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64章 红颜一怒

作者:云之月    更新时间:2010-08-03 20:02:02    状态:已完结
当夏婉婷跟着心上人在兰亭尽情游玩的时候,绍兴城里的曾璧儿却遇上了烦心事。

  “小姐,那个寿公子又来了!他正在外面求见,小姐你见是不见他?”

  丫鬟灵儿走进闺房,一边嚷嚷着,不满的样子。看到寿惠齐,她总会想到自己受责罚的事情,心里自是不太舒服。可是这个寿公子就像一块牛皮糖,偏要三天两头往曾府跑,理由很简单:向曾小姐请教音律。不让他进来吧,原本就觉得亏欠了他,还会让人说太小家子气。让他进来呢,也觉得不妥。他的用意好像不止是音律,似乎在有意无意地接近小姐。本来嘛,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也没什么,何况他还是绍兴府有名的才子。可是,他难道不知道自己腿上有疾么?说句不好听的话,堂堂曾府,会让一个瘸子娶了自家的宝贝千金?

  “你请寿公子在花厅稍后,我过一会儿就出去。”

  曾璧儿不是不知道寿惠齐的心思,也不是不知道二人之间的差距,但这个男子身上有一种东西已经打动了她,让她忽视了这差距,有了靠近他、了解他的念头。她知道,自己这样做,家里肯定会极力反对,就连自己的贴身丫鬟都会不理解。想到家里可能的反应,她又犹豫了,想静下来再考虑考虑。

  过了一阵,稍事整理,曾璧儿来到了花厅里。寿惠齐正坐在椅子上喝茶。

  “寿公子,你久等了!”

  “无妨,无妨!”

  寿惠齐忙站起来。二人互相施礼,然后坐下。

  “寿公子,上次的《高山流水》练得纯熟了吗?”

  曾璧儿看着这个清秀而又略显消瘦的男子,不由隐隐有些心疼。除却腿疾,这是一个多么称心如意的良人啊!冥冥之中,自己推掉了那么多的说媒人,难道等待的就是眼前的人儿?

  “小生已经练熟了!演奏一遍给小姐听听,如何?”

  寿惠齐看着这个早已在自己心里扎了根的“璧人儿”,抑制住激动,沉声说道。自从那次在自己家里见到她,她已经悄悄地走进了自己心里。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无不牵引着他的心绪,令他为之痴迷,为之魂牵梦萦。只要能看到她,自己有什么白眼不可以看,有什么难听的话不可以听呢?

  寿惠齐坐到那张古筝面前,双手一抚,“叮叮咚咚”的乐声跳跃而出,宛若天籁之音飘荡而来。亭角有一个香炉,缕缕香烟袅袅升起,弥漫在整个花厅里,更弥漫进了二人的心灵深处。

  “小姐,夫人请你去一下!”

  一曲方罢,未及评说,灵儿走过来说道。

  曾璧儿朝寿惠齐歉意地一笑,告一声“稍等”,走到第三进的内宅去。她的后母就住在最里面的那排房屋里。自从亲生母亲在她三岁不到时病逝后,曾璧儿一直把后母当作亲生母亲侍奉。后母对她也很好,把她与自己生的二男一女一般看待。

  “见过母亲!”

  曾璧儿向坐在屋里的后母福了一礼,曾彭氏笑着让她在自己身边坐下。说了几句家常话,曾彭氏话锋一转:

  “璧儿,听说寿惠齐公子在向你学弹琴?”

  “是的母亲。”

  “璧儿啊,时间过得真是快,你就这么大了!老爷前几天还在说,璧儿该找人家了,要我这个做娘的多操心。昨天前街的三姑婆来跟我说,盐运司经历朱大人的二公子年方二十,长得眉清目秀,饱读诗书。孩子,过几天我让老爷请他来府里坐坐,你看看合不合适。”

  “母亲,女儿还小……”

  “你别说了,孩子,你不小了!再不帮你找到一个门当户对的婆家,我怎么对得起早逝的姐姐啊!”

  曾彭氏说着,用手帕擦着眼睛,很伤感的样子。

  “如此……女儿听母亲的便是。”

  曾璧儿又福了一礼,默默地退出后母的卧房。漫无目的地走了一阵,她叫过跟在后面的灵儿:

  “你去前面对寿公子说一声,就说我身子不舒服,请他,请他改日再来。”

  灵儿答应着走了。曾璧儿站在房檐下,看着远处朦胧的山峰,久久不动,脸上一片落寞。

  ########################################################################

  看过了鹅池、流觞亭等处,一众人往山下走。不知从何时起,风越刮越大起来,阳光好像失去了热力,只是虚虚地挂在天上照明。

  “我们还是回去吧,夏小姐你看如何?”

  林正海对身边有些瑟缩的夏婉婷说道,一边站在上风向,努力挡住一些寒风。

  “但听公子吩咐。”

  夏婉婷也没想到晴天之风会有这样寒冷,紧了紧身上的皮毛大氅,还是觉得冷气直往身体里钻。

  “回去了,回去了!”

  紫竹也冻得受不了,小脸通红里透着些紫,闻言忙招呼几个童仆。

  一众人顶着风往山下走,脚下是一段坡道。

  “哎呀!”

  “咕噜噜……”

  忽然,一声惊叫,走在后面的两个童仆一个撞在另一个身上,拿在手里的食盒滚落下去了,眼看人也要双双翻身摔倒。如果他们摔下来,势必碰撞走在前面的林正海等人。

  说时迟那时快,王少勋紧走两步,双手一抄,抓住了二人的胳膊,然后使了一个千斤坠,定住自己的身形:

  “别慌,脚下站稳了!”

  一声断喝,三人摇晃了几下,稳稳地站住了。

  “正海,你带夏小姐先下去!”王少勋叫道,“小心脚下,不要急,一步一步走!”

  风声呼呼,天上涌出了层层浓云,很快遮蔽了太阳,天地间变得阴沉沉的。

  “夏小姐,你小心些……”

  林正海小心翼翼地走在前面,话音还未落,夏婉婷也是“呀”的一声,脚下一滑,整个人朝他扑过来。林正海未及细想,伸手揽住了她的纤腰,这才稳住没有摔倒。

  “小姐!……”

  紫竹下意识地惊叫起来,忙也伸手来搀扶夏婉婷,不料自己脚下踩到一块石子,“哗啦”一下也要摔倒。这下林正海狼狈了,手里还抱着一个夏婉婷,又要去拉紫竹,幸好他反应快,空出右手只一抓,堪堪抓住了紫竹乱舞的一只手,用力一带,把二女抱在了一起!

  “公子,小姐,这可怎么办?……”

  剩下来的那个童仆不敢动了,只是一个人站着,仓惶四顾,不知所措起来。

  “正海,你们先站着别动!”

  王少勋一看急了,这次来兰亭还是他的提议,如果出了什么意外的话,他该如何向夏把总交待?

  “你们二人自己站稳,别乱动!”他对被他抓住的两个童仆说,又转向林正海,“正海,我来了,你稳住,不会有事的!”

  离得不远,他稳稳地走到前面,犹豫了一下,抓住了紫竹的手:

  “紫竹姑娘,事急从权,你别介意,我来带你下去!”

  一步一步,王少勋带着紫竹走下了斜坡,来到平地上才放开她。

  林正海看到他们下去了,心里生出一股豪气:

  “夏小姐,我们,我们也下去吧。”

  夏婉婷“嗯”了一声,不敢说话,因为她发现自己目前的这个状态,实在有些不堪——林正海紧紧地搂住了她的腰,自己也紧紧地贴着他。一直在梦里幻想的情景,竟然在今天实现了!

  二人挪动着脚下,不久也走下了斜坡,到了平地上,都松了一口气。

  “小姐,你没事吧?”紫竹走过来问道。

  “啊!”

  林正海和夏婉婷这才意识到还扶在一起,连忙分开,心里都不由一阵失落。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该多好啊!

  “我,我没事!”夏婉婷按着狂跳的胸口,看向斜坡上的三个人,“紫竹,你叫他们小心下来!”

  还是王少勋帮忙,那三个童仆才走了下来。刚走到平地上,两个童仆慌忙跪下:

  “小的该死,差点连累小姐,请小姐责罚小的!”

  夏婉婷看着这两个瑟瑟发抖的童仆,心下有些无奈。她知道,自己的父亲一向治下非常严格,尤其对犯错误的手下,不管是绿营中的官兵,还是自己家里的下人,责罚之严,常令她不忍。有一次,家里的一个下人因喝酒误了事,尽管事情不大,但还是被父亲吊起来鞭打了一顿,且还一天一夜不给他吃喝。后来要不是母亲出面讲情,那个下人不死也要脱三层皮。现在呢,这两个家养的童仆差点导致自己摔下斜坡,如果父亲知道了,会怎么处罚他们?自己可是父亲最为疼爱的女儿啊!

  “夏勇,夏迅,你们先起来吧!”看到心上人正在看着自己,夏婉婷有些发窘,忙说,“亏得没有造成什么严重后果,我不责罚你们。可你们要记住,以后做事一定要细心、谨慎!还有,夏捷,今天的事不要对府里的任何人提起,紫竹你也是。我就当没发生过!”

  “谢谢小姐!”

  另外那个叫夏捷的童仆也跪了下来。他们几个从小在一起,看到小姐不怪他们,知道免了一顿责罚,自然感激不已。

  下山上了马车,一行人往绍兴城方向快速驶去。

  坐在暖和的马车里,夏婉婷托着香腮沉思着。她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一颗芳心已经不在自己身体里了,亏她刚才还说“没有造成什么严重后果”。今天最严重的后果就是,她已经把心交给了林正海了!

  绍兴城王通判府上。

  “什么,那个偷儿被其他偷儿追着打?”

  王琦真站在屋檐下,难以置信地看着院子里的王二。

  王二被她派遣专门打探消息,刚刚把她关注的偷儿的事情禀报给她。王二说,大部分案情较轻的偷儿已经放出来了,有些外地的还被官府遣送回原籍去了。那个偷林公子佩玉的偷儿叫林子,是安徽安庆人氏,本来也要遣回原籍的,但他说家里已无亲人,差役就把他随便放了。据称,这个林子乃是被人拐骗而来,在绍兴城里混了好几年了,专门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因无甚大恶,几次抓进又被放出。哪料到这次放出来之后,刚一在街上露面,马上就被人追打,现在不知躲到哪个阴暗角落去了。

  “王二,你去叫上王六,到街上去找找,一定要找到那个林子!找到了,把他带回来见我。”

  “是,小姐,小的这就马上去!”

  打发走了王二,王琦真站在那儿发起呆来。偷儿打偷儿,这是唱的哪一出?

  傍晚时分,王二来报,那个叫林子的偷儿找到了,已经带到府上。

  “让他进来!”

  王琦真在花厅里见到了这个惹祸的偷儿,一个瘦得让人心疼的孩子。这是怎样的一个孩子哟!头发蓬乱,额上血迹斑斑,被什么东西划出了一个口子;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鼻子上乌黑一片污渍;身上的衣服单薄破烂,上身的薄棉衣打着几个补丁,从裂开的地方露出几缕黄色变硬的棉花。脚上呢,一双破布鞋,三个脚趾头露在外面……这孩子瑟瑟缩缩地站在门边,眼神冷漠地看着王琦真。

  王琦真鼻子一酸,差点要掉下泪来,忙用手里的毛护手遮住脸庞,装作抓痒的样子:

  “王二,你先带他去洗个热水澡,换一身干净衣服,记着,要厚实些!然后再到厨房给他弄一些热饭菜,要管饱。你,你们快去吧!”

  “是,小姐!”

  王二一躬身,带着那个孩子出去了。王琦真忍不住了,热泪涌出眼眶,止也止不住:

  “是什么人如此恶毒,竟然要追打一个孩子!王六,你查清了是什么人吗?”

  “查清了小姐,是他原先的同伙。”

  “啊,竟有这事?”

  “确是真的,我听那几个偷儿说,要往死里打他哩!说什么打死了往城外一扔,让野狗去吃他。”

  王琦真再也控制不住了,俏脸通红,柳叶眉倒竖,脱口而出:

  “王六,你马上带人去把那几个打人的偷儿捉来!本小姐倒要看看,他们为何要如此狠毒地对待一个孩子……”

  (这两天太忙,更新迟了,望各位书友多多谅解!谢谢!)



温馨提示:
猛狗越世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猛狗越世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猛狗越世全文阅读和猛狗越世txt全集下载。猛狗越世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猛狗越世 第64章 红颜一怒 当夏婉婷跟着心上人在兰亭尽情游玩的时候,绍兴城里的曾璧儿却遇上了烦心事。 “小姐,那个寿公子又来了!他正在外面求见,小姐你见是不见他?” 丫鬟灵儿走进闺房,一边嚷嚷着,不满的样子。看到寿惠 2010-08-03 20:02:0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