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二十六卷 夜幕中的黑衣人

作者:童姿    更新时间:2007-07-27 17:43:28    状态:已完结
  呼赖回归匈奴,伊稚斜甚喜。

  李广部众因为不熟悉匈奴北部的地理环境,又失去了呼赖这个向导,因此,不敢恋战。是夜,李广率众撤退,半路遇上伊稚斜的伏击,三万骑兵损失过半。

  伊稚斜急于撤回南方纺线,并不敢对李广大军大肆追杀,只是,派出五千精骑,由左屠耆王和左右大当户带领一路上不时的偷袭李广部众,以防李广率兵杀回。

  伊稚斜马上带领呼赖和部众火速赶往南线,淮南王的四万铁骑正对匈奴人虎视眈眈。

  淮南王帐内。

  “启禀淮南王,接到消息,北路的李广及其部众已经败退,涉安候赵信也重新归顺匈奴。伊稚斜带领大军向我南线奔来。”一名探马进到淮南王的军帐中禀报。

  “什么?李广全线溃败?!”淮南王大吃一惊,手中的毛笔落在桌案上的竹简上。

  淮南王只觉得脑袋嗡得一声。

  帐中的众将也吃惊不小,顿时交头接耳得议论纷纷。

  晚间,淮南王和两个儿子容祝、容庆在自己的大帐中商量着军情。

  “父亲,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容祝问父亲。

  “唉!我早就和皇上说过这个赵信靠不住,靠不住啊!可是,这小皇帝反倒跟我讲起大道理,说什么招降这个赵信是告诉匈奴人,只要不与我大汉朝为敌,我们大汉朝是可以接纳他们匈奴人的。怎么样?被我说中了不是?!”淮南王愤愤的抱怨着汉武帝。

  “父亲说的是,但是现在这个时候,后悔、抱怨都没用了。父亲还是拿个主意吧!”容祝、容庆哥俩说道。

  “拿主意?让我拿什么主意?我汉廷的全部精兵都集中在北线,小皇帝这次是把宝都压在了北线,你们知不知道?!若是那李广能牵制住匈奴的精锐,我南线和西线的人马自是不成问题。可现在呢?北线全线溃败,匈奴全部精锐向南线、西线压来,南线又是伊稚斜亲自率兵!”淮南王焦急的搓着手,来回的踱步。

  “父亲,不然我们西南二线马上合兵一处,联合抵抗?”容祝道。

  “合兵一处?”淮南王想了想,道:“不可!万万不可!别忘了,我可是这次出征的主帅。我们南线是绝对不能出问题的,绝对不能!你们两个给我听好了,我们淮南王府在宫里已经没人了,还要时时刻刻提防王太后;皇后阿娇虽然失宠,但是长公主在朝中还是有势力的。如果这次我们南线不败,我还有话说,把大部分责任推到那个李广身上;但是这次如果连我们南线也败了,皇上的面子是挂不住的。小皇帝的脾气,是从来不会认个错儿的,一定会拿我扎筏子!”

  “父亲说的没错。但是依孩儿看,我们的胜算,只有……只有四成。”容庆道。

  “四成?哼!”淮南王哼了一声,“我看连两成都没有!”

  容祝、容庆低下头,不语。

  “若真是打起来,我们是必输无疑的。输了,就必然是要和亲的。”淮南王叹道,“还不如,我们给朝廷保存些兵力的好。”

  说罢,淮南王面向汉廷的方向背着手,闭上眼睛。

  大帐内寂静无声。

  “大单于,汉军那边派来密使要见大单于。”伊稚斜的大帐内,羊油灯烧的滋滋响着,负责巡营的左大将军图刺进帐向伊稚斜禀报。

  “哦,密使?”伊稚斜问图刺,道:“哪里抓来的?”

  “回大单于,不是抓的,是他一个人骑马来到我们营前送上门的。”左大将军图刺回道。

  “哦。带上来!”

  “是!”左大将军领命出帐。不一会儿带来一个身着黑衣的蒙面人。

  “你是汉朝派来的密使?”伊稚斜问进来的黑衣人。

  “请大单于喝退左右,我有密事与大单于相商。”黑衣蒙面人道。

  “嗯。”伊稚斜一挥手,左右俱退出大帐,只有中行悦未走。

  “来使,请把你的面纱摘下来。”伊稚斜对这名密使还算客气。

  密使摘下黑色的面纱。

  借着灯光,中行悦仔细的打量着这位汉朝来使。

  “你、你是……”中行悦吃惊道。

  伊稚斜看着中行悦,又看看黑夜密使。

  “你是淮南王的长子,容庆!”中行悦道。

  “不错,是我。想必这位就是中行悦大人了。”黑衣人看到单于大帐中这位身着汉人服饰,束着发髻的人,断定就是伊稚斜单于身边的谋士中行悦。

  当年,中行悦还是未央宫内王美人――就是当今王太后,武帝和南宫公主的母亲――宫内的宦臣的时候,就认识容庆了。当年,景帝许诺,要南宫选一个自己喜欢的丈夫,王美人的宫内便时常有朝中大臣、宗室家的年青未婚男子来往,名义上是给王美人请安行礼,实际是预备让南宫挑选中意之人。

  当时宫内的人都看得出,南宫对容庆也颇有好感。因此,中行悦对容庆也是非常熟悉。

  所以,虽然时隔多年,中行悦还是一眼认出了容庆。

  伊稚斜对汉廷的各大重臣以及宗室的情况比较熟悉,听到来使是淮南王的长子容庆,心里也觉得意外。

  “哦,原来是淮南王府的长公子!失敬!失敬!”伊稚斜马上意识到,淮南王派出自己的长子亲来匈奴大营,而且身着黑夜、面蒙黑纱,只身一人深夜到访,必是极为秘密之事。伊稚斜仿佛嗅到了什么。

  “外臣拜见匈奴大单于!”说着,容庆便向伊稚斜施跪拜礼。伊稚斜见如此,急忙离开座椅,上前来,双手将容庆掺起。

  “将军不必如此客气!本单于久闻淮南王府大名,今天见到长公子真是万分荣幸!”伊稚斜双手拉着容庆道。

  容庆素日便听说,匈奴人不懂礼仪,说话做事粗俗无礼,不想今晚见到伊稚斜如此客气有礼,颇有些意外。

  伊稚斜拉着容庆并肩坐在大帐中央的一块狐狸皮毯子上,道:“长公子,我们匈奴人不像你们汉人,说话扭扭捏捏。我们匈奴人说话向来是直来直去,公子不要见怪!”

  容庆见伊稚斜与自己并肩而坐,有些受宠若惊,道:“大单于豪气之名,在下久有耳闻。在下也不是那种爱拐弯抹角的人。”

  “好!长公子真是爽快!那我就不客气了。长公子这次来我匈奴大营,恐怕不是以汉使的身份来的吧?若是我伊稚斜没猜错的话,长公子这次是代表淮南王!”

  “大单于英明!在下的确是奉父亲之命来见大单于的。”容庆拱手道,“大单于是个痛快人,在下也有什么说什么了。我们汉匈现在两军对阵,形势如何,想必大单于也看的清楚。我父王的意思是,要大单于爱惜生灵,就此罢兵!”

  “哼!让我罢兵?!哈哈哈――”伊稚斜大笑道。

  “现在你们这四万汉军就是我伊稚斜的囊中之物。你们汉军远征我匈奴,不要说和你们打仗,就是切断你们的供给线,饿也把你们饿死!让我伊稚斜罢兵,哼!”

  “大单于说的很对,但是其中,大单于的胜算是多少?就算大单于和我们汉军打起来,我们西线的援军很快就能到。大单于的西线人马号称两万,可是实际不足一万吧?”

  伊稚斜走到虎案前,转身看着面前的这个年青人。

  “并且,大单于虽然重新招降了涉安候赵信,李广将军全线溃败;但是李广将军和匈多年交战,其中反败为胜的情况也不少。我猜现在大单于心里最担心的并不是我们西线和南线的汉军,而是被大单于打败的李广将军率领的北线汉军。”容庆不卑不亢,从容应答。

  “哈哈哈――将军虽然年青,可将军说的话,句句都说到我伊稚斜的心里去了!好吧,请将军告诉我,淮南王出的条件是什么!”



温馨提示:
匈奴大帝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匈奴大帝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匈奴大帝全文阅读和匈奴大帝txt全集下载。匈奴大帝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匈奴大帝 第二十六卷 夜幕中的黑衣人 呼赖回归匈奴,伊稚斜甚喜。 李广部众因为不熟悉匈奴北部的地理环境,又失去了呼赖这个向导,因此,不敢恋战。是夜,李广率众撤退,半路遇上伊稚斜的伏击,三万骑兵损失过半。 伊稚斜急于撤回南方 2007-07-27 17:43:2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