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引子

作者:童姿    更新时间:2007-07-09 18:08:11    状态:已完结
  辽阔的草原上,夹杂着沙砾的狂风将大单于的旗帜吹得乱抖。图腾的猎鹰似要挣脱束缚,飞向黄沙卷起的源头。匈奴王庭羊皮帐篷内,伊稚斜--匈奴历史上拥有最辽阔的疆域、最多的牛羊、最多子民还有最多汉朝公主的匈奴大单于--端坐在狐皮高椅上,仔细地审视着来自汉朝的国书,内附礼单:“……黄金饰具带一、黄金胥纰一、绣十匹、锦三十匹、赤缔绿缯各四十匹,黄金五千两、白银二万两、珍珠五百颗、夜明珠一对……”正值壮年的匈奴伊稚斜大单于,得意地捋着金丝头带上高高昂起的雉鸡翎,汉朝丰厚的“赏赐”令他兴奋不起来。在伊稚斜的眼里,这点礼物太少了,远远不能令他感到满足。

  随着礼物来到匈奴王庭的,还有一位汉朝的公主。对于这名公主是不是假公主,长的是否美貌,伊稚斜大单于似乎并不关心。这是汉朝赐给匈奴大单于的第三位公主了,对于汉朝女子的滋味,这位大单于并不希罕。他真正关心的,是汉朝的皇帝给了多少金银,所少粮食、布匹,还有是否在国书里面明确提到将先前冒顿单于的阏氏――汉朝的嫁给匈奴的第一位真正的公主――南宫公主赐与自己,做他伊稚斜大单于的新阏氏。但是国书从头看到底,对此事只字未提。

  伊稚斜的脸色渐渐阴沉下来,当着汉朝使臣的面,毫不留情地将国书重重的摔在地上,指着汉使的鼻子厉声说道:“我问你,为什么你们的小皇帝没有按照我的要求,给我们大匈奴的礼物还没有我要的一半多?怎么,难道你们的小皇帝还打算赖帐不成?!”

  “回禀大单于,上次匈奴使节出使我大汉朝,所要的礼品实在太多,我们大汉朝无力负担……而且……”汉朝使臣的额头微微沁出汗珠。

  “而且什么?不要以为,送一个嫁公主来就可搪塞得了我大匈奴!我大匈奴想要多少汉朝女人就有多少汉朝女人,没有必要让你们的小皇帝赏赐。哈哈!”伊稚斜狂笑着,伊稚斜的臣子们也跟着大笑不止。

  关于这一点,汉使很清楚。正如伊稚斜所讲,汉朝皇帝用来和匈奴和亲的公主,除了嫁给伊稚斜的父王军臣单于的南宫公主是真正的公主之外,所有的公主都是嫁公主;并且,匈奴连年骚扰大汉边境,每次都是抢掠烧杀,被匈奴掠去的汉朝女子不下千人。

  “还有,为什么没有说把南宫公主嫁给我,做我伊稚斜的阏氏?!”伊稚斜两眼盯着汉使,就像两把利刃,逼得汉使后撤了一步,唯有躬身施礼。

  伊稚斜走到汉朝使臣的面前,说“我在给你们小皇帝的诏书里写的很清楚,父死,只要做儿子的喜欢,就可以妻其后母,这是我们匈奴人的惯例。我之所以要求你们汉朝的皇帝在国书里明确将南宫公主嫁与我为阏氏,是看在南宫公主的面上,是看在我们汉匈兄弟般的关系上!而不是不敢!你,知道么?!”

  伊稚斜猛然伸出右手,抓住使臣的衣领,高达的匈奴大单于将使臣高高抓起,使臣的双脚几乎离地。“可是,你们那个乳臭未干的小皇帝居然对此事置之不理!怎么,他真的以为没有他刘彻的诏书,我就不敢娶南宫做我的阏氏吗?说!”说着,猛的将使臣扔在地上。

  使臣哆嗦着爬起来,拱手作揖道:“启禀大单于,按照我们汉朝的风俗,女子要从一而终,平民老百姓家的女子死了丈夫再改嫁,都被视为不洁之妇,受人议论,何况是我大汉的公主,更应该……”

  伊稚斜不待使臣说完,大手一挥,狐皮披风带出的一阵强有力的风令汉使倒退了一步。“你们汉朝的风俗,哈哈哈……”

  伊稚斜大笑道:“你们汉朝的风俗,出嫁的女人便属于夫家,以后的事就与娘家人无关;既然这样,那么南宫公主现在就完全属于我们大匈奴,既然是我们大匈奴的女人,就要遵从我们大匈奴的风俗!”

  汉使诺诺。

  伊稚斜回身几步走上王台,喝令道:“左贤王听令!”

  左贤王立刻单腿跪地,将右手放于左胸:“臣下敬听大单于差遣!”

  伊稚斜道:“我命令你马上去准备我和南宫公主的婚礼,就在今晚!一切礼仪具免,我要汉朝的使臣看看嫁到我大匈奴的女人,是怎么样遵从我大匈奴的风俗!”

  “是,臣下遵令!”左贤王领命出了大帐,张罗伊稚斜大单于和南宫公主晚上的婚礼。

  伊稚斜对汉使微笑着说道:“欢迎你,汉朝的使臣!能参加我伊稚斜的婚礼是你的荣幸!哈哈哈……”

  篝火映红了每个匈奴人的脸,今晚是匈奴大单于迎娶后母南宫公主的夜晚,今晚就是每个匈奴人的节日。

  王庭的大帐正中,摆放着紫水貂皮缝制的床榻。床榻高一尺,宽一丈,长一丈半。大帐周壁悬挂着野牛头骨、牦牛号角、雕着狼图腾的弯弓,旁边依次是三把闪着寒光的匈奴战刀;令人窒息的阴森恐怖的大帐很难让人想到这将是汉朝公主的洞房。紫貂皮床榻的东边是一只汉朝式样的红漆雪梨木条案炕桌,上面摆着一只雕凤的铜镜和一只楠木首饰盒。床榻的正中,端坐着刚刚升天的匈奴君臣单于的阏氏、汉朝的南宫公主、匈奴王庭现在的主宰――伊稚斜大单于的阏氏。美丽而又端庄的南宫,静静地坐着,等待着她的丈夫的拥吻,等待着她的匈奴子民的朝拜,等待着命运之神的救赎……

  伊稚斜大单于,匈奴军臣大单于长子。

  伊稚斜大单于,是匈奴历史上拥有最辽阔的疆域、最多的牛羊、最多子民并且还迎娶最多汉朝公主的匈奴单于。这位匈奴大单于少年时经历坎坷,历经幼年丧母、失去父爱、废太子位、并作为人质被父亲送到月氏国。后独人单骑历尽千辛万苦逃回匈奴,又险遭后母杀害。忍辱负重守卫边境,制“鸣镝”,训练死士,返回匈奴王庭夺得大单于之位;向东,一举灭掉东胡王庭;向西,令月氏王庭臣服三百余年;向南,屡屡攻破汉朝守军,使汉朝多次屈尊求和,先后娶了两位汉朝公主;西进欧洲大陆,入住罗马古城,建立了匈奴历史上最强大的骑兵部队。



温馨提示:
匈奴大帝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匈奴大帝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匈奴大帝全文阅读和匈奴大帝txt全集下载。匈奴大帝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匈奴大帝 引子 辽阔的草原上,夹杂着沙砾的狂风将大单于的旗帜吹得乱抖。图腾的猎鹰似要挣脱束缚,飞向黄沙卷起的源头。匈奴王庭羊皮帐篷内,伊稚斜--匈奴历史上拥有最辽阔的疆域、最多的牛羊、最多子民还有最多汉朝公主的匈 2007-07-09 18:11:55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