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二十九卷 玲珑剔透玉雕琢

作者:童姿    更新时间:2007-07-30 22:12:44    状态:已完结
  “妹妹,匈奴地处荒蛮,比不得我们大汉朝的秀美精致。不过,也自有我们大汉朝没有的景致。”斡尔甘河畔,南宫拉着隆安公主容嫦的手,看远处连绵的山脉。

  落日余晖下的玛拉谷立山,显得格外峻伟。

  容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诗词歌赋之才也不在南宫之下。南宫到匈奴后,虽然不乏伺候的汉朝女子,但是身边却不曾有过这样的人。除了给伊稚斜翻译汉朝的典籍之外,倍感寂寞。因此隆安公主和亲到匈奴后,便十分得南宫的喜爱。

  “姐姐来匈奴多少年了?”容嫦问道。

  “十五年了。我离开汉廷的时候,还有几个月就要行及笈之礼了。”南宫看着玛拉谷立山,嘴角浮起浅浅的微笑。

  “姐姐想家么?”容嫦轻轻的问,眼睛也是看着远山。

  “想又怎样?我们注定这辈子都不会回去了。”南宫转过身,看着容嫦道。

  “姐姐,妹妹怎么会不知道?只是,有时候夜里睡不着,我就想,如果有一天我能重新回到大汉朝,我一定要种满园的牡丹,我要请几十、上百的花匠来侍弄它们。我要给园子做一个青花砖、清凉瓦的围墙,月亮拱门上我要自己题一个匾额,名字就叫‘玉雕琢’。”容嫦的眼睛微微红了。

  “我也喜欢牡丹。我记得在未央宫的御花园,有一大片的牡丹。我和母亲经常去侍弄它们。彘儿小时候还和我抢花儿戴呢!”南宫仿佛回到了未央宫的御花园。

  容嫦背过身去,拭去脸颊的泪痕。

  “姐姐,要是有一天你能回大汉朝,一定要修一个我刚才说的那样的园子!”容嫦拉住南宫的手道。

  “傻妹妹,要是我能回去,能不带着你也回去么?别哭了,风大,看皴了脸。”

  晚饭后,容嫦在南宫帐中喝着汉朝带来的清茶。

  “姐姐,这茶喝着可顺口?”容嫦品了一口道。

  “茶倒是好茶,只是这水差多了。”南宫也品了一口,对容嫦说。

  “我尝着也是。斡尔甘的河水虽然比不上我们的井水,但是自有一番特别的甘冽在里头。”

  “妹妹真是好口味!这斡尔甘的河水是天上顶上的积雪化的雪水。天山人迹罕至,高可如云,这融化的雪水自然是比井水要甘冽的多。”

  喝了几口,容嫦便咳了起来。南宫忙放下茶碗,替容嫦拍打后背。

  “妹妹这是着了风寒了么?怎么这些日子常听见你咳嗽的厉害。”南宫心疼的看着容嫦。

  “不要紧的。我经常如此,见怪不怪了。姐姐,不早了,我回去了。”说着容嫦站了起来,屈膝行了汉礼。

  “好,妹妹回去吧。”南宫将容嫦送到帐外,眼看着容嫦进了自己的偏妃大帐才罢。

  南宫心里,对容嫦总是有几分愧疚。

  南宫本是嫁给伊稚斜的父亲军臣单于为妻。军臣单于死后,根据匈奴风俗,伊稚斜可以将自己纳为阏氏。但是,由于南宫一再的反对,伊稚斜一直没有对南宫行册封阏氏之礼。但是,南宫住进了阏氏大帐,在所有匈奴人眼里,南宫就是伊稚斜的阏氏。

  隆安公主容嫦奉旨和亲匈奴,遵循汉匈和亲的旧例,本应是册封她为伊稚斜的阏氏。但是,伊稚斜却将隆安纳为偏妃。因此,南宫时时内疚。

  冬日的匈奴王庭常常是风雪交加。一日,容嫦在自己的帐中做些刺绣的活计,只听帐帘挑动的声音,南宫公主来了。

  “姐姐!姐姐来了。”容嫦连忙起身,向南宫施礼。

  “妹妹做什么呢?”南宫脱掉貂皮里子的猩红缎子披风,接过容嫦手中的活计,仔细的看着。

  “没什么,闲着没事情,想起来好久没做了,怕手生了就做几针。”说着便给南宫奉茶。

  南宫也不接茶,还是低头细看。

  “好鲜亮的牡丹!妹妹的这方刺绣真是另辟蹊径。月白绸子上,用白丝线和水粉丝线绣花瓣,配上这鹅黄的花蕊,真是见所未见,闻所为闻。”南宫赞叹道。

  “姐姐还不知道这种绣法的好处。若是在雪后天晴,穿着这样的一件披风,上面的牡丹若隐若现,点点鹅黄的花蕊仿佛是风吹的动一样,让人觉得这绣的牡丹也在随风摇曳。”

  “妹妹真是心灵手巧,我是服了。”南宫拉着容嫦的手,道:“真真是我大汉朝第一的巧手!”

  “大汉朝的巧手?我看是我大匈奴的第一巧手。”说话间,伊稚斜进得帐来。

  南宫和隆安忙起身,给伊稚斜行过礼后,伺候伊稚斜脱下披风摘掉雪帽,换了靴子。

  “这是你绣的?”伊稚斜拿起茶几上容嫦绣的牡丹。

  “是,大单于。”容嫦答道。

  “南宫公主都说好,就必然是好的。我看这个做袍子不错。”伊稚斜道。

  “那我改日给大单于绣一件,这件是绣了给南宫阏氏的。”在伊稚斜面前,容嫦一向是谨谨慎慎,从不越半点的规矩。

  “哦,这样。既然是给阏氏的,我就不夺人所爱了。改天给我绣一件,要加倍的好!”伊稚斜脸上隐隐有些不悦。

  用过晚饭,南宫便回自己的大帐,伊稚斜留宿在隆安的帐中。

  第二日,南宫又来看容嫦。

  只见容嫦面带倦容,不时的咳着。

  “看样子,妹妹又着了些风寒。”南宫上前摸摸容嫦的额头,微微有些发烫。

  “不要紧的。因为记着绣这牡丹,就起早了些。”说着,容嫦又咳了几声。

  “妹妹,为什么昨天大单于要这件绣品,妹妹却说是给我绣的?”南宫提起昨晚的事。

  “本来就是打算给姐姐的,容嫦并未说谎。早就想绣些东西给姐姐了,一直没想好绣什么,那天在河边,说起牡丹,我便想着,这个牡丹是我和姐姐都喜欢的,绣了送了姐姐,也是个念想。”

  “妹妹怎么说这样的话!什么念想不念想的,我们姊妹朝夕相处,哪里会分开?”南宫听着,心里也微微的发酸。

  “姐姐说的是。我只不过说说罢了,姐姐也别当真。”容嫦的话里透着些许的寒意。

  单于大帐内,伊稚斜正和中行悦商量来年春天匈奴各处的军防更换的人员安排。

  “对了,最近我们的自次王都在干些什么?”伊稚斜问中行悦。

  “回禀大单于,自次王随左右大当户驻守漠北,奴才许久没有收到消息了。”

  “嗯,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不管怎么说,他也算是我大舅子。自小生在锦绣之乡,哪里受过我们匈奴人的苦。哈哈――你就多照看他些。”

  “是。不过,奴才有个不太好的消息告诉大单于。”

  “哦?什么消息?”伊稚斜转身看着中行悦。

  “淮南王病危。”

  “啊?!”



温馨提示:
匈奴大帝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匈奴大帝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匈奴大帝全文阅读和匈奴大帝txt全集下载。匈奴大帝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匈奴大帝 第二十九卷 玲珑剔透玉雕琢 “妹妹,匈奴地处荒蛮,比不得我们大汉朝的秀美精致。不过,也自有我们大汉朝没有的景致。”斡尔甘河畔,南宫拉着隆安公主容嫦的手,看远处连绵的山脉。 落日余晖下的玛拉谷立山,显得格外峻伟。 2007-07-30 22:12:4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