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一百五十三章 抉择

作者:清茶淡酒    更新时间:2010-10-14 10:38:37    状态:已完结
  没有华丽的魔法阵,也没有昂贵的触媒或者魔法道具,有的只是一个带有纹路的法阵和几枚刻印在骨头上的符文构成了仪式的全部,简陋并不算是什么问题,原本只是用于宗教献祭的‘术’根本不需要那种华丽讲究的排场,需要的只是维持最低必要条件的‘式’而已。

  一息尚存的尤利提雅躺在法阵中央,双手将马尔科按在胸前,而艾丽娅和拉碧斯她们则按五等分的间距站在法阵四周,身上别说铠甲,就连衣物都只保留了最低限度,按照马尔科的说法这是为了能够不干扰生命力的抽取,但是不是出于它的个人嗜好就不得而知了。(笑)

  看似充满邪教气息的仪式竟然是拯救尤利提雅的唯一方法,要是伊凡在这也许会当场气昏过去吧。

  作为智慧之书的马尔科会这种献祭仪式并不奇怪,因为献祭仪式也是类似魔法的一种术式,甚至可以说古代的献祭仪式是某些魔法术式的鼻祖,在经过无数魔法师的传承和改良后渐渐隐去了那血腥嗜血的一面,慢慢地变成可以被普通人接受的普通术式。

  不过这些术式都只是存在于马尔科和伊凡出生的那个世界而已,对于艾丽娅和拉碧斯她们来说,除了先祖遗留下来的魔法咒文、魔法阵、以及符文刻印之外,从来都没有听过术式这个名称以及它所代表的存在。

  就算抱有怀疑,就算持有异议,但眼前却没有另外一个选项供她们选择,没见过也好,没听过也罢,总之她们只能相信这个未知术式的能力,哪怕是需要折损自己的寿命。

  既是术者又是媒介的马尔科启动了术式,没有听见冗长的咒语,甚至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术式就这么启动了,艾丽娅脚下的魔法阵开始闪耀着微弱的红芒,也许是因为白天的关系,术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虽然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但艾丽娅依然能够感受到自己体内那逐渐流逝的某种‘东西’。

  青白色的光芒从每个人的身上散发出来,经由脚下的纹路流向躺在法阵中央的尤利提雅,那些代表生命力的光芒开始一点一点修补尤利提雅受到重创的躯体。

  术式持续了二十分钟,当笼罩在马尔科身上的光芒黯淡下去后它便宣告术式结束。

  “终……终于结束了吗……”

  莉莎喘着粗气坐到地上,因为长时间的紧张过后那种虚脱感夺走了支撑身体的力量,当然术式本身也取走了一部分原本属于她们的生命力,于是便导致五个女生衣不遮体的模样瘫坐地上的情形出现。

  不过仍有两个女生因为惦记尤利提雅的情况而勉力支撑身体站起来,一个是不用说都知道的艾丽娅,另一个就是因为自己能力不足而无法救助尤利提雅的拉碧斯。

  看着原本已经是死灰般的脸孔恢复了些许生机,艾丽娅终于放心下来,她从尤利提雅身上捧起马尔科,不住地向它道谢。

  “傻丫头!谢我做什么,你们是用了自己的命去救她而已,而我只是做了一件道具该做的事情,总好过见死不救被伊凡拆成碎片的好,要谢就去谢莉莎她们吧,没有什么人会在缩减自己寿命的立场上像她们这样慷慨。”

  “我会去的,但还是要先谢谢您!”

  艾丽娅这个丫头就是非常认真,无论是谁,只要是对她有恩就算只是件道具她也会按照自己的方式进行答谢,在答谢过马尔科之后艾丽娅便向莉莎她们走去。

  “在和生命有关的的立场上如此慷慨,我竟然会说出如此酸牙的台词……哼,不过这些丫头多半都是受到了伊凡小子的影响吧。”

  马尔科一边自嘲着一边望向魂不守舍的拉碧斯。

  “臭小子丢了这么大个烂摊子给我收拾么……看他回来之后我不要求双倍……不!三倍赔偿不可。”

  马尔科清了清嗓子之后发话道。

  “好了你们几个,赶紧穿好衣服离开这里,别以为现在这里没有外人就可以肆无忌惮的裸胸露背,叔叔我可是经不起这样的闪光攻击的。”

  听到马尔科这话一众女生连忙开始遮掩起来,但接着又流露出了悲伤的神情。

  “喂!我说你们的情绪怎么比天气还善变啊?快点找地方宿营啦,这天都快黑了,最起码要把尤利提雅安顿好。”

  马尔科只字不提伊凡的事,这让莉莎有些受不了,她冲马尔科嚷道。

  “还说什么好搭档呢,伊凡死了你一点都不伤心啊!”

  “我为什么要伤心?我只是个道具,拥有智慧的道具而已,对我来说并没有伤心这个情感。”

  “那你之前那么关心我们生死是怎么回事?”

  “那只是我模仿人类情感的结果,听懂没?是模仿。”

  莉莎哑口无言,她无法理解为什么马尔科会变成这样,还是说它故意装成毫不在意的样子?

  “再说了,那个小子到底死没死还是个问题,说不定你们在为他伤心难过的时候,他却在哪开心玩乐呢!”

  说到这份上,别说莉莎她们和伊凡关系密切的女生,就连艾丽娅都无法认同马尔科的话,她毅然反驳道。

  “虽然你救了尤利提雅姐姐,也是我的恩人,但我不许你这么诋毁伊凡哥哥!他是拼上了性命才让我们逃出来的,我不许你这么说他!”

  马尔科坏笑一声反问道。

  “你就能百分之百确定他死了吗?”

  “这……”

  艾丽娅无言以对,就连目睹一切的莉莎都说不出话来。

  “只有我才能救尤利提雅,这话又是谁说出来的?一个长的像恶魔的大叔,对吗?”

  “是的。”

  “不妨告诉你们,它就是恶魔,一个非常强大的恶魔。”

  莉莎瞪大了眼睛说不出话来,可马尔科的话又不像是在开玩笑,而且它把自己强制传送出来时的力量也不像是假的。

  “为什么伊凡体内会有恶魔的?”

  “莉莎不记得了吗?日落山谷那一次……”

  “你是说禁咒?”

  “事实上那并不是什么禁咒,而是囚禁在我体内的恶魔灵魂,但除去人格之外和禁咒也差不了多少。”

  “那么说伊凡一直在使用恶魔之力吗?”

  “也不全是,伊凡只是因为相性的关系选择了黑暗系的咒法,但那些力量还是他自己的,只有当他遇到生命危险时才有可能使用到恶魔之力,毕竟体内的恶魔大叔也不希望他这么早就挂掉。”

  过了好半响拉碧斯才能开口。

  “宿主死亡,于是寄宿的灵魂之力也会消亡……是这样吗?”

  “算是吧。”

  “这么说!伊凡还活着?”

  拉碧斯又燃起希望,但马尔科就像是故意泼冷水般的回答。

  “这点我不敢保证,毕竟活了几千年的上位恶魔脑子有没有秀逗我也不敢肯定,要是他觉得有伊凡陪着去哪都可以,也不是没有可能。”

  重燃希望的一众女生听见这话顿时消沉了下去,这不禁让马尔科有了一种女人都是善变生物的感觉。

  “不管怎么说,至少还有希望,只要恶魔大叔没有放弃,伊凡就有可能重生,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抓紧时间离开这里,尤利提雅姐的伤势并没有完全恢复,看来要想一个万全的计划才行。”

  艾丽娅理智地提出了建议,经过一番商讨,众人决定先撤回宿营地休整,再想办法回到贝尔贝特,视情况决定下一步该如何走。

  当一众女生回到营地时天已经黑透,虽然携带的干粮还有很多,但却没有人吃,没有食欲变成了挂在每个人嘴边的台词,也许是真的累了吧,所有人都一言不发地坐在火堆旁,只有艾丽娅因为照顾尤利提雅而在忙碌着。

  “真受不了!为什么我还要照顾莉莎她们呀!明明知道伊凡有可能还活着,可为什么还是一副天塌下来的表情。”

  “因为你比她们坚强,经受过的磨难也比她们多,而且你也更早地从打击中恢复过来嘛!”

  马尔科轻描淡写的回答更让辛德瑞拉不爽了。

  “只是区区一个伊凡,我凭什么要为他难过?”

  虽然辛德瑞拉声音很大,但却没有影响到其他人,因为她受不了那种沉重的气氛所以才和马尔科跑到观景台上聊天。

  “那你刚才为什么要哭?”

  “那……那是因为受到莉莎她们的影响,我并不是自己想哭的!”

  “哦!原来如此……看来是我想太多了……”

  马尔科喃喃自语,而且声音越来越小,以至于辛德瑞拉忍不住质问它。

  “你都想了些什么?”

  “比如说辛德瑞拉是因为喜欢伊凡才留在队伍里的,比如说辛德瑞拉是因为伊凡才流泪的,比如……”

  但没等马尔科把第三个比如说完辛德瑞拉就向它嚷道。

  “住……住口!别再说下去了!”

  “怎么?被我发现所以很难为情?你当莉莎她们没有发觉吗?”

  “唔……”

  “那么我换一个问法,你打算一直这样下去吗?”

  “可是……我……”

  “当然,该走哪条路由你自己选择,但是保持着这样的暧昧对谁都没有好处,不是吗?”

  马尔科说完便沉默下去,而辛德瑞拉却因它的话而陷入苦恼的境地。

  因为魔兽都被消灭了所以不用人值夜,可一众女生却都没有入睡,她们思索着、烦恼着、痛苦着,回忆、现在和未来交织成了一枚巨大的茧,并将她们包裹其中,也许当她们不再烦恼、不再痛苦、不再犹豫,就是她们蜕变之时。



温馨提示:
魔武转入生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魔武转入生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魔武转入生全文阅读和魔武转入生txt全集下载。魔武转入生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302 Found

302 Found

The requested resource resides temporarily under a different URI.


Powered by Zeus/1.5.0
魔武转入生 第一百五十三章 抉择 没有华丽的魔法阵,也没有昂贵的触媒或者魔法道具,有的只是一个带有纹路的法阵和几枚刻印在骨头上的符文构成了仪式的全部,简陋并不算是什么问题,原本只是用于宗教献祭的‘术’根本不需要那种华丽讲究的排场, 2010-10-14 10:38:3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