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37章 我不知道什么叫阴谋

作者:云之月    更新时间:2010-07-06 05:02:03    状态:已完结
  “咔啦!”车身一震,晃了几下,往右一倾斜,马车停住不动了。而前面的山角已经遥遥在望。

  “驾!”赶车的“啪”的一甩鞭子,鞭梢抽在马屁股上。拉车的灰马用力挣了几下,奈何车子沉重,向前移动了一些,然后又回到了原处。

  “你个憨货,早上没吃饱啊!”赶车的骂着,又要扬起鞭子。

  “师傅你别急,是不是陷进坑里了?”少主人在后面劝慰他,伸着脖子往车下看。

  “是哟,你下去看看嘛!”坐在后面的一个商人也开口说。

  “我是赶车的,你瞎操什么心?”赶车的有些不高兴,往后白了一眼,“公子说得对,我这就下去看看。”他对少主人倒还客气。

  赶车的跳下马车,走到一边去看车轮。

  “哪个缺德鬼在路上弄出个坑来,害我走不了!娘希匹!”后面传来赶车的恨恨的叫骂声。不用他说,我已经“看到”右边的车轮陷在一个泥坑里,凭一匹马的力气很难拉出来。

  难道是前面的那四个人弄的?不对啊,这里离山角还有一大段距离呢。

  赶车的在后面推了推,马车只是微微动了动。

  “缺德鬼,死憨货,娘希匹……”赶车的在车后骂个不停,无奈地走回前面,“各位客官,不好意思了!车子陷进了坑里,要请大家先下来一下。帮个忙,麻烦了,麻烦了!”

  少主人第一个爬下车,我跟着一跳而下。“真倒霉!”那两个商人嘟哝着,也爬下来。有些麻烦的是那个生病的妇人,在她丈夫和少主人的共同搀扶下,才小心翼翼地下了车。那两个商人却只站在一旁看着。

  见人都下来了,赶车的上了车,“驾”的一声,鞭子一甩,重重落在马身上。马车一抖,往前一窜,眼看要出泥坑了,又缓缓地重新退回到坑里。这样努力了三四次,还是没有走出泥坑,气得赶车的拿着鞭子乱甩,打得灰马四蹄乱蹬,又无能为力,站在那里直喘粗气。

  我看着这里,一边又留意前面山角的四个人。如果他们意图不轨的话,现在冲过来,这边的人恐怕只有任凭他们摆布了,因为我“看到”他们手里都拿着明晃晃的长刀。

  “车老板,你快点啊!”一个商人不耐烦了,站在一旁催促起来。他抬头遮眉看看已经升起老高的太阳,再四处瞧瞧,很焦急的样子。

  “快、快、快,快个屁!”赶车的被催得冒火了,嘴里说着粗话,用力拉动缰绳,把鞭子甩得“啪啪”响。

  “你怎么好骂人呢……”商人也不高兴了,嘟哝着说,声音却不高。

  “唉,那边有车过来了!”

  正当我担心山角的四人会冲过来的时候,另一个东张西望的商人高叫起来。朝着他手指的方向,我看到杨家集方向扬起一片尘烟,一辆马车快速驶过来。

  “是马车,是马车!”先前的那个商人也叫着,好像忘记了之前的不快。

  那辆马车裹着一团灰尘,来到了我们的车旁。众人纷纷躲避,用手掩住口鼻。我也跟着跑到一边。

  “杨四哥,您这是上哪里去呀?”

  赶车的殷勤地跟那辆车的赶车人打招呼,那人也回应他,看来相熟:

  “是李癞子啊,你的这辆破车怎么了,走不动了?”

  还没等李癞子回答,那辆车里面一个人说话了:“杨老四,怎么停车了?还不快点走!今天到新昌要是晚了,误了我的事情,看我怎么收拾你!”

  “车里是杨二少爷吧?小的是李家塔的李五啊,打扰二少爷了,告罪告罪!”李癞子更加殷勤了,对着马车连连作揖。

  “哦,李五啊……哪个李五?”车帘一挑,一个身穿月白长衫的年轻人探出身来。他这辆车比我们乘坐的要精美多了,更高,更宽,有一个方正的箱式车篷,跟后世的货车车厢相仿,但在大清朝却是我见过的最为豪华的马车。拉车的马比李癞子的那匹马高大健壮得多,毛光油滑,眼神锃亮。

  “二少爷,您好、您好!”李癞子慌忙拱手施礼,“李五就是小的。我的车陷在坑里出不来了,请二少爷施个援手吧,小的感激不尽!”

  叫二少爷的年轻人“哦”了一声,向我们看过来。少主人率先向他致意:“这位兄台有礼了!在下林刘村的林文伟,正要赶赴省城参加秋闱。”其他人也一一施礼。

  “林兄有请了!小弟杨一慎,就是前面杨家集人。真巧了,小弟也是去参加今年的秋试的。林兄怎会乘坐如此之车?如不嫌弃,小弟的车内宽敞,林兄何不同车而行?”这个年轻人也是文质彬彬,只是眉细脸窄,肤白唇红,有些女人相。他走出车篷来,拱手施礼,倒也落落大方,不失稳重。

  少主人看看还陷在泥坑里的马车,再看看杨家二少爷的高头大马,又是拱手:“如此……那在下却之不恭了,叨扰之处,望兄台海涵!”

  “林兄客气了,大家都是读书人,何谈叨扰!快请上车!杨四,放踏凳。”

  叫杨老四的答应着,放下一张木头制成的凳子,请少主人上去。

  我一直看着他们,听到大清朝年轻读书人之间的谈话,这是第一次,觉得颇为新奇。我早已经知道,在大清朝,读书人的身份很是高贵,普通百姓见到他们要“执之以礼”,否则就是“有辱斯文”,要遭人骂的。这些文绉绉的话我可想不出来,都是听少主人说的。他还说过什么“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之类的话,我也听不懂是什么意思,反正肯定很要紧。对识文断字的文化人,我一向恭敬,从不无故对他们吠叫。

  少主人整了整肩上的包袱,看了看我,拍拍我的脑袋说:“阿黄,你就跟在车后,不能上车去了,可以吗?”我当然高兴了,坐了半天马车,颠啊晃啊,早就头昏脑胀了。我摇头晃脑表示愿意,少主人才放心地上了杨家二少爷的马车。

  把少主人让进车里,杨二少爷对站在下面的李癞子说:“李五,你也不必担心,我让杨四帮你把车拉出就是了。”

  李癞子又是连连道谢。他与那个叫杨四的一道,拿了一根绳子,拴在杨家的车后面,两车一起用力,总算把车拉出了泥坑。

  我一边看着这边拉车,一边留心“看”那四个黑影。那四人显然也看到了这边的情况,现在更不会贸然冲过来了。他们趴在大石头后面,正在商量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四个人离开了石头,向路的另一边走去,七拐八拐,很快就模糊了。我松了一口气,庆幸这边出现了新状况,要是没有陷进泥坑,马车到了山角,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现在好了,没事了。

  正在想着,这边的两辆马车动身出发了。“啪”“啪”,两声清脆的鞭响,马蹄蹬地,踏步向前,车轮也翻滚起来,灰尘又起。我赶忙抬腿跑动,跑到一旁,紧紧跟着。凝神探察前面杨家的车内,少主人好像正在跟杨二少爷说着话,脸上都有笑意。

  我彻底放下心来,以为这次科考之旅虽有些许波折,总体还是平顺的。可后来发生的事情表明,我还是太过单纯了,缺乏对人心的真正了解,也缺乏对大清朝的了解。

  车轮滚滚,我脚下也是匆匆,跟在后面不敢懈怠。好在体力充沛,马车本身也走不快。

  中午在一个路边小镇吃过饭后,在杨二少爷的催促下,他的马车先于李癞子的马车出发了,看上去他好像有要紧的事。少主人没有异议,对我招呼一声,上车跟着走。那个二少爷对我没太留意,倒是那个驾车的杨老四看到我后颇有兴致,跟少主人聊了几句,说些猫啊狗啊的闲话。少主人也没跟他多说什么,只说怕路途寂寞,带上我好做个伴。

  马车在前,跑得快起来了,我放开力气来才跟得上。

  跑了一阵,我的感觉告诉我,又出现了异常情况!是什么情况呢?我四处转头观察着。

  天上太阳正旺,阳光洒落大地,万物感受着它的恩泽,呈现蓬勃景象。路面平整了很多,路旁有稀疏的行道树,稍远些散落着一些农舍。路上行人不多,零零散散走着几个人,都是拿着各式农具的农人。这些都没什么不正常的啊?我疑惑了,但并不怀疑自己的感觉。

  再次凝神,把意识放得更远。很快地,我找到了怀疑的对象。在我们后面,有一辆马车远远地跟着,我们快他也快,我们慢他也慢。起初以为只是凑巧而已,可过了好几条岔路后,那辆车还是跟着,这下我不得不怀疑它了。本以为是李癞子的车,半路上趁少主人乘的车暂时歇脚,我饶路跑近了一探,居然是那四个黑衣人,他们乘着另一辆车在跟踪我们。我一怔,这四人竟未放弃?心里自然警兆顿起,不敢松懈。

  这样一前一后,半下午时分,我们两辆车来到了一座大城镇。我抬眼一看,就是上次来领赏时的县城。原来这就是新昌县的所在地,那个县太爷应该就是新昌县的县令大人了。

  进了还是几个兵丁把守的城门,马车驶过一条石板街,在一座建筑前停下。少主人从车上下来了,连连向车上的杨二少爷拱手致谢,婉言回绝了他一起投宿的邀请。

  跟在少主人后面,我回头凝神探察。那四个人也下了车,远远缀在我们身后,装作四处张望观赏,实际上眼睛始终没有脱离少主人。

  怎么办?我不免有些紧张,暗思对策,暂时计无所出。

  前面街道上的行人多起来了,来来往往,有的闲逛,有的在街边的摊点上选购各式小东西。少主人也饶有趣味地东看看,西望望,很新鲜的样子,却没想到要看一下后面那几个跟着的人。

  “你是谁?从哪里来?”

  经过一个店铺前的时候,一声狗类的问话打断了我的思索。我转头一看,店铺门前站着一只黑狗,身材比黑猛小不了多少,正瞪着眼睛看着我,眼里闪着光芒少有善意。有过跟黑猛打交道的经验了,我不慌不忙地站定,看看少主人正在品味街边挂着的几幅字画,暂时不会再走。

  “我是东城的阿黄,你不认识我吗?”我决定反客为主,说话半真半假,也摆出一副傲慢的神态看着这只狗,“你叫什么名字?”

  那狗没料到我毫无怯意,瞪着我的眼睛收敛了一些。“我叫大勇,是这家酒馆的看门狗,我家主人是买酒的。”它的语气平缓了许多。

  “大勇啊,嗯,好像听说过,听说你很厉害嘛!”既然忽悠开了,我索性忽悠到底,一本正经地对它说,傲气不减,嘴巴朝着它,翘起老高。

  “嗬嗬,阿黄大哥你听谁说的?”大勇的态度明显恭敬了。我心里一松,暗暗直乐。难怪现代人喜欢忽悠别人,原来忽悠的味道这么美啊!

  我没回答它的问话,心里却一动,有了一个主意。既然你们执意要对我们不利,那我就让你们尝尝我的厉害,明的斗不过你,难道暗的我还会不行?想到这,我差点笑出声来。

  “嗯,这个大勇啊,想知道谁告诉我的也不难。只要你能追上我,我不但告诉你,还带你去一个好地方,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我故作严肃地说,特别强调了最后一句,观察大勇的反应。

  “有吃的吗,是不是随我怎么吃都可以?”大勇果然被我吊起了胃口,张大嘴巴看着我,嘴里的口水都要流下来了,一幅馋嘴样。

  哈哈!我又是大乐。不怕你狠,就怕你没弱点,被我抓住了你的弱点,还怕不会乖乖听我的?嘿嘿!

  我感到浑身的毛发一耸,觉得有点毛骨悚然,自己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邪恶起来了?转念又一想,这次是为了帮少主人,破一回戒罢。嗯,这个,那个,下不为例,下不为例!

  “那好,你准备好,我要跑了!”我看到大勇的口水黏黏糊糊滴在地上,不能再等下去了,否则非“洪水泛滥”不可。

  “好,你快跑!”大勇催着我,身体已经肌肉紧张,四肢在鼓劲了。

  我不再啰嗦,撒腿就跑,一边感知后面的大勇。大勇不愧有个好身架,速度并不慢,四肢齐蹬,堪堪要追上来。我急忙加速甩开它。跟我相比,它差得不是一点点。尤其是我能感知,不用回头也知道它到了哪里,它焉能赶得上我?

  “汪汪!”

  “汪汪!”

  我们两只狗儿跑在石板街上,向着那四个人直冲过去。

  “嗳,嗳,哪来的狗乱撞人?”

  “哎呀,狗打架了!”

  “躲开,躲开,小心被疯狗咬了!”

  ……

  原本平静的街道一下乱起来了。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继续快速朝四人奔去。近了,近了!我的身子一偏,从一人脚旁闪过,差一些就撞上了,又巧妙躲过。

  “嗳,死狗……”

  那个走在最前面的人正在左顾右盼,嘴里话音还没落,跟在我后面的大勇已经撞上他了。“哎哟”一声,那人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慌忙伸手扶住旁边的货摊。“哗啦”又一声,货摊上的货品被他抓落在地。

  我不管这么多,脚下一用力,没等第二个人反应过来,身体已经在他大腿上一带,擦着过去了。那人身体一扭,撞在后面另一人身上,两人手忙脚乱起来。

  “死狗乱跑!”

  “你干什么弄翻我的东西!”

  “小心小心,站稳……”

  一时间,这个街角一阵混乱,叫骂声不断。我和大勇撒腿再跑,把叫骂声抛在脑后,继续追逐着。

  哈哈,搞定!看你们还跟不跟着我们!

  我感知着后面几人的狼狈,分外开心。不再保留了,我脚下加速,左闪右躲,把大勇逐渐甩开。不好意思,不能陪你玩了!如果有机会,我会真正带你吃一顿好的,不过掏钱的人是少主人罢了。

  钻进一条小巷子,凭着感知,再跑过几条岔路,我又回到了少主人所在的石板街。少主人正在四处找我呢,看到我,他叫着我的名字,来摸我的头。我不再与他嬉闹,张嘴轻咬着他的长衫下摆,往一条巷子里拉他。少主人略一犹豫,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他跟着我快步走起来。

  我们一人一狗匆匆走进了巷子。少主人也机警起来了,回头看了好几次,却没发现什么异常之处。他当然看不到了,如果他看到了,他会又吃惊又好笑的。吃惊的是昨晚同在客栈里的那四个黑衣人跟在自己后面,不知是有意还是巧合。好笑的是那几个人现在正忙着替我和大勇收拾烂摊子呢,被摆货摊的人拉住不放,嚷嚷着索要赔偿。

  感知着他们的尴尬神情,我边乐边跑。有侦察力在身,明的斗不过你,暗的我还不会么?哈哈!

  什么,你说这是阴谋?对不起,我不知道什么叫阴谋。我只知道有用的就是好谋……

  (狗狗斗强人,谁能笑到最后?接下来有得看了!请用收藏来支持一下阿黄吧,把强人打得找不到牙!)



温馨提示:
猛狗越世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猛狗越世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猛狗越世全文阅读和猛狗越世txt全集下载。猛狗越世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猛狗越世 第37章 我不知道什么叫阴谋 “咔啦!”车身一震,晃了几下,往右一倾斜,马车停住不动了。而前面的山角已经遥遥在望。 “驾!”赶车的“啪”的一甩鞭子,鞭梢抽在马屁股上。拉车的灰马用力挣了几下,奈何车子沉重,向前移动了一些, 2010-07-06 05:02:0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