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39章 公子,小女子佩服你

作者:云之月    更新时间:2010-07-08 05:02:03    状态:已完结
  杨二少爷一路走,一路找寻,来到了一个亭子前,看到里面有很多人影,也走了过去。

  少主人正坐在里面的一侧,与一个身穿白色长衫的青年说着话。几位老者与中年人则端坐在中间,每人手里一杯茶,边喝边聊,相谈甚欢。

  “又是三年了!岁月催人老啊!”

  一位穿蓝色绸衫的老者感慨道。

  “呵呵,沧珉先生心有所感了?你看你,精神如此之好,还谈什么老字?”

  另一身穿鱼白衣衫的中年人笑道,端起茶杯轻抿一口,托着杯子悠悠摇动,很是悠闲自得。

  “你看看,我说了吧,青冥斋主必定要驳我的,我连感慨都发不得啰!”

  叫沧珉先生的蓝衣老者的话登时引来在座众人的笑声,他自己也笑起来,并没有难堪的神情。

  花白胡子老人和那个叫陈师爷的坐在一起,只是微笑着,没有说话。

  “沧珉先生其实说得对,三年时光一晃而过,又到了这些青年才俊展露才华的时候了。”青冥斋主也颇有感慨,“听说今年还出了一个女才子,文思敏捷,诗赋皆佳,不知道今晚能否见识一番?”

  他的话吸引了众人,大家都不约而同地说起他的话题,内容不外乎此女年方十七,自幼饱读诗书,去年元宵时在灯会上出口成章,才惊四座,兼之容貌姣美,年半之内名声大噪,被誉为“绍兴府第一才女”。

  众人正说得高兴呢,杨二少爷走了进去。

  “众位长辈,小生冒昧地问一句,各位说的可是小蝶姑娘吗?她今晚会不会来?”

  杨二少爷向众人一个团稽,急急地问道。

  “一慎啊,又是你!读书之人如此莽撞,不知行止,成何体统!”花白胡子老人面有愠色,捋着胡子对杨二公子斥道,“你父亲与我乃是故交,一再叮咛我多多管教于你,盼你能效兄长,科场显名,光宗耀祖,也不枉我一番教诲,可你……”他说不下去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晖老您消消气,后生小辈,有些形骸放浪亦属书生风流嘛!”

  旁边的陈师爷劝道,一边向杨二少爷使眼色,暗示他退下。

  “是的,是的,才子配佳人,千古佳话啊!”

  “晖老,年轻人的事情我们这些老头子就不用去操心啰!”

  另一些人也随声附和起来,似乎都有帮杨二少爷的意思。花白胡子老人喝了一口茶,转过头去不再看这个二少爷。

  “是,是,小辈莽撞了……”杨二少爷呐呐着,眼睛快速在亭子里扫了一遍,看到了少主人,好像楞了一下,又团团作揖行礼,退出了亭子。

  少主人显然也没料到会在这里看到杨二少爷,他跟旁边的白色长衫的青年低声说了几句话,然后起身从一边的空缺处走出来,没用惊动其他人。

  杨二少爷有些沮丧地走出来,走到离我不远的花树旁站住。这时,后面传来少主人的叫声,他一回头看到了少主人:

  “文伟兄,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你,幸会幸会!”

  “呵呵,我也没想到。我是偶尔得知今晚要举行吟诗会,这才随同几位父辈至交前来的。正在担心少有熟人呢,竟尔见到了二少爷,实属难得。”

  一路同行,少主人与杨二少爷已经熟络了,说话也轻松得多。

  “嗯,是难得。”杨二少爷的兴致却不太高,可能还没从刚才的斥责中走出来。

  “为了参加今晚的吟诗会,我紧赶慢赶,巴巴地赶到,小蝶姑娘没见到,倒是当头被祖师爷骂了一顿。文伟兄,你说我走的是哪门子的霉运?”

  他苦着脸说,之前被他骂过的杨老四的苦瓜脸转移到他这儿来了。

  “这个,我看没有那么严重吧?”少主人安慰他,换了一个话题问他,“二少爷,你们家与教谕大人也是旧交?”

  “莫非你的父辈至交就是王少勋叔叔他们?”二少爷的脑子也不笨,马上反应过来了。

  “是的,教谕大人是先父的老师,少勋叔叔是他的挚友。”少主人老老实实地说。

  “你怎么不早说呢!”杨二少爷高兴起来了,抓着少主人的胳膊叫起来,声音惊动了旁边的几个青年才俊,他们都向他看过来。我却差点冲过去,因为他突然抓住了少主人的胳膊,而保护少主人正是我的职责。但看看少主人没有痛苦要挣扎的模样,才止住了。

  看到别人诧异地看着,杨二少爷和少主人都有些尴尬,前者连忙松开手,我也松了一口气。

  “呵呵,”二少爷笑起来了,声音低了许多,但我能清楚听见。

  “文伟兄,说起来我们还算得上是师兄弟呢!家父与王叔叔是多年的好友,家兄乃是王叔叔的弟子,我以前经常跟随家兄到王府去聆听教谕大人的教诲。只是,怎么从未听他们说起过你呢?”

  “先父于四年前过世,我还是很小的时候跟随他去过教谕大人府上,这么多年来今天是头一回进县城。”

  杨二少爷“哦”了一声,明白了,脸上一扫之前的阴云,兴致勃勃起来。

  “文伟兄,那我们是师兄弟了!走,我带你去认识认识这里的青年才俊们。咱们新昌县的才子,我十之七八都认识。”

  说完,他拉起少主人的手,向人多的地方走去。

  “好,现在我来出个上联,这上联是:红灯灯红红灯笼,请对下联。”

  一个青年摇头吟哦着。几个才子站在大红灯笼底下,摇着扇子在对对联,旁边两个年轻女子看着他们,眼里似乎在闪着光,闪耀着我看不懂的东西。

  “灯笼,红灯笼……”

  有人低声琢磨起来,嘴里念念有词。

  杨二少爷和少主人正好走到近旁,看到几个人,杨二少爷招呼起来:“李公子,张公子,钱公子,呵呵,还有春阳书院的几位女公子,幸会幸会!”他一边说着,一边把少主人引荐给众人。少主人一一与他们稽礼问候,繁文缛节看得我眼花缭乱。

  “张兄刚才出了一个上联,我们正在踌躇呢,既然林公子来了,也请一起对对下联吧。”

  一人看着少主人,其他人也看着他。

  “小弟不才,怎好扰了各位的雅兴?”少主人忙说,白皙的脸上似乎有了红晕,映着大红灯笼,更红了。我知道他只要一紧张就会这样,不由替他着急。少主人的才学到底如何,我一点都不知道,只是偶尔听人说他的才学很高,至于高到什么程度,我真的不清楚。我心里暗呼“糟糕”,为少主人捏着一把汗。可我也无能为力,总不能跳起来把这些人咬上几口,吓得他们屁滚尿流吧,少主人肯定不允许我这样做的。

  “上联是什么?”杨二少爷看到少主人的样子,忙问那几人。

  “红灯灯红红灯笼。”一人吟道。

  少主人听了,蹙着眉头,四处看起来,忽而眉头一松,他看到了旁边一位身穿绿色衣衫的年轻女子。

  “绿衣衣绿绿衣人。”少主人脱口而出。

  “红对绿,灯映人,人景交映,情融于景,好,对得好!”

  一位才子用扇子拍着手掌称赞起来,其他几人也连连叫好。

  我松了一口气,看到少主人的脸上竟然更红了。两个女子也都看着他,眼里星光闪烁。不远处几个人闻声也走了过来。

  “对得不错!在下有一拆字联,请林兄不吝赐教!”

  另一个才子好像有些不服气,他指着旁边的一棵树,摇着脑袋吟出上联:

  “此木为柴山山出。”

  少主人也转头看着,可能是看到了不远处的大佛寺,他略一沉吟,又对出了下联:

  “因火成烟夕夕多。”

  “妙啊!”

  他的话音刚落,几个才子就鼓噪起来,引得更多的人涌过来。

  “林兄好文才!在下佩服!”出题的人躬身一稽,退后不语了。

  少主人真厉害!看到这副情景,我也为少主人叫好起来,可惜不便叫唤出声。如果不是怕扫了这些文人才子们的雅兴,我恐怕早就高叫出来了,也用不着因为人越来越多而一躲再多,退到一株矮树后面了。

  “小蝶姑娘来了!”

  正在这时,有人叫道,众人齐齐朝大佛寺的方向看去。我凝神一“看”,一盏灯笼,两个女子,一前一后缓缓地向这边走来。

  “小蝶姑娘你总算来了!”

  杨二少爷的反应似乎特别快,他走上前几步,迎候着来人,脸上很是激动。难怪他会如此激动,就连我都知道他在一直追求小蝶姑娘了。

  “实在抱歉,小女子来迟了!错过了恭听高才的良机吧?”

  走在后面身穿鹅黄衣裙的女子在众人前面站定,福了一福,笑语盈盈地问道。她的眼睛好像会说话,只是那么一转,在场的每个人似乎都感觉她在看自己。现场的气氛陡然升高了不少。

  “来得正好,来得正好!我们都等着闻听小蝶姑娘的高才呢!”

  一个青衫才子摇着折扇说,眼睛死死地盯住这个叫小蝶的黄衣女子。“看”到他的样子,我很自然地想起“猪哥”这个词,对如此才子不免有几分瞧不起。看看我们家的少主人,他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呢。

  青衫才子把刚才的对联情况对小蝶姑娘说了一遍。小蝶姑娘看了看少主人,请教了他的姓名,也说对得好。

  “小蝶姑娘,你也不妨对一个吧!”

  旁边有人说,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她的身上。

  “那小女子就献丑了!”小蝶姑娘微微一笑,就如黑夜里闪过一道灯光,照得人心里一亮,连我也感到精神一振,耸耳细听。

  “之前小女子一直在寺中礼佛,就以此为内容对一个下联吧,‘寸土成寺手手拜’,大家以为如何?”

  “好!”

  “妙!”

  又是一阵喝彩声,声音大大超过了刚才的少主人。我不知道她的下联是不是真的好过少主人,看这情形似乎真的要更好。

  “各位过奖了!我小女子也只是从林公子的下联得到的启发而已,其实林公子的下联对得更好的。”

  小蝶姑娘并没有沾沾自喜,反而称赞起少主人来。

  “小蝶姑娘谬赞了!在下不敢当。”

  少主人连忙拱手致谢,脸上现出几分羞涩。我知道他除了跟翠儿会嬉笑几下,平常很少跟年轻女子打交道,现在受到一位才色俱佳的女子的夸奖,不害羞才怪呢。

  看到他的样子,小蝶姑娘“扑哧”一笑,连忙用手里的白色帕子掩住樱桃小嘴,脸上也是一红。

  “小蝶姑娘,林公子乃是我的同门师兄,文才高得很哩!”

  杨二公子好像挺急切,凑了上去,有些自豪地对小蝶姑娘说,也像是对众人说。

  “哦,林公子也是少勋先生的高足?怎么以前从未见过?”

  小蝶姑娘很快平静下来,面向少主人问道,眼里满是探询。

  “这个,先父与他乃是挚友,我少时的确受过少勋叔叔的教诲……”

  少主人有些紧张起来,说话不太利索,听得我又替他着急。他什么时候才能达到文人们所说的挥洒自如的境界呢?

  “原来是少勋先生的高足,果然文思敏捷,名师出高徒啊!”

  没等少主人把话说完,旁边不少人纷纷说道,看少主人的眼神在发生变化。

  “不是,我并非少勋叔叔的弟子……”

  少主人还要辩解,小蝶姑娘却开口了:

  “林公子,今晚吟诗会本就为了相互学习而来,你就不必再说了。小女子这里也有一联,一直想不出下联,今天有心请教林公子,不知林公子可否赐教?”

  少主人看看众人,有些无奈地说:“小蝶姑娘,在下不才,试试吧,请出上联。”

  “清水青,水青清,清清水青,水青清清。”

  小蝶姑娘不再客套,朱唇轻启,吟出一个上联来。她刚一吟完,围在一边的众才子都轻声念叨着,摇头晃脑,很是有趣。但个个都是紧皱眉头,显然被难住了。

  “此上联实是巧妙,既要考虑谐音,又需符合情境,难,的确难!”

  杨二少爷也在那里琢磨着,看他能够体会到出联的难度,肚子里的墨水肯定比我多得多。现在最想对出下联来的人恐怕就是他吧,希望在自己喜爱的女人面前露一回脸,这可是我看到过的几乎所有男人的通病。

  少主人也在沉吟,眼睛不时左右看看,像在寻找灵感。

  看着这些才子们苦苦思索的模样,我想起一个以前在城市里看到过的趣事来。一次,我在公园里听到两个读书人互相打趣。一个称对方为“才子”,另一个自嘲地说自己是“菜籽”,油菜籽的“菜籽”。他们说完哈哈大笑,听得躺在椅子后面的我都不由哑然失笑。现在这么多的“菜籽”在这儿,会是一个什么结果呢?少主人,你加油啊!

  “有了,我有下联了!”

  少主人果然不负我的期望,他抬头看着天上兴奋地说。

  我也抬头看天。天上除了一个大半圆的月亮,还有稀疏的几片云。我莫名其妙地看看天上,再看看少主人,难道天上会掉出一个下联来?

  正猜想着,那边的少主人已经大声吟出了自己的下联:

  “明日月,日月明,明明日月,日月明明。”

  我感到空气似乎一窒,瞬间又爆发开来:

  “好联!对得妙啊!”

  “清水青,水青清,清清水青,水青清清。明日月,日月明,明明日月,日月明明。对仗工整,意境开阔,嗯,是一副好联,简直是珠联璧合啊!”

  一时间,赞叹之声不绝于耳,众“菜籽”纷纷向少主人这个真“才子”拱手致敬,我看到从那边亭子里走过来的几个老者与中年人也都轻轻颔首称赞,脸上带着笑。

  这时,身穿鹅黄衣裙的小蝶姑娘向着少主人盈盈一福,朱唇再启:

  “林公子果然高才,多谢你的赐教,小蝶这厢有礼了!这个上联乃我去年偶得,一直苦思而不得下联,而公子仅是片刻即成,小女子实在佩服你……”

  (公子有人佩服了,作者有人支持吗?请点击一下“放入书架”,把本书收藏了吧。谢谢!)



温馨提示:
猛狗越世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猛狗越世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猛狗越世全文阅读和猛狗越世txt全集下载。猛狗越世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猛狗越世 第39章 公子,小女子佩服你 杨二少爷一路走,一路找寻,来到了一个亭子前,看到里面有很多人影,也走了过去。 少主人正坐在里面的一侧,与一个身穿白色长衫的青年说着话。几位老者与中年人则端坐在中间,每人手里一杯茶,边喝边聊, 2010-07-08 05:02:0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