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仙侠 > 古典仙侠 > 佛修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九章 冷漠女子

作者:番薯囝    更新时间:2010-07-09 18:22:04    状态:已完结
  “咯咯!~”

  “进来吧。”慈祥的声音从北阳所敲的门后传来。

  北阳缓缓地走进他义父的爸爸,亦即是他爷爷的房间。

  北阳爷爷的房间里面的家具全是由竹构建而成的。房间的摆设虽讲究,可却没有一点奢华的感觉。反而有一种淡淡的优雅感觉。

  北阳的爷爷虽然人过古稀,但依然精神矍铄。

  “北阳你终于来了。”司马鸿见到北阳到后,兴奋得从椅子里跳起来。“爷爷,北阳到了,现在可以讲了吧。”

  “呵呵,鸿儿你别心急,我说了北阳到后会讲就一定会讲。”北阳的爷爷微笑道。“北阳,你过来这边。”北阳的爷爷指了指司马鸿旁边的椅子对北阳说道。“等下,我有个朋友来探望我,我想顺便向他推荐你们进他的门派。鸿儿出世到现在都没离开过这个镇一步,因此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因此,我想大概地介绍一下这个镇外的东西给他听。反正都是说,就顺便把你叫来说给你听听。”

  待北阳坐下后,北阳的爷爷继续说“我先从整体来说吧。这个世界,被一些修为高深的人称为修真世界。那些人根据修为的高低大致分成六个期:金丹期,元婴期,洞冥期,小成期,渡劫期,大乘期。修真世界的小帮小派无数,但真正被公认的大派只有五个,这五个按实力排行分别是幽暗谷,魔教,御剑宗,百花园和静心庵···”

  “老老爷,有客人来访。”门外传来仆人的呼喊打断了北阳的爷爷的话。

  “我不是说了今天不接待任何人吗?”北阳的爷爷微怒道,为了迎接他的那位朋友的到来,他前几天就开始不接待任何客人。

  “哈哈,逸弟,难道不欢迎我吗?”随着一声爽朗的笑声,一个头发蓬松双眼如炬头发肌肉发达的大汉出现在北阳等人眼前。

  “呵呵,岂敢岂敢。巍大哥光临寒舍,真的是让寒舍蓬荜生辉啊。”司马逸刚要要发作,但是见到眼前人正是自己要等的人后,马上奉承道。

  “老老爷。”正在这时几个仆人拿着刀剑冲了进来剑口指向刚刚进来的那个人,“你没事吧。”原来他们把司马逸的朋友当做是刺客了。

  “快退下。”司马逸见到自己家的仆人用刀剑指着自己的朋友,脸色立即变得阴沉了。“以你们那三脚猫功夫能伤到巍大哥的一根毫毛吗。”

  冲进来的仆人们知道自己摆乌龙了。连忙退了出去。

  “逸老弟的仆人真忠诚。”那位巍大哥虽然刚被刀剑指着,可却一点怒气都没有,而且还开起司马逸的玩笑

  “额,让巍大哥你见笑了。这些下人平时没有怎么管教,所以没什么规矩。”司马逸的老脸难得一红。

  “不要紧不要紧。”见到司马逸脸红,连忙摆摆手道。“对了,这两位是··?”那位巍大哥这时才注意到北阳和司马鸿。

  “哦,这个你不记得了吗?”司马逸指着司马鸿问。“他是小鸿啊。他满月的时候你见过他的啊。”

  “哦?原来是小鸿啊。长这么大了?你今年应该有二十岁了吧。时间真是过得快。转眼间就过了二十年了。对了,这位是”那位巍大哥指着北阳。

  “那个是我儿子的义子,也就是说是我的孙子。你们两个站着发呆干什么,还不快叫巍···”司马逸本来想叫北阳他们称呼他的巍大哥未巍爷爷的,可是一看到他的巍大哥看起来只有三十多岁的时候就发难了,他不知道北阳他们叫他爷爷好还是叔叔好。

  “叫我魏叔就可以了。”那位巍大哥很明白事理,见此情景马上解围道。

  “魏叔好!”北阳司马逸齐声叫道。

  “好,很好。”魏叔微笑的点头。

  ·······

  “对了,巍大哥,你前几天派人来告诉我有样很重要的东西要给我,那是什么?”见了一大堆客气话后司马逸询问道。

  “哎呀,你看我。一高兴差点都忘记自己来这干什么。”魏叔拍了拍自己的头。“是这样的,我有样很重要的东西要给你。”

  “呵呵,连巍大哥都说重要的东西,一定是很珍贵的。”司马逸笑道。

  “对于修真者来说珍贵就不是很珍贵,珍贵只对一般人而言的,一般人是不能够得到的。”魏叔说完,大手一挥,三颗散发着淡黄色光芒的丹药凭空出现。分别悬浮在司马逸,司马鸿和北阳胸前。

  “这是?”司马逸疑惑道。

  “这叫做‘筑基丹’。只要服下它就能直接突破金丹期进入修真者的行列,而且一点副作用都没有。”魏叔解释道。

  “什么?直接成为修真者?”司马逸以为自己听错了,能成为修真者虽然都不是什么天才奇才,但是都不是一般人。能成为修真者是每一个普通人的梦寐以求的。成为修真者能代表什么?代表真能拥有永久的岁月,代表着能有上天下地的能力,代表着自己有能力保护好自己的家人。总之一句话说完。成为修真者是每个普通人的梦想。

  “嗯,没错。”魏叔淡淡的说。

  “这太珍贵了,我不能要。”司马逸虽然非常想要筑基丹,可这筑基丹太过珍贵以至于他不敢接受。“鸿儿,北阳,把筑基丹还给魏叔。”

  “额。”北阳很想要着筑基丹,因为他从各个方面来看,他都是实打实的金丹期修真者。只不过他这个金丹期修真者却缺少金丹期修真者的标志物金丹。他猜想只要吃下这可丹药就能修炼出金丹。因此他很想要。可是司马懿出到声叫他把筑基丹还人,他不敢不从。只好伸手探前取回筑基丹。

  “嗯?”当北阳把筑基丹握住的时候,发现自己怎么用力都不能动其分毫。

  “怎么会这样?”司马鸿也很想要这筑基丹,没办法,吃了它就可以成为修真者,这吸引力实在是太大了。但是司马逸的话他也不敢不从。所以只好取回那颗丹药还人,可当他握住丹药的时候出现了和北阳同样的情况。

  司马逸的情况亦是如此。

  “巍大哥,你这是干什么啊?你要是再不收回我就要生气了?”司马逸知道自己拿不动丹药的原因是因为魏叔在搞怪。

  “收回?”魏叔轻轻的说,这声音很小,可是却能让司马逸他们听到。“难道你要我看着自己的兄弟老死吗?说白一点,我巍龙能有今天的成就,全都是你那件御风羽甲带来的。进一步说,这筑基丹虽然很珍贵,但是对我来说一点用也没有,我无妻无儿,唯一有的就是你这个兄弟。这丹药我不给你给谁啊?”

  “巍大哥···”司马逸听了魏叔的话后非常感动。

  “你的恩情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如果不是你送了一件上品的防御法器给我的话,我早就身首异处了。当年我还是一个元婴期的修真者,因为刚刚突破元婴期实力大增,所以到处惹是生非。我当年虽然高傲,但不是白痴,我知道什么人应该得罪,什么人不应该得罪。所以虽然我做了很多坏事但没什么高手对我出手。可是碰钉子多了总会撞板。终于,我不小心得罪了一个洞冥期的高手!元婴期和洞冥期根本不是一个档次,所以我被他满天下追杀。就在我伤痕累累,打算自爆炸伤的时候,逸弟把御风羽甲赠与了我。我元婴期的修为凭借着上品防御法器的能量让那位洞冥期的高手不能伤我分毫。就这样我躲过了那一劫”魏叔虽然说的很轻松很简略,可是过中的艰辛是无法想象得到的。“你连这么珍贵的御风羽甲都赠与我,难道我送你一点点东西你都不接受吗?你知道我现在的地位是全靠这御风羽甲吗?否则以我元婴后期的修为怎么能在那里立足?”

  司马鸿想清楚事情的经过,但是司马逸阻止了,因为那段往事是魏叔最不想提起的。就让那段往事随着烟尘飘去远方吧!

  “恭敬不如从命,既然巍大哥你说到这个份上,如果我还不接受的话就很说不过去了。”

  “早该这样啊。”魏叔的脸上再一次露出爽朗的笑容。“拿好。”

  丹药自动地飞到北阳等人手里。

  “丹药吃下后,有股力量会在你们的身体里助你们突破金丹期。你们千万不要抗拒那股力量。”待大家拿好丹药后魏叔警告道。“对了,听我派来通知我要来的那个手下说,逸老弟欲让我推荐你的两位孙子到我所在的门派里对吧?”

  “嗯,的确是有这回事。不知魏叔的意思是?如果觉得为难的话当我没说过。”

  “哈哈,以我的地位介绍人去当然没问题。”魏叔爽朗的笑了声。“不过·····”

  “不过什么?”司马逸听到魏叔能让北阳他们进入魏叔的门派后很高兴,可是听到魏叔说不过的时候,心就忍不住一紧。

  “不过让他们进去后可能会有生命危险。”魏叔一本正经的说道。对于有可能威胁到司马逸孙子的生命事,魏叔是有必要说明白的。“百花园总共有六个分部。我所在的分部叫‘玫瑰园’。玫瑰园分有四个堂。分别是青龙堂、朱雀堂、白虎堂、玄武堂。青龙堂是负责炼药炼器更有关事情。我们玫瑰园所有的丹药和法器都是青龙堂提供的。能够分配到青龙堂是玫瑰园每一位弟子都梦寐以求的,因为青龙堂的油水最多。可是能够在青龙堂立足的没有多少后台是不行的。白虎堂是负责收集情报的。这情报收集的覆盖面很大。不过他们最主要的任务是探索炼器的矿石,炼药的药草等。玄武堂是负责分部的防卫工作的。由于实力的问题,敢打玫瑰堂注意的人没几个,所以玄武堂的弟子比较清闲。青龙堂、白虎堂、玄武堂的弟子很少会有生命危险的。但是我所在的朱雀堂就很难说了。”

  “我所在的朱雀堂所要做的事比较危险。平时有些小帮小派在玫瑰园管辖的范围里闹事的话。朱雀堂的人就要去平息。还有,白虎堂的人收集情报时,有时会发现一些凶兽。那些凶兽的内丹蕴含着庞大能量,是炼药的极品材料。还有一些凶兽的身体能炼制成各种武器防具。这些凶兽虽然浑身是宝,可是它们却异常凶猛。而我们朱雀堂的任务却要收拾它们!还有很多很多的危险事都是要朱雀堂的人去面对的。总之一句话说完,朱雀堂的人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魏叔郑重的说道。

  “真的这么危险吗?”司马逸以为魏叔不肯接受北阳他们,所以吓唬他。“你可不可以把他们调到其他的堂里去?”

  “有很多事情你是不明白的。”魏叔听出了司马逸所说的话的意思苦笑道“你别以为四个堂的工作分配的这么完美。其实我们四个堂的人经常勾心斗角,各自为政。所以我有心无力啊。”

  “这样······”司马逸皱了皱眉陷入沉思。

  “你们两个的意见怎么样?”司马逸最后确定让北阳他们自己选,毕竟他们以后的路还长,自己不能一辈子的帮他们铺垫前路。

  “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难道还会贪生怕死?”司马鸿和魏叔一样,是豪爽的汉子。

  “我没有问题。”北阳想也不想就回答。因为无名曾经告诉过自己,磨难有助于修炼。

  “嗯!”司马逸满意的点了点头。“路是你们自己选的。希望你们一直走下去。”

  “嗯!”北阳和司马鸿同时回答道。

  “不愧为逸老弟的孙子。”魏叔也满意的点了点头。“既然这样,我就赠与你们两样东西。”

  “有东西送?”听到魏叔说有东西送,北阳和司马鸿的眼睛立即亮了起来。魏叔送出手的东西还会差吗?

  “第一样是空间戒指。”魏叔一反手,手掌就出现了两个看起来很普通的戒指。“这空间戒指虽然不是很珍贵,但是很使用。这戒指里面的空间很大,可以储存很多东西。只要你们把自己的一滴血滴在这空间戒指上面就能得知具体的使用方法。”

  “还有这两件盔甲。”魏叔大手一挥,两件朴素的盔甲就凭空出现而且悬浮在北阳和司马鸿的胸前。这两件盔甲很相似,唯一不同的是漂浮在北阳胸前的盔甲是蓝的,而漂浮在司马鸿胸前的却是红的。“这两件盔甲乃下品防御法器。红的叫烈火战甲,蓝色的叫寒冰战甲。这两家防御法器是因为我立了大功,帮派奖励给我的。只要把血滴在上面就能得知这两件战甲的功能。”

  魏叔空间戒指和战甲送给北阳和司马鸿后说:“我现在要和你们的爷爷叙一下旧,你们自己找个地方试试这些东西。还有,我明天天一亮就会带你们走,你们收拾一下要带的东西。”

  司马逸听到魏叔的话后迫不及待地回自己玩弄刚得到东西。而北阳却向着镇上走去······

  “这么快就要走,不多逗留几天?”司马逸问道。

  “我也想,可公务缠身,实属迫不得已。”

  “即然这样,我们今天不醉无归。”

  “正有此意!”

  ······

  大街上充斥着各种买卖声,吆喝声,讨价还价声···

  北阳一个人步行在这条大街上。北阳为什么不去试试魏叔送的东西而在街上闲逛?原因很简单,因为他听到魏叔说明天天一亮就要离开这里,所以他现在要去和一个朋友告别。

  “嗯?”北阳注意到前方聚集了许多人围观,本来北阳不是什么喜欢趁热闹的人,不过自己要去的地方刚好在人群后面那件酒店,所以“顺便”去看一下。

  人群之中,一个戴着面纱体态婀娜的女子被一群流氓围住。

  “嘿嘿,小姑娘一个人逛街不觉得无聊吗,等叔叔带你去看金鱼吧。”一个猥琐的中年男子一边说一边把手欲把女子的面纱摘掉。

  女子并没有被几个小流氓吓倒,头一歪潇洒地躲过流氓的手。

  “哈哈,小姑娘害什么羞。”猥琐流氓伸开双手,欲把女子抱住。

  女子轻松的躲开猥琐流氓的双手,可是面纱却被猥琐流氓不小心摘掉。

  如果在前世,北阳一定出手相助。可是在这个世界他也爱莫能助。毕竟,在这个世界是弱肉强食的。因此转身就走。可是当他要走的时候女子的面纱刚好被摘,露出端庄的面孔。

  眉如新月,眼若秋波,齿白唇红。微锁的柳月眉与抿着的樱桃小嘴可以看出她对流氓的不满。

  “芸芸···”北阳目光呆滞,原本因为桀骜等的死去已经被北阳强逼自己删去的在地球的所有记忆,却被眼前女子勾起···

  医院里,医生护士们各司其职,照顾病人。

  一间大病房里,躺着几个病人。而北阳就是其中最狼藉的那个。

  “怎么又是你?”略带诧异的口吻从一位宛如天使的白衣护士口中吐出。

  这天使般的护士不是谁,正是刚刚被流氓们围住的那个女子。

  “芸芸,他次次来都是你照顾的,这次也要麻烦你啦。”一位面容可掬的医生一边把病例递给芸芸一边笑呵呵的说。“这次和上次也一样。”

  “呵呵,不麻烦。”芸芸笑着接过病例看了下。“黄医生啊,你说这个是怎么搞的,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因为饿晕而被送进医院。”

  “可能因为他是聋哑的吧。”黄医生开玩笑道。“我还有许多病人要照顾,你有什么事就叫我吧。”

  “恩,你去忙你的吧!”

  “好的!”

  待黄医生远去后,芸芸用心的帮北阳梳洗的一番。梳洗后的北阳看起来整个人容光焕发。

  芸芸在北阳病床旁边的凳子上坐下。

  “直觉告诉我,你不是聋哑人。”北阳每次来这里的时候,芸芸都会这样问。每当芸芸这样问的时候,北阳总是用混沌且呆滞的目光望着芸芸。

  芸芸已经习惯他这样的目光。“有很多人经常因为一点小意外而失去自己宝贵的生命。你虽然经常在死亡的边缘徘徊,可是却每次都会化险为夷。你知道为什么吗?难道是你的生命力比他们强?不是的!是因为你还有使命没有完成!每个人当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都会背负着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使命。当我们完成了使命后,就会有天使接我们去天堂。可是,当一个人放弃自己使命的时候···”芸芸顿了顿,望了北阳一眼“就会和你一样。在生死边缘徘徊,接受应有的惩罚。”

  听了芸芸的话,北阳依然没有反映。目光依然呆滞。

  芸芸没有因为这样而介意,因为这些话她说过起码有百来遍。

  ······

  一座阴深的天桥底下。北阳抱着一个浑身鲜血的女子目光呆滞地望着前方的打斗。

  北阳目光虽然依旧是呆滞,但却和以往不同。以前呆滞的目光混混沌沌,而现在呆滞的目光却非常清明。

  北阳怀中女子不是谁,也是芸芸!

  刚才,芸芸路过这条桥的时候无意中看到桥底的北阳。她以为北阳掉到桥底了,所以急忙跑向北阳。

  可是,她到北阳身边时就止住了脚步。痛苦的捂住心口跪在北阳身前。而且血不停地从她身上渗出。从她扭曲的脸孔可以看出她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望着被鲜血染红的芸芸,北阳混沌的目光逐渐变得清明。当他的目光变得清澈明亮的时候,芸芸以前所做的一切袭向他的大脑。

  “芸芸~!”北阳紧紧抱住双眼紧闭的芸芸不知所措。

  就在这时候,突然有几个陌生人大步流星的走来。他们一到就做出奇怪的动作。而且火球,雷电,冰箭等东西诡异的从他们身上飞出。每当火球,雷电,冰箭等从他们身上飞出的时候,他们身旁总是传出鬼哭狼嚎的叫声。

  这几个人正是峰等人。

  之前,由于峰看中北阳吸引鬼物的体质劝说过北阳加入七月十四,可是遭到拒绝。峰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他相信只要自己不放弃,就一定能打动北阳的。因此,他派了几个成员守候着北阳,当北阳有什么情况的时候就立即通知他。

  经过一番的折腾,鬼哭狼嚎的叫声停止了。

  “为什么?”北阳怀中的芸芸脸上不再露出痛苦的表情。美眸微闭,而且非常安详。不过,他那双美眸将不会再次睁开。因为芸芸的心脏以停止跳动。

  “为什么对我好的人全都这样。”北阳把芸芸的死归咎于自己这个灾星带来的。

  “你天生吸引鬼,可是不知什么原因,鬼物们不能伤害你。因此在你周围聚集的鬼物无数。这些鬼物不能伤害你,可是不代表它们不能伤害你周围的人。因此在你周围的人都会因此而遭到伤害。”峰虽然知道这个现实会很打击北阳,但是他没办法不这样做。因为这是劝北阳加入七月十四的大好机会!“如果你不想对你好的人遭到伤害,那就加入我们的组织吧!”

  由峰所说的话和刚才所见,北阳已经大约猜到峰所在组织是干什么的。

  “好,我加入。”为了帮以前对自己好的人报仇和为了以后对自己好的人不受伤害,北阳做出了抉择。

  ······



温馨提示:
佛修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佛修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佛修全文阅读和佛修txt全集下载。佛修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302 Found

302 Found

The requested resource resides temporarily under a different URI.


Powered by Zeus/1.5.0
佛修 第九章 冷漠女子 “咯咯!~” “进来吧。”慈祥的声音从北阳所敲的门后传来。 北阳缓缓地走进他义父的爸爸,亦即是他爷爷的房间。 北阳爷爷的房间里面的家具全是由竹构建而成的。房间的摆设虽讲究,可却没 2010-07-09 18:22:0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