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50章 看谁厉害

作者:云之月    更新时间:2010-07-19 06:02:04    状态:已完结
  转过这栋宿舍,我们来到了后面的丙栋前面。那里正聚着一群人,叫声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我们走了过去,站在一旁看个究竟。

  “好你个齐峰,上回偷了我的书,这回又偷起宝玉来了!”

  一个公子哥儿指着一个书生打扮的学子叫道,声音有些尖细,就是刚才听到的那个声音。为什么我会说他是公子哥儿呢?他的衣着其实也跟众学子一样,月白长衫,阔口鞋,辫子油光发亮。主要是他身上透露出来的那种气势,不太像普通的学子那般纯朴,好像有些狂傲,甚至是吊儿郎当。像谁呢?倒是跟杨二少爷有些相似,又有些不同。不同在哪里?更加张扬!

  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中等身材的学子,人黑黑的,但挺壮实,晒过不少太阳的样子,与一般文弱的读书人不同。他的目光躲避着公子哥儿,又有不服气的神情,眼里有委屈,也有几丝痛苦。

  “威少爷,上回的事情已经讲明白了,你不要再提了。这次我的确未曾见过你的东西,请你不要污人清白!”

  叫齐峰的学子沉声说道,还是不看公子哥儿的眼睛。

  “嘿嘿,不是你,还会有谁?你无需百般抵赖,真要让我找到了……嘿嘿!看你如何狡辩!”

  叫威少爷的公子哥儿斜着眼睛看着齐峰,有些不屑,更有威胁。

  哟,居然刚来这鼓山书院就看到了一位“牛人”,一位比杨二少还牛的少爷。我看着,觉得书院里的趣味开始来了。

  “你,你怎可如此不讲理……”

  齐峰涨红了脸,说不下去了。他旁边站着的几个青年学子看着他们,眼里对他充满同情,但无一人开口说话,好像都很畏惧那个威少爷。

  站在一旁的杨二少看不下去了,他上前几步,走到对话的二人中间,向着威少爷拱一拱手:

  “这位仁兄,有话好说嘛,何必如此咄咄逼人?万事总有一个理字在,大家坐下来讲讲道理,为何非要在大庭广众之下争辩,岂不失了读书人的体面?”

  他这番话说得倒合情合理,不似平日里的锋芒毕露。

  “你是哪个?……”

  “少爷,少爷,王院长请你去一趟!”

  还没等威少爷说完,一个身材高大的人匆匆从房后转过来,边走边叫着,后面屁颠屁颠跑着一只白色的狗儿。

  “在下杨一慎!”

  “杨一慎?没听说过——那个齐峰,你自己把我的宝玉还给我则罢了,否则本少爷自有办法让你服气!阿禄,阿福,我们走!”

  威少爷不理会任何人了,转身带着那个叫阿禄的高大下人和沙皮狗阿福走了,一副谁也不放在眼里的模样。阿福也看到了我,眨巴了几下眼睛,没开口,跟着它的主人走了。到这时,我才知道它的主人是这个目空一切的威少爷。

  “你……”

  杨二少一时语塞,一向狂放的他可能没想到会遇到一个比他更狂的人吧。

  “你别走啊,我们来讲讲理……”

  杨二少还是没有放弃,试图要跟威少爷再说下去,对方却已经大摇大摆走开了。

  “这位杨公子,你不必说了,他不会与你说的。”

  齐峰对杨二少拱手一礼,感谢他帮自己仗义执言,二人互相自我介绍。少主人也走上去,与齐峰算是认识了。

  正当他们说着客套话的时候,矮胖的贵伯了走过来。他看看众人,直接走到杨二少身边,伸手拉了他一下。杨二少看也没看,手一甩,不理他。贵伯又拉了一下,力气更大了。杨二少不高兴了,回头来叫道:“谁啊,拉什么拉?”

  “杨公子,借一步说话。”

  贵伯没有放弃,就是要打断他。杨二少奇怪了,我也奇怪了,都看着他。连劝慰着齐峰的少主人也回过头来看着他,其他有几个学子也看着他。贵伯一下子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

  “啊,这,这……”可能没想到大家会看着他,贵伯扭捏起来了,“这,不是,是这样的……”

  “贵伯,你想说什么?”

  看到他的样子,杨二少又好笑又好气,耐着性子问道。他走了几步,凑近贵伯身边。

  “杨公子,是这样的,”贵伯压低了声音,生怕别人听到似的,可我还是能听到。他用以为只有自己和杨二少能听到的声音悄悄说道:

  “杨公子,那个威少爷,你还是不要招惹为好。哎,你别急,听小的告诉你!这个威少爷呀,是我们绍兴府同知大人的三公子,那可是六品官老爷啊,平常人招惹不起的!王院长嘱咐小的多照顾照顾你,小的,小的这不赶快告诉你嘛!”

  说完,他瞟了一眼那个威少爷离开的方向,似乎怕他听到自己在揭他的身份。

  “是这样啊……”杨二少明显犹豫了一下,“谢谢你提醒我!但官老爷的公子也不能不讲理啊……”他的声音有些大起来了。

  “杨公子,噤声,噤声!”

  贵伯慌忙止住他,眼睛四下乱瞟,看到大家没什么反应,这才松口气。

  “我知道了,我会好生应对的,你放心。”

  杨二少说完,走回少主人身边,拉过他,凑在耳边把威少爷的情况复述了一遍,也不让别人知道。其实,我观察了一下留下来的几个学子,发现他们实际上已经知道了威少爷的身份,只不过没有明说出来而已,否则刚才就不会那样的表现了。杨二少还把它当秘密告诉少主人,我不由心里感到好笑。就为人处世的经验来说,他们二人还是太少了些。这个跟读书多少无关,跟人聪不聪明无关,只有在一招一式的生活争斗中,才能让一个人真正成熟起来。现在,或许就是这个过程吧,我不好提醒他们,也无法提醒他们。

  “哦,是这样?”

  少主人也没想到威少爷的身份这么特殊。他目前见过的最大的官儿是七品县令,他对其尚且毕恭毕敬,对于更大的同知大人,他如何能去抗衡?

  “既如此,我们还是慎重为好。”少主人说道,“要不我们帮齐峰齐公子把事情弄清楚,两边都好交待,你看怎么样?”

  “好吧,现在只能这样了。”

  杨二少皱了皱眉,犹豫了一下才说。

  “去书舍了!今天孙教习要讲《诗经》的精要,迟到了他要责备的,快走、快走!”

  一个学子说着,催促另外几人。另外几人跟齐峰和少主人他们打了个招呼,都走了。

  齐峰再说了几句感激的话,也匆匆去前面的书舍了。我们也回到了宿舍,杨二少一脸郁闷,话也不想多说了。

  事情却还没有完结。之后的几天,少主人和杨二少每天做起了好学生,按时去书舍听课、写文章,还跟其他学子们一起吟诗作对,争论问题,生活过得充实无比。我呢,要不蹲在书舍外面守着,要不抽空找沙皮狗阿福一块玩儿,在草坪上追逐嬉戏,在水潭里尽情游泳。

  美中不足的是,那个威少爷又去找了齐峰几次,口口声声说是他偷了自己的一块家传宝玉,非要他归还不可。齐峰也不再退让,声称根本不曾见过他的东西,双方差点发生争吵。少主人和杨二少帮着齐峰,一时间势同水火,各不相让,最后在几个教习和其他学子的劝说下,总算暂时偃旗息鼓。

  在这个过程中,少主人与那个叫齐峰的学子熟稔了,也知道了他的一些情况。齐峰的父母都是世代在田地里觅食的农夫,一年到头面朝黄土背朝天,大字不识几个。生下来的儿子却个个有上进心,齐峰是家里的老二,从小聪颖,进了私塾启蒙后,文才逐渐显露,两年前考中了秀才,今年也想去参加科举考试,过完年后就来书院进修了。

  至于威少爷所说的“偷书”一事,他说完全是一个误会。那天早晨,他像原先一样到靠近树林的地方读书,在那里捡到一本精装本的《论语集注》。他随手翻起来,便被书中精当的评说吸引住了,没有马上去寻找失主。后来,失主自己找回来了,就说他想据为己有,称他“偷书”。那个失主就是威少爷,一个带着宠物狗来书院,整天招摇过市,没有心思读书的公子哥儿。学子们都私下相传他的父亲是绍兴府的同知,一个六品官,但都没从正式渠道得到证实,书院的教习先生们也没说什么,算是默认。从此,威少爷更是张狂了,俨然成了书院一霸,无人敢惹。他唯一听的是院长王少勋的话,过不多久就要去接受一次“教诲”,这样才没闹出大的乱子来。

  “原来是这样啊!”

  杨二少恍然大悟,不再愤愤不平了。人就是这么怪,当他遇到一个比他强势的人时,他很快就能把自己的态度转过来,由不甘到信服。对比起威少爷,现在的杨二少已经是一个不错的乖学生了。

  这次威少爷丢失了贴身佩戴的家传宝玉,马上怀疑到齐峰头上,除了上次“偷书”的误会,据齐峰讲,其实还有别的原因。齐峰与威少爷同在一间书舍听讲,威少爷在前座,齐峰在他后面。由于齐峰勤奋好学,授课的孙教习多次当众称赞他。而对于心不在焉的威少爷,则委婉地讽劝了几回,虽未明言,但都能听得出来。威少爷不敢顶撞先生,就拿齐峰出气,故意碰撞他的桌案,让阿福干扰他写文章,不一而足,弄得齐峰敢怒不敢言,心里颇有积怨。

  “我并无真正报复他的心思,更不会去偷他的宝玉了。谁知道他自己如何弄丢了,现在却要赖到我头上,你们说讲不讲理?我家里再穷,也断然不会做出如此有违圣人之道的无耻举动来!”

  齐峰坚定地说道,眼里神光灼灼,反正我是相信他没有偷拿那个威少爷的什么宝玉。嘿嘿,告诉你一个小秘密,我曾多次探察过他及他的住处,根本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除非他把宝玉藏在别的地方了,否则肯定与他无关。

  这天午时,其他学子都睡午觉了。少主人他们三人正在宿舍里聊天,我在檐下躺着打瞌睡。一个人走过来,是威少爷的跟班阿禄。他敲着房门,叫着:

  “齐公子,我家少爷请你去一趟,他说把丢玉之事说说清楚。”

  齐峰出来了,答应他就去,于是跟着去了。少主人和杨二少当然不会让他一个人去,也在后面跟着。我呢?主人到哪里我就到哪里啰。

  进了威少爷在甲栋的住房,他正坐在里面喝茶,阿福趴在他的脚边。看到我们进去了,他也不客套,直接叫齐峰把宝玉还给他,狂得不得了。

  “我说过了,我从来没有拿过你的什么宝玉!”齐峰也不示弱,“威少爷,你不要老是缠着我好不好?我要专心读书,还要去参加秋试呢!”说完,他转身要走出去。少主人和杨二少爷跟着。

  “不把话说清楚,谁也不许走!阿禄,给本少爷守住门,看谁敢走出去!”

  威少爷狠狠地说,虚白的脸上现出几分狰狞,与他原本的文质彬彬极不相同。

  “是,少爷!”

  高出常人大半个头,膀大腰圆的阿禄双手一交,叉着两腿站在了门口,堵住了进出的路。

  “威少爷,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少主人气愤起来了,没等杨二少发作,他质问道,眼睛瞪着威少爷。好,少主人你好有骨气!我暗赞着,全神贯注看着他们。嗯,看来今天又有表现的机会了。

  “什么意思?嘿嘿,没有意思!你们把我的宝玉交出来,我就放你们出去,否则,嘿嘿!”

  啊,太欺负人了吧?自己丢了东西反而赖在别人身上,自己不去找,还赖着别人拿出来,有这样的道理么?

  我也恼了,全身肌肉紧张起来,四肢抓地,就想要发力去冲破这道“人肉关卡”。管你什么少爷还是官老爷,在我眼里只有少主人,捎带还有个杨二少。

  “你,你讲不讲理!”

  齐峰真的变成“气愤”了,他握紧拳头,身体要往前冲。

  “各位公子,你们不要冲动!”阿禄看到他们的样子,有些阴阳怪气地说道,“看你们都是细胳膊瘦腿的,小的万一不当心,伤了谁都不好!”

  “我就偏偏要出去,看谁敢拦我!”

  杨二少的倔脾气也上来了,他作势要往外面走。我看他原本有些泄气的心里也满是愤恨了。

  就这样,一方要出去,一方拦着不放,气氛迅速升温,眼看着就要接触到一起了。

  “各位公子,你们在此意欲何为啊?”

  就在这时,门外一个柔和的女声响起了,走进来一位少女。姣美的面容,嫩黄的长裙,像黑夜里闪烁的星星一样的双眼,眼神在众人中一扫,每个人都感觉她在看自己。来者正是多日不见的小蝶姑娘。

  “小蝶姑娘……”

  屋里众人的眼睛都是一亮,含义各不相同。杨二少是惊喜,少主人是意外,齐峰是激动,那个威少爷呢?嗳,他怎么塌下半个肩膀了?

  我感到威少爷的气势一下子弱下去了,连带着原本威风凛凛的阿禄都有些缩手缩脚。这是怎么了,威少爷这个厉害角色怎么一下子萎靡不振了?

  我饶有趣味地看着,肯定有一出好戏要上演了!

  (周一了,书友们会上演支持的好戏吗?呵呵,先谢谢了,请收藏和推荐吧!)



温馨提示:
猛狗越世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猛狗越世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猛狗越世全文阅读和猛狗越世txt全集下载。猛狗越世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猛狗越世 第50章 看谁厉害 转过这栋宿舍,我们来到了后面的丙栋前面。那里正聚着一群人,叫声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我们走了过去,站在一旁看个究竟。 “好你个齐峰,上回偷了我的书,这回又偷起宝玉来了!” 一个公子哥儿指 2010-07-19 06:02:0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