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十四章 花城有霸王

作者:青狐狸    更新时间:2010-05-15 21:23:08    状态:已完结
  青衣书生提上长形包裹奋力挤开人群来到台下,铁大师被刚才发生的一幕震得呆在那里,而花姓大将也不敢对对这位臂套奇怪铁环的武者做什么,擂台上一时就这样冷在那里。这时青衣书生奋力攀上擂台的身影就显得格外突出。

  “那书生,你下来吧,送死也轮不到你们读书人啊!”一个袒露胸腹的粗莽大汉好心喊道。

  “对啊,下来吧!”一个眼露讥诮的年轻公子哥尖着嗓子叫道,“你难道要和他比试吟诗作对?啊~哈哈……”

  ……一片嘈杂声中同样有人始终保持沉默,他们以平静的目光看着那名书生,又各自紧紧自己手边的刀剑,他们也是准备上场的,却被这书生抢了先。

  青衣书生终于爬上擂台,正了正衣冠,看了眼酒馆方向,随后猛一扯长形器物上的包裹,麻布飘落一柄丈二大刀暴露在阳光里,如雪的刀刃反射着众人的目光,刀面上篆刻着奇异花纹,竟是一朵雅致的梨花,除了刀刃部分亮的耀眼,其他部分都是乌黑一片,手握长柄上浅浅刻着的防滑纹理却闪着暗红色光芒像是饱饮鲜血,一柄刀像是一个气血旺盛的大汉,呼吸间散发出摄人心魄的奇异魅力。

  “这是……”花铁汉瞪大了眼睛,这柄刀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却不知在哪里看到过,但绝对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看到此刀全身毛孔不自觉的收缩,像是遇到极其危险的事物,而这个书生手无缚鸡之力,应该是这把刀传出的感觉。

  “梨花殇~这是刑家的宝刀梨花殇,想不到我有生之年还能看到此刀。”擂台下一个装扮齐整的老人叫出此刀名字,随后就眼含热泪激动的向那些不知所以的人介绍起了这把刀,这把刀是刑大将军家传宝刀。

  相传刑家先祖千年前随越君打下整个越国时就是手持这把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大刀,当时越国的疆土比现在的大魏国还要大,而刑家先祖却死在最后一场战役中,越帝给梨花封名为‘殇’,以后刑家后人哪一代不是护国大将军啊,没有刑家越国早就亡了啊!

  只是这代越君太过昏庸,居然听信小人谗言,将刑家逐出朝廷再不录用,没想到刑家后人却是改科考读书一途,如果刑家还在的话,越国不见得会亡国啊!这老人满脸老泪纵横……

  “怪不得这书生这么坚持,原来其中有这么多的内幕啊,刑家当真称得上一门忠良啊!”离伤点头暗道。

  “原来是刑家后人,吾年幼时曾于军阵得见先祖风采,至今难忘!吾赴此地前帝君曾嘱言如遇刑家后人当以将军礼待,越君失德,贤者共弃之,若刑氏后人来朝,当以上宾礼之。”花铁汉对这书生一礼,文质彬彬当真像是读了好些书的大儒。

  这些话也未必就是魏国帝君所言,看来大魏国君的确是个了不得的人物,手下一名偏将都能有如此见识,如果真的能拉拢到刑氏后人,那南越便是彻底死了,那些反叛军就是打得刑氏后人的旗帜。

  “将军有礼,君主得失,臣子不便妄言,只恨未学骑射练武艺,不能疆场报国,此行不为别的,只不想宝刀匣中老,江湖了残生,刑家后人从来都是死在战阵上的,绝不苟且偷生。”青衣书生目光决绝,花大将从中看到熟悉的光芒,那是百战将军才能历练出来的坚定果敢,刑家人当真是天生的军人!

  “来吧!刑某虽未习武,但家传刀法也不敢忘记,只望不给先祖蒙羞!”书生一抖长刀摆下架势。

  “何必呢?你真的坚持的话,你会失去生命!”花大将还想最后劝书生一次。

  “喝~”青衣书生眼神一冷,已经‘刷~’的一刀迎面劈去,但还不忘大喝一声作提醒,虽作书生还不改军人本色。

  花大将本来还想有所保留,不必真的打杀了这刑氏后人,只要将他生擒便可,可这一刀劈来惊出他一身冷汗,那‘梨花殇’劈来像是带上一阵腥风,耳边似能听到鬼哭神嚎,花大将心中一凛,这是刀劈杀了不知多少生灵,刀身自带阴风阵阵,这其中正藏着那些亡魂,面对此刀一个不留意就是神智被夺成为待宰羔羊。

  “既然书生你一意孤行,我少不得要砍下你的头来了,我还是一名普通士卒时曾见过你先祖执‘梨花殇’的风采,至今不敢忘怀,为了表示对刑氏一族的尊敬我将全力以赴。花大将说道此处已经手提长刀站了起来,一身黑甲反射着云间的阳光,一股灰暗的光芒像一片阴影笼罩了整个擂台,杀神一般逼向青衣书生。

  谁知书生不但没有退后反倒迎着杀神一般的花大将冲了上去,“刷刷~”两刀,一撇一捺像是写了个人字,随后整个人身体向左猛旋腰身带动肩膀长刀一道半圆型弧光横在人字中间,花大将本来也是一刀劈出,可这不管不顾的三刀完全打乱了他的节奏,不得不中途变招长刀左右一封挡过人字两刀,对着横斩的一刀只能退让……

  花大将双手紧握刀把,谨慎的注视着青衣书生,战场上常常会发生两个实力相当的人,对战时却一方被另一方压着打无一丝还手之力,那就是气势的问题了,一方有必胜信念打的另一方心里发虚,到最后不战而败,这是很正常的。

  此刻这书生拿了这刀居然能三刀逼的自己无还手之力,花大将再不认为这书生只是一个只懂花架子的读书人,直到此刻花大将才真正的认真起来。

  书生毕竟平时没有常常锻炼,惊艳三刀过后有了一丝脱力,端着刀站在那里胸前不停起伏,花大将圆睁的双目见此龇牙一笑,然后猛吸口气,胸脯像是气球一般高高胀气,涨到不能再涨了。

  “吼……”

  一声暴吼像是炸雷响在众人耳边,那些近处的体弱气虚公子哥都晕倒了两三个,就在众人惶惶之时,花大将已如疯牛般的向着书生撞去,一刀自上而下劈去,看不到刀影,只看到一道银亮的匹练像是银河倒挂,让人心中生出一股不可力敌只想后退感觉,花大将嘿嘿一笑,只要你退了一步,下面刀法连环,一刀更比一刀强,退一步就再无还手之力,胜局已定。

  那书生竟也横起一刀向上挡去,花大将暗赞一声不亏名将之后,可随后书生被巨力的一刀劈的向后一个踉跄,花大将心中一喜连环刀法劈去,每一刀都将书生劈的连番后退,只怕哪一刀疏忽之下就会被枭了首去,场下武者也看出凶险不吱一声,场中只有“呯呯~”金铁相击声,书生一步一步后退。

  “啊~大师兄,你回来啦!”石头一眼看到离伤惊喜的喊道,二胖,大牛,二牛剩下众人都聚到离伤身边,惊喜的看着他,那台上再惊险对这帮兄弟来说都与己无关。

  一个人喝酒对着那帮只知道胡吹的商贾也是无趣,离伤索性来到大洪门帮众所在地方,听着二胖众人对离伤的称呼,边上的那些江湖人士都不禁暗暗打量离伤,毕竟二胖,大牛,二牛等人年纪轻轻却每人都九个以上的铁环那是相当惊人实力,现在看到他们口中的大师兄都只有三环,众人眼中不由闪过一丝鄙夷,原来只是一群少年好面子,多套了环充面子来的。

  众人看到这里不由向离伤等人的地方挤去,本来地方就挤,如果不是看他们都是九环甚至还有一个十环上的高手,怎么可能让他们站的这么宽松,现在知道了他们真正实力也不用给面子了,有个带刀大汉瞪着一双牛眼,很是不爽的在二牛边上挤过去。

  不过大洪门众人都注视着离伤也没去管这些无聊之人,离伤在沉思要不要教师兄弟们‘裂神决’,毕竟自己现在的实力证明了‘裂神决’是完全有效无害的,可修真界怕是比江湖要危险百倍不止,算了~一会要他们自己决定吧!

  与众人打过招呼,一起注视台上书生对战花大将,石头还绘声绘色得给离伤将刚才横空出世的四支银箭,同时悄悄的扫视四周,颇有种想将那隐藏高手找出来的摸样,倒是二牛大大咧咧的一句话说道点上了,“那是大师兄不在,在的话一定比那人做的更好,藏头藏尾的如果真的是高手就出来啊,二胖都十一环了也不敢说稳胜那位黑甲大将!哼……铁大师你说是不是?”

  二牛一番话声音一点都没压低,大洪门众人也附和,石头也不停点头称是,周围那些武者只当是这些少年狂妄自大,并不说什么。离伤又看看铁大师果然没受什么损伤,也就放下心来。

  “咳咳……看台上,书生危险了!”离伤干咳两声,成功将众人注意力转移到了擂台上。倒是铁大师成精的目光中含着一丝欣慰的笑意,从擂台上判断出那神秘高手出手的方位,铁大师就一直注视着那个方向,那书生上擂后也看过那个方向,现在离伤也恰从那边过来了。虽然对自己的伤势很关心的样子,可从他的眼神中并没看到担忧,好像早就知道结果一样。

  铁大师一捋胡须,满意的点点头,他带过的徒弟很多,像这一批十三个这样优秀懂事的的确不多。自己也快四十好几了,早年行走江湖拿命去拼拉下一身伤痛,这一批徒弟之后就退出江湖吧!

  这时台上书生一刀一刀反击却还是被逼到了擂台边角,正是冲着离伤这个方向而来。突然书生脚下一绊,却是那几名喉间犹插着竹筷的黑甲亲兵,一个踉跄向后栽倒。黑甲将军眼前一亮,一刀横劈直来直去,完全是力量与速度正面取胜,离伤将背着的右手悄悄抬起,虽然与这书生只有一面之缘,但却不忍见他死在自己面前。

  “看我神箭!”就在离伤隔空一拳击出的同时,一道沙哑的声音突兀的响起,随后一支银色的短箭被一名身着金衣的中年男子射出,离伤皱了下眉头向那人看去。

  “呯~”的一声,花铁汉的大刀被一道隔空劲气震得向后飞去,那支银色短箭却是随后向外飞去,练花铁汉的大刀边都未蹭到。

  “哈哈~你手中已经无刀,还不投降?”那身着金衣的汉子双臂环抱,挺起胸膛,将手中剩下的银色短箭醒目的亮了出来对着花铁汉假模假样的喝道,好似那大刀是他的银箭磕飞出去一样,离伤冷眼看着他的表演。

  书生、花铁汉都紧盯着离伤,书生是早就知道,而那花大将离得这么近被打飞出去大刀,再发现不了是谁那也对不起魏帝授予他的将军一职,一时当事三人都不做声,只有那个金衣大汉在那边哗众取宠的表演。

  书生倒在地上,看了看手中长刀,猛的一发力,‘梨花殇’向着离伤飞去,离伤一愣握在手中,疑惑的看着那青衣书生,那花铁汉更坚定了自己的判断,这名黑衣青年就是以竹筷杀死自己三名亲兵的人。

  “壮士,可敢上台一战!”花铁汉虽知自己肯定不是离伤对手,可还是出声相邀,因为他看出这名青年可能有什么原因并不想上擂台来,而且大魏国的颜面也不容许他不战而败。

  擂台下的武者还没反应过来,那名金衣汉子已经一下跳了过来劈手夺到‘梨花殇’的刀把,嚣张的看了看离伤手臂间套着的三枚铜环,“兄台,这刑氏后人为我南宫荣所救,你难道想夺我的刀!”

  “啊……他就是南宫荣,这次叛军的首领!”边上的武者都低喊出声,这金衣大汉原来竟是南越国反叛军的首领,随着金衣汉子的表演,边上一群人都扯去身上的外衣,露出里面一色的黑色衣衫,竟都是反叛军。

  那南宫荣看着这么多手下,像是胆气更壮了,狠狠一拽刀把,一点没把离伤放在眼里,谁知离伤手中另一半的长刀像是陷入山石纹丝不动。

  “快点松手,我要上擂台打败这名魏国军士,扬我南越风采。”那金衣汉子一愣随后手向后一扬,威风凛凛的说道。

  离伤冷冷的看他一眼,单手闪电般的一抽,‘梨花殇’已经到了手中,随后掉转刀口,一刀劈去那金衣汉子已经满脸惊怒的倒在血泊中,那帮刚才脱衣服整齐划一的汉子手忙脚乱的穿起了原来的衣服,站在边上看着好像一切与他们无关。

  小人如鬼,当年离伤还是个幼童一路乞讨这样的人不知看了多少,也不知在这些小人手中吃了多少亏,此刻毫不犹豫的杀人祭刀却不是贪杀,只是早想好这样的人如果人人视之如猪狗,还会有他们的生存空间吗?就是那些自诩君子之人的退让甚至妥协才让他们肆无忌惮。

  离伤看了手中的‘梨花殇’眨了一下眼睛,无声无息的跃上台去,一把将那青衣书生扯下擂台抛向大洪门众人,那书生倒也硬气,从三丈高处落下憋红了脸却是没发出一声惊呼。

  这夺刀杀人一系列的事只在短短时间之内,再看离伤已经跃上台去,那些所谓的反叛军有人高举手中的刀剑嚷着要报仇之类的,却没人理睬带了南宫头领的头和身体灰头土脸的离开了,本来这种冒认别人功劳的事就够恶心了,偏他还做的理直气壮。武者也不是个个笨蛋,前后联系自然知道哪些银箭是离伤所发。

  “你把‘梨花殇’交给我了吗?”离伤回头看着书生问道。

  “我不配这把刀了,交给你只希望你能打下这座擂台不要求别的,你放心吧!”书生眼神黯淡。

  离伤嘴角挂出一丝轻笑,想什么来什么,最近真的是很顺利啊!

  “还要打吗?”离伤头都没回,冷冷对花铁汉道,对这些打着高举大义旗帜却干着毁家灭国事情的家伙离伤向来无丝毫好感。

  “不要那么多废话,来吧~”花铁汉真正面对那位神秘对手还是有些紧张,不自禁的情绪就激动了起来。

  “哦……”离伤转头冷冷的看了花铁汉一眼,一拧身与那书生同样的一刀劈出,花铁汉本能的想举刀相抗,可一股被毒蛇盯上般心悸感传来,花大将立刻撤步向一侧避去,他很相信自己战阵上磨练出来的直觉。

  “轰~”

  一刀比太阳还要亮的刀芒直劈而下,青石垒成的霸王擂被这一刀劈分开来,花铁汉满头冷汗的站在刀芒划开的巨痕前,困难的吞了口吐沫。再去看那天神一般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人群中。

  “花城有霸王啊。”还是那名老者,“当年主人也是能发出刀芒的,主人说那已经是武道修为最高境界了啊,不过主人他的刀芒也没有这样的威力啊!”

  “主人?你主人是谁?”边上人问。

  “哼~如果我主人在世,那轮到这些大魏国军士这般耀武扬威?我当年是刑北山大将军的一名亲兵!”老者一刹那挺直摇杆,像是又回到了那荣耀的时光。

  “花城霸王~花城霸王~花城霸王……”声声整齐的呐喊声回荡在整个花城,花铁汉挥手招来那些列队在擂台下的一百铁骑就慌张去了,连飞出去老远的长枪也没顾上找。



温馨提示:
裂神决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裂神决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裂神决全文阅读和裂神决txt全集下载。裂神决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裂神决 第十四章 花城有霸王 青衣书生提上长形包裹奋力挤开人群来到台下,铁大师被刚才发生的一幕震得呆在那里,而花姓大将也不敢对对这位臂套奇怪铁环的武者做什么,擂台上一时就这样冷在那里。这时青衣书生奋力攀上擂台的身影就显得格外突 2010-05-15 21:23:0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