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27章 有一种训练叫见鬼

作者:云之月    更新时间:2010-06-29 14:02:01    状态:已完结
  山里的夜色很快就降临了。

  石屋没门,从里面可以看到外面一片黑沉沉的,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像是跟地面靠近了些。有轻微的昆虫鸣叫忽悠悠传进来,把整座大山衬得分外宁静。

  躺在石屋子里,我跟黑獒、黑勇聊起来,知道了它们离开黑猛后的情况。

  当年,它们两个一起被老主人卖给了现在的主人——胡老爹,就是中年壮汉。胡老爹祖辈上都是猎户,得到两只黑狗后,发现是两只好苗子,他非常高兴,花了很多心血来训练它们,把它们训练成了百十里内数一数二的好猎犬。

  “你们抓了很多野兽吧?”我好奇地问它们,心里充满崇拜之情。

  “没什么。”它们淡淡一笑,不置可否。

  “训练很辛苦吗?”我转移了话题,说出了我心里早就想提的问题。

  它们对视了一下,眼神很复杂,我一下子无法吃透其中的含意,只能炽热地看着它们,盼望能听到好消息。对于所谓的训练,说心里不忐忑,那肯定是假话。我只想在山上顺顺当当地过好每一天,尽快结束训练回到女主人他们身边。理想是个太过高远的东西,我可没有那种想法,还不如啃啃肉骨头、陪陪女主人那样实在。

  还是黑獒先开口,它告诉我,对猎犬的训练,一般分为体能、技巧和实践三个阶段。要想成为一只优秀的猎犬,自身素质很重要,后天的训练更是不能少,要在不断的实践中认真总结,这是迅速成长的关键。“人类常说,付出多少,就能得到多少,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我们猎犬。”黑獒最后强调说,然后看着我。

  我被它们看得心里发毛了,连忙说:“两位大哥,你们别对我抱太大的希望,我呀,从来就没想过要做猎犬,更别说什么好猎犬了。不过你们别担心,我也不会偷懒,再怎么样我也要对得起女主人和少主人,我不想让他们失望。”

  听了我的话,它们眼里有了一些安慰。我却心里有些烦躁,为胡老爹莫名其妙的举动而气恼,为自己当初为何不激烈反对而懊悔。想到这些,我躺不住了,站起来不停走动,顾不得脚下的酸涩。

  唉,人类老说什么做人难,我们做狗也不容易啊!

  黑獒黑勇都没说话,只是看着我来回走,眼神里看不出在想什么。

  走得累了,我再躺下来,跟它们打了个招呼,打算睡觉。

  静静趴着,脑子里却是翻江倒海,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

  正当我迷迷糊糊做着一个怪梦的时候,一个叫声把我惊醒:“起来!都起来!”

  我一个翻身,连忙爬起。黑獒和黑勇也起来了。我们都看向门口。胡老爹右手抓着一顶圆形斗笠,左手持一根细木棍,正威风凛凛地站在门口,像一个指挥千军万马的大将军,气势逼人。

  “先吃早饭,然后训练!”“大将军”发令了,手里的木棍一挥,带出的煞气直逼我的心底。

  天哪,今天就开始训练了!我暗自心惊,又不得不乖乖服从——绳子攥在他手里呢,还想往哪儿跑?

  胡老爹走过来,给我换了一个软的项圈,比原先用铁丝做的那个硬硬的要舒服多了。

  “来,都来吃饭!”翠儿端着大碗走进来,依次放在我们面前,还特意把一只小木桶放在我前面,里面是清水。

  吃完了,喝饱了,我跟着黑獒黑勇,在胡老爹的带领下,走出院门,沿着石阶走向山的东面。翠儿也在后面急急地跟上来,她的两个弟弟却没来。

  太阳刚刚爬上东面的山头,红红的,天上没有云,预示着今天又会是一个大热天。一路上,寨子里的鸡鸣狗叫和着山林里的鸟鸣扑翅声,构成了山区独有的美丽景致。我走着,看着,欣赏着,感觉特别新奇。

  爬上一个小山坡,一块空地出现在眼前。大约两个篮球场的面积,周围都是竹木,长得很茂盛。空地中间摆放着不少石块,有高有低,还夹杂着一些木桩,不知用来干什么的。

  我盯着胡老爹的一举一动,想看看他能弄出什么名堂来。很快地,我就被他的“名堂”弄得七荤八素了。

  他在栓我的绳子上又接了一条长长的绳子,然后站在场地中间的一块大石头上,把黑獒黑勇的绳子解掉了,指挥它们在场地上跑起来。看着黑獒和黑勇围着场地一会儿窜高,一会儿跳低,一会儿攀岩,一会儿越沟,我马上明白了他训练的方式。

  黑獒和黑勇分别跑了三个来回,走回到我身边,只见它们的气息长了,胸腹起伏着,但没有吃力的样子。

  “看你的了!”黑勇低声对我说,下巴朝胡老爹摆了一下。

  我感到项圈收紧了,被拖到了起点处。

  “啪!”一下清脆的木棍敲击石头声,伴着一声吼叫:“跑!”我一个激灵,撒腿就跑。有石块,跳起;有水沟,越过;有弯道,扭身……我奋力跑着,想表现得积极些,也不能让黑獒它们看轻啊,况且翠儿还站在一旁看着呢。

  跑啊,跳啊,气息开始急促了,脚下开始沉重了,原本以为可以一跃而过的石头也变得难以逾越了。我盯着前面,脚下未停,心却凉了半截:跑了这么久,我才跑了不到两圈!想想黑獒它们三圈一口气下来,还是气定神闲的,而我呢?

  正想着,注意力一分散,我马上吃到了苦头。眼前是一块半人高的石头,按照平时的水平,我完全可以一跃而过的,现在不知怎么了,我一窜,四肢落在石面上,竟然没有翻过去。我四肢用力,试图抓牢石头,但重心还在后面,身体不能自抑地往后倒。我慌了,再用力抓,可惜已无回天之力,“沙沙”,趾爪在石面上划过,身体已经重重地摔下……

  “啊!”翠儿的惊叫几乎与我心里的声音同时响起。“噗通”,我感觉身体像是砸在石板上,疼痛伴着酸麻瞬间传遍了全身,痛楚,酸涩,一齐涌了上来,眼睛鼻子都是酸酸的,分外难受。仰天躺在那里,我一瞬间有了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的感觉,极是玄虚。

  “阿黄,你怎么样?”翠儿跑过来了,摸着我的头急急地问;黑獒和黑勇跑过来了,站在我身边默默看着我。眼睛的余光里,胡老爹跳下了大石头,快步走到我身边,伸手就在我身上,尤其是在背上摸。我感到身上更酸痛了,但没有明显的刺骨感,也就没有吭声。都怪我自己开小差,我不能让他们瞧不起!

  “还好,还好!”胡老爹庆幸地说,“没有大碍,躺一会就好了!”他像是在安慰我,也安慰翠儿。

  “还说没事,你看,阿黄都出眼泪了!”翠儿心疼地说,摸着我的脑袋不放,用嫩滑的手指帮我擦去泪水。

  胡老爹“嘿嘿”一笑,没有答话,走到一边去牵黑獒黑勇。

  “阿黄,咱们不训练了,我带你回家!”翠儿试图把我抱起来,却又抱不动,努力了几次也没用。

  “不行!”胡老爹在一边板起了脸孔,“这么一点小伤就不练了,练到猴年马月也没用!你看看黑獒黑勇,哪个没吃过大苦头,要不怎么能有今天?翠儿,你别护着它,要不我怎么向文伟交代得起?”

  天啊,还要不要狗活了!受伤了也不让我休息,这是什么见鬼的训练啊!我心里愤愤不平起来,索性躺着不动了,尽管我已经可以活动四肢了。

  “爹,你看阿黄还不会动哩!”翠儿仍在努力想把我“救”走。

  “不行!”胡老爹的态度还是那么坚决。

  气氛陷入僵持中。

  “爹,姐,你们怎么了?”大树的声音适时响起,两个孩子跑到了场地里。

  “阿黄摔伤了,爹却还要叫它训练!”翠儿说,话里有讨援兵的意味。

  “就这么个地方摔下去也会受伤啊,真没用!”小树一点都不留情面,指着刚才我跳而没过的石头嚷嚷道。

  “是啊,要是黑獒,一下就过去了。黑獒,快,跳过去!”大树也火上浇油,赶着黑獒就来跳,黑獒也不用助跑,轻轻一跃就过去了,乐得小树直拍手,也要叫黑勇去跳。胡老爹一把止住了他,拦住黑勇。

  “真见鬼,居然说我没用!”我没空去欣赏黑獒的表演,心里早就气愤起来,“人有失手,狗有失蹄嘛,你们不要小瞧我!”我一翻身,四肢着地站了起来,全身一甩,把最后的一点酸痛也甩没了。

  “汪汪,汪汪,”我冲着大树、小树叫了几声,不能被他们瞧不起!

  “哈哈,阿黄又要跳了!”小树又拍起手来,很高兴的样子。翠儿也高兴起来了,拍着我的头,直夸我“有志气”。

  “好,继续训练!”胡老爹站回中间的石头上,挥动木棍叫着。

  再次跑动,我吸取了前面的教训,不敢分心,专心跑跳,努力使得呼吸平稳、绵长,掌握好节奏。这样跑啊,跳啊,我总算跑完了三圈,已经是气喘吁吁,舌头伸得老长了。

  翠儿走过来,心疼地摸着我,让我躺下来好好休息。我感到乏力的身体舒服了许多,感激地舔着她的手,痒得她“咯咯”笑个不停。

  我与黑獒黑勇轮流上阵,在翠儿一家的注视下反复跑着跳着。我已经没了跟黑獒它们争胜的心思了,一心盼望训练快点结束,好回去美美地躺下来睡一觉。

  太阳挂上半天的时候,训练总算结束了,我喘着,拖着无力的四肢跟在翠儿后面回去,也没再跟她嬉闹了。要知道,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真正的疲惫,这个滋味实在不好受。

  回到石屋子里,我一头栽倒,躺在地上闭眼就睡,连水都是翠儿灌的,只是下意识地张嘴而已。

  无梦的一觉醒来,太阳已经偏西了。我刚想站起来,四肢却拿不出多少力气,反而是一阵酸麻,像有无数的蚂蚁在骨头上啃着,想要摆脱却又无能为力,心里的别扭甭提有多难受了。

  过了一会儿,翠儿进来了,端来了米饭与肉块。我一边吃着,一边不时抬头看她,泪水不由自主地流下来了……

  真正的苦日子拉开了序幕,每天天刚亮,我在胡老爹的押解下,准时到场地训练,时间越来越长,要求越来越高。很多次我想放弃,然而看到翠儿那关切的目光,感受着她柔滑的手指在我身上划过,我一次又一次地战胜了心里的怯懦,昂首挺胸跑向那一个个越来越低矮的石头,把它们一次次甩在背后……

  快乐的日子过得特别快,相反的,苦难的日子就过得特别慢了。我没去计算到底过了多少天,只是感觉黑獒和黑勇眼里看我的神色越来越不同,胡老爹呼喝的责骂越来越少,而翠儿脸上的喜色越来越多了。

  在大树与小树的惊呼声中,我与黑勇同时到达终点,正式结束了在空地上的训练,转移阵地,跟着胡老爹走进了一片山林——技巧训练开始了!

  技巧训练的内容很广,有嗅觉的训练,主要练习气味的分辨与追寻;有听觉的训练,要求能在噪杂的环境里听出特定的那个声音,能听到人类察觉不到的轻微声响;有味觉的训练,通过舔舐,能分清不同事物,明白哪些可以吃,哪些不能吃。还有观察环境,判断时机,扑咬敌人,游水避火等等方面。我惊叹于胡老爹的训练花招迭出,只有我做不到的,没有他想不到的。后来我想,传说中后世的警犬训练,大抵也不过如此吧。

  每天训练回去,我常常是走进石屋就倒头大睡,也没空去跟黑獒黑勇概叹苦日子到底苦在哪里。它们只是含笑看着我,仿佛看着一个小弟弟在快速成长。我自己也感受到了自己在长大,身体在一天天壮实,潜力在一天天挖掘出来。当那天我站在一座山顶的岩石上冲着山谷大叫时,我才发觉自己的声音更加响亮了,在空空的山谷里回荡了好几个来回。我激动不已,训练的劲头更足了。

  时间在一天一天飞跑,日头已经不那么毒辣了,有些树上的叶子开始变黄了。一片叶子飘落在我的头上,我知道秋天要来了。

  这天傍晚时分,我顺利地把胡老爹埋在一个山窝的那块布头找到,用嘴叼着,兴冲冲跑回去交差,好领取他给我的特别奖励——一块肉骨头。路过一片竹林时,我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回头四处看了看,却没发现有什么人或野兽。再走,感觉告诉我那个东西还在看着我。我奇怪了,经过训练,我的各方面能力已经提高很大了,这些天检验下来,从未失手过,今天却好像不灵了。

  到底怎么回事?我索性不走,站在原地仔细观察起来。

  “沙拉,”背后的竹林里似乎有声音,我猛一转身,只看到几株竹子的上面好像有东西从上面一飘而过,闪过一股风,然后又回复了平静。

  真是活见鬼啦,那是什么东西?难道又是胡老爹弄出来的训练新名目?

  我站在那儿,满心疑惑,久久没动……

  (先谢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有你的大力支持,作者的写作热情肯定更高!今天两章近万字奉上!请继续收藏和推荐!)



温馨提示:
猛狗越世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猛狗越世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猛狗越世全文阅读和猛狗越世txt全集下载。猛狗越世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猛狗越世 第27章 有一种训练叫见鬼 山里的夜色很快就降临了。 石屋没门,从里面可以看到外面一片黑沉沉的,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像是跟地面靠近了些。有轻微的昆虫鸣叫忽悠悠传进来,把整座大山衬得分外宁静。 躺在石屋子里,我跟黑 2010-06-29 14:02:0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