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三十三卷 绝望的南宫

作者:童姿    更新时间:2007-08-07 22:40:34    状态:已完结
  南宫俯身抱着容嫦的尸体痛哭不止,珍儿也跪在旁边放声大哭。身边伺候的人不断的劝着。

  想到这位和亲来的汉朝公主平日宽容、善良,怜惜下人,帐内伺候的汉、匈侍女无不掩面痛哭。

  顿时,帐内哭声一片。早有人去禀报了伊稚斜。

  伊稚斜为出兵的事正忙着,忽然听到隆安殒命,忙忙的赶到隆安帐内。

  伊稚斜走到隆安尸体前,看到南宫等人痛苦不已,也不免想起隆安平日的种种温顺、乖巧的好处来,也后悔不迭。

  “大单于来这里做什么?”南宫止住哭声,转脸问伊稚斜。

  伊稚斜被南宫这一问,倒说不出话来。

  “人已死了,大单于可满意了?!”南宫冷冷的道。

  “南宫,你这是什么话?”伊稚斜见南宫如此说,心知自己做的事南宫定是知道了一二,顿时气短了些。

  “大单于,南宫只求大单于念隆安往日的好处,穿着这身儿她自己喜欢的衣裳去吧。”南宫知道,匈奴的丧葬之礼十分严格,穿着下葬的衣服更是有严格的要求,因此,不敢擅自做主。

  听南宫如此一说,伊稚斜才仔细看隆安身上穿的是汉朝的衣裳――珍珠白缎子绣粉色牡丹的一套汉装。

  这是隆安平日最喜欢的,每次拿出来穿上身时,从不舍的走出帐子,在帐子里坐都不舍的坐一下,生怕弄坏了。伊稚斜哪里会不知道?

  但是伊稚斜是个极为有原则的人,单于阏氏、偏妃的丧葬之礼皆有一定的规矩,哪里能乱来?

  “不行!隆安是我匈奴单于的偏妃,怎么能穿着汉朝的衣服下葬?!赶紧换成匈奴女人的服饰!”伊稚斜口气生硬,完全不顾忌南宫的悲伤。

  “大单于!大单于就不能网开一面么?”南宫知道伊稚斜的脾气,但是为了隆安,无法,只好低声下气的求伊稚斜道。

  “不行,嫁到我匈奴来,就应该遵守我匈奴的规矩,平日里你们两个穿汉装,我就不计较什么了。但这次不行,一定要换上匈奴女人的服饰!”伊稚斜的话无半点回转的余地。

  “大单于,隆安活着的时候从没跟大单于要求过什么。就请大单于看在隆安……”

  “说过不行,就是不行!我的话什么时候是能改的?!”伊稚斜已经阴了脸,转过身去不看南宫。

  “大单于,就当是南宫求你!”南宫走到伊稚斜面前,扑通跪倒在伊稚斜脚下。

  “你……”伊稚斜为难了。对于南宫的要求,伊稚斜是无不遵命,但是……

  看到南宫挂着泪珠的脸,伊稚斜开始动摇了。

  “南宫……你起来说话。”伊稚斜伸出双手,要搀扶南宫。

  “大单于,你先答应我!”南宫哀求道。

  “南宫,不要为难我!”伊稚斜低低的声音说。

  “大单于……”南宫的嗓子已经哭哑了,几乎说不出话来。

  但是,伊稚斜到底是伊稚斜,放弃原则的事情是不会做的。

  伊稚斜搀扶南宫的手缩了回来,道:“南宫,我的脾气你应改知道!起来吧,好好料理隆安的丧事,也就算你尽心了。”

  说完,扭身就走。

  “大单于,大单于!”南宫嘶哑的声音叫着伊稚斜。

  伊稚斜头也不回的出了隆安的大帐。

  “大单于!”南宫从地上爬起,跟着跑出了隆安的大帐。

  伊稚斜已经上了马。

  南宫抱住伊稚斜的腿,道:“大单于!隆安的死,难道大单于就一点愧疚也没有么!”

  这句话触到了伊稚斜的痛处!

  说实话,伊稚斜是喜欢隆安的。隆安的温顺、善良、乖巧,特别是那份与生俱来招人怜爱的柔弱,像极了先前的纳兰抬!伊稚斜看到隆安的第一眼就喜欢上了她。夜里,伊稚斜总分不清怀中的女子是隆安还是曾经的纳兰抬。无数次,看到怀里熟睡的隆安,伊稚斜满脸是泪。

  但是,伊稚斜憎恨隆安的身份--汉朝的假公主、淮南王的女儿。

  每每想到这里,伊稚斜就无比的憎恨隆安。

  所以隆安至死也是始终没有明白,伊稚斜为什么对自己的态度阴晴不定为什么时而候温存无比,又时而残暴凌虐。

  “你是在指责我,还是在威胁我?!”伊稚斜收起了往日对南宫的温存,眉毛立了起来。

  “我说错了么,大单于?”南宫不依不饶。

  “哼!”伊稚斜一阵冷笑,转而用戏谑的眼神看着南宫,“愧疚?难道公主说这样冠冕堂皇的话就不愧疚?!”

  “难道隆安的死大单于就没有一点责任么?!大单于都对隆安做了些什么,大单于自己最清楚!大单于就当是弥补自己的一点过错,就让隆安穿着她喜欢的衣服去吧!”

  伊稚斜听南宫说着,脸色渐渐阴了下来。

  “南宫!你放肆!”伊稚斜大声叫道。

  南宫愣住了!伊稚斜虽然粗暴蛮横,但是对南宫,即使就是南宫的错,也是耐心的劝慰,从来没有如此大声呵斥过。

  “公主,我希望你知道自己的身份!”伊稚斜用马鞭指着南宫道,“你是我的阏氏,你要听从我的命令!不要惹恼了我,否则,我的马鞭是不会留情的!”

  伊稚斜的话并不是空穴来风。伊稚斜的心里,女人只不过是会说话的牧马,只要他伊稚斜喜欢,就会跨上她们,用脚踢她们,用马鞭抽她们――难道跨上一匹牧马还需要问它高不高兴,鞭打一匹牧马还需要问为什么?这就是伊稚斜对女人的态度。尽管伊稚斜喜欢南宫,也喜欢隆安,但是到底她们都是女人而已,是会说话的牧马而已。冷酷的伊稚斜难道会对一匹牧马做出什么让步,即便那是自己最喜欢的女人。

  “啊――”南宫万万没有想到,伊稚斜会如此的冷酷无情。

  伊稚斜抛下愣在一旁的南宫,扬鞭打马而去。

  南宫站在草地上,足足愣了半日。然后,默默的转身,进了隆安的大帐。

  伊稚斜永远都是伊稚斜!伊稚斜永远都是是冷酷无情的,没有任何的人、任何事可以打动他,包括南宫自己。

  南宫的心彻底绝望了。



温馨提示:
匈奴大帝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匈奴大帝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匈奴大帝全文阅读和匈奴大帝txt全集下载。匈奴大帝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匈奴大帝 第三十三卷 绝望的南宫 南宫俯身抱着容嫦的尸体痛哭不止,珍儿也跪在旁边放声大哭。身边伺候的人不断的劝着。 想到这位和亲来的汉朝公主平日宽容、善良,怜惜下人,帐内伺候的汉、匈侍女无不掩面痛哭。 顿时,帐内哭声一 2007-08-07 22:40:3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