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三十一卷 风催牡丹

作者:童姿    更新时间:2007-07-31 21:57:29    状态:已完结
  南宫听了这话,心里一惊,拉着珍儿道:“你跟我来。”便拉着珍儿到了自己的阏氏大帐,对帐内的侍女们道:“你们都下去吧,没有我的话,谁也不许进来。”

  “是。”众侍女退出阏氏大帐。

  珍儿扑通跪在南宫面前,道:“公主!自从来到匈奴王庭,大单于就从来没对我们家姑娘好过。每次到我们帐子里来,夜里竟是往死里折腾我们姑娘。每次伺候我们姑娘沐浴,总看到我们姑娘身上竟是青一块紫一块。旧伤未好,又添新伤!”

  “啊?!”南宫听到珍儿的话,几乎惊呆!

  “可是大单于对隆安一向宠爱有佳,怎么可能!”南宫抱着珍儿的双肩道:“珍儿,你说的可是真的?要是半句假话,我……我轻饶不了你!”

  珍儿哭道:“公主,珍儿说的句句是真,这样的事珍儿哪里敢说假话?”

  “啊――”南宫不禁泪流满面。

  “公主。公主前几天问我们家姑娘,怎么感了风寒?公主想我们姑娘是怎么病的?”珍儿泣不成声。

  “怎么病的?你说啊!”

  珍儿好容易忍住悲伤,道:“那晚,大单于倒我们姑娘的大帐里就寝,不知道我们姑娘说错了句什么话,大单于竟然一脚将我们姑娘踢到床榻外面,不许我们姑娘睡到床榻上去。我上前去给我们姑娘披件袍子,大单于倒把我打了几拳。我倒没什么,只可怜我们姑娘,这么冷的天,只穿着单衣单裤在地上坐了一夜!”

  “什么?!”南宫痛哭不止。

  “公主若不信,去问问那晚和我一起值夜的钮阿拉和谷吉塔”

  “可是,为什么这个傻丫头从来没跟我讲过?”南宫哭道。

  “公主,我们姑娘实在可怜。受那么大的委屈,平日里却和公主说说笑笑……”

  南宫哭道:“我真是死人一般,可么长时间竟然一点儿也没看出来。平日里,看见她有时愣愣的,我只道是她乍来匈奴,不习惯这里的生活思念家乡。没想到……”

  “公主,公主你一定要想想办法,救救我们姑娘!”珍儿保住南宫的双腿,哭道。

  “好孩子,起来吧!回去好好伺候你们姑娘。我来想办法!只是,这些话再不许和任何人说去!若是这话让大单于听了,你们就全活到头儿了!”南宫叮嘱珍儿。

  “是,公主!”珍儿起身走了。

  阏氏大帐内,南宫放声痛哭!

  晚饭过后,南宫又去看容嫦。

  “姐姐来了。”容嫦虽然还是躺在榻上,但是精神好多了,见南宫进来,探身起来让座。

  “妹妹快躺下。”南宫紧走几步,按住容嫦。

  南宫摸摸容嫦的额头,道:“烧退了。妹妹好好保暖着,好容易退了热,别再凉着了。”

  “姐姐,我好多了。请姐姐不要再挂心了。”

  见容嫦好了些,南宫也稍稍放了心,道:“那好,妹妹早点歇着吧。明天来看你。”

  “嗯,多谢姐姐。”容嫦嘴角挤出一丝微笑。

  南宫的心就像被揪了一把!

  南宫站起身来,转身走了。走出帐外,南宫转身看了看容嫦的大帐,想着容嫦嘴角的微笑,眼泪止不住的落了下来。

  伊稚斜的单于大帐内,左大都尉正向伊稚斜汇报着各地往来调兵的情况。

  “大单于,我们已经将月氏、大宛的骑兵共计四万人,羌和东胡的四万骑兵集中起来,现在向土戈城出发,估计十日内便可到达。我王庭军队已经全部准备好了七日后便可出发,与月氏、大宛、羌和东胡的骑兵在土戈城汇合。”

  “嗯,很好!那汉廷那边有什么动静?”伊稚斜问中行悦。

  “回禀大单于,刚刚得到的线报,齐王、梁王、合肥王业已带着本部兵马各三万,奔向雁门汉朝的皇帝刘彻已经颁旨,这次要御驾亲征。”

  是夜,伊稚斜到了南宫的帐中。

  “大单于,准备好出兵的事情了?”南宫问。

  “是的。公主对我的事也关心起来了?”伊稚斜问。

  “要是打别人我自然不问,这次打的是我大汉朝。”

  “又是‘你的’大汉朝!你是嫁到我匈奴的女人!”伊稚斜有些生气。

  “可是我身体里流的是我大汉朝的血!”南宫毫不示弱。

  “你――”伊稚斜又气又奇。

  “南宫,你今天怎么了?”伊稚斜从未见过南宫这样顶撞过他,口气反而温柔起来。

  伊稚斜走到南宫身后,伸手将南宫的身子扳过来,温柔的看着南宫。

  而南宫的眼睛一丝往日的温存没有,怒视着伊稚斜。

  “好了,别生气了。都是我的错。”伊稚斜将南宫拥入怀中,喃喃道:“南宫,最近我太累了。”

  伊稚斜的温柔又一次征服了南宫。

  ……

  “大单于,不要再打仗了好么?”伊稚斜的怀里,南宫双臂搂着他的脖子道。

  “嗯,等我和你的弟弟中的一个死了,就不会再打仗了。”伊稚斜一只手揽着南宫,一只手抚摸着南宫黑缎子般的头发。

  南宫不说话了。

  “南宫,”

  “嗯。

  “想家么?”

  南宫不答。过了一会儿,南宫问:“大单于怎么问这个?”

  “没什么。就是问问。”伊稚斜道

  “大单于……”

  “想说什么?”伊稚斜的下巴轻轻靠在南宫的头上。

  “大单于,你喜欢隆安么?”

  “干吗问这个?”伊稚斜轻轻吻了吻南宫的额头,道:“怎么?是不是怪我最近冷落了你?”

  “不是的,大单于。”

  “南宫,虽然你不喜欢,但是,我还是要告诉你,我正在准备和汉廷的决战,很多事情要我做,不是故意冷落你的。”

  “那大单于岂不是更加冷落了隆安?”

  “南宫,我不喜欢汉朝的小女孩儿,我只喜欢公主你!”

  “那大单于……”

  “嗯……”伊稚斜鼾声渐起。

  望着伊稚斜憨憨的睡态,南宫心中默默道,如果你不是匈奴的单于,我也不是汉朝的公主,而是偏远乡下的耕田织布的夫妻,那该有多好!可是,我到底身体里流的是汉人的血,我不能由着自己放肆的爱着你!



温馨提示:
匈奴大帝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匈奴大帝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匈奴大帝全文阅读和匈奴大帝txt全集下载。匈奴大帝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匈奴大帝 第三十一卷 风催牡丹 南宫听了这话,心里一惊,拉着珍儿道:“你跟我来。”便拉着珍儿到了自己的阏氏大帐,对帐内的侍女们道:“你们都下去吧,没有我的话,谁也不许进来。” “是。”众侍女退出阏氏大帐。 珍儿扑通跪 2007-07-31 21:57:29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