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46章 哇,空中飞人

作者:云之月    更新时间:2010-07-15 05:02:03    状态:已完结
  “扑哧,”看着众人紧张的样子,小蝶姑娘竟然笑了起来。

  这次她没有用手帕掩住,白里透红的脸上仿佛盛开了一朵璀璨的桃花,分外媚人。我看到杨二少爷的眼睛都直了,嘴巴微张,好像有口水要流下来了。我赶紧走开两步,免得真流下来洒到我的身上。我会吃人嘴里剩下来的骨头,但不吃流出来的口水。

  “少勋叔叔,林公子,你们误会了!”看到杨二少爷的模样,小蝶姑娘很快收起了笑容,她急忙说,“管家说的有点麻烦也并不麻烦,就是我家的一个佃户昨天丢失了一辆旧马车,据衙门里的捕快王班头调查,正是被劫持林公子的歹人盗去了,故此说与林公子有关,其实也没多大关系的……哎呀,我怎么越说越说不清呢!”

  听了她的话,大家松了一口气,又都呵呵笑起来,气氛重归轻松。

  我也心里一松,不由白了这个脸上有些涨红的少女一眼。我的大姐,你说话别卖关子啊,你要知道,人吓狗也会吓死狗的!

  “这样好了,我,我陪你们一起去一趟衙门,算是我说话不清的赔罪!”

  “好啊,好啊!”

  杨二少爷第一个表态,眼睛盯着她不放。王少勋点点头,少主人也没说什么。

  说好了,小蝶姑娘回头叫一个十三四的小丫头从车上拿出一个小包,说是送给王爷爷的茶叶,让跟着的一个壮实男仆送进宅子里去。她自己再次上了车,跟着杨二少爷的马车去县衙。

  走了没多久,上次看到的那个两头石狮子的衙门到了,就在同一条街上,走路也花不了多少时间。

  看到一行人下车过去,站在大门口的一个衙役躬身朝王少勋行礼:

  “少勋先生来了!请稍等,小的去禀报太爷。”

  问清了来人及来意,他快步走进里面,穿过院子,走向正堂。我凝神一“看”,里面正热闹着呢。

  “赵疤子,你把昨天发生的事情再说一遍。记着,不要有所遗漏!”

  我看到了一个老熟人。头戴一顶圆形的小斗笠帽,深蓝色的官服,胸前绣着一只鸟,五十来岁,颌下留须,有些干瘦。正是上次领赏时看到过的县太爷,他旁边是穿月白长衫的陈师爷,吟诗会上我也见过。

  县太爷向着跪在桌案前的一个人大声说道。

  “禀大老爷,昨天午饭后,不是不是,是下午,小的赶车去城外拉菜,走到半路才想起还没尿过呢,就停在猪尾巷的巷口,跑进巷子里撒了一泡尿,撒完尿出来一看,哎呀呀,马车咋就不见了?小的就急啊找啊,就是找不到,可愁死小的了!大老爷,这车是东家的,这么不明不白不见了,东家要小的赔钱哩,你说小的冤不冤?请大老爷替小的做主哇!小的只是撒了一泡尿,没多大工夫,绝非有意弄丢啊……”

  “啪!”

  县太爷一拍桌上的黑色惊堂木,下面跪着的人慌忙闭上嘴巴,惶恐地趴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陈师爷,你来问吧。”

  干瘦的县太爷揉揉太阳穴,显然已经不止一次听到下面人的回答,感到很是不耐烦了。他示意旁边的陈师爷来问。这时,那个通传的衙役进去了,他躬身禀告:

  “启禀太爷,王少勋先生偕同林文伟公子求见!另外,还有柳府的小蝶姑娘,杨府的杨二少爷也一同前来。”

  “少勋来了……哦,林文伟公子是谁?”

  县太爷放下揉着的手,有些疑惑地问陈师爷。

  “太爷您忘了,就是昨天王教谕委托大人代为寻找的那位公子。他还是今年吟诗会上冒出来的大才子呢!太爷您事情多,可能一时记不起来了吧?”

  陈师爷恭敬答道,眼睛看着下面跪着的人,又说道:

  “太爷,您看是不是案子先缓缓,见见少勋先生再说?”

  “哦,哦,是这样,你看我,事情一多,竟给忘了。哈哈,快请少勋先生进来——赵疤子,你先在堂下候着,待本官办完了事情再来问你。你再去好好想想,是否有所遗漏,退下吧!”

  跪着的人站起来,被一个衙役带到外面去了。

  守门的衙役匆匆走出来,拱手延请:

  “少勋先生,诸位,太爷有请!”

  众人闻言都往里面走,我也跟在后面。

  “狗儿怎么也进来了?”那个衙役挡住了我,“衙门重地,岂是谁都可以进去的!”

  “这是林公子家养的狗,一直随在身边的,进去无妨吧?”王少勋回头对他说道。

  “无妨,无妨,既是林公子的家犬,进去就是了!请,请!”

  我小跑着跟上众人,享受了一回被人请的优待。前倨后恭,说的就是这种情况吧?

  来到院子里,我不再进去了,凭我的感知,完全能够了解里面的一切。

  “少勋给太爷请安了!”王少勋躬身向堂上的县令行礼。

  “本县秀才林文伟拜见县尊大人!”少主人弯腰施礼。

  “民女柳小蝶见过大老爷!”小蝶姑娘盈盈一福。

  “小生杨一慎拜见大人!”杨二少爷也是拱手一躬。

  干瘦县令乐呵呵地走下来,一一伸手示意不必客气:“免礼,免礼!来人,给几位看座、上茶!”

  衙役们搬过来几把椅子,还有人端来几杯茶。几人谢过之后各自落座。

  “太爷,昨日文伟一事多亏你伸出援手,少勋在此代表家父谢过了!”王少勋站起来客气道,拱手行礼,“现在文伟已经安然回来,特地前来道谢!”

  少主人也站起来说着感谢的话,甚是恭敬。

  “呵呵,没事就好。力所能及,先生何必如此客气?要说出力,先生为县里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本县岂不是要一次次谢过你了?”

  县令的话音一落,在座众人都呵呵地笑起来。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古板严肃的县太爷竟有如此趣味一面,说话不失诙谐。

  “民女也有一事要向大老爷禀告。”小蝶姑娘也站起来说道。

  “小蝶贤侄女,你怎么还是这么客气!”坐在上面的县令好像有些不高兴,“一直跟你说,叫我一声伯伯就行了。我与你父亲多年的交情,你怎么老是改不过来呢?”

  “是,侄女记住了,”小蝶矮身一福,“家父要我转告伯伯,赵疤子所丢的马车,我们不予计较了,算是事主撤诉吧,请伯伯成全!”

  “这样也好,”县令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不过,因为事涉林公子被劫持一案,本县还是会追查这辆马车的下落,直至缉捕到嫌犯为止。赵疤子嘛,暂时还不能放回,请贤侄女回去转告柳兄一声。”

  “这是自然,侄女自会告知家父的。”小蝶说完,退回坐下。

  要说的都说完了,他们就坐着边喝茶边说着一些闲话,气氛轻松友好。

  正在这时,腾腾腾,从外面匆匆走进来一个衙役,打我身边走过,瞧都没瞧我一眼,快步走进正堂。他躬身一礼:

  “启禀太爷,南门里正来报,有两个贼人夺了一辆马车,正向城外逃去。”

  “啊,有这种事?什么人如此大胆,朗朗乾坤之下,竟敢明火执仗掠人财物,看清是什么人了么?”

  县太爷闻言,脸上一整,猛地站起来,身上的威风自然流露出来了。

  “据里正讲,劫掠的本有四人,那四人的长相打扮很像嵊州发来的海捕公文里的四个贼人。四人夺了马车后,遭到失主及亲属的反抗,他们仓促中驾车逃跑,有两人未来得及上车,跑到小巷子里去了。另二人则驾车向南门逃逸了。”

  “哦,这是何时发生的事情?”

  “大概半柱香之前,小的得到消息即刻来报知太爷,其他几位捕快已经赶去追捕了。”

  “好,正说着这些歹人呢。王班头,你速速带人前去增援,务必一举成擒!”

  站在堂下的那个王班头抱拳一礼:“属下明白!”

  “王班头且慢。在下有一些想法,不知太爷可否准许?”王少勋上前一步,向县太爷躬身行礼,“我想与王班头一起去追赶驾车的贼人,其他捕快可率领乡勇在城里搜捕另二人。太爷以为如何?”

  “这个……”县太爷有些犹豫。

  “太爷请放心,少勋只是想帮文伟侄儿讨回一个公道,如有闪失,与衙门无涉,恳请太爷准许,以免贻误了良机!”王少勋又是一礼,脸上满是恳切。

  “那好,王班头,你大力协助少勋先生,务必保证安全!”

  干瘦的县太爷放下捻着胡须的手,作下了决定,他吩咐王班头。

  “是!属下明白!”

  王少勋和那个王班头一起走出正堂,后面跟着小蝶,再是杨二少爷和少主人。我连忙起身也跟上,来到大门外,已经有几个衙役牵着马匹等在外面了。

  “少勋叔叔,你用我的马吧,我的马快。”

  小蝶姑娘说,杨二少爷也跟着说。

  “好!”

  王少勋也不推辞,接过驾车的卸下来的高头骏马,翻身就上去了,动作利落稳健,一点也不像一个文弱的读书人。王班头也接过杨老四牵过来的那匹驾车的马。他和王少勋所骑的马匹明显要比那些衙役座下的高大健壮,难怪小蝶他们会把自己的马让出来。

  “少勋叔叔,王班头,你们一切小心!”

  少主人、小蝶和杨二少爷不约而同地说道。

  “你们放心,几个蟊贼难不到我!”

  王少勋接过一个衙役递上的一把长刀,催动胯下骏马,挥鞭就走。王班头和三四个衙役紧紧跟上。

  “阿黄,你也去帮帮少勋叔叔!”

  少主人忽然拍着我的脑袋,不顾旁人惊诧的眼神,催我快快追上去。

  我精神一振,没想到少主人这么了解我,他不说,我也要想法跟去看看。我气恼那几人对少主人的伤害,事隔一晚了,居然在进城时还没放弃。你们不找我,我都要找你们,现在有了这么好的机会,我岂会错过?

  我脚下加力,奔跑起来,追上了前面的几匹马。穿街道,过城门,我追着马蹄踏起的灰尘,向城南飞奔而去。

  一路跑,我一路闻嗅着贼人留下的气息。由于是乘坐在马车上,他们几乎没有留下什么气味。我不泄气,紧盯着前面的人马,知道他们有办法找到踪迹。果然,那个王班头很有经验,他下马观察了地上的车轮痕迹,再问了几个路人,很快确定了贼人逃走的方向。我们一路追踪下去。

  追了大概有近一个小时,我已经气喘吁吁,脚下有些沉重了。再能跑,连续跑了三、四十里,我也大感吃力。但我不能停下来,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下次遥遥无期。

  那些马儿也跑得累了,王少勋和王班头座下的还好,另外几个衙役的马匹,个个嘴里“呼哧、呼哧”直喘,有的还吐出了白沫,眼看速度越来越慢了。但在鞭子的死命抽打下,又不得不硬撑着赶路。

  “就在前面,大家准备好!”

  骑在马上的王班头忽然挥挥手,示意跟在后面的人。众人纷纷抽出身上的长刀。我一看,尘土滚滚,前面驶着一辆马车,速度不快不慢。

  衙役们脚下加力,马匹猛地加速,向马车冲过去。马车上一人向后面张望着,看到了马上身穿官衣的衙役,那车也猛地加速了。就这样,在一条不太平坦的土路上,一群骑手挥鞭追赶着一辆仓惶奔逃的马车,后面是紧紧跟着的我。

  “驾!驾!”

  “驾驾!驾驾……”

  狠命地奔跑,用力地甩鞭,双方都是不遗余力。

  马蹄得得,灰尘滚滚,距离越来越近了!

  王少勋已经跑到了最前面,他的马头快与车尾齐平了。

  “驾!驾!”

  催促声已经变成了吼叫,眼看就要两马并排了。

  不好!就在这时,我“看”到马车上一人拿着一根长长的东西想要向王少勋戳过来。这人正是络腮胡子的老大,而驾车的是那个老三。

  说时迟,那时快,正在我暗暗为王少勋担心的时候,他竟然做出了一个我从没见过的举动——

  身体在马上站起,腾空,一跃,向驾车的老三扑去!

  这一连串的动作如行云流水般,瞬即完成。在地上的我仰头看来,他的身体就像一只青色大鸟,从马背上直直地向马车飞过去……

  哇,空中飞人!

  我的眼睛都直了,脑子里一下子转不过来……

  (王少勋到底什么身份?不少书友都在问我。谢谢你对猛狗的关注!请接着往下读,肯定能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顺便请收藏一下本书吧!你的轻轻一点,就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谢谢!)



温馨提示:
猛狗越世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猛狗越世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猛狗越世全文阅读和猛狗越世txt全集下载。猛狗越世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猛狗越世 第46章 哇,空中飞人 “扑哧,”看着众人紧张的样子,小蝶姑娘竟然笑了起来。 这次她没有用手帕掩住,白里透红的脸上仿佛盛开了一朵璀璨的桃花,分外媚人。我看到杨二少爷的眼睛都直了,嘴巴微张,好像有口水要流下来了。我赶 2010-07-15 05:02:0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