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五十三章 东海(7)

作者:黄河家族    更新时间:2010-05-24 16:55:46    状态:已完结
  张小凡心头猛的一跳,那个名字,普智!

  不是明明事不关己吗?

  不是明明知道当年的事其实并不能真的怪他吗?

  不是明明知道当年的教导之情不过是一个阴谋吗?

  那为什么,听到这个名字,自己的心中,还会有彻骨的痛楚!

  以及那一丝丝的,难以察觉的……

  崇敬!

  也就在这个时候,法相的目光也是有意地向他这里看了一眼,随即又移了开去,继续道:“普方师叔与普智师叔交情最是深厚,从那之后,便在寺中静心参阅佛经,不再外出了。”

  大力尊者“啊”了一声,大有感叹之意。

  法相微笑道:“不过这倒也并非坏事。”

  大力尊者呵呵一笑,道:“不错,不错,诸位神僧自然还是要以自身圆满功德为要紧,不似我这老傢伙,与佛无缘,便整日里东奔西跑。”

  法相笑道:“前辈说笑了,你与我们天音寺乃有溯源,这一点来时恩师和普空师叔都特意交代过了的。来,请老前辈里面坐。”

  大力尊者谦让了几句,便和他一道进去了。

  张小凡看着他们二人走了进去,忽有感觉,转头向旁边看去,却见是石头拉了他一下,悄声道:“你看出来没有?好像这个年轻的法相,却是天音寺这一群和尚的领头人呢!”

  张小凡点了点头,这是自然,法相乃是天音寺下代弟子中最为出色的一人,自是值得他们着力栽培了。

  只是,他心中此刻,却依然想着刚才他们的一席话,便也没听到石头在旁边咕哝地说着什么,只听到最后他似乎说:“……我看他也没什么了不起的,话也说错了。”

  张小凡一怔,问道:“你说什么?”

  石头看了看左右,低声道:“我记得以前听人说过,佛门中人若是功德圆满,善终的话,便当称为”圆寂“。他刚才却乱说什么逝世的,听起来就让人不舒服,倒好似普智神僧他是……咦,张兄弟,你脸色怎么突然这么难看?”

  张小凡心乱如麻,强笑着对石头点了点头,便走回青云门所在之地去了,弄得石头站在原地,搞了半天也摸不着头脑。

  转眼间张小凡已来到流波山上半个月了,这段时间里,正道之士与魔教中人依然对峙,双方在日间多有相遇时候,不时便有斗法。但令正道中人迷惑的是,魔教中人却似乎不愿恋战,往往斗法斗了数个回合,便虚晃一枪遁走。

  往日里是听说魔教要在此荒僻之地聚会,想来多半是商量些毒计欲祸害天下,所以正道之士才欲来除魔。不料这时看了,却又不像。

  若说是与正道为敌,便应当出来决战才是;若是听说了正道中竟有了两位青云门首座人物,怕自己实力不够,那也该主动退去。

  偏偏魔教中人战又不战,退又不肯退。流波山地势又大,在空中目标明显,但若要深入下去寻找魔教中人的老巢,还当真不易。这一拖,时日便延宕下来了。正道中人纷纷猜测,魔教余孽究竟想要在这个荒僻之极的岛上做什么?张小凡虽说知道他们意欲何为,却是难以对他人说明。更何况,在他心中,却是不愿看到碧瑶那难过的表情。

  张小凡这些日子来,也跟着师父师兄在流波山上搜索魔教中人,但不同的是,别人是认真寻找,他却是明显的出工不出力。

  好在他善于掩饰,别人却也没有发现这一点。

  苍松道人与田不易都是数百年的修行,碰到这种事情,也感觉有些棘手。这一日入夜,他二人便叫上天音寺与焚香谷的人,聚在一起商议。

  代表天音寺出来的,自然便是法相,而焚香谷过来的人,是一个面色苍白的青年,修为倒也不凡,至少不在曾书书之下。这二人看去都是年轻一代中的翘楚,但在苍松道人与田不易面前,他二人的神色却都是十分恭敬的。

  见礼之后,苍松道人淡淡道:“二位师侄,此次我们正道诸派前来除魔,其中还有诸多借助二位的地方,贫道在这里先谢过了。”

  法相与那叫龙涛(龙套)的青年同时欠身道:“不敢,若有需要处,请苍松师叔尽管吩咐。”

  田不易挥了挥手,让他们二人先坐了下来,道:“废话我们也不必多说了。到今日为止,我们来这东海荒岛已有半月,虽说果然有魔教余孽在此,但看他们行踪诡秘,却猜不透用意何在。不知二位师侄有何看法?”

  法相与龙涛对望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

  苍松对李洵道:“龙师侄,这一次的消息是由你们焚香谷首先放出来的,敢问贵派可知道魔教的目的吗?”

  龙涛在苍松道人这个名满天下的前辈面前,脸上一片紧张,当下道:“回禀苍松师叔,这一次的消息也是鄙派无意中知道,魔教复兴之后,突然有大批余孽前往东海流波山,但所为何事,却是不知。”

  苍松与田不易对望一眼。

  法相忽然道:“二位师叔,依小僧这几日看来,魔教中人翻山越岭,往往对每处山头都仔细搜索,极像是找寻某件重要事物。”

  苍松沉吟道:“不错,我与田师弟也是这般看法,但他们究竟在找什么东西,竟如此重要?”

  田不易皱起眉头,随即道:“既然如此,我们猜也猜不出来了。

  不过魔教中人一向阴毒,你们回去之后,也要小心戒备才是。我们这里白天再加紧搜索,等找到魔教中人的老巢,再把他们一举剿灭,为天下除害。”

  法相与龙涛齐声道:“是。”

  在这之后,他们又商议了片刻,法相便和龙涛告退了。看着他二人走了出去,苍松忽然道:“田师弟,这两个年轻人的资质当真不错啊!”

  田不易缓缓点头。

  苍松道人道:“尤其是天音寺的法相,我观他眼瞳黑净,边缘却似有淡淡金光,眼神温润而不散,只怕在天音寺大法”大梵般若“上已有大成了。”

  田不易冷笑一声,道:“你也莫要小看那个龙涛,他刚才虽然在我们面前刻意低调,但见他气息悠久平和,恐怕其修为不在齐昊之下。”

  苍松哼了一声,道:“天音寺与焚香谷这数百年来,暗中无不想着取代我青云门正道领袖之位。如今刻意培养出这些出色门人,派了出来,多半便有向我等示威之意。”

  田不易看了他一眼,忽道:“无妨,只要有苍松师兄你门下那几个出色弟子,自然就不怕他们了。”

  苍松脸色一变,冷冷道:“田师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谁不知道你门下那张小凡,如今可是号称正魔两道第一奇才啊!”

  田不易站起身来,淡淡道:“我能有什么意思?我门下出了个笨徒弟,侥倖在七脉比试上胜了几场,能跟着你门下的出色弟子出去历练。却不料在魔教之地,与魔教中人力战之后,却被人遗弃在那古窟之下。若不是他人贱命大,只怕我也见不到他了。”

  苍松脸上怒容一闪,道:“田师弟,你要把话说清楚了。什么被人遗弃在古窟之下?齐昊他们回来之后,我也曾经仔细询问过他,那时候的确是因为小竹峰的陆雪琪伤势太重,而且连找数日,你那徒弟一点消息都找不到,在那死灵渊下,又有众多阴灵妖兽,这才被迫放弃。又哪里是什么故意遗弃了?”他话说到后面,声音也大了起来。

  田不易却没有丝毫退缩的样子,看了他一眼,亦大声道:“哼,若是你徒弟被人留在下面,不知死活,你还不早闹翻天了!”

  他二人声音大了起来,传到洞外,青云门门下弟子登时动容,个个探头探脑地往里看来。田不易与苍松毕竟是有道之士,决然不会在这些晚辈面前做失了什么事。田不易淡淡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过了片刻,齐昊与林惊羽走了进来,他二人乃是苍松道人最看重的弟子,也只有他们才敢在苍松道人心情不是甚好的时候接近他。

  齐昊小心地道:“师父,怎么和田师叔吵起来了?”

  林惊羽在旁边愤愤不平地道:“这个人最是小气了,真是一点前辈风范也没有……”

  苍松忽然喝道:“住口!”

  林惊羽一惊,低下头来,道:“是,师父。”

  苍松看了他一眼,转头对齐昊道:“他是还记着当日你们放弃找寻张小凡的事。”

  齐昊愕然。

  苍松哼了一声,道:“你们莫看他平日里似乎对那个徒弟不甚看重,但那是在他自己门中,到了外面,他却最是护短。更何况这一次那张小凡在七脉会武上为他露了一回脸,数日之前更是在天下人面前好好的出了一回风头,我私下听说他心里其实极是高兴。”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对齐昊道:“你可知道,这一次那个张小凡大难不死,平安归来,对你却是大大的不妙吗?”

  齐昊一时没回过意来,道:“怎么?”

  苍松冷笑一声,道:“你不是看上了他女儿田灵儿吗?”

  齐昊脸上一红。

  苍松道:“据说田不易有意将那个张小凡招为东床,本来他若是死在死灵渊底倒也罢了,可他非但活了下来,修为更是大进,还替他好好的长了一把脸,你的希望也就更小了。”

  齐昊醒悟,黯然点头,道:“这也是上天注定,弟子与那田师妹无缘吧。”只是在言语之间,还是不经意的,流露出了一丝恨意,只是不知道是对谁,是张小凡?是田灵儿?还是……

  而一旁一直听着他们对话的林惊羽却是一惊:“师傅……”

  苍松摆了摆手,缓步走到洞口,向田不易所居的那个山洞看去,脸上毫无表情,默然不语。但林惊羽与齐昊在旁边看去,只见他目光炯炯,显然在思考着什么东西。



温馨提示:
穿越诛仙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穿越诛仙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穿越诛仙全文阅读和穿越诛仙txt全集下载。穿越诛仙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穿越诛仙 第五十三章 东海(7) 张小凡心头猛的一跳,那个名字,普智! 不是明明事不关己吗? 不是明明知道当年的事其实并不能真的怪他吗? 不是明明知道当年的教导之情不过是一个阴谋吗? 那为什么,听到这个名字 2010-05-24 16:55:46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