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二十一卷 武帝一石三鸟

作者:童姿    更新时间:2007-07-20 16:01:46    状态:已完结
  淮南王府。

  前几天,宫里容娥派人传话,说有了身孕。淮南王刘安自谓走了一步好棋,心内好生得意。正盘算着过些日子让淮南王妃和容庆的媳妇进宫伺候容娥,顺便打点一下各宫的宫人、宦官,和朝中大臣以及王太后的礼。

  “父亲!父亲!”容庆慌慌张张跑进淮南王的书房。

  “怎么了容庆,这么慌张?”淮南王对容庆的失态有些不满。

  “父亲,京里传信过来,说……”

  “说什么?”淮南王放下手中的书简,慢慢抬头问道。

  “说,妹妹……妹妹小产出血……”

  “哦,小产?”淮南王瞪着容庆,但是看容庆的脸色,事情并非如此简单。

  “你说啊!”淮南王预感不好。

  “出血,而死。”容庆伤心的流下泪来。

  “啊!”淮南王手中的书简掉落在桌案上。

  “小产怎么能死人!一定是有人从中捣鬼!一定是长公主和阿娇干的!”淮南王大怒。

  “父亲,现在该怎么办?”

  “嗯,让你媳妇缓缓的说给王妃。唉,早晚的事,瞒不住啊!”

  “是,父亲。”

  “现在宫里怎么样呢?”淮南王问道。

  “皇上正在操办丧事,规格是按照……”

  “我没问你这个!”淮南王厉声说道:“人就这么死了,难道宫里的太后和皇帝就没有查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臣们也有议论,与我们往来甚密的几位大臣力主查办;可是,太后却说,小产、血崩是女人常有的,只是因为这个死人,倒是要细细的查查。但是皇帝却说,小产、血崩致死的,也不是从来没有过,医书里都是有的,不必无事生非搅得后宫不得安宁。竟把这事给压下来了。”

  “王太后就没有再说别的,由着皇帝就这么撒手不管了不成?”

  “回父亲,王太后确实没有再说别的。”

  “这件事就这么给压下来了?嘿――这两个没有情义的东西!”淮南王气得将眼前的桌案掀翻,竹简滚了一地。

  淮南王刘安万万想不到,自己的这步棋,眼看开了个好头,自己还幻想着有朝一日尝尝当皇帝外公的滋味儿呢,谁知道,容娥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在宫里了。

  “看来,小皇帝的后宫我们插不下手了。”淮南王深深叹了口气。

  淮南王只道是长公主和皇后阿娇下的黑手,却不知道是王太后在背后调唆的阿娇,;更不知道,这是自己、王太后、长公主早就是武帝棋盘上的棋子了。这正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淮南王唯一看走了眼的,恰恰是那个羽翼未丰、年少贪玩的小皇帝刘彻。

  “阿娇!你到底说不说!”皇后宫里,长公主正在逼问阿娇容娥夫人的事。

  “母亲,人都死了,你还问这个干吗?”阿娇只管剔着指甲,对长公主的话豪不在意。

  “傻丫头,要是这事被查出来,咱们全要完蛋你知道么!”长公主咬牙说道。

  “怕什么?死无对证的事,查谁去?再说,有母后为我……”阿娇看到母亲长公主如此紧张,不由得心里得意,说漏了嘴。

  “母后?太后怎么了?啊?!是不是她指使你干的?!”长公主抓住阿娇的手道。

  阿娇无法,挣脱开长公主的手,道:“母亲!我们怕什么,我告诉你啊――”说着趴到长公主耳边,将那天王太后和自己说的话和自己如何使容娥小产、血崩的事,全说给长公主听。

  “你个死丫头!”长公主听完狠狠的骂阿娇。

  “母亲,你骂我!”阿娇从小被长公主娇惯,极少挨骂,今日挨了长公主这句硬话,顿时厥起嘴来。

  “骂你!我还要打你!”说着长公主扬起右手。

  “母亲――”阿娇吓得连忙抱住头。

  “臭丫头!”长公主在阿娇的背上狠狠打了一下。

  “啊哟!母亲!”阿娇觉得后背好疼,万分委屈的看着长公主。

  “你被那个老太婆利用了你知道不知道?”长公主见阿娇被王太后利用了还蒙在鼓里,气得牙根痒痒。

  “母亲――”阿娇摸不着头脑,还没明白母亲为什么打自己。

  “皇帝登基,多是咱们家的功劳,虽然老太后薨了,但是咱们在朝中的势力还是很大。淮南王虽然和咱们一样是老太后那边的人,但是和咱们一向是不合的。那老太婆现在虽然是太后,但是他们家就一个弟弟田玢还算是个有才干的,现在也不过当着个闲官儿罢了。老太婆是要咱们和淮南王府斗个你死我活,然后她从中渔利。”

  “啊!母亲,你怎么不早说?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阿娇顿时明白了过来,听了母亲如此说也吃了一惊。

  “好,今天我从你嘴里终于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我心里有数就是了,你别担心!只是,以后有什么事情,千万不要自作主张!”

  “是,母亲!”说着,阿娇滚到长公主怀里,搬着长公主的脖子撒起娇来,又说长道短的。

  王太后宫里,田玢满脸的愁容。

  “姐姐,我本以为,姐姐会主张细细的查办。一则,就算废不了阿娇,也杀杀长公主的威风;再者,我在家赋闲多年,也趁着这个机会从中谋个实权的差使。没想到,姐姐听了皇帝的一句话就这么算了。”

  “你知道什么?”王太后也没好气,道:“我们啊,都被皇帝给耍了!”

  “哦?姐姐,此话怎讲?”田玢不解,问王太后。

  “容娥的事,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事阿娇做的,而且那阿娇做事又不是很机密,宫里早有人传是她干的。这些话,皇上能不知道?我说要严查,被皇帝一句话给撅回来了。哼,要是他不是打定了主意这么做,能一口回绝么?况且,这事长公主现在是肯定知道了,是我调唆阿娇这么干的,咱们和长公主那边算是结下仇了。淮南王那边肯定也是认为我没有力主追查真凶,白白得损失了女儿,也算是得罪透了。淮南王和长公主自是不必说了,将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哼!好个厉害的彘儿,真是一石三鸟啊!”

  匈奴王庭,伊稚斜的单于大帐内。

  “中行悦,各部上报的冻死的人畜数目统计出了么?”

  去冬,匈奴境内连遭暴雪袭击,冻死的人畜不计其数。有的部落,牲畜竟是全部冻死,来年的生产都无法进行。各个部落上书给伊稚斜要求王庭能拨给些畜产人力,以助来年。”

  “大单于,奴才已经计算好了。各部冻死的牛、羊牲畜有三十万头,军马七万匹,人四万,还要因寒冷而冻掉手指不能劳作者,十万。其中阿巴骇部、冬匣部,牲畜全部冻死,冻死、冻伤的人员过半。”

  “啪!”伊稚斜以手击桌案,“损失这么多人畜!”

  “中行悦,你酌情分给各部急需的物资和牲畜。”伊稚斜靠在大椅上,闭目不语。

  “是,大单于。”中行悦领命出去。

  晚饭时,伊稚斜来到南宫的大帐。

  几大碗马奶酒下肚,伊稚斜的心情更加的不好。

  “大单于,是不是在为雪灾的事犯愁?”南宫问道。

  “是啊!”伊稚斜叹口气道,“牲畜冻死近半,冻死、冻伤的人口也十之有三。阿巴骇、冬匣牲畜全部冻死,现在连吃的都没有了。”

  南宫默然无语。她同情匈奴遭灾的百姓,同时,南宫有种预感,汉匈之间新的一轮大战即将爆发。

  大灾过后,匈奴的国力大大下降,但是迫于生计,伊稚斜决定亲自率兵攻打云中,掠夺粮食和人畜,以弥补天灾给匈奴造成的损失。

  祭拜昆仑神的仪式上,伊稚斜双膝跪地,虔诚的祷告:“昆仑神,请赐给我智慧和力量,让我们匈奴的这次袭击能够得胜而归!有了这次胜利,在您昆仑神庇佑下的匈奴子民,就又能吃饱、穿暖!”

  伊稚斜骑上墨黎蛟上,高举着匈奴弯刀,大声说道:“我大匈奴的勇士们!我们遭受了百年难遇的暴雪的袭击,人畜冻死冻伤无数,我们失去了成千上万的牛羊、马匹!而在不远的汉朝,那里有成堆的粮食,成群的牛羊,有可以御寒的棉花,还有可以为我们匈奴人生儿育女的漂亮女人!所以,本单于决定,率领我们的匈奴勇士们攻打汉朝!”

  “哦――哦――”匈奴士兵们挥舞着手中的弯刀喊着。

  “有谁,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吃饱、穿暖,让自己的女人穿上绫罗绸缎,有更多的奴隶可以驱使?!凡是愿意的,就上马,跟着我伊稚斜去攻打汉朝!”

  “攻打汉朝!攻打汉朝!”

  大帐内,南宫呆呆的坐在榻上,听着帐外震天的喊声。南宫知道,雪灾过后,如果不去抢、不去掠夺,匈奴的百姓就要挨饿,就无法继续活下去;南宫也知道,她的大汉朝,她大汉朝的兄弟姊妹又要面临一场更大的劫难。

  南宫不知道,对于这场无奈的战争,是该爱,还是该恨。



温馨提示:
匈奴大帝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匈奴大帝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匈奴大帝全文阅读和匈奴大帝txt全集下载。匈奴大帝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匈奴大帝 第二十一卷 武帝一石三鸟 淮南王府。 前几天,宫里容娥派人传话,说有了身孕。淮南王刘安自谓走了一步好棋,心内好生得意。正盘算着过些日子让淮南王妃和容庆的媳妇进宫伺候容娥,顺便打点一下各宫的宫人、宦官,和朝中大臣以及王 2007-07-20 16:01:46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