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70章 杀手的童话

作者:云之月    更新时间:2010-08-10 20:33:06    状态:已完结
  等到黑影缓缓走近了,大概有二十几米的距离,我凝神一探,感觉这个女人似曾相识。

  我曾经见过这个女“飞贼”?

  我更加糊涂了。自己在大清朝见过的女人不少,但也没有一个以前是做贼人的,或者说,我不曾见过哪个做过贼啊!

  黑色的劲装,黑色的面纱,连包头的布都是黑色的,一个我曾经见过的女人三更半夜出现在鼓山书院里。没有比这更加诡异的事情了!

  她为什么来这里,意欲何为?

  我躲在一棵低矮的绿化树后面,紧张地盯着她的一举一动,生怕她会突然消失在我的眼前。

  “唉——”

  浑身黑色的女人忽然叹了一口气,声音不大,我却分明能听清楚。她也在一棵树后面站定了,面向的正是少主人住的乙栋宿舍楼。

  我心里突的一跳,难道她要对少主人不利?转念又一想,少主人素来与女人无冤无仇,她应该不会是针对他。那她来这里到底为了什么呢?

  我正想使出看书翻页的方法,透过黑色面纱去探看一下这个女人的真面目,忽然从另一边的树林里也传来深深的一叹,像拂过来的一股轻飘飘的清风,听声音,是一个男的!

  黑色的女人动了!

  我只能用“静若处子,动若狡兔”来形容她,刚刚还是不动声息地站在那儿的一个人,隔着树丛只是那么一晃,竟然在我眼前消失了!

  她真的凭空消失了?

  我的头“嗡”的一下涨得老大,慌忙瞪大眼睛四处寻找。幽暗的月光下,哪里还能看到她的身影!

  调整侦查方向,我全力施展开意识,向另一边的树林罩过去。一“看”,马上看到了消失的女人,她前面不远处,站着同样是一身黑色的一个男人。

  从原先站立的树丛旁到那个树林,至少也有近三十米,她是怎样过去的,难道真的会飞吗?

  我只觉得今晚看到的事情太过不可思议了,以前看上去平平常常的大清朝,似乎还隐藏着我不曾知道的奇异人物。忽而又想起王少勋的“空中飞人”来,越想越觉得他身上有一层神秘色彩,就像眼前这一男一女。

  一男一女静静地对峙着,都没有开口,仿佛两尊石雕一般,互相看着对方。但我能感觉到他们都在小心防备着对方,双方之间的空地里,有一种看不见的气旋在防护,在试探,却都不急着进攻。

  “真想不到啊,绿林好汉人人称道的夏家四虎之一的‘疾虎’会出现在这里!”

  女的慢悠悠地说道,声音平淡,少有感情,听不出有熟悉的感觉。

  夏家四虎?‘疾虎’?哪里有老虎?

  我没去细究她的声音,反而被她的话吓了一跳。环顾四周,我并没感觉到老虎的气息。要是真的来了一只老虎,不知道会给书院带来怎样的灾难?

  “呵呵,我也没想到,金牌杀手‘风舞’会出现在书院里。难道你想金盆洗手,从此专心攻读圣人文章了?”

  男的也不示弱,话语里明显带着调侃的意味。

  “你……你不要得意!”女的语气一滞,强辩道,“别人会给你们夏家四虎面子,姑奶奶可不给!哼,早想跟你们斗上一斗,没想到今天机会来了!”

  “风舞,我不想跟你斗,也不想知道江湖中最为神秘的女杀手到底是谁。但是,如果你想伤害我保护的人,那我也不妨领教领教‘杀手盟’第一杀手的高招!”

  男的语气坚定地说道,似有泰山崩于前而眼不瞬的气概。我现在明白过来了,他们所说的“虎”并非真的老虎,只是几个人的绰号而已,就像这个女的被称作风舞一样。

  “咯咯咯……”

  一阵清脆的笑声打断了我的思维,那个黑衣女人身体微抖,笑得很是开心。

  “就凭你?咯咯,太自不量力了吧?你自认轻身功夫在我之上么,还是暗器比我厉害?拣日还不如撞日,今晚我叫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厉害!”

  黑衣女人连笑带讽,根本没把眼前气势逼人的高大男子放在眼里。她只是晃了一晃,身上也发出一股无形的压力。我又是一惊,这种威压太熟悉了,林刘村的郑屠身上不是这种气息吗?曾经对我的心理产生过莫大的压迫,后来随着训练,我已经慢慢适应了。但现在看起来,郑屠那只是小儿科罢了,比起眼前的黑衣女人来,他的气势实在不值一提。一瞬间,女人身上的气息蔓延开来,压得我的心脏突突直跳,一阵慌乱。

  “别心急,还有我哩!”

  忽然,从树林的地底下“嘭”地钻出一个人来,站在前面那个‘疾虎’身旁,也是身材高大,也是耸岳如山。他们两人的气势把女的的气势压下去了,我也感到心里一松,并且精神一振。因为这个后面钻出来的人我认识,他不是曾经在书院出现过的那个叫夏智的人的跟班之一吗?

  “哟,想不到‘猛虎’夏勇也在啊!”女的只是一惊,但很快平定下来,她还是不屑一顾的语气,“别以为你们两个一起上我就怕你。”她特别把“两个一起上”几个字咬得很重,反而暴露了她的担心——其实她怕两个人一起上吧?我都能听出她的言外之意来。

  “风舞,你不要挤兑我们兄弟,我们兄弟向来是同进同退,你挤兑也没用!况且,对待你们这些只看钱财不讲道义的杀手,我们也用不着讲什么江湖道义!”

  果然,“猛虎”夏勇根本不上当,轻轻巧巧的几句话说得义正辞严,毫不给这个叫风舞的杀手面子。

  “不讲道义?你说我不讲道义?”听了他的话,女的好像有些激动起来,她连连反问,“如果我不讲道义,你们现在看到的会是什么?如果我不讲道义,他早就死了一百遍了,还说我不讲道义?难道只有你们这些所谓的豪侠之士才会讲道义么?……”

  “有我们兄弟在,你也未必能成事!”

  “猛虎”夏勇打断了她,声音里充满了自信,也有一些对她的轻视。这轻视应该不是对一个人本领的忽视,而是从骨子里对那人的瞧不起。我听得出来,对于眼前的这个“杀手”,他有一种潜藏在心底的蔑视,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

  “真的么?那我做给你们看看!”

  女的似乎有些激愤了,叫出了声,露出了一些我熟悉的味道,看来她之前一直在隐藏自己真实的面目,包括声音。现在一激动,无意中露出了一些本真的面貌,只是她自己还没意识到而已。

  是谁呢?我好像触摸到了一点线索,但始终捅不破那层朦胧的窗纸。

  “来呀,看看是你们厉害还是我厉害!”

  黑衣女人叫着,不再顾忌会被人听到。幸好已是半夜,书院里除了他们几个在这里,好像没有惊动别的人。

  三人之间的气旋更急了,各自高度戒备着。说干就干,黑衣女人一错身,身体又飘起来了。这次我总算看清了,不是她真的会飞,而是她整个人像一片能够自由控制的羽毛,脚下一蹬,就能飘飞起来。她飘向的正是少主人住的宿舍楼。

  不好,难道她真的要对少主人不利?

  我顾不上猜想她是谁了,全身的肌肉瞬间进入了高度绷紧状态,死死盯着那个飘动的黑影,准备发起突然的,也是致命的一击。不管是谁,只要对少主人不利,我都会毫不犹豫地向他展开最猛烈的攻击!用我的利齿,用我的尖爪,用我全身的骨肉把他打败打退,打得他不再图谋不轨为止!

  没等我发动,那两个被叫做“虎”的高大汉子先动了。也不知道他们使出了什么本领,只见一个在前,一个在后,一个在上,一个在下,把刚刚飘起的女人夹住了!

  “哼,夏家四虎果然有点能耐!”

  女的冷哼一声,速度陡然加快,从拦在前面的“疾虎”头顶一跃而过,向乙栋宿舍楼飞去。

  “想走,没那么容易!”

  “疾虎”右手一甩,一根细细长长的鞭子一样的东西破空向女人卷去,霎时缠住了她的右脚。用力一拉,女人直直地向地面坠落下去。

  说时迟,那时快,黑衣女人的双脚刚一落地,她猛一转身,右手一甩,两道细微的银光一闪,飞快地向“疾虎”袭去。“疾虎”似乎早有防备,身子一偏,躲过了银光,却也停顿了一下。

  趁着“疾虎”闪身的机会,黑衣女人脚下在地上一蹬,身体重又飘飞起来,还是向着宿舍楼而去。

  这时,跑在后面的“猛虎”夏勇也赶上来了,他停下来急问道:“三弟,没事吧?”兄弟之间的关爱之情溢于言表。

  “大哥,我没事。快追,她要过去了!要是我们保护不了少主……”

  “疾虎”身子一扭,迅疾地奔起来,声音里透着急切。

  二人在后面衔尾而追,紧紧跟着前面的黑衣女人,很快就从我的斜前方一掠而过了。

  我也急了,顾不得隐藏行踪,后退猛力一蹬,直冲冲追了过去,目标也是前面的女人。我现在已经知道,那个女的好像要对某人不利,而后面的男的却是在保护那个人。我心里千万遍地祈祷,希望那个人不会是少主人。为了以防万一,我还是要时刻盯紧才行。

  三人一个在上,两个在下,像三片飘舞的落叶,向着宿舍楼的东面飞去。远远望去,他们又像三只大蝙蝠,在昏暗的夜色里快速攒行。

  眼看他们就要来到少主人住的房舍前了,我的嗓子眼差点冒出了火。因为我离他们不止二十米,眼看着追不上了。

  “咄,止步!”

  忽然,在宿舍楼的屋顶上,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了一个黑影。他稳稳地站在屋瓦上,夏夜的微风吹拂着他的衣衫,仿佛神佛临世一般,甚是威严与潇洒。

  是王少勋!竟然是王少勋!

  我心里一阵激动,差点要高叫出来,好不容易才抑制住。尽管他也是一袭黑衣,黑布蒙面,但在一起的时日这么长了,我一下就能感知到他的气息。

  随着王少勋的出现,飞奔的三人滞了一下,然后又向前移动,浑没把他放在眼里。

  “呼——”

  一股劲风猛然从屋顶上狂掀而下,生生阻住了几人。

  “我说过了,止步!”

  王少勋还是那么沉稳,完全不像平日里那副书生儒雅样子。他的声音中气十足,透着一股劲气,直逼人的心底。他站在屋顶上,气势从上往下笼罩而下,把三个人罩在里面。

  “无心游侠!”

  三人齐齐发出惊呼,显然被王少勋的这一手镇住了,都止住不前了。

  怎么又出来了一个“无心游侠”?难道这是王少勋的外号?

  “你们且跟我来!”

  王少勋威严地低声喝道,说完,双臂一提,像一只大鸟般从屋顶向着树林飞过去。三人毫不犹豫地跟在后面,也来到了原先的树林里。我悄悄跟着,看看他们搞什么名堂。今晚的震撼太多了!我的自信心严重受到打击,再也不敢轻易显露出行藏了。

  四人分三处站成了一个三角形,各据一方,暗中戒备着。

  “风舞,你接了这单生意?”

  王少勋朝着黑衣女人问道,语气里有一种不容分辩的意味。

  “是。”

  黑衣女人点了点头。

  “我能问问谁是买家吗?这可能犯了你们的规矩,但我不得不问,希望你能如实说。”

  “不能!”

  黑衣女人的回答很干脆直接。

  “其实……其实你不说,我也能猜到是谁,我只是想证实罢了。”

  王少勋沉吟了一下,悠悠说道,好像想起了什么。

  “你知道还问我干什么?”

  黑衣女人反唇相讥道,似乎已经从一开始时的畏惧中苏醒过来了。

  “嘿……”王少勋轻轻一笑,不理会她的无礼,“风舞,不,我想应该叫你羽儿才对。羽儿,你就不能脱离这行吗?整天在你杀我我杀你之中生活,你难道还没有厌烦、疲惫?”

  黑衣女人浑身一震,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王少勋,声音里充满颤抖:

  “你,你知道我是谁?”

  “我当然知道你是谁。”王少勋又是轻轻一笑,也看到了旁边两只“虎”脸上的惊讶。

  “你收手吧!我与你们盟里的几个长老颇有交情,他们会放你离去的。想当年,我与你姑姑亦有数面之缘,可惜天不佑佳人,匆匆一别后,竟尔天人永隔了!每每想起,我都会心痛不已。现在看到你,我就又想起了她。如果当年我在,我想惨剧就不会发生了……”

  王少勋像是在对黑衣女人说,又像是自言自语。

  “收手?笑话!你在说梦话吧?江湖人都知道,我们这一行从来没有回头路。你说这话,不是当我是三岁孩童,说些谎话骗骗我吧?”

  黑衣女人根本不为所动,还是直言回击。

  “三岁孩童?骗你的童话?嘿,记得当年正海兄对我说过,用一万分的诚心去做事,定能创造出人间没有的奇迹。那时我不信,但现在信了。羽儿,童话也罢,奇迹也罢,只要你愿意去做,一定能达到你的心愿的。”

  王少勋还是那么循循善诱、苦口婆心。

  “我今天倒要看看,我们杀手有没有童话!”

  黑衣女人动了,全身上下都动了!她的目标只有一个,就是眼前的王少勋。银光闪闪,漫天的星星仿佛都向王少勋飞扑过去……

  (呵呵,整点武侠情节上来,看看能不能给猛狗带来一些不一样的味道。各位书友,如果有话要说,请到书评区发言吧。谢谢!)



温馨提示:
猛狗越世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猛狗越世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猛狗越世全文阅读和猛狗越世txt全集下载。猛狗越世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猛狗越世 第70章 杀手的童话 等到黑影缓缓走近了,大概有二十几米的距离,我凝神一探,感觉这个女人似曾相识。 我曾经见过这个女“飞贼”? 我更加糊涂了。自己在大清朝见过的女人不少,但也没有一个以前是做贼人的,或者说, 2010-08-10 20:33:06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