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84章:无能为力

作者:超级玛丽    更新时间:2010-06-13 10:24:18    状态:连载中
  苦恼?这人难不成在自寻烦恼。嬴政诧异的盯着轿子,开口道:“这位贵人,这些事应该留给当今皇上烦恼吧,你苦恼什么?”

  轿子里头那人一听,轻笑了下,却也不回嬴政,转而淡淡道:“改明你转了性参与这国家大事,千万要记住,当今的皇帝可是得罪不来的。凡事都要留个心,哪些人值得你去为他做事的,心里还得有个数。这样便可保得住你的性命。今日便到此了吧,万万记住我的话。你且退下吧。”

  嬴政满头雾水的听着这些有的没的警告,拱了拱手,再看了眼轿子,便转身离开了。

  待嬴政走后,轿子里头的人便开口道:“高长恭,这人是个可塑之才。朕正瞧他那邪性,要是放到后宫之中,定然能引起轩然大波。”

  高长恭便是戴面具的男子,他连忙低头道:“皇上是想借他之力,来压制住后宫?不过他会愿意么?而且让他到后宫要嘛成太监,要嘛成宫奴。成了宫奴也是其他妃子底下的食客,这样一来他会受皇上控制么?”

  轿子中贵人便是当今皇上,他听完高长恭的话,便一言不发,思绪良久才开口道:“皇后本不能出宫,但这几日也到了苏州,靠着太后的指示,说是来为朕挑选妃子。不过她的用意不过是借此出行。怎奈途中却遇到了杜蕾斯,此时与他结了仇,应该正策划着刺杀他,或许借皇后之手能将他引进宫去。你且去护他,皇后不管如何对他,仇越结越深最好。只要别让他死即可。”

  “遵命!”

  且说嬴政告别了落烟远,心情大好,漫步在街道上,忽的感觉有人跟踪,出于好奇是谁,嬴政速度极快的闪进了小巷之中,悄悄跃到屋顶,却见底下一个身穿青蓝长衫的男子,正看着嬴政走进去的巷子,嬴政瞧那男子精装无比,五官十分立体,与中原人的外貌相差极远。

  正在猜疑他的身份时,那人忽抬起了头,双眼如电般直直盯住嬴政,嘴角露出一抹鄙夷的微笑。

  嬴政忽觉背后一股阴冷肃杀之气朝自己而来,立马转身过去,却见一个长相艳丽的女子,手中一柄银白色的匕首,缓缓的没入嬴政胸口。

  面对这快如闪电的速度,嬴政双眼睁大,一点放抗的余地都没有,两眼一昏便天旋地转的倒了下去。

  昏迷了许久,嬴政意识有点模糊,此时他双手被吊着,整个人悬在半空,四周房间十分阴暗,犹如地牢一般。

  此时嬴政瘫软着,但却有隐隐约约女人的声音传进了自己的双耳之中。

  只听那女人似是疯癫,一会叹息,一会傻笑,忽的泣声道:“要是个男娃子,母后也不会把你给丢弃,为什么你偏要是个女孩呢,偏要让母后割舍掉你这块骨肉呢。这怪不得母后,要怪也得怪你不争气。哦,不对不对,要怪也要怪那些女人,个个都有个小皇子,母后可不能被比下去,母后也得生个小皇子,免得她们来欺压母后,你应该能体会母后的用心吧。

  这一切都要怪那些女人,怪她们逼迫我,怪她们那张得意的嘴脸。哼。”

  随后这女人的声音渐渐变的尖锐起来,指甲套不断的抓着桌子,发出嘶嘶刺耳的声音。

  “你瞧瞧母后多疼你,舍不得你在外流浪,现在过来接你。谁知那该死李家把你从别人手中强买过来后如此待你,又把你输给那姓杜的。为了你,母后定然饶不了他们,这李家已经被母后的手下屠了个精光。开心吧,解恨了吧,母后是不是很疼你呢。

  从今往后,你便不用孤苦伶仃的生活着,母后会把你领进宫去,让你开开心心的生活着。还有你不再叫阿奴了,母后给你取了个名叫赵清旋,喜欢么,都是同的几位皇兄一样,清字辈的。但只能私底下让我叫着,要是声张出去,母后可就保不了你。我的旋儿,我的旋儿。我的旋儿…”

  这女人便是承帝李皇后元姬,叶承德,端木华的背后主子。嬴政正是被她派身边的高手缉拿回来的。此时嬴政已经意识清醒,听着这最后一句话不断的重复着,声音夹杂着哀怨,好生的刺人心。

  嬴政将头一抬,发觉自己双手被吊住,整个人悬在半空,忽的挣扎一下,胸前的伤口一下子裂的更大,嬴政吃痛的喊了一声,随即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一动静忽的惊醒了在他面前的李元姬。

  李元姬怀中抱着昏迷的阿奴,双眼冷冷的看着嬴政。嬴政大口的喘着粗气,瞧着眼前这雍容华贵的女人,才发觉她怀里的阿奴,急忙喊道:“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但如果与我有仇的话尽管来针对我,但我家阿奴是无辜的,如果你胆敢动她一根汗毛,我倾尽家产也要灭了你。”

  李元姬听完,淡淡的瞥了一眼嬴政,轻笑道:“呦,还倾尽家产,今儿个还不知你可否走得出这个牢房呢。”

  “你是谁?你到底想怎样?”嬴政怒道,

  “呵呵,要知道本宫是谁,你还没哪个能耐。就因为你这不知死活的家伙破坏了本宫的财源,今儿个本宫不想怎样,就想好好的折磨你一番。哈哈哈,朱雀把人给我带进来。”李元姬媚眼一下子阴冷道。嬴政此时才有点明白这人来历,大概就是端木华背后的大人物吧。

  这时那名跟踪嬴政的男子,从旁边推门而入,怀里抱着被捆得严实正在挣扎的落以妍。嬴政心中一急喊道:“快放了她,我说过了,你要针对的话就来找我,何必连小孩女人都不放过。妍儿,妍儿!”

  听到嬴政的叫喊,落以妍将头转了过去,看着嬴政胸前血迹斑斑,什么都不顾心疼的问道:“骗子啊,你受伤了!这到底怎么了。疼不疼啊。不要担心我,我没事的。”

  “啧啧,好一对苦命的鸳鸯,看来你们好上了是不假,今日本宫也算是考验考验你们一番。”李元姬听着落以妍两人的言语,便淡淡道。

  “你这个疯婆娘,生意上赢不过我,就来阴的。你到底要如何?”嬴政瞧那女人嘴脸打心底的不舒服。

  “唉,敢这般骂我的你还是第二个。我不想如何,只想让你明白,并不是身上的疼痛才是最痛的,我要让你的心一步步的被痛给蚕食掉,让你慢慢的受尽心痛的折磨,哈哈哈。朱雀把她掉起来!”李元姬双目疯狂的瞪着嬴政,诡异的笑道,忽然又转而温柔的轻抚着阿奴的脸,似乎怕吵醒她。

  朱雀闻言便将死命挣扎的落以妍,同嬴政那般悬吊起来。

  嬴政两眼无力的看着落以妍,显然胸前的伤着实让他吃痛许久,刚又激动了下,伤口扩的更大,现在又点血流不止。但嬴政仍旧给予落以妍坚定的眼神,温柔的冲着落以妍微笑道:“没事的,有我在。”

  落以妍原本害怕的内心,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看着嬴政苍白的脸,心疼的落下了泪水:“嗯,有你在我不怕。到是你个骗子伤成这样了,我知道一定会很疼的,但不紧你疼我心里也会很疼的。”

  嬴政心中一暖,看着落以妍那晶莹的泪水顺着脸颊而下,梨花带雨,楚楚动人的感动着自己,嬴政故作坚定,仍旧摆出以往那嬉皮笑脸的感觉笑道“死不了,死不了。哈哈”

  李元姬看着两人微微叹气,“也罢,让你们在谈会情,等会就不要怪本宫太薄情了。朱雀拿鞭出来。”

  朱雀领命,立马从腰间掏出一条黑色长鞭。嬴政双眉紧锁,看了眼落以妍点了下头,鼓励她不要害怕。

  “姓杜,今日我便想让你知道,不要以为自己有多厉害,当你在毫无能力还手的情况,你还觉得你脑袋有多好用么?今日我便让你深深的感受下,命运掌握在别人手中的无奈。

  你胸前的伤口离你的心脏还差几公分,伤不致死。但是只要你情绪稍稍激动,伤口会裂开便加快血液流出,但外在的心痛与内在的心痛夹杂在一起会是怎样的感觉呢!?今日本宫让你尝尝。”李元姬柔声细语表情阴冷的说道。

  嬴政此时的身体开始变得虚弱,面对李元姬那冷艳的面孔,轻哼一声,不去理会。

  李元姬很有深意的笑了下,朝着落以妍说道:“接下来我会让朱雀鞭打姓杜的,按他的伤势,估计挨不了几鞭便一命呜呼。但是有个办法可以救他,就是接下来的每一鞭如果有人替他承受,便可以让他暂时躲过一劫,不知落小姐可否有这个打算呢!”

  “你个疯婆娘,有事冲着我来。妍儿,妍儿千万别听她的,你女儿家身子受不了几鞭,我身体硬朗还行的。妍儿乖听话。”嬴政心中一急,呼的喷出了一口血来。

  落以妍看着嬴政这般虚弱,心疼的不行,眼泪止不住,冲着李元姬拼命点头,:“我愿意,我愿意,千万别打骗子,他受不了这些鞭子的,求你放了他吧,骗子的一切我来承担,不管你想对他怎样。”

  “哼放了他,我还想折磨着他呢,朱雀既然她愿意,那么动手吧,记住不能打脸,她还有利用的价值呢。”李元姬狠声道。

  嬴政流血过多,意识有点模糊,有气无力的看着李元姬,面对眼前的一切深深的无力感让他倍感绝望,落以妍的双眸已经不满泪水,一旁不断的唤着:“骗子,骗子。我在呢,别倒下。我在呢。”

  嬴政缓缓的睁开眼,此时朱雀已经扬起长鞭,在嬴政十分悲痛欲绝的眼线中,重重的挥在了落以妍的身上,鞭声极重,夹带刺肉的感觉,不留余地的印在落以妍身上,落以妍嘴角紧闭,强忍着疼痛,但眼泪还是簌簌的流了下来,仍旧关怀的望着嬴政。

  嬴政这时已经强掩不住心中不舍,视线一下也模糊了,望着落以妍嬴政早已说不出话,用尽力气的摇着头,鞭打在落以妍的痛已经深深的烙疼了嬴政的内心。

  鞭子连续着抽打着,入肉的疼痛让落以妍整个人不断的瘫软下来,渐渐的支持不住,最后对着嬴政露出一抹浅浅的微笑,便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嬴政这时才明白什么是心内外伤融在一起的感觉,想要咆哮出来怎奈已无力出声,只能安静的看着一脸白皙的落以妍。

  “是不是很痛,很痛?这种感觉好受么?不要总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在强大压迫感下,便能体会到自己有多渺小,无能为力却要睁眼的面对着这种感觉好受吧,哈哈,本宫今日便要这般无情的践踏着你的内心。”

  嬴政无力的叹息着,也从李元姬的话语中体会到她所说的一切,看来自己不愿面对的现实今日便这般发生了,要不是自己武功不行,权力不够花云漪也不会仍旧受控于人,要是自己足够强大就能好好的保护自己所爱的女人。原来自己平时自以自己有多了不起,但在真正危机时刻,才真能感受到自己的无知。

  吵杂声中阿奴已被惊醒,望着眼前这一幕,幼小的孩子一时吓傻了,见到嬴政微微一息,阿奴哇的就从李元姬手中挣脱而出,大声的哭喊道:“阿爹,阿奴好怕,阿爹你怎么了?”

  李元姬眼疾手快拉住了阿奴,却听见阿奴这般叫唤着,眼神肃杀的看着嬴政,又往回瞪着阿奴怒喊道:“是谁让你这样叫的,是不是他,是不是他。本宫才是你的亲娘,你胆敢这般乱叫别人爹。”

  李元姬疯狂的扯弄这阿奴的身体,阿奴哭的更加大声不停的叫喊着:“阿爹,阿爹…”

  嬴政身体晃了下,眼皮半睁着望着阿奴,想要喊出声,却丝毫没有一丁点力气。李元姬瞧着阿奴仍旧不停的喊着嬴政爹,眼睛都瞪红了,伸出手来,用力的掌在阿奴的嘴巴上,“你再给我叫一声试试!”

  阿奴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之感觉嘴巴火辣辣的痛,但仍旧朝着嬴政奔过去,仍是那般高喊着“阿爹,阿爹。”

  李元姬拽着阿奴,怒不可遏一连串的扇了阿奴几巴掌,直至阿奴嘴角肿了起来,血丝布满着阿奴的整张脸庞,可阿奴还是那般叫唤着,李元姬近似于疯狂,举起手宛然不把阿奴当成自己的女儿,重重的扇了下去,阿奴嘴角流出血来,整个人处于晕眩,最终声嘶力竭的喊了一声“阿爹”,在李元姬巴掌下也瘫软下去。

  嬴政心口绞痛,拼着最后一口力,双眼瞪着李元姬,脱口道:“我会记得你!”胸口血雾喷薄而出,望着自己疼爱的女人和女孩,难过的合上了双眼。

  朱雀急忙上前探了探嬴政的气息,并回禀李元姬道“尚还有一口气息。要杀了他吗?”

  李元姬将阿奴紧紧楼在怀中,抚摸着阿奴凌乱的发丝,看也不看朱雀一眼只是淡淡道:“这样让他死了也太不值了,我打算将他喜爱的落小姐纳进宫中给皇上做妃子,一来到了后宫,落小姐可没那份权势,必然受控于我那么江苏一带的落烟远就没什么好怕的了,也算是为叶承德辖制住了一个。而来让这个姓杜的与那落家小姐永远的搁在宫墙的内外,让这姓杜的生不如死哈哈哈。哎,看着所爱的人投身于别人的怀抱,而且又是凌驾万人之上的皇上之中,姓杜的会是有什么样的感觉呢。哈哈。端木华,叶承德你们进来吧。”

  这时早在门外恭候许久,的叶承德和端木华走了进来,看着眼前的一幕,对于李元姬的手段望尘莫及,更是心里头深深的怕着自己这位主子,两人进来急忙跪地请了个安。

  李元姬:“淡淡道。姓杜的本宫且饶他一命,随便将他丢在街上,活不活得下来一切看天意了。而落小姐你们寻个法子送她回去,过几日我便会到落府一趟纳她进宫。而我怀中的小女娃本宫看着喜欢打算领进宫做本宫的贴身宫女。今日这事也算是帮你们出口恶气,好好的效忠本宫就有你们的好处,本宫也不会容得别人欺到你们身上。这事算了解,这段时间还是收敛一点,皇上还苏州呢。没有其他的事那都散去吧。”

  两人领命随后接走落以妍,便迅速的离开了。朱雀在李元姬的指示下,扛着嬴政趁着夜深人静随意的丢弃在街道上,消失在这茫茫夜色中。

  这一日,所有的一切,丝毫都不保留的刻在嬴政脑海里,不管他是否能活着,但他内心的恨已经慢慢的浸染在他的心中,一个不能保护好自己女人的男人就是个失败的男人,就算死了他也要向这女人讨回自己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

  这个女人的疯狂,他是领教,但是他心里笃定,来日必定让她血债血还,要以数倍疯狂的手段,让那个疯女人也能深深的感受到绝望。



温馨提示:
后宫奴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后宫奴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后宫奴全文阅读和后宫奴txt全集下载。后宫奴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后宫奴 第84章:无能为力   苦恼?这人难不成在自寻烦恼。嬴政诧异的盯着轿子,开口道:“这位贵人,这些事应该留给当今皇上烦恼吧,你苦恼什么?”   轿子里头那人一听,轻笑了下,却也不回嬴政,转而淡淡道:“改明你转了性参与这国家 2010-06-13 10:24:1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