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十六章 宝库(6)

作者:黄河家族    更新时间:2010-06-01 16:52:11    状态:已完结
  “十年前那一战,是我败了!”她在半空之中,盯着前方的鬼厉,一字一字缓缓地道,同时天琊神剑被她本身道法催持,蓝色豪光越来越盛,竟仿佛连天空中的阳光也被她逼了回去。

  “十年之后,我再请教一下你这个当今唯一一个身集佛、道、魔三家真法的人!”

  鬼厉大笑道:“你记性倒好!”

  说着更不多言,也不祭起仙剑,只是左手连画奇异图诀,瞬间在身前闪现出清光耀眼的太极图案,正是正宗的青云门太极玄清道法术。

  陆雪琪看在眼中,面色更冷,一声清啸,天琊神剑剑芒大盛,在她手腕转动之间,那天琊顿时像是长了十倍一般,向鬼厉劈了过来。

  鬼厉淡然一笑,他自己也在这太极玄清道上用了大心血苦修,只凭陆雪琪这一剑之威,便知其在这十年之间,道行实已是突飞猛进,当年青云门年轻一辈,决无一人能轻易将太极玄清道以剑芒凝聚得如此之纯,威势如此之大,他也不过是在少年时候,看到师父田不易教训齐昊时候用了一次而已,而当时的田不易在太极玄清道的造诣,却已经是到了上清境界。

  而此刻看陆雪琪随手劈来,剑芒如山,蓝光凌厉如刀,其势排山倒海,比起当年的田不易几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十年来她道行精进之快,直是匪夷所思!

  只是陆雪琪资质固然惊人,但鬼厉身负三家奇术,这十年来又钻研南疆巫术及鬼道之术,这十年间日夜苦修,又岂是等闲?

  更何况,早在十年前,他就已迈入上清境界!

  此刻只见鬼厉对着那如山剑芒,双臂一震,身前的太极图案突然飞速旋转,迅速变大,挡在胸口。

  “嘶!”一声锐响,仿佛是无坚不摧的剑芒被这面太极图案生生挡了下来,但只见蓝光虽盛,直有斩断一切之势,但清光闪烁,看似微弱,却坚韧异常,纵使蓝光再盛,也难进一步!灿烂豪光闪耀在他们二人之间,煞是好看,但任谁都知道,一个不小心,被这等蕴含道家真法大力的剑芒清光碰上,便是非死即伤。

  光芒之中,鬼厉吐气开声,“轰”的一声闷响,天琊神剑倒飞而回,而太极图案在闪了几闪之后,方才渐渐消散。

  鬼厉嘿了一声,看着陆雪琪,眼中有淡淡钦佩之色,但随即就被红光盖过,道:“果然厉害,只用了十年时间,你竟然就能突破上清境界,只怕当年的青叶祖师,也不过如此罢?”

  陆雪琪人立半空,衣裳飘飘,手中剑诀一引,天琊剑顿时止住去势,蓝光再盛,更胜方才,同时心中亦暗暗吃惊。这十年来她道行激进,固然是她资质过人,但更主要的却是她修道极刻苦,几乎可以用过分来形容,至于为何如此不顾一切的修行,甚至连她师父水月大师也看不下去而多次劝说于她,这其中的原因,却并非外人可以了解。

  但这种艰苦修持再加上她过人的禀赋,终于是在半年前,让她在青云门年轻一辈之中,第一个突破了上清境界,为千年以来,青叶祖师之下到达此境界最快之人。以她此刻的道法修行,在青云门中,除了各大长老首座,只怕便以她为首,纵然是向来号称门中年轻弟子第一人的萧逸才,多半也要稍逊于她。

  但是,尽管如此,刚才与她斗法的鬼厉,这个当初叫做张小凡的青云弟子,道行竟然丝毫不弱于她。那一手幻化太极图案圆熟老练,将她含有上清境界道法的一剑挡了下来,其间暗劲汹涌,层层涌来,雄厚坚实,却似乎乃是佛门一派,但看他施法,又分明是太极玄清道的手势法诀。

  这个男子,终于也在修道一途之上,走出了前人未走的道路么?

  “你莫要讥讽于我,这天下谁人不知,青云门中号称青叶之下第一奇才的,不是我,也不是掌门,而是你,张小凡!”顺过气后,陆雪琪冷冷的回道。

  “嘿,张小凡,他不是早死了吗?今日站在这的,不是青云张小凡,只是一个孤魂野鬼罢了。”

  二人对望,眼光都渐渐锐利明亮起来,但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间一声响亮之极的嘶吼,从迷雾之中轰然传上!

  这声音如此凶恶洪亮,以鬼厉和陆雪琪的修行,竟然也觉得微微眩晕,也几乎就在同时,脚下树干忽然间剧烈抖动了一下。

  就好像,原本厚实大地突然剧烈颤抖,和地震差不多的感觉。

  田灵儿与碧瑶原本还在因两人的惊人修为而感到震惊,此时也回过神来,立即向两人靠近,不同的是,一个奔向陆雪琪,一个跑向鬼厉。

  “吱吱,吱吱!”一阵尖叫,却是猴子小灰趴在那个天帝宝库的石门旁边,被这突然而来的震动吓了一跳,一边抓着石门旁边的藤蔓,一边叫了出来。

  还不等鬼厉等人反应过来,从这支巨大树干的来路方向,突然出现了四个人影,迅速飞来,一人在前,三人在后,转眼间就飞到了附近,陆雪琪与鬼厉向那里看去,都是一怔。

  而一路追逐而来的四人突然发现前头竟然有人抢在了自己前头,也是大吃一惊,不由得都停了下来。

  这四人却都是熟悉的人物,前面单独一人的是个风情柔媚的年轻女子,正是魔教合欢派的金瓶儿,而跟在她后面的则是正道中人,非但陆雪琪田灵儿认识,就连鬼厉,也都认识。

  法相,曾书书,还有愕然停下脚步,目光再也不曾离开过鬼厉的——林惊羽!

  场中,突然安静了下来。

  鬼厉的目光向他们望去,法相等人的脸上都浮现出复杂的神色,似欢喜,似愕然,种种神情一一闪过。

  金瓶儿妙目向场中扫了一眼,以她的聪慧,对现下的情况自然是了如指掌,看来这来历神秘的鬼厉与在场众人(除了她自己)都关系匪浅啊。

  此刻看着场中形势,她微微沉吟,脚下已经悄悄向鬼厉处移去,和他身后的碧瑶站在一起。

  正道那里,法相和陆雪琪看见金瓶儿的动作,同时都微微皱了皱眉,但还是没有说话。

  打破的沉默的,反而是站在最后面的林惊羽。

  在他的眼中,似乎此刻根本就看不到金瓶儿的人影,只有一个当年的张小凡站在他的面前。他缓缓的走上几步,嘴角动了动,似乎连说话也感觉到有一丝的困难。

  “你……你还好么?”

  鬼厉慢慢收回了眼光,不再和他对视,面对着林惊羽,不知怎么,他突然间竟是不敢看那个儿时好友的眼睛。

  林惊羽看着鬼厉脸色,神情更是激动,说出来的话仿佛都有些嘶哑:“小凡,你……”

  鬼厉身子一震,忍不住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正是那一张熟悉的脸庞,此刻那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敌意,有的只是激动和欢喜。

  “惊羽……”他涩声道。

  林惊羽这十年来在青云山祖师祠堂修炼,不止一次想起昔日好兄弟惨死时的那一幕,每一次想起,就是一阵痛彻心扉。对掌门道玄真人,不免的生出了一丝怨恨之情,对于天音寺,更是痛恨异常,若不是他们,草庙村之人,又岂会落到如今只剩两人的下场,而其中一个,还是疯的!所以这次下山后,对于天音寺的人,他甚至没对他们说过一句话!

  对于林惊羽的反应,究其原因,大家自然心里明白,只是当年伤疤,谁也不愿旧事重提,所以一直以来,倒是天音寺众僧人一直有意无意地躲避着林惊羽。

  可是,当得知往日好友并未身死,甚至如今已站在自己面前,他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过往的岁月一幕一幕,悄悄泛上心头,到了最后,分明定格的不是青云山,不是驭剑飞行、不是纵横天地,而是两个童年好友,在那个破败的草庙里,欢笑的奔跑!

  时光如沙,曾经磨去了你心中最可珍惜的东西么?

  儿时的朋友,曾经的兄弟,一番生离死别之后,如今就站在自己的身前。

  踏上一步,林惊羽脸上有着从未有过的激动,以至于似乎连鬼厉也为之动容,身子轻颤。或许,就在鬼厉自己的心里,也是一般的激动吧?

  站在碧瑶身边的金瓶儿眉头微微一皱,她对这兄弟两人的感情自然没什么兴趣,不过看这情形,正道中人倒似乎人多势众,如果这下鬼厉再出什么问题,自己与碧瑶只有两人,不免势单力孤。

  当下咳嗽一声,微笑道:“啊,碧瑶小姐,想不到你与鬼厉先生比我们还早到了此处,不知道那件异宝你们可到手了?”她和鬼厉没什么交情,要是贸然上前,说不定反而会被鬼厉一剑劈了,所以不得已之下,只能拉上碧瑶。

  碧瑶对她的挑拨却并不回答,只是痴痴的望着鬼厉,她相信,只要有这个男人在,自己就绝不会受伤,一如当年青云山!金瓶儿这么做,只会自讨苦吃。

  果然,此言一出,林惊羽与鬼厉身子都是一震,法相和曾书书同时向陆雪琪与田灵儿看去,陆雪琪缓缓摇头,他们这才放下心来。

  简单的一句问话,突然就把人拉回到了现实中来,鬼厉微微闭上双目,片刻后再睁开时又隐隐有红芒闪动,目光也变得锐利。他深深看了林惊羽一眼,终于一转头,再不看他,而是向后退了一步,拉起碧瑶,往旁边站了一步。

  他的意思很明白,你们双方的事,他不想管,只要别扯到他和这个绿衣女子身上就好。瞬时间,场上情况立改,金瓶儿偷鸡不成蚀了把米,变得势单力孤起来。

  见此情况,她恨恨的盯了众人一眼,转而轻声道:“小妹眼下就要被人欺侮,秦师兄还不出来拉小妹一把?”

  众人一惊,鬼厉微微一笑,他早感觉到秦无炎也来了,这才放心的置身事外,要不然,正魔双方失去平衡,可不是他想要的。但没想到,金瓶儿也察觉出来了。

  果然,角落处,出现了一道身影,正是秦无炎,恨恨的看了金瓶儿一眼,显是怪她坏了自己好事,但看情形,还是站到了她身边。他可不是鬼厉,能独善其身,他没那本事,也没那身份。

  金瓶儿微微一笑,目光盈盈如水,眼波流转,仿佛都洒在了秦无炎身上,柔声道:“你还好吧?”

  秦无炎哼了一声:“你我暂时合作,如何?”

  金瓶儿立刻道:“好,事过之后,你我再说。”

  秦无炎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只片刻工夫,这两个人已经看出这场面并不易与,故而立刻决定联手。秦无炎淡淡道:“你合欢派门下不是高手众多么,怎么只有你一人进入内泽,反被他们给占了上风?”

  金瓶儿目光向法相等人处望了一眼,面上居然有些微红的羞涩,看去更是惹人怜爱,轻声道:“我们合欢派乃是小门小派,我生怕多带几个进来,外面的那些人就突然死得不明不白了。”

  她微笑着向秦无炎望了一眼,道:“倒是万毒门向来执我圣教之牛耳,怎么也就公子一人呢?”

  秦无炎听她话里隐隐有讥讽之意,含笑道:“大家彼此彼此,我多带几个人才进来,只怕外面的人马就被你们合欢派和鬼王宗给吞了。”不过一会儿,他就恢复往日神色,正道诸人都不禁暗赞,不愧为三公子之一!

  此次魔教三大派阀大举西来,表面上大家合力消灭长生堂,但暗中却是勾心斗角,互相提防,以至于三大派阀互相牵制,竟然都不敢将座下高手尽数启用,倒是被正道这些人给占了便宜。



温馨提示:
穿越诛仙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穿越诛仙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穿越诛仙全文阅读和穿越诛仙txt全集下载。穿越诛仙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穿越诛仙 第十六章 宝库(6) “十年前那一战,是我败了!”她在半空之中,盯着前方的鬼厉,一字一字缓缓地道,同时天琊神剑被她本身道法催持,蓝色豪光越来越盛,竟仿佛连天空中的阳光也被她逼了回去。 “十年之后,我再请教一下你这 2010-06-01 16:52:1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