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96章:心服口服

作者:超级玛丽    更新时间:2010-06-25 00:18:06    状态:连载中
  嬴政以“雨人”的能力下这盲棋就跟平常下棋一般。只是现在他要各让三子,而且同时一对二。在外人看来根本就是稳输的,但苏瑾却不以为然。

  其实嬴政的棋力来到古代,原本就很强的他,靠着现在这身体的天才头脑,对于围棋更是进一步领悟。更何况自己已经参破了以棋入道境界,以至于棋就是这世界,而这世界就是棋。现在他只是没遇到真正的高手,就凭他现在的棋道已经快接近神乎其技了。只是在等一个更强的人人让他参悟最后一层棋道境界,棋道与人性的合一。

  就连他自己也慢慢察觉自从自己武学上长进不上,随之而来的围棋领悟更是让自己不断冲破自己的瓶颈,最终寂寞到只有自己跟着自己下棋了。

  听着胡正太呼喊,嬴政仍旧十分和谐的同两位美女对诗着,随口也淡淡的回了胡正太道:“左下角星目。”

  胡正太那边急忙唤人放上白子。随后王行一两人继续跟帖。嬴政继续道:“十七之五。”

  紧接着又道:“六之十七。”随后完成了初步的开盘的布局。

  王行一两人本是围棋的爱好者,但是对于这奇怪的开局有点似曾相识之感,两人平下心来相互探讨了下。

  嬴政瞧他们那边先停住了,心里想着,再不快点等真老师来了,老子可要被识破了。不过这时旁边两位才女已经开始给嬴政出题了。

  “老师,这窗外只有一片茫茫雪景,早已失去往日盎然的感觉。但是惟独这雪中梅却嫣红的绽放着。不如今日就以梅来作诗”杜莲儿说道。

  嬴政点了点头奸笑道:“嘿嘿。这样也可。那你们各出一首诗吧。要是老师对不上来便可随意惩罚老师。也就是说老师输了身体任你们摆布。”

  两位才女一听,默默的点了点头,忽觉不对,急忙羞得低下了头,“这老师怎这般不羁呢?”

  这时杜莲儿,急忙走到门边,开始了诗的构思。

  棋盘那头王行一两人也开始继续放子了,嬴政趁着两位才女在思考着诗,集中精神,希望中胖就能直接搞定那两个,便一下子加快了攻势。

  白子压迫而上,不断的围堵王行一两人。似乎他们所想到的妙招都会被嬴政事先给猜到,结果一下子乱了手脚。心中纳闷道:“老师都让了三子,而且还下盲棋,怎么就像是没让子一般,直接坐在自己面前下棋呢。而且这气势好可怕啊。那不成他说有高人指点还是真的?”

  围观者的学生们开始惊呼的朝嬴政投去羡慕的神色,这老师真是奇了,看来不是空口说大话的。这本事,没准“应天书院”还没有一个老师能有他这样的本事呢。

  苏瑾完全猜到了现在的情形,但心里还是不免一叹,这仙人境界是不是又提高了一层呢?

  正当王行一两人又沉默的看着棋盘时,嬴政立马回过神来应付施菀两位才女。

  这时杜莲儿已经出了一诗,“雪虐风号愈凛然,花中气节最高坚。过时自会飘零去,耻向东君更乞怜。”诗句直接抒发对于梅傲然绽放于凋零白雪,高傲的气节,虽没华丽的词藻,但是仍是一首咏梅的好诗。

  在围观围棋的学生们,深明这两位才女的对诗造诣,也纷纷往这边发出喝彩声来。

  而接下啦施菀也题诗一首:“东风才有又西风,群木山中叶叶空。只有梅花吹不尽,依然新白抱新红。”这诗一出满堂喝彩,比起杜莲儿那诗意境高上了许多。

  即使不懂诗的人一听,这诗平仄押韵也很让人上口,不免也都情不自禁的拍起掌来。看来此次派出的两个才女果然可以难倒这位新老师,胡正太已经迫不及待的叫喊着:“老师啊,快哦。如果你还没想完,王行一他们没准就要继续下一步咯?”

  嬴政呵呵一笑,摇了摇扇子道:“急嘛急。要淡定,学老师这样淡定懂不?这两位才女果然不凡,这诗出得十分有造诣。不过我这边也有小诗一首,希望众位也为我鉴赏鉴赏下。”

  话一完,学生们都来了兴致,全都洗耳恭听着。嬴政摇了摇扇子,虽然天气有点冷,但需要装逼的时候还是会要风度不要温度的,只见他走在外面栏杆处轻轻念道:“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搁笔费评章。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诗意融合有道,将眼前的雪景用来衬托梅的非凡,似乎意境更接近于现在众人看到的情形。随之在连个才女的赞叹声下,全场十分坚信眼前的这位老师的的确确是受高人指点,难怪这般有才,随即便爆发出一阵大大喝彩声。

  嬴政拱手道:“承让,承让。”

  这时施菀娇羞上前讨教道:“老师别光比试可否给我们指点一番呢?”

  胡正太一旁听着极为不爽:“指点什么,这边的棋还没下完呢?”

  嬴政看也不看胡正太一眼,只是十分有老师气派开导学生道:“无妨。他们差不多知道结局是什么了,现在只是在苦苦挣扎着下一步。作为学生能向你这般不耻下问,为师还是挺欣慰的,看来这应天书院胡正太也只是个个别例子。”

  一席话拿胡正太开刷,逗的平日里受他欺负的学生们哈哈大笑。胡正太憋红了脸,但嬴政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很明确的告诉他,他就是一名老师。为此胡正太也不敢乱来。

  嬴政继续对着施菀他们说道:“这诗我们谈的不是诗句有多优美,平仄如何押韵。我们谈的就是一种意境。为师对于诗不是很擅长也是略有读写高人们的诗词,今日同你们指点的不过是自己在这方面的领悟。”

  众人听得十分受教的点了点头。嬴政这时看了眼苏瑾,慢慢朝她走去,随后转了个身继续道:“而这种意境都是自己对身边事情的感悟,我们不用刻意的沉浸在前人的诗词当中,而是应当要有自己的见解。而这种见解,这种领悟,一切都要回归于生活,回归于自然。因为美好的事物都源自于我们的身边。所以要让我们的诗词造诣更上一层楼的话,我们需要有一双善于发掘的眼睛。生活中处处孕育着美,只要凭着我们这双眼睛,身临其境的体会,相信有一天,不光光对于诗词,对于其他一些需要学习的地方,你们都会有独到的见解。”

  滔滔不绝的话,嬴政的确是自己所想,按着自己现代人的思维来教会他们不要墨守陈规罢了,众人似有领悟的思索着,随即苏瑾站了起来,轻轻的拍起了掌,嬴政转身而去,面对着她笑了笑,两人便这般默默的注视着对方,直至其他人反应过来,整个闲云阁才再次爆发出了异样的喝彩。

  今天众人算是受教了,这位老师同以前教自己的那些老头儿不一样,似乎有种莫名的吸引力,讲的事情并不是一套一套的,而是极为特别的,施菀和杜莲儿,早已对眼前这位老师佩服的很不得上前去问老师具体情况,方便来日上门讨教。

  见着众人一下子围着嬴政,满脸羡慕的神色,胡正太很是不屑的喊道:“老师。别得意。这边还有棋局没完呢。”

  胡正太的叫喊也是提醒了下众人,比试还没结束呢。众人有靠拢在棋盘周围。但仍见王行一两人还未下子,而且大冬天的,两人额头莫名出汗。这时嬴政便轻轻坐在旁边一张桌子上,淡淡道:“差不多结束了吧。你们两能坚持到中盘已经不错了。在下下去是什么结果你们大概想得到了吧。”

  嬴政的言语一下将王行一两人最后坚持的底线给冲垮,在众人惊讶的表情下,两人低着头说道:“我们输了!”

  这老师真是奇了,一下子便展示了不同方面的才能,而且不是一般有才,这老师可以说有点变.态。光这围棋更是让人瞠目结舌。毕竟王行一两个人也是棋待诏水平的人教出来的,应该不会差到哪。怎奈今天让了三子,而且还是下盲棋,却只能坚持到中盘。

  这等可怕的实力,不懂围棋的人,也是心有感受啊。

  胡正太一下子瘫软了下来,像是一个等着审判的孩子,头垂的低低。学生们赶紧坐回了桌位,安静的用极为羡慕崇拜的神色看着嬴政。

  嬴政慢慢的走到胡正太旁边轻轻的拍了下胡正太,惊的发愣的胡正太一阵颤抖。随后嬴政淡淡道:“别怕,我不是什么好人。还记得我们的打赌么?”

  胡正太紧张的点了点头。

  嬴政摸了摸胡正太的头,严肃道:“那乖,快点去抄。抄完就送到苏大人府上让他批阅一下。”

  胡正太很不情愿的拿起了笔,但碍于自己已经赌输了,现在也只能硬着头皮抄诗经了。

  没想到这么一个狠角色竟然让眼前这位老师给搞得服服帖帖,学生们已经在热烈的讨论这人是何方神圣,对于他敬佩之情更是重之又重了。

  嬴政这时便向众人行了一礼道:“今日我授课的时间差不多到了。以后你们要好好习得圣贤书,休要同这个胡正太这般为非作歹。那今日我便要告辞了。”

  说完嬴政便起身要走,留下整片学生的叹息声,似乎很舍不得这么个与众不同的老师。而苏瑾更是不懂的看着嬴政的后背,“难不成,他真的不是忽悠人,还真的是个老师?”

  就在这时嬴政忽的转身而来,众人眼前一亮以为他还要继续授课,没想到嬴政竟说道:“苏瑾。你爹叫你回家吃饭呢。走吧,我带你一起回去吧。”

  “啊!?”众人一惊全都刷的齐头转向苏瑾。

  苏瑾俏脸带笑,蹦也似的跳了过来,跟在嬴政背后,笑眯眯的离开了众人的视线。这时有学生喊到:“老师你叫什么名字啊?”

  待嬴政消失后便传来一声:“你们以后看到我就叫我杜老师吧。”

  “杜老师”众人口中不断的念声着。胡正太这下才敢站起身来,忽的冲大伙叫道:“既然他也是苏大人派来接苏瑾的,往后我们还是可以到苏府去拜访他的。娘的今日咱真的是心服口服啦。”

  众人一听没想到连胡正太也被这老师给吸引了,接连起哄道:“是啊,就授课一天真是太少了。往后我们可要去拜访拜访他一下。”

  胡正太点了点头,忽然想到什么直接冲着王行一吼道:“你们两不是师父不都是棋待诏官职的么,怎么输的这么惨,棋力真是差的紧啊。看在你们让我失望的情况,等等要帮我一起抄诗经啊。”

  王行一两人无语掉,但还是抱怨的同众人说道:“其实我们两棋力真的不差。只是老师太强了。而且强得和一个人的下法很像,虽然那个人我们只是从棋局上看过他的下法,但老师的开局布局真的和他很像。”

  学生们急忙问道:“谁啊。”

  王行一看了下众人,慢慢说道:“东瀛棋师!”



温馨提示:
后宫奴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后宫奴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后宫奴全文阅读和后宫奴txt全集下载。后宫奴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后宫奴 第96章:心服口服   嬴政以“雨人”的能力下这盲棋就跟平常下棋一般。只是现在他要各让三子,而且同时一对二。在外人看来根本就是稳输的,但苏瑾却不以为然。   其实嬴政的棋力来到古代,原本就很强的他,靠着现在这身体的天才头 2010-06-25 00:18:06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