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64章:从地狱拉回天堂

作者:漫过江河    更新时间:2010-06-11 12:01:24    状态:已完结
天成一阵无语,此刻,岳军一个大男人,竟然激动的热泪盈眶,嘴巴哆嗦着不知对他说什么。

不过这个男人很坚强没有发出声音来,也许是太过激动。

  刘嘉豪从始至终都没有再争辩一句,整个人沮丧着脸,一副如丧考妣的模样,他知道自己完了,他在云龙会辉煌将不复存在。

  此时,天成的一句话却将他从地狱拉回天堂,“刘嘉豪,黄金级头目降一级成为白银级,在南京市区不再有地盘,但南京地区底下的县城将有你的一片天地,还有别的大城市只要你有本事,能不能有出息就看你自己的了。



  “谢谢天哥!国豪懂的怎么做了!”刘嘉豪对于天哥能再次给他机会不由欣喜若狂,头点的像鸡啄米似的。

天哥的话他当然明白,南京地区底下县城还有许多地方未被云龙会完全占领,只要他刘嘉豪有能力,照样可以在下面当大佬。

当然,那是要靠他亲手去取去夺的。

而且自己还可以向着别的省市进攻,这是一个很不错信号,哈哈!看样子天哥又给他指明了一条明路。

他的眼光顿时也亮了起来,天成看着也赞许的点了一下头。

还是一个可造之才。

  恩威并施,方是上位者驾驭手下的王道!

  “天哥,你准备怎样处置他?”岳军指了指不远处那个诚惶诚恐的徐进,只要天哥不想他活,岳军自己认为能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天成斜睨了徐进一眼,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徐进似若感觉到天成冷峻的目光扫在自己的身上,忙不迭地飞奔过来,恭恭敬敬地将早已填好的两千万本票递了上来,谄媚中隐有一丝慌张,如履薄冰道:“天哥,徐进有眼不识泰山,你千万别和我这种小人一般见识!”

  徐进虽然身家过十亿,可对黑帮的认识到了一定层面后,他知道在云龙会面前,自己屁也不是一个。

他是拥有一个庞大的赌球网络及其他上不得台面的生意,是有一些黑势力,但当初是有天鹰盟庇护。

可天鹰盟一朝覆灭,现在的南京云龙会只手遮天,一家独大,它只单姓一个唐。

他的势力与云龙会相比,更不值得一提。

唐天成就是一座大山他就是山上的小树。

你说能比吗!

  可天鹰盟一朝覆灭,现在的南京云龙会只手遮天,一家独大,它只单姓一个唐。

他的势力与云龙会相比,更不值得一提。

唐天成就是一座大山他就是山上的小树。

你说能比吗!

  此刻,天哥若是要他死,云龙会今晚不做了他,他日也能毁尸灭迹,让他如人间蒸发般,届时可能连骨渣都不剩一点。

因此,他只能老老实实战战兢兢地等待眼前这位看似文雅的云龙会新龙头发落,心中早已在告奶奶求爷爷,甚至于发了毒誓,只要天哥能饶他一条贱命,他将年年前往普陀山烧香拜佛,顺便供上天哥的长生牌位!

  天成冷冷地负手而立,仿若根本就没有想要接手的意思。

  徐进悚然一惊,天哥不接他的钱,不啻于是如遭雷殛,这不正说明天哥只要他这条命而看不上这些钱么?

  ‘扑嗵’徐进脸一塌,忽然跪倒在地,声音中带着哭腔道:“天哥,我徐进真TM不是个东西,动土竟然动到太岁的头上。

你老人家大人有大量,就饶过我一条狗命吧!”

  俗语说,男儿膝下有黄金!屁,他徐进正值黄金时期,外面又有三妻四妾,正值人生最逍遥的一刻,他可不想就这样糊里糊涂地死的一文不值。

只要能留得一条命,就是让他叫天哥爷爷也行,更别说下跪了。

  天成眯起眼眸笑了笑,不是我不饶你一条命,就看你会不会做人!

  岳军在一边看的直摇头,徐进,你这猪脑!

  一般情况下,人至绝境的时候脑子都特清晰,徐进也不例外。

这不,命在旦夕的徐进看见岳军在摇头示意,忽然灵光一闪,想起了一句传世名言:世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为什么天哥不给我一条活命呢?我活着对他可有可无,根本损害不到他。

妈的,我真TM的笨的可以。

利益呀,我既然得罪了天哥,那自然得给足他利益,否则单凭那本属于天哥自己赢来的两千万,天哥岂会放过自己。

这一刻也只能凭利益打动天哥,最好是能将两人间的利益窜连起来那就更妙了。

  利益窜连起来!一想到这,徐进心如刀绞呀,他知道今晚自己付出将是惨痛的,可为了性命也只有这么一条路可走。

  “天哥,这两千万是你飙完车后应得的赔金。

”徐进狠狠地咬了咬牙,“只要天哥能饶我一条贱命,往后,敬福的地下生意中的利润将分出25%给你。



  说完,徐进抬起头定定地看着天成。

此刻,天哥仍是想要自己的性命的话,那只能说明云龙会的龙头并非一个做大事的人,如若真的是枭雄,岂会为了恩怨而罔顾这么大的利益。

别看只有20%的分红,那可是将近一年两三个亿以上的收入。

  岳军知道天哥并不怎么清楚徐进的地下生意有多大,因此,连忙附耳嘀咕了一会。

  天成听后嘴角泛起一个柔和的弧度,摸着鼻梁轻笑道:“百分之三十,以后云龙会会成为你最好的保护着和商业扩张者。

你也不希望永远只是这点地盘吧!”

  一场飙车赌赛,福从天降,或者也可以说因缘际会,凭白为天成送来了一项虽见不得光,却可养活更多云龙会帮众的生意,划算至极,否则单凭南京一个地区的利润想养活那么多云龙会小弟确实有些难度。

不过对于徐进来说也是一个最好积机遇,这个年轻人是那么神秘,他的发张潜力绝对不可想象…

  毕竟,云龙会的利润得分给程文天等南京高官一部分花红,而云龙会自己在军火、毒品、实业等方面又没有太多涉猎。

再说,上次南京一统的云龙会死伤许多包括常胜堂,多达两千余万的抚恤金和医约费可是天成自己掏腰包拿出来的。

这一刻,天成倒有些感激外面那个娇蛮公主刘佳玲。

  徐进的脸庞扭曲了一下,这个天哥真可谓人精,竟然一下抖出了他的底线,除掉一些合伙人的股份,他只拥有76%的股份,天哥却一下子拿走了自己差不多近半的股份。

不过有了天成这句话他觉得非常值得,说不定以后获得利益绝对比现在大很多,他也是一个很有头脑的商人

  天成不待他答应,不容置疑道:“归属你的南京地下飙车场全都划归到云龙会的名下。



  “好吧!”徐进的脸庞再次抽搐了下,认栽了,反正30%的生意都给了,难道还差飙车场这一点点不到千万的生意。

不过,细细回想,自己的利益与天哥绑在了一起,那么,以后有云龙会这棵大树荫护,在南京还有什么事是他摆平不了的。

当然,在徐进的心目中,云龙会能一统南京地区,天哥与官场肯定也有不浅的关系。

  生意谈罢,各有所得。

  天成自然无需再冷酷装高傲,懒洋洋地笑道:“徐老哥,难道你还想长跪不起么?我也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我的帮会一扩张就等于你的利益也在扩张。



  徐进脸现尴尬之色,一脸窘态地站了起来。

  “岳军,关于南京地下飙车场的事,我只派会计过来,场子就交给你打理了。

相信你也有这个能力。

”天成的优雅的笑着嘴角带着一抹狐狸意味,“人手么?你就暂时向徐老哥借用一下。



  “好的,天哥!我知道怎么做,不会给天哥你丢脸的嘿嘿!”岳军嘿嘿一笑,拍了拍一脸麻木的徐进。

  在不远处,徐进的两名保镖清清楚楚地看完这一幕,其间看的直摇头,跟了这样没骨气的主子算他们倒霉。

  其中一名还狠狠地啐了一口,对着同伴说道:“我们行伍出身的,原本以为退伍后能替有钱人当个保镖什么的,一个月挣个几千块已是混的不错。

现在一看,妈的,还不如加入云龙会,跟着天哥混黑道来的荣耀。



  同伴点了点头,咒骂道:“草,有钱人都TM属孬种的。

兄弟你说的对,我决定今晚过后,就不干保镖这行当了,加入云龙会跟着天哥混。

反正,我是孤家寡人,一人吃饱全家不愁的主!”

  天成就要离开之时,忽然想起一事,指了指地上被天成打伤的云龙会小弟,“你将他们送往医院看一下,这些可都是你以后的小弟,该治的就治,该给抚恤就给抚恤,花费先由你先垫了,过些时候你到总部来领取。

对待自己的兄弟就要好一点,对待敌人就要狠一点,还有就是自己手下的实力要猛才能混的更加强大!呵呵!”

  岳军感激地看着眼前这个仿若浑身散溢着一抹独特人格魅力的龙头,他知道天哥的意思是说这批本是刘嘉豪的人,现在你代替了他的位置,这次恰好是一个收买人心的好机会。

他也听懂了天成花的意思,他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回去找天赋好的小弟进行特训。

  这一刻,岳军知道天哥当他是心腹了。

如果没有天哥,他岳军想从青铜级头目爬上黄金级最快也得数年时间,可天哥一句话,他却在一夜之间爬到了如此高位,最重要的是天哥破例让他进入了第二批精英计划大名单,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社会永远是一股不变的战场,只有实力的人才能成为上位者。

  望着天成出门的修长挺拔而俊逸的背影,岳军一脸肃穆,昂然而立,“天哥,岳军在此发誓,他不会辜负你的期望,但是,他还需要一段时间来让自己变的强大。

那时,不管你剑指何方,岳军将为你冲锋陷战,杀出一片白骨累累。

不管道路如何荆棘,他愿意为你付出一切,哪怕是他的生命。



  “啧啧!真是个世上罕有的美人,你一出场就惊艳整个飙车场,那时差点就将本少爷给电死了。

美女,你难道不想赔偿我一点精神损失么?这可不是我的错,谁叫你长得那么诱人,俗话说窈窕熟女君子好逑吗!哈哈!”

  一名卷毛青年伸手想去拉彩晴的滑腻小手,却被她灵活地躲过了,而且很是挑逗的看这个好色的家伙。

她只有天成那个家伙才可以碰,别人拉一只手都有些不可能。

“哼!你家男人不过就是一个开兰博基尼的。

美人,你好歹也选择个不错的主伺候么?本少爷就毛遂自荐了,本人今年二十八,尚未婚配,我家在南京……”

  卷毛青年在那滔滔不绝地吹嘘炫耀着自己的家境如何富裕,自己的家族在南京如何有权有势,仿若这样就能让眼前这位绝色美人屈从一般。

现今社会物欲横流,或许一般女子还真会被他这番言语给打动,毕竟没有几个女不爱钱的,不贪慕虚荣的,可彩晴是谁,一个动辄能调动过几十亿钱财的女人,她会在乎他家这点小钱。

对于她来说钱只是一个数字。

她只喜欢有着隐性麒麟血脉的天成,那是她姐妹两的使命,也是她姐妹两的最爱。

  在卷毛青年的旁边尚有几名估计是狐朋狗友的小青年,一个个看好戏的神情,虽然没有动手动脚,却堵住了彩晴的去路。

而刘佳玲则被他们拦在了外围,不置一言地默默站着,估计刘大小姐根本就没想过替唐美人解围脱险。

  卷毛青年罗嗦了一大堆废话后,脸上却露出一个自觉颇为优雅的笑容,“毕竟本少爷也长得一表人才,年少多金,不如就跟了我,总强过跟一个开兰博基尼的。

是吧,你家的男人顶多是一个长的可以的小白脸,跟我那是最明确的选择。



  天下乌鸦一般黑,淫贼自有其一套标准,而眼前这名卷毛青年的行为就是一种标准的恶少行径。

这些人自以为自己有些钱,就觉得所有女的都是出来卖的。

只有要钱这个绝色美艳的女人也会上床的。

哈哈…这个男的在心里爽的不得了,今天没有白来这样一个绝色的尤物,干起来那一定妙不可言。

  彩晴很是不喜欢这个年轻的人,可是天成那个家伙马上就要来了,自己这么高雅的女人,还是别出手算了,再说今天不适合出手。

  方才,她一直就在门外,并未走远,与刘佳玲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只是在一辆宝马车‘凶神恶煞’般疾驰进大院后,她越想越是如猫爪子挠痒痒一般难受,禁不住便想去问问关于云龙会的事。

因为在隐约间,她感觉这个云龙会或许与天成之间有着一定的关联。

  都说女人的第六感是敏锐的,小月是这样,现在又一次彩晴身上验证了它的不凡。

  地下飙车场里鱼龙混杂,估计会知道云龙会的情况,当她想去飙车场问问关于云龙会的事,没走远多少步便碰上了这个一直盯着她的卷毛青年,于是便被他们逼入这条小巷里。

不过她也不着急,这样的纨绔子弟如果敢摸一下他的手,她就废掉他,这个女的可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主,她们姐妹两的父亲临走的时候就告诉她们对于任何敌人都要心狠手辣。

所以她的天都集团才成为了华夏最有名的集团。

  彩晴眸光一转,忽然媚态十足地舔了舔性感的樱唇,对卷毛青年道:“从不从你咱们再说,我有一件事想问你,如果你回答的好的话,我倒可以试着考虑与你交往看看。

呵呵!我是一很有好奇心的女人。



  “问吧,南京还没有本少爷不知道的事!”卷毛青年欣喜若狂,能让眼前妖娆美人心甘情愿地与他,总比像强扭的瓜要来的甜。

俗话说妞是用来泡的,如果这样的妞如果泡到手那感觉绝对不是一般的爽。

  “云龙会的事你清楚么?”彩晴妩媚的用手撩拨了一下她那飘逸的秀发,美眸看起来是那么的迷人。

  虽然彩晴的龙情是有目的的绽放,可卷毛青年却不知,心头顿时一阵火热,欲念不由狂腾而起,猥亵地咂了咂嘴巴,下身的裤裆明显已经撑起一顶大帐篷。

再加上彩晴此刻故意而为的媚惑动作,让他的身体瞬间僵硬,整个一副神魂颠倒的痴呆表情。

就这样一个没有一点本事的人,在她的眼里就是一个废物。

可是天成在她的心里就不同了。

  好一会,卷毛青年眼珠子一转,方才从呆滞中恢复过来,忙不迭道:“清楚,清楚……云龙会,可以说如日中天现如今南京黑道的霸主。

唔!这故事说来就长了……”

  “那你说的详细些,咱们晚上有的是时间……”彩晴眯着妩媚的黑眸,里面蕴含着一抹笑意。

还真的别说这个极品的美女总裁是很会骗人的。

在她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的波动。

别说这个可怜的家伙,就是异能认识也绝对看不出来。

  卷毛青年显然领悟错了嘿嘿淫笑道:“话说,近月前的南京黑道是有三个大帮派的,分别是天鹰盟、常胜堂、云龙会,当然,这个云龙会是老云龙0…”

  接下来,卷毛青年侃侃而谈,从胡老大被暗杀,宋玉率众为父报杜中埋伏,一直说天鹰盟和常胜堂合谋吞并老云龙会……中间倒是有些夸张的成分存在,虽然大部分都是道听途说,但也说的有模有样,真实度起码在80%以上。

还真别说这个家伙说的那是如滔滔江水…看来美女的魅力那是巨大的。

  当说到新云龙会的龙头是一个名为天哥的神秘人物时,外面一直竖着耳朵倾听的刘佳玲不禁杜颤了一下,天哥,不正是别人对唐天成的另一个称呼,难道他就是卷毛青年所说的新云龙会的龙头?

  刘佳玲自嘲一笑,呢喃道:“哈……怎么可能呢?会不会是可笑的巧合?要是不是的话那个家伙凭什么那么嚣张。



  可是,以老头子好面子的性格,上次丢了面子,大哥又在赌场被唐天成砸成吐血,他为何到现在一直都不曾想过报复呢?这又说明了什么?而且好像在说以后就跟天哥混了。

  刘佳玲抖动着乌黑的睫毛,阴晴不定地听着卷毛青年继续在那唾沫横飞……

  天成悠闲地踏步向前走,准备去飙车场取车,可一路走下去却仍是不见彩晴和刘佳玲的影子。

  倏地,天成脸色一变,迅捷如电地窜入一条漆黑的小巷子,所看到的一幕和所听到的东西不禁让天成眉宇微锁。

  “话说在老云龙一败涂地,在天鹰盟和常胜堂的联合追杀下即将在南京除名的时候,新云龙会莫名地出现了一个神秘天哥……”卷毛青年紧紧盯着彩晴,愈看愈发觉眼前美人的一颦一笑都勾人夺魄,嗓子不禁有些发干燥热。

妈的!这个极品的女人我要定了。

  “天哥?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彩晴歪着脑袋思索良久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听过,她浑然忘记了在黄金赌场的时候刘荣生叫的那一声‘天哥’,谁让女赌徒当初被那一亿多给迷住了,根本就没在意,记不起来也是理所当然之事!不过对天成这个色鬼的行动她还是知道的比较清楚的。

她有着很强大的经济实力和情报系统。

  卷毛青年情不自禁地想伸手去摸彩晴美艳无暇的玉脸…

  “啊……”卷毛青年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迅速划破静谧幽婉的夜空。

这个美人的脸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摸的,她可是早就被天成这个色鬼霸占了别人想摸窗都没有…

  天成的身影一闪从后面拽住他的卷毛,狠狠地一拉,那名卷毛青年瞬间被这个色鬼给扔了出去。

  “草M!”卷毛青年吃痛爬起后,叫嚣着骂道。

你可以想象一下,一个人被抓着头发扔了去,那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一件事,而且也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

  “砰!”天成一脚踹了过去,卷毛青年还未反应过来,已经倒飞砸进墙壁中,当场‘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这一脚是天成含愤而出的,自己的底细差些就被他漏光了!最重要的是这个家伙居然敢打他美人的注意,真的是不想活了。

  卷毛青年的同伴想冲上来,却被天成冷眸一扫,全都不禁打了个寒颤,个个偃旗息鼓,不知如何是好。

  “小色鬼,你来了!怎么吃醋了,呵呵!”彩晴抛开心中的疑虑,雀跃地揽住男人的胳膊。

还主动亲了天成的脸一下,丰满的娇乳压在天成的手臂上感觉真好。



温馨提示:
混迹香都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混迹香都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混迹香都全文阅读和混迹香都txt全集下载。混迹香都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混迹香都 第164章:从地狱拉回天堂 天成一阵无语,此刻,岳军一个大男人,竟然激动的热泪盈眶,嘴巴哆嗦着不知对他说什么。 不过这个男人很坚强没有发出声音来,也许是太过激动。 刘嘉豪从始至终都没有再争辩一句,整个人沮丧着脸,一副如丧考妣 2010-06-11 12:01:2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