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十九卷 蠢阿娇醋缸倾倒

作者:童姿    更新时间:2007-07-19 10:50:25    状态:已完结
  窦太后病危,身边的弄臣们各个自寻出路。

  淮南王府与长公主面和心不合,是由来已久的事,只是碍于窦太后不便撕破脸皮而已。

  淮南王刘安心里早就有所计划。准备将次女容娥送入武帝后宫。

  这日,在淮南王的书房里淮南王将决定告诉了长子容庆。

  容庆低头想了想,道:“既然父亲已经决定,儿臣没有异议。”

  淮南王看了一眼容庆,道:“你的心思为父知道。你是想着为父的偏心,舍不得你妹妹容嫦,反倒舍得容娥了。”

  容嫦、容娥姊妹并非一母所生。长女容嫦是淮南王刘安的元配夫人淮南王妃袁氏所生,与容庆、容祝哥儿俩是同母的;次女容娥乃是淮南王的一个妾室裴氏夫人所生。裴氏夫人在世的时候与袁氏王妃向来不和,但是无奈肚子不争气,只生了个女儿,后来好容易生了个儿子,无奈红颜命薄,产后没几日母子儿子便撒手去了。

  淮南王妃就同时照顾起了容嫦、容娥姊妹俩。但是始终是隔着肚皮的,淮南王自是明白的。若是把容嫦送进宫去,袁氏夫人必然是不同意的。淮南王只能是将容娥送去。

  是年冬,窦太后薨,全国举哀。太后遗命,丧事从简,全国禁婚嫁宴乐三个月,皇室禁半年。

  一天,淮南王来到容嫦、容娥的住处。

  “父亲,”容嫦、容娥双双施礼。礼罢,容嫦铺座垫,容娥奉茶。

  “好。今年过年正赶上国丧,禁止宴乐,真是冷清啊!”淮南王道。

  “想是父亲闷了。怎么不和那些清客门人们在一起谈些诗画?”容嫦道。

  “大过年的,人家也有家人要团聚,又怎好再找他们?”淮南王喝了口茶道。

  “容嫦啊,我才来的时候,你母亲找你呢,你去吧。”淮南王意欲支开容嫦。

  “是。”容嫦看了眼容娥,知道父亲是有话要对妹妹说。说罢,便带着丫头往母亲淮南王妃屋里去了。

  “容娥,父亲有为难的事,要找你商量。”淮南王说道。

  “父亲有为难的事?还要找女儿商量?”容娥不解,问道。

  “按说,这样的话该你母亲跟你说的,但是,此事非同寻常,老父不得不亲自跟你说。”淮南王面露难色。

  “父亲请说,”容娥姊妹素来是孝顺的,见淮南王如此颜色,知道一定是件非常为难的事。

  “容娥,你坐。”淮南王拉着容娥坐在自己身边。

  “容娥,我们淮南王府自高祖吕后时到如今也有近百年了,为父的兢兢业业,不敢有丝毫的大意,才保住我淮南王府如此兴盛。但是,父亲老了,没有那么多精力伺候皇帝了。咱们家树大招风,不知道多少人盯着咱们呢。”淮南王感叹道。

  容娥是个聪明的女子,听到这里,也明白了三分,只是低头默不作声。

  “在皇帝身边,咱们淮南王府是需要可靠的人的。老父的意思是……”

  “父亲,莫不是要、要送女儿入宫?”容娥仍是低着头,道。

  “容娥,其实,做父亲的哪个舍得女儿去那种地方,可是……”

  “父亲,不必说了。”容娥抽泣道,“婚姻大事自有父母作主,不必和女儿商量……父亲说的,容娥怎么会不懂?我们淮南王府一向是和窦太后一支交往甚密,如今窦太后薨逝,我们淮南王府自然是要寻条出路的……”说着,容娥泣不成声。

  “唉,容娥……你姐姐自小就不如你聪明机灵的,老父也是没有办法……”看到女儿如此,淮南王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父亲不必说了,容娥从命就是。”

  半年后,窦太后国丧已过,淮南王准备将女儿容娥送入武帝刘彻后宫。

  “容娥拜见太后。”容娥随父亲来到王太后宫中请安。

  “起来吧,孩子。”王太后一脸的慈爱。

  “太后,这就是小女容娥。”淮南王对王太后道。

  “嗯,孩子来我身边坐,不必拘束。”王太后唤容娥坐到自己身边,“好个俊俏的姑娘。今年多大了?”

  “回禀太后,今年十五了。”容娥回答。

  “比我的彘儿小一年。但是,这孩子看起来要稳重、懂事的多。”王太后看起来十分喜欢容娥。

  “太后过奖了,在家里她母亲也是娇惯得恨,不成个样子。只是,这孩子还颇有些分寸,当着外人倒显得老成了。”

  “这样才好!自己家里,要那些礼数拘着她做什么,大的礼不错了就行了。我在家里做姑娘的时候,母亲哥哥也是宠着、惯着的。未出门的女孩儿都是这样的。”王太后拉着容娥的手,一边说一边仔细打量。

  “比起我那皇后阿娇真是强了百倍。”一提到皇后阿娇,王太后直皱眉头。

  “皇后是长公主之女,德容工貌……”

  不等淮南王说完,王太后便道:“淮南王,你就不必奉承了,这阿娇到底怎么样,你也是见过的。”

  王太后对阿娇的态度明显很不满。

  “淮南王,你的意思我知道。这个孩子就交给我了,做我的儿媳妇我绝不会亏待了她!”

  “谢太后。”淮南王叩头道。

  在王太后的推荐下,容娥很顺利的见到了武帝刘彻。刘彻也被容娥的美貌、才学、温柔多情所吸引。

  一日,田玢进宫给王太后请安。

  “姐姐,听说,你把淮南王的女儿推荐给了皇上?”田玢坐在王太后对面,问道。

  “是啊,老早的事了,怎么现在才想起来问?”

  “啊,我知道淮南王进宫见姐姐,把她女儿留在了宫里。我原先以为,姐姐会把她拦住,留在自己身边。谁知道,姐姐还把她送给了皇帝。”田玢悄悄的道,“她可是淮南王的女儿,姐姐不怕养虎为患?”

  “怎么,你真以为我是在帮他淮南王?”王太后看着弟弟田玢。

  “这不是帮是什么?”田玢答道。

  “呵呵,我的弟弟,你以为他淮南王一颗夜明珠就把我收服了?哼,他淮南王绝非等闲之人。我们现在是要借着淮南王的力量扫清障碍,搬倒长公主和她的亲信。让她女儿伺候皇帝只不过是要阿娇失宠。阿娇怎么不会向她母亲长公主说去?这样,长公主和淮南王就有的是好戏等我们看了。”

  “太后英名!”田玢恍然大悟,给王太后拱手施了一礼。

  “哈哈……”姐弟俩大笑。

  淮南王府,书房内。

  “容庆、容祝,”淮南王道,“容娥进宫已经半年有余,甚是得圣上喜爱,可是,我还是不放心。”

  “父亲什么不放心的?皇后阿娇已经失宠,妹妹总有一天能当上皇后。”容庆说道。

  “是,父亲。容娥自小机灵的很,后宫虽然险峻,但是凭妹妹的本事和我们淮南王府,也没有人敢碰妹妹的。”容祝也劝慰淮南王。

  “你们低估了一个人。”淮南王道。

  “谁?”容庆哥俩一起问道。

  “王太后。”淮南王道。

  “她?”容庆哥俩不解道,“她有什么好怕的?再说妹妹能侍奉皇帝也有她的功劳,好多事情上,她也是帮着我们淮南王府的。”

  “哼,她瞒得过别人,瞒不过我。”淮南王道,“我说她怎么那么痛快就收了我们的礼,又把容娥举荐给皇帝。她是要借我们容娥打击皇后阿娇,借我们淮南王府打击长公主一派的势力。”

  “可是,父亲,”容祝说道,“就算没有她王太后,我们也会送容娥进宫,也会和长公主他们斗。”

  “可是,问题就在于,我们鹬蚌相争的后面,还跟着个渔翁!”淮南王说,“这个王太后早晚是要除掉的。不过不是现在,我们现在还是要和王太后联合斗倒长公主,只是,我们要防着她。”

  “是,父亲。”

  未央宫,御花园内。

  武帝和容娥――现在已经封了容娥夫人――赏牡丹花。

  “皇上,宫里的牡丹开得真好,花朵儿大,颜色艳丽。”容娥道。

  “难道你们淮南王府得牡丹不如这个?”武帝笑说。

  “颜色倒还好,就是不如这里开得大。”容娥笑着回说。

  “当然不如这里的开的大!”一个声音由远而近,皇后阿娇来了,一脸的酸意。

  阿娇和武帝自小一起长大,十分要好,武帝小的时候,曾对阿娇要“筑金屋以贮之”。婚后,阿娇原本得宠得很,但是容娥来后,逐渐受到冷落。

  今日一人独坐宫中,闲得没趣儿,便来御花园,没想到碰上了武帝和容娥。

  “御花园里得牡丹自是有天恩雨露浇灌,自然比别处的开得大!”阿娇来到武帝和容娥面前。见了武帝,只是轻轻屈膝施了一礼。

  武帝道:“皇后也来赏牡丹?”

  “皇上说,我不是来赏牡丹是来赏什么?难道是赏不要脸的骚狐狸的?”阿娇出言不逊。

  “你!”武帝知道这阿娇一向如此,但今天还是有些气恼。

  “阿娇,你贵为皇后,母仪天下,出言怎能如此粗鄙?”武帝说道。

  “我粗鄙?皇上,阿娇说话一向这样,以前皇上从未说过阿娇粗鄙,怎么,今天阿娇就粗鄙了?”皇后阿娇又气又恼,狠狠的看着容娥道,“勾引皇帝的骚狐狸,你等着!我、我去告诉太后,就说你们欺负我!”

  说着阿娇哭着奔向太后宫。



温馨提示:
匈奴大帝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匈奴大帝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匈奴大帝全文阅读和匈奴大帝txt全集下载。匈奴大帝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匈奴大帝 第十九卷 蠢阿娇醋缸倾倒 窦太后病危,身边的弄臣们各个自寻出路。 淮南王府与长公主面和心不合,是由来已久的事,只是碍于窦太后不便撕破脸皮而已。 淮南王刘安心里早就有所计划。准备将次女容娥送入武帝后宫。 这 2007-07-19 10:50:25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