心生一种莫名的感慨。

  金光终于延伸到了柱头,只见柱头发出了耀眼的金光,随着它逐渐减弱后,才发现原来柱头的光透过手镯镂空的地方射出的光正好投射在了那四面成十字相对的,有着又深又粗的杂乱凿痕的墙上,正好与那些杂乱凿痕配合着形成四个古老的象形文字,

  游云问道:“这些的是什么?”午夜看了看四周的文字,也不认识:“神仙,你该认识的。”子昼读了出来:“有缘者得。”

  突然,密室四周开始震荡,像是地震一般。雕凿着苍龙的那面墙壁竟然向上抬起了,当苍龙墙完全抬起时,震动也随之消失。

  他们赶紧跑到苍龙壁打开的门口,只见呈现在他们眼前的是一条幽深的,根本看不见尽头的通道,那数不清的台阶一直延伸向下直到黑暗……他们相视过后,一同走进了那个通道,他们走了很长时间,这个通道只是一味的向下延伸,仿佛是通向地狱或者根本没有尽头。

  终于,他们走到了一个漆黑的空间,像是掉进了无底的黑洞。

  少顷,只见从入口开始,两旁的火把依次自动点燃,一直通向正前方的尽头,而后从尽头的那一点向两旁延展,螺旋式的一直盘旋上升到广阔的圆形穹顶,而后相交在一起。很快此处灯火辉煌,他们像从一个梦境走到了另一个梦境一样。

  这里不是地下皇陵,而是皇宫大殿一样的巨大宝库,气派非凡。主道的两旁立着两排黄金打造的灵兽,个个神形兼备,栩栩如生,忠实的守卫在这里。有其状如狐,背上有角的“乘黄”;有其状如鸡,而三首,六目,六足,三翼的“尚鸟付鸟”;有兽其状如犬,六足的“从从”等等,每只灵兽都身大异常,而且他们都是山海经中记载的古老的灵兽,个个凶猛无比。

  大殿的两旁是两湾水池,水池边是用翡翠玉石打造并用黄金错金镀边而成。在火光的照射下,池中水面反射出金光,下面沉积的都是数不胜数的金银珠宝,当他们往前走,想要靠近前方看清前方尽头主位上放的东西时。

  突然后面有人叫住了他们:“站住!”



温馨提示:
魔仙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魔仙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魔仙全文阅读和魔仙txt全集下载。魔仙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魔仙 第七夜 山海破浪08 须臾,段正铭微笑着说:“这些画像都是我这几天所画,不知是怎么一回事,这几天我得心中所想的都是你,我从未有过这种心痛的感觉,只是自私地想着自己。直到遇见你……不禁为你冰冷的眼神疯狂不已。这几天我一直 2010-07-21 13:02:0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