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42章 暗战.那个什么奔

作者:云之月    更新时间:2010-07-11 05:02:03    状态:已完结
送走了那个执意不让我们远送的假公子曾羽,尽管自己脚下也有些不稳,少主人还是谢绝了酒馆掌柜的好意,带着我往回走。

  我告别了大勇,在它有些留恋的目光里跟上少主人,脑子里却还在回味白胡子老道士的话。

  “林公子,近日请小心左右,不可失了护佑!”

  “小心左右”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提醒少主人防备那个“假公子”?她不像坏人呀,那个自称叫曾羽的女人看不出有什么不好的心思来啊?

  是防备我吗?

  我被自己冒出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又感到好笑。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怪念头?不会是那老道士深看我一眼造成的心理暗示吧?

  “我是少主人的‘护佑’,绝不会让他受到伤害!”

  一路走着,我放出感知,小心探察着周围的一切:房屋,树木,行人,猫狗……嗳,那是谁?一条黑影跳进意识里,在我们后面远远地跟着,跟了两条街都没有放弃,大有一跟到底的势头。

  谁会跟着我们?

  我看了看前面有些踉跄的少主人,他依然边走边看着街边的房屋店铺。这是一条宽宽的街道,两旁都有店铺,尽管已是黄昏时分,来往的行人倒是不少。

  光天化日之下,不会有什么意外发生吧?

  我想着,决定先解决了后面的问题再说。耸着鼻子用力嗅了几下,把少主人的气味再次熟悉了一遍,我转身就往后跑。

  近了,近了!那黑影还是不紧不慢走着,转过一个街角,我看到了它——竟然是不久前还跟我在一块抢骨头吃的大勇!

  “大勇,你老是跟着我们干什么?”

  我又急又气,朝它气吼吼地叫道,把它吓了一大跳。

  “阿黄大哥,我,我想跟你一起玩……”

  “跟我一起玩……”我无语了,不怒反笑,向他龇着牙齿,“你不知道人吓人要吓死人,狗吓狗也要吓死狗啊!”

  “我家主人不让我站在店门口了……我想,我想跟着你,也免得再受主人的打骂了。你不知道,我家主人喝醉酒很凶呢,见到谁都要骂一通,我还被他踢打过很多次……”

  大勇怯怯地说,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让我的鼻子不由一酸。如果狗也可以去演戏,它最适合演的是悲剧角色,还挺能打动人的。这个样子的狗也会把客人吓跑吗?我好像明白了它的主人酒馆生意不好的真正原因。根源不在狗身上,在于人自己罢了。

  “你,你要跟我就大大方方地来嘛,干吗要偷偷摸摸?”

  我没了脾气,语气放低了不少。唉,碰上这个家伙,真是没办法!

  “我不是怕你不答应嘛……阿黄大哥,你答应了?噢,真好!”

  大勇看出了我的态度变化,马上转过弯来,说完了,凑上来就要舔我的嘴。

  “油兮兮的,恶心死了!快走,我的少主人还在前面呢,我不放心他一个人走!”

  我故意瞪起眼睛,躲开它的亲热表示,掉头就跑。

  “好咧!”

  大勇兴奋地跟在后面。我们两只狗儿又像上次那样,轻快地向前跑去。

  回到刚才与少主人分手的那条街,已经没有了他的身影。我仔细嗅嗅,还残留着一些他的气息。我们沿着气息往前跑,我想少主人应该就在前面。

  跑过了一大段,再跑过一条街,眼看花白胡子老人的家已经在街的那一边了,却还没有看到少主人的影子。难道他已经进府了?不会啊,他能走那么快吗?况且我耽搁的时间又不长。

  我有点急了,甩下大勇,急匆匆跑向挂着大字匾的“王府”。大勇在后面拼命地追着,累得气喘吁吁。

  到了大门前,门没关,我直接冲了进去。院里一个仆人正在扫地,看到我也没阻拦。

  “狗都回来了,林公子人怎么不见?”

  隐约听到他在嘟哝,我更急了,边跑边放开感知。没有!听不到少主人的声音,更“看”不到他的身影。少主人还没回来!

  我急忙转身跑出了大门,差点与跑过来的大勇撞个满怀,连忙停住脚步。

  “你家主人还没回来啊?”

  大勇凑过来问我,眼神很是关切。我顾不得跟它多作解释了,催促它快点带我回去寻找,毕竟它是“地头狗”,县城里的各个地方都要比我熟悉。

  “跟我来!”

  大勇一看我要它帮忙,又兴奋起来了,带头跑起来,还四处张望。

  重新回到与少主人分手的街边,我静下心来仔细闻嗅,也放开侦查力认真感知。少主人的气息夹杂在各种气味中,若有若无,还能分辨出来。“看”左右的街巷里,没有他的身影。这里是一个三岔路口,右边是我们来的街道,难道少主人走错路,走到左边的巷子里去了?

  边走边嗅,我隐约在左边的巷子里闻到了一丝少主人的气息。是这边!我跑动起来,一路嗅着。大勇跟在后面也是到处乱嗅一气。

  “现在的读书人啊,年纪轻轻就如此贪杯,你看看,出丑了吧,要人拖着回去。唉,世风日下啊……”

  “是啊,读书人更要知道检点的……”

  在巷边的一侧屋檐下,两个拿着蒲扇乘凉的老者的谈话引起了我的注意。

  “贪杯”?就是喝醉吧。“要人拖着回去”?谁要人拖着回去?跑到他们近前,我只恨自己不会说人类的语言,不能开口询问他们。“汪汪!”我冲着他们叫了两声,以引起他门的注意。

  “这是谁家的狗,在这里乱叫?讨厌!”

  “今天真是怪事多,狗也乱叫起来了!嘿,死狗,走开!”

  两个老人挥舞扇子朝我直摇,还吆喝着。我不管他们了,继续在地上闻着,希望能找到少主人的气息。我隐约感到一些不妙,觉得他们说的读书人就是少主人。但他并没喝醉啊,又怎么会被人拖着回家呢?难道……我的眼前突然闪过四个黑影。

  糟糕,难道是那四个人在搞鬼?

  我心里一紧,愈发相信自己的判断没错。昨晚客栈的对话,鬼鬼祟祟跟在后面的黑影,这些东西霎时闪过我的脑海。我不由一阵懊悔,都是我的错!我太粗心大意了!

  怎么办?怎么办?我急得团团直转,在街道上不知所措起来。上次陪着大树遇到狼,还有一个拼斗的对象,现在却连人都看不到了,我空有一身力气没处使,心里乱成了一团麻。突然间遇到急事,我经验不足的问题马上暴露出来了。

  “阿黄大哥,你别急,我熟悉城里的狗,我帮你去打听一下!”

  大勇在一旁看出了我的着急,忙过来安慰我。

  对啊,怎么忘记了它这个“地头狗”呢?

  “好,好,大勇你快去打听打听,问问有谁见过我家少主人,他往哪里去了,快,你快去!我就在这条巷子等你。”

  我急忙催促它,很是急切。大勇答应了一声,撒腿就跑,往前面的巷子冲去,速度居然飞快。

  我缓缓走动,在地上闻嗅着,感知着,等着大勇的消息。

  “驾,驾!”

  一阵马车的疾驰声从前面巷子传来,我忙闪到街边。

  一辆有些破旧的普通马车从我前面快速驶过,木头车轮压在石板地上“咕辘辘”作响。

  “老三,再快点,我们要赶着出城门的,不要耽搁了大事!”

  一个声音从马车了飞出来,有些耳熟。耳熟?我一惊,脑袋里快速搜索,感知探进车里。不好,是少主人!

  我“看到”车蓬里坐着三四个人,身穿长衫的少主人被夹在中间,嘴巴被堵上了。

  “汪汪,汪汪汪!”

  我撒腿猛追,嘴里还大叫着,引得街边几个人转头来看我。

  “发疯了,死狗,乱叫唤什么!”有声音飘进我的耳中,我根本不予理会,继续加速追赶。可惜我的速度还是赶不上马车,在平整的道路上,马车跑得要比我快,尤其是一辆被催得紧的马车。

  远远跟着,我看到黑色的马车融进了有些昏黄的暮色里,朝西边的城门驶去。

  快到城门了,马车已经出了门,高大的城门正在缓缓关上。我一急,奋力加速,堪堪钻过门缝,后面的大门“咣当”一下关上了。

  “今天你说怪不怪,狗也急着出城去……”

  守门兵丁的声音被我甩在后面,我向着马车紧追下去。

  这样一路跑着,我感到嗓子里开始冒烟了,渴得难受,但脚下不敢丝毫放松。渐渐地,我离马车近了,可能是车速减慢的缘故。

  “吁——”

  前面的马车在一座房子前停住了,我赶紧躲到路旁的树底下。

  “快点,快点!”

  几条黑影从车上跳下来,七手八脚地把少主人抬下车。看到这个情景,我差点要冲上去。但理智告诉我,这样做只能是自投罗网,他们几个人对付我一只狗绰绰有余了。我只能忍,寻找一个合适的时机,一击而奏效,否则一切都会成为空谈,我和少主人都要折损在这伙人手里。想到可能的后果,我不禁打了个寒噤,口干体乏都被抛到了九天云外。

  几个人挟着少主人走进了房子里,留下一个人在外面收拾马车,还四处张望,眼睛不时望着路的两头。看来这条土路不能走了,我拐上了路旁的田塍,迂回向房子探去。

  穿过生长得茂盛的稻田和豆子地,我从一侧靠近了房子,小心施展侦查力,周围的情况一目了然。这是一座无人居住的旧房子,门窗都已经破损了,一个个洞口张开着,像无名的野兽张嘴想要吞吃什么。房子里只有几张缺胳膊少腿的桌椅,地上零乱地散落着一些稻草。进去的三个人有站有坐,少主人则蹲坐在一个角落里,身上捆着绳子,嘴里塞着布团。

  少主人,你受苦了!我心里一酸,眼睛一热,竭力才控制住了自己。

  “我摸过了,这小子身上只有这么一点银子。”

  一个黑衣人手里托着一个荷包,正是少主人的。他脸上一道伤疤露出了几分狰狞,在昏暗的暮色里更是吓人。

  “肯定是放在那个小官家里了!”

  络腮胡子的老大说道,眼睛斜看了一眼少主人,手里拄着一个长长的黑色包裹。

  “大哥,二哥,那现在怎么办?”

  瘦小得像只猴儿的那个负责跟踪的老四问道。

  “哈哈哈,怎么办?老四,你忘记我们‘嵊州四雄’是干什么买卖出身的了?掳人绑票,索要赎金,那是我们的本行啊!”

  老大仰头大笑,眼睛看着少主人,像是看着一头大肥羊。

  “先不说这个了,大哥,你看天色也晚了,咱们还没吃过晚饭呢。刚才走得急,忘记买些吃的了,你看现在怎么办?总要找个吃饭的地方才行,这点银子够咱们兄弟放开肚子吃喝一顿了。”

  疤脸老二颠了颠手里的银钱,开心地说,眼里闪着光。

  “嗯,先吃饱饭再说。”络腮胡子老大摸摸自己的肚子,“别急,我知道前面有个集镇,那里有家饭馆的酒菜不错,我们就去那里。”

  “那这小子怎么办,也一并带去?”瘦猴老四指着少主人问道。

  “你蠢啊,带去不就露馅了?老四,你在这里看着他,我们会带吃的回来给你。”老大目露不屑地嗤笑道。说完了,放下了手里的长包裹。

  “大哥,怎么每次都是我……”瘦猴老四还要说什么。

  “不要再说了,难道大哥的话你也敢不听!”

  疤脸老二幸灾乐祸地笑道,也把手里的包裹放下,从里面抽出一把雪亮的小刀藏进怀里,然后跟着老大走出房子。

  “老三,有人来么?”老大问守在外面的那人。

  “现在这个时候,鬼还会来!是要去吃饭吧?”老三答道,整好手里的缰绳。几个人跳上了马车。

  “走,前面十几里有个集镇,到那里去吃!”

  “好咧!今天可要好好乐呵乐呵!驾!”

  马车向着土路的另一头驶去,很快就听不到声音了。

  天赐良机啊!我心里一阵激动,天无绝人之路,总算是给我阿黄留下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我把注意力集中到了破房子里,仔细寻找机会救人。

  “每次都是这样,真不够义气!”瘦猴老四嘟哝着,收拾地上的稻草,看样子想要点火照明。现在夜色已经笼罩了大地,月亮升起来了,银光洒在大地上。房子里已经看不太清了,我却能清晰地看到他的一举一动。

  不再犹豫,我试探着动了。“哗啦,”前肢碰到一根木块,吓得我心里一紧。

  “谁?”

  真不愧是做贼人的,瘦猴老四警觉地叫起来,眼睛看着我躲藏的地方,手里握着一个黑色长条东西。

  我赶紧轻轻一跳,离开原先待的那个破墙洞,跑到另一边的门边,尽量不发出声响。

  瘦猴老四停留了一会儿,没再听到声音,又动手扫拢稻草。我心里一动,何不就这样?

  我的前肢在破门上一用力,“吱呀”一声,破门摇了摇。

  “谁?谁在那里?”

  瘦猴老四惊跳起来,手里的长东西一拉,一把雪亮的钢刀明晃晃地摆在身前。他小心地向我这边摸过来,而我早就趁机换了地方。

  就这样,我东弄一下,西捣一下,把个瘦猴老四忙得团团转,也吓得团团转,他挥舞着钢刀盯着外面,就是不敢走出破房子。少主人也惊动了,睁着眼睛左看右看。

  哈哈!我心里大乐,快速跑动着,留意瘦猴老四的举动。

  “呀——”瘦猴老四终于沉不住气了,挺着钢刀就往外面冲过来,我已经闪到了一旁。说时迟,那时快,瘦猴老四刚一冲出那扇破门,我全身绷紧,后肢猛地一蹬,向他扑了过去!

  目标:右手!

  咬住,用力!

  “唉哟!”一声痛呼。

  “当啷!”钢刀甩得老远。

  一个瘦小的男人嘴啃黄泥,我,一只雄壮的黄狗大力攻击,这个伤害少主人的恶人瞬时被我扑倒在地!

  我心中的怒火在熊熊燃烧,“呜呜”声从喉咙里喷薄而出。再次张嘴,我不再留情,狠狠地咬在他的屁股上,一扯,“哗啦”,一大块布片被我撕下。又咬,又是一片……

  “唉哟我的娘呀,饶命啊!”

  瘦猴浑身颤抖,抱着脑袋想要爬起来,我只是一扑,他再次倒在地上任我蹂躏。下身的裤子已经不成样子,我的目标又对准了上身。夏天衣服穿得少,撕扯的感觉真好!我脑中似乎有另一个邪恶的自己在狞笑,在尽情地发泄,而本真的自我已经迷迷糊糊躲藏了起来。

  很快地,我发现已经撕无所撕,扯无所扯了,地上只剩下一团白肉在瑟瑟发抖。这时,我的怒气才消了大半,脑子也渐渐清醒过来。

  “汪,汪汪!”我冲着光着身子的瘦猴大叫几声。

  “哎呀,娘呀……”

  那团白肉爬了起来,飞也似地往土路跑。“呜呜,呜呜,”我在后面紧追不舍,却没再扑倒咬他,“狗不与人斗”的观念还是主导着我。

  朦胧的月色下,一幕奇景出现了:前面是一个身上没几片布的大男人,后面是一只嗷嗷叫着的大狗,都在飞快地向前跑,也不管地面是高还是低……

  看着前面那个光着屁股的白晃晃人影,我脑子里忽然窜出了一个现代时听到过的新鲜词儿,那个,那个叫什么来着,好像这种情形叫什么“奔”吧……

  (周日了,还是一大章,感谢书友们一直以来的支持!可是,看看成绩,我还是有些受打击,收藏太少了!瘦猴那个那个奔了,各位书友,您可不要让作者泪奔哦!再来些支持吧,请收藏,请推荐!谢谢!)



温馨提示:
猛狗越世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猛狗越世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猛狗越世全文阅读和猛狗越世txt全集下载。猛狗越世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猛狗越世 第42章 暗战.那个什么奔 送走了那个执意不让我们远送的假公子曾羽,尽管自己脚下也有些不稳,少主人还是谢绝了酒馆掌柜的好意,带着我往回走。 我告别了大勇,在它有些留恋的目光里跟上少主人,脑子里却还在回味白胡子老道士的话。 2010-07-11 05:02:0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