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59章:小杜子的过去

作者:超级玛丽    更新时间:2010-05-20 16:00:49    状态:连载中
  夜幕已深。骤雨倾盆。

  苏州城内寂静无比。刚漂泊大雨初下时,苏州城内一处人烟较少的地儿,还血战淋淋,而今两个长相极其奇怪的早已一瘸一拐的消失在夜色中,只留漫地散花,嫣红了整片地。

  而这处街道往前不远处便是嬴政所住的“悦来客栈”。这客栈中等规模,但内部装饰的倒也雅致。外面风吹雨打的,里头温暖一片,没人会选在这时出入客栈的。

  李琯菱和花云漪在一旁轻声说着话,边向放里头担心的探了探头。却见玄青仍在里面帮着嬴政调理脉络。两人见嬴政便无大碍,心上的石头稍稍放下。

  李琯菱也早已按耐住的一连窜发问了,诸如嬴政遇刺情况,还有花云漪怎知他们这之类的话题。花云漪倒也当李琯菱犹如妹妹般,细细为李琯菱讲了她的疑虑。

  花云漪说到自己的时候也没什么隐瞒的,只是说自己把事情留给屁四,红儿处理,自个儿就赶来苏州看看小杜子,至于如何发现他们的客栈,也就是早些时候让人打探好,好让自己寻得他们。

  两人也分别了一段时间,说了些叙旧的话,看嬴政脸色恢复正常也都放心的闲聊起来。

  待到夜半之时,李琯菱便回房休息,玄青留住了花云漪了解下小杜子的情况。找了处安静的地儿,两大宗派的顶尖人物,不像常人想象那样高傲的交流着,反而像是寻常人物般侃侃而谈。

  “你不像传闻中的那般冷傲啊。”玄青笑道,

  花云漪淡淡一笑,“传闻能信么?你不也不像个一派之掌,有点顽童谐样。毫无架子。”

  玄青一听哈哈大笑,感觉这花云漪说话也忒有意思,也不知是在夸自己年轻,还是没有掌门的风度,继续道,“知道我为何用那小崽子背后的图来对你证明他是我徒儿么?”

  花云漪一听,脸色微红,毕竟和这么一个上了年纪的人共观那春色之图,实乃不雅之事,但瞧这玄青没有丝毫多余的想法,却也不避谈这。

  而玄青之前撕开嬴政的后背,因为只有十分了解嬴政的人才会知道他背后这一秘密。但是如果是一个女子知道这事,必然与他有切肤之亲,但玄青为何看的出来花云漪同嬴政已有那种程度呢?花云漪百思不得其解,直到玄青为嬴政疏通脉络的时候才恍然大悟。

  因为花云漪现在的内在修为因为上次的双修早已直奔云霄,即将漫入天极上等境界,而就是由于双修让他内在修为完全变了双修模式,要是境界高点的人也是可以察觉的出的。

  花云漪此时含羞点头,玄青却在一旁乐开了花,“看来你也是个聪慧之人。不过我这小崽子有了你也算是一种福气,改日我便促下他,让他把你给娶过门,老头子我也想看那小崽子能立个家再生出个崽子,要不以后自己年老色衰,便等不到那日咯。”玄青却啥也不避讳,什么话都是快言快语的说出,一下子拉近了同花云漪的关系。

  花云漪哪里知道这老头儿会蹦出这种话来,不过心里想了想也是能体会到那种美满的景象,嘴角露出一丝美美的微笑。

  玄青忽的轻叹一口气,“说起我这崽子啊,他身份高贵,但却从小是个痴儿可怜的紧。”

  一听嬴政的事花云漪双眸犹如含水般清澈,扰有兴致的望着玄青。

  玄青继续道,“打小受人排挤欺负,后因母亲病故由其亲人将他托付给我。一开始老夫我也是觉得这愣小子没有习武之能,哪知他却天赋秉然,见招便能过目不忘,而且小崽子待人真诚,愣头愣脑的整天为我揉脚,人虽愚笨,却比起那些自视聪明的人好得多了。呵呵”

  玄青说到嬴政往事脸上露出丝丝难掩兴奋之色,花云漪也是一旁看的一眨一眨的。

  “但是毕竟他是个痴儿,先天残疾,体质虚弱,手脚增长很不协调,于是老夫便让他习得本门的浩然正气希望能调养好他的身段,结果却没有丝毫作用。

  但老夫心疼着崽子,不想让他长大后成畸形,便探寻了几位武道高人,共同为他闭门参悟一套适合他的内功修为,也就是后来小崽子时不时魔性大发所习得的内功。

  但这套内功之法以后很难突破佳境,必须有一套异于常人的修炼方式才能让这这魔性内功发挥出更大的力量,才能更好的压制住这股邪气。因这才会有小崽子背后的四副春色之图。”

  玄青绘声绘色的讲着,并不把花云漪当外人看待,把关于嬴政的大概将给了花云漪听。花云漪心叹,没想到这小杜子以前还有这般坎坷经历,但也就是这些经历让他武修异于常人吧。

  “但他现在机灵的很并不像你所说的是个痴儿,而且武功几乎全失。这是为何?”花云漪把心中疑问讲出。

  玄青理了下思绪,解释道,“这几月我寻他数久,在玄天门山脚下发现一滩血迹,血迹乌黑,估计是小崽子的,应当是遭人投毒,迫害,掉入山脚下,才引发这一系列古怪之事吧。不过上天佑他,大难不死,大难不死。”

  花云漪闻言也不想继续追问嬴政遭人迫害的事,之事感觉也是因为这等巧缘让自己结识了他,更发展到自己都难以想象的程度,当初见了小杜子便知他不是凡人,现如今也算应了自己猜想,这小杜子竟是玄天门的大徒弟,而且有惊为天人的能力。不过这也不算是段孽缘吧,或许真是上天冥冥中的安排吧。

  两名高手此时却各自陷入自己沉思中,也不知过了多久,窗外暴雨越下越大,才将两人惊醒,尴尬一笑,玄青便好奇道,“好像有听到你叫他小杜子?这是怎们回事,难不成是他自己取得名字。”

  花云漪一听掩嘴一笑,“也不知这滑头怎么想,胡乱给自己取名改性,叫什么杜蕾斯,真是个不伦不类的名字。”

  玄青一听也哈哈大笑,他自己也十分感慨自己的徒弟,现在的的确确是换了个人,而且从本性上完完全全就不同于之前的赵清潇,也不知等等醒来还能认得自己这把老骨头不。

  “那他之前叫什么?”花云漪问道。

  玄青刚要脱口,忽然想到了什么便思虑一番,脸色转淡,说道,“其实他姓啥叫啥那都是过去了,现在他就是小杜子,以后他就是小杜子,这样对他会更好点。”

  花云漪不懂玄青为何忽然说出这番话,也许他有难言之隐吧,便也不想再问。但玄青却继续说道,“我知道你此次来也是想见他一面,随后也是同老夫一样往京城一去,你我都是为宫中贵人们办事的,免不了此行的。

  不管你背后的主子是谁,但你一定要记住,两个人你伤不得。”

  花云漪自知也隐瞒不了玄青,听他猜出自己此行目的便也不反驳,但玄青最后的问话她却不大懂其中意思。玄青见花云漪一脸不解,便淡然道,“一个是皇上!

  另一个便是赵清潇!”

  第一个花云漪当然懂得,但第二个人是谁呢?花云漪更是不明白。玄青叹了口气道,“赵清潇便是那小崽子,你以后可要护住他。为何我想让他这名字成为过去,为何这小杜子还是小杜子,以后仍是小杜子,这其中涉及的水太深了,太浑了。你只要记住,他的身份不一般,因为他叫赵清潇。”

  花云漪轻启薄薄的双唇,念道,“赵清潇,赵清潇,赵,赵,赵。难道他是!?”

  天空一声闷雷,雷电划过映射在玄青那严肃的眼神上,玄青心照不宣,轻轻的冲花云漪点了点头。



温馨提示:
后宫奴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后宫奴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后宫奴全文阅读和后宫奴txt全集下载。后宫奴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后宫奴 第59章:小杜子的过去   夜幕已深。骤雨倾盆。   苏州城内寂静无比。刚漂泊大雨初下时,苏州城内一处人烟较少的地儿,还血战淋淋,而今两个长相极其奇怪的早已一瘸一拐的消失在夜色中,只留漫地散花,嫣红了整片地。   而这处街道往 2010-05-20 16:00:49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