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40章 少主人的变化

作者:云之月    更新时间:2010-07-09 05:02:03    状态:已完结
  小蝶姑娘的一个福礼,顿时又把众人的目光引向了少主人。

  “这,这,小蝶姑娘你过奖了!”

  少主人显得有些手足无措,面色更红了,如果不是有红红的灯笼作掩饰,我都不知道他该怎么办了。

  这次小蝶姑娘没再笑他,一福之后,告一声罪,她轻挪莲步,向一旁的几位老者和中年人走去。几个才子连忙让出道路。

  “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啊!假以时日,定能不输当年的‘南山狂生’!”

  一位黑须老者拍着扇子赞道,眼神落在了少主人身上。

  “晖老,此子可教也!你王氏一门再添翘楚,可喜可贺!”

  另一位老者也看着少主人,对花白胡子老人不无恭维地说道。

  “呵呵呵。”花白胡子老人手捋胡须,朗声而笑,我能明显感知到他心里的喜悦。

  “各位爷爷、叔叔、伯伯,小蝶这厢有礼了!”

  小蝶姑娘走到他们面前,又是一个深深的福礼,衣裙在轻风里飘动,纤腰欲折,柔弱风情惹人怜爱。连我都不由心生怜惜,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这边,暂时不管那边的少主人了。

  众位长者都客气地跟小蝶姑娘告礼,然后一起返身回到亭子里坐下。

  “小蝶啊,你父亲身体好么?最近忙着准备科举之事,也没空去向他讨茶喝了。”

  花白胡子老人边喝茶边问,脸上一片慈祥。

  “有劳您老挂念,家父身体康健如昔。小蝶替家父谢过王爷爷了!”

  小蝶站起来向他福了一礼,再又归座。

  “呵呵,你这个丫头,现在倒是懂礼多了!记得小时候么,每回都要抓我的胡子,我的胡子都不知道被你抓断了多少呢!”

  “呵呵呵……”听了花白胡子老人的话,大家都笑了起来,亭子里的气氛变得轻松许多。

  “王爷爷您又要取笑我了……”

  小蝶现出几分小女儿情态,煞是可爱,这样反而逗得大家更笑了。

  “哼,王爷爷,下次我不再‘偷’父亲的极品龙井给你喝了!”

  小蝶似乎有些“恼羞成怒”,故意恨恨地说。

  “呵呵,不说了,不说了,再说下去,咱们的柳大才女一怒之下,我的好茶叶就要飞了!”

  花白胡子老人乐呵呵地打住,大家也平息下来。说笑完了,他们转入了正题。

  “王爷爷,刚才我听你们说起‘南山狂生’,想来这位林公子是他的子侄辈了?”

  小蝶询问道,眼里满是急切的神情。

  “这个啊,让你少勋叔叔告诉你吧。”花白胡子老人故意卖了个关子,“你不是一直以来很是仰慕南山狂生吗?今天你可问对了!”

  “少勋叔叔你快说嘛!”

  “呵呵,看把你急的!”王少勋一反平素的干脆利索,也是一副慢悠悠样子,看到她的神色,就不再逗弄她了。

  “刚才与你对对联的林文伟公子就是‘南山狂生’的独子。”

  “啊,真的?”

  除了小蝶姑娘,其他在座的人也都差点惊叫出声,可见这个‘南山狂生’在他们心目中是何等地位。我也疑惑了,难道当年老主人的外号就叫‘南山狂生’?为何会引来众人的如此反应呢?

  王氏父子仿佛早就料到了大家会有这种反应,都乐呵呵地看着众人,静待有人发问。

  “他是‘南山狂生’林正海先生的独子?”

  小蝶第一个忍不住了,她眼里的神色忽亮忽暗,好像不太敢相信。

  “没错,他的确是正海的儿子!”花白胡子老人肯定地说道,“他今天刚刚从乡下进城来,也是打算参加今年的科举的。”

  旁边两位早已从他那里得到消息的老者也点头称是,其他人这才真正相信。

  “想当年‘南山狂生’一夜七诗,名动一时,想不到时隔多年,他的儿子竟然这么大了!如果正海兄还健在,也都是我们这般半老头子啰!”一位中年人大发感慨起来,“现在已经是小一辈们的天下了,古人云: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是该我们让位啦!”

  “呵呵,明铨兄,又在大发悠古之思了!”

  另一中年人在一旁笑他,大家亦是一笑,笑里却是多了几分沧桑与无奈。我听了,也在心里有了同感。岁月催人老,人类会感慨,狗族也不例外。

  “是啊,当年‘南山狂生’林正海先生闻名绍兴府,后来却不知所踪,其中缘由,不知少勋叔叔能否说说?”

  小蝶姑娘接过话头,对王少勋微笑道。其他几人也看着他,眼里充满期待。

  “这个嘛,”王少勋看了看自己的父亲,看他脸上一板,不再多说下去,“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大概是因为嫂夫人身体不好,所以回乡一心养病,后来竟至于自己身染沉疴,一病而不起,终至仙逝。”

  “哦,原来如此!”

  其他人露出恍然的神色。我发现花白胡子老人脸上没什么变化,而小蝶眼中却藏着几许疑虑,一闪就收入眼底,不再询问了。

  “我看时间差不多了,晖老,您看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坐在花白胡子老人旁边的那个陈师爷站起来说道,看着老人。

  “那就开始吧。少勋,你陪陈师爷去招呼一下!”

  “是,父亲!”

  接下来的一些事情对我来说就无趣多了。在王少勋的安排下,众多参加吟诗会的才子们轮番上阵,进行什么“命题赋诗”,一个个摇头晃脑,满嘴文雅词儿,听得我云里雾里不知所云。其中有几人获得了众人的叫好声,一位是与少主人在亭中聊天的白色长衫青年,一位是不知姓名的蓝衣才子。最为叫得响的是少主人和那位小蝶姑娘,各自吟了一首诗,博得了众人的连连喝彩。杨二少爷也是跃跃欲试,可惜吟出来的诗作反响不大,他只好涨红着脸退下来。

  我一方面为少主人受到大家的欢迎而高兴,尽管还有些羞怯,他已经能够发挥出自己的才能了。另一方面,看到杨二少爷灰溜溜退下来,尤其是他下来时看了少主人一眼,我感觉到他心里似乎对少主人有了怨气,不由又心生警兆,暗暗留心。

  吟诗会最后的活动是夜游大佛寺。

  一大群人跟随十几个手持灯笼的僧人,兴致勃勃地往上行去。我紧跑几步,走在离少主人不远的路边,他的后便是那个小蝶姑娘。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一直跟在少主人的后面,一面还为他讲解寺里的一些情况。杨二少爷也紧跟着他,不时插上几句,卖弄着自己的学识。这样看上去,几人倒也一团和气,其乐融融。

  站在石窟里面,仰头看着灯笼映照下的大佛像,我的心一下子静穆下来了。在佛像脚下,我感到自己实在是太渺小了,尤其面对它一千多年的悠悠历史,人也好,狗也好,都是短暂的一瞬。一千年以后,还有没有人会记得我呢?我在“当下”应该做些什么,才能让这短暂的生命留下一点点光彩?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似乎有些头绪,可又抓不住全部,心下不免惴惴。

  夏夜里,车马辘辘,一个个灯笼映着天上的明月,别有一番诗情画意。可惜我不太懂得其中妙处,懂得的又都在匆匆赶路回城,没这个闲工夫陪我一起去品味,去欣赏。我只能作罢,跳动四肢紧跟在后。

  晚上,少主人在被他称作“王爷爷”的花白胡子老人府上住下了。

  我先是躺在他住的厢房外面,听着少主人轻微的鼾声,自己却没有睡意。眼前好像还浮现着那尊高大的佛像,气势压迫着在心头,说不出的难受。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我一下子无所适从了。

  爬起来,我走到院子里。这所大宅子很安静,没有猫狗,更没有其他的禽畜,显得有些空荡荡的。就是白天也少有喧闹声,不是家里没有小孩子,我看到的几个小孩子都端端正正坐在屋里,各自捧着一本书读着,连看到我都不过来逗一下,实是无趣。我心生感慨,人做到这个份上,还不如我一只狗儿自在呢?

  感慨归感慨,寂寞却依旧,何不出去走走?

  在大门边钻出狗洞(说明以前也养狗的),我来到外面的街上。

  街上很暗,也没一个人。这个时候的人们早就上床睡觉了,不像后世那样夜生活丰富多彩。我无聊地走在石板路上,放出感知去“观看”一砖一石。走了一段,一盏红灯笼出现在前面,我知道这是一家客栈。

  客栈?昨夜我就是在客栈里发现那四个人的不良企图的,他们现在会在哪里?我下意识地施展侦察力,聆听客栈里的动静。一听,还真的听到了。

  “大哥,我傍晚时看到了那个小子,他进了前面的王府。呃,你弄错了,不是什么王爷,是姓王的。我打听过了,这个姓王的是新昌县的教谕,一个小官,还没县令大哩!”

  是熟悉的那个叫老四的声音。

  “今天还不是你个憨货,竟被两只狗给弄得那么狼狈!如果趁早动手了,他那一大包好东西不就早到咱们手上了?死老四,真是没用!”

  另一个男人的声音,我记得他留了浓密的络腮胡子,是这帮人里的老大。

  “大哥我冤啊,那不是没提防嘛……”

  “别叫屈了!想想明天怎么找个空子劫了那小子吧!”

  “是,是,你看我不是盯了大半天吗?明天只要他单独出来,咱们就……嘿嘿!”

  “好了,早点睡,明天早些起来去盯着。再弄丢了,看我们哥几个怎么折腾你!”

  “大哥,你放心,丢不了,再丢了你把我这颗脑袋当夜壶!”

  “滚你个鸟蛋,谁稀罕……”

  “嘻嘻……”

  声音渐渐低了,最后是呼噜噜的鼾声。

  这几人竟然还没有放弃!我惊异于他们的知难不退,又为惩戒不够而愤愤。看来,心慈手软终究不能让他们死心啊!

  “下次,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好过!”

  我下定了决心,不管什么狗与不与人斗的规矩了。想要对少主人不利,首先要看我答不答应!

  默记下他们的位置,我转身回去,一边抬腿撒尿做标记。夏天晴多雨少,我不担心找不到他们。

  回到少主人睡的厢房外,我精神抖擞,因为我又有事情可做了!

  #################################################################

  第二天,事情并没按照我猜想的那样发展。

  少主人跟着那个王少勋一起去拜访县城里的一些头面人物,单是从他们的住宅我就能知道,高门大院,有的还站着看门的,门旁的石狮子高大威武。

  我紧跟着他们,不管他们让不让我进去,我都是紧跟着,生怕少主人有个闪失。感知里,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远远地跟在少主人乘坐的马车后面。至于他有没有看到跑在一旁的我,我不知道,也无法知道。

  直到吃过午饭,黑衣人始终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我仍然严阵以待。

  “文伟兄,我带你去县城里逛逛吧!”

  午饭后,坐着马车赶过来的杨二少爷拜见了花白胡子一干人,送上一包礼物后,拉起一旁的少主人就要走。少主人面有难色,待到得到老人的首肯,才跟着走出宅院。我连忙起身跟上。

  杨二少爷不坐车了,在前面领着路,边走边指点,介绍各处的名称,谁是主人,有什么奇闻异事等等,不亦乐乎。这样逛了两条街,走得累了,他们向一个酒馆走去。我一看,居然是上次来过的,一只黑狗正威风凛凛地站在门口呢,正是大勇。

  “这个店家倒是有趣,店门口放只狗,不让我们进去了?”

  杨二少爷说着,率先走进店堂里。少主人不好驳他的面子,也只好跟着。

  “阿黄,是你?”

  我一靠近,大勇就看到了我,好像有些吃惊,又有些恼怒。

  “怎么,不可以是我吗?”

  我马上装出初次见它时的样子,下巴抬起,眼睛盯着它。

  “你,你是个骗子!”大勇气不过了,朝我龇起尖利的牙齿,“你上次骗我!我问过东城的狗儿了,你根本不是东城的,还说不是骗我?”

  “是吗?”我心里一突,想不到这个贪吃的大勇还有点脑子,知道去查我的底细了。但我现在更不会怕它了。

  “呵呵……”我发出一连串轻笑,依然不屑一顾的神情,显得高深莫测。我凑近了它,盯着它的眼睛,缓缓说道:“你知道我的主人是谁吗?县里的教谕大人你知不知道,他是教谕大人的贵客!如果不相信,你还可以去打听啊。刚才走在前面的那位少爷你认识吗,他可是大有来头的,你家主人都不敢得罪他!”

  不知是被我的气势吓到了,还是被话吓住了,大勇不由自主地后退几步,眼神有些畏缩地看着我。

  “阿黄……嗳,阿黄呢,怎么不进来?”

  正在这时,杨二少爷适时地叫起我的名字来。爱主及狗,因为少主人的关系,他现在对我也挺客气的。

  “掌柜的,你家的狗怎么回事,怎么不让我们带的狗进来?小心我拆了你的招牌!”

  看到我被堵在外面,以为是黑狗不让我进去,杨二少爷又恢复了狂放的本性,他把手里的茶杯一放,冲着里面一个矮胖的中年人叫道。那人忙走出来吼开了:

  “大勇,你个死狗,还挡在门口干什么?快滚开!”

  大勇这下彻底服了我,乖乖地让开了。我器宇轩昂地踏步走进店堂里,走到少主人旁边蹲下。

  哈哈,再次忽悠成功!

  我一转头,看着傻乎乎地站在门外的大勇,有些不忍,就用眼神示意它也进来。可它看了看那个矮胖的人,迟疑着不敢举步。我真拿它没办法了,起身跑过去,用头顶着它往里面走。它畏畏缩缩走了几步,就又不走了。

  “汪汪!”我冲着矮胖中年人叫唤了几声,店里的人都转头来看着我。

  “掌柜的,我们家阿黄是叫你让你家的黑狗一起进来哩!”少主人明白我的意思,对那人说道,“我们多要几块肉骨头就是了,你让它们都进来,也有个伴嘛!”

  “是哟,狗儿也要玩伴呢!”杨二少爷也说,“阿黄,你们都进来吧!”

  “客官,瞧您说的,这不是怕惊扰了您吗?既然你们说了,就让他们进来吧。小二,快放狗儿进来!”

  我带着大勇施施然进了店堂。大勇高兴地摇着尾巴,讨好着少主人和杨二少爷。杨二少爷叫过店小二来点菜,一口气说了四五样菜名,当然少不了我和大勇的肉骨头。

  “掌柜的,你这店里生意似乎不太好嘛!”

  少主人环顾了一下四周,对走过来招呼的矮胖中年人,也就是掌柜的说道。

  “是啊客官,你看小店位置好,酒菜也不错,为何偏偏没什么客人呢,你说怪不怪?”

  “我看一点都不奇怪!”少主人肯定地说,“你想不想知道其中的缘由?”

  “客官你知道?好,好,愿闻其详!您要是说得在理,今天的酒我请您喝,分文不取!”

  那个掌柜的恭敬地站在旁边,热切地看着少主人。

  “呵呵,掌柜的客气了!我先给你讲个故事吧。”

  少主人喝了一口茶,然后摇了摇折扇,动作很是稳重和潇洒。我一呆,看得眼睛差点都要直了,仅仅过了一天,他的变化也太快了吧?

  我,大勇,杨二少爷,矮胖掌柜的,还有走过来的小二,一齐把目光投在少主人的身上。少主人略一踌躇,清清嗓子讲开了……

  (又到周五了,本书字推的最后一天,感谢一周来书友们的大力支持!作者用一大章来回报您!希望您继续关心猛狗,支持本书!谢谢!)



温馨提示:
猛狗越世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猛狗越世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猛狗越世全文阅读和猛狗越世txt全集下载。猛狗越世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猛狗越世 第40章 少主人的变化 小蝶姑娘的一个福礼,顿时又把众人的目光引向了少主人。 “这,这,小蝶姑娘你过奖了!” 少主人显得有些手足无措,面色更红了,如果不是有红红的灯笼作掩饰,我都不知道他该怎么办了。 这 2010-07-09 05:02:0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