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81章 其人之道

作者:云之月    更新时间:2010-08-23 10:02:03    状态:已完结
  八月初五,晴。

  少主人忙着准备科考,整天几乎都待在屋里。

  八月初六,多云,下午起云层加厚,有下雨的迹象。果然,晚上淅淅沥沥,小雨到半夜方止。

  少主人依旧忙。

  八月初七,一天都是阴沉沉的,像王少勋的脸色。等到傍晚周晋派人来报,“点子”已经找到,正在准备“清扫”的人,他才“阴转多云”。

  少主人与王明阳、威少爷、杨二少、齐峰聚在一起,交流考试有关事项。晚上大家都喝了一点酒,早早地歇息了。

  还有一件事值得一说,经少主人建议,王少勋考虑后采纳,我正式成为此次追剿杀手盟贼人队伍中的一员,任务是“寻踪”。

  我兴奋得一夜未睡。

  八月初八,继续阴雨。在后世是一个开张动土的好日子,在我们来说,是一个月黑风高追剿贼人的最佳时机。

  留下少主人他们在住处,我跟随王少勋乘上了一辆普通的马车,踏着暮色,向城外驶去。隐约中,住在旅店里的各色人等都出来了,没有碰面,各自以不同的方式和面目向某个共同的地点进发。

  出了城,视野开阔了许多。驾车的顾东一挥鞭,马车疾驰起来,向着更浓的夜色驶去。没有灯火,不知道他是怎样看路的。

  离城十里以上,马车渐渐减速。下车步行了半个小时,王少勋挥手一示意,到了!

  “贤弟,你来了!”

  周晋踩着朦胧的夜色迎了上来,话音低了许多,却掩饰不住心里的兴奋。我感到他的周围影影绰绰都是人,却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周大哥,准备得怎样了?”

  “差不多了!贼人的老巢在一个山坳里,三面环山,只有一面可以进出。我派人守住了山上的各处能够攀援之处,重点扼住了进出口。为了以防万一,我也请了绿营的兄弟帮忙,他们由一位把总带队,派了一标人马过来,还特别携了火枪过来。”

  “哦,你请动了绿营官兵?太好了!这样可保万无一失了!要知道这些贼人个个都是亡命之徒,厮杀起来悍不畏死。周大哥,你要多多提醒手下,尽量避免与之正面死拼,多用器械,集中人力优势,能生擒则生擒,不能生擒则须搏杀之,不可有妇人之仁!”

  “多谢贤弟!一语惊醒梦中人,我原先还想多活捉几个回去审讯落案呢。嗯,是不可大意了!来人……”

  周晋叫过一个捕快,低语几句,命他速去传令。那人应了一句,快步离开了。

  人影一闪,周翔走了过来。

  “义父,都准备好了,可以开始了吗?”

  他的声音里也含着激动,还有一些急切。左臂上白色一晃,原来是系了一条白巾。据周晋讲,为了容易辨别,参加进剿的捕快官兵和江湖人士都在左臂上系上一块白色布巾。

  我暗暗赞他的老辣,心里牢牢记住了。系了白巾的是自己人,那没系的就可尽情相搏了!

  王少勋和周晋在前,一大团人向着一个山谷行去。没有灯火,除了“沙沙”的脚步声,也没人说话,气氛非常凝重,夹杂着刀枪的气息,我也不禁有些紧张起来了。

  “沙沙,沙沙,”脚步稳稳向前。偶尔一下金属碰撞发出的轻微声音,在这个时候显得特别清晰。跟在王少勋后面,我把侦查力施放到最大,先行探察前面的情形。

  不探还好,一探吓了一跳。

  这哪里是追剿贼人哟,简直就是在打仗嘛!

  山谷外,树林里,道路旁,密密麻麻都是人影,刀枪自不必说,弓箭手也趴了两排。在一堆石头后面,我还“看见”了十几个特别的人。说是特别,因为他们手里握着一杆长长的“鸟枪”,瞄准着前方。这大概就是刚才周晋所说的“火枪”吧。除了没有大炮,这是我在大清朝看见的最为隆重的阵仗了。

  如此看来,这些贼人真的要插翅难飞了!

  周晋边走边低声向王少勋介绍情况。这处地方表面上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别院(就是临时居住的别墅),实际上是杀手盟的总坛。经过多年的扩建,已经有了相当大的规模。建筑呈品字形分布,占据了山谷的八成地方,只剩下不多的乱石杂柴林。然而,三处建筑看似各自独立,其实紧密连在一起,上面有连廊,下面疑心还有地道,甚至可能有地窟。山谷进去的地方很是狭窄,是个易守难攻的所在,且杀手盟在进路上处处布置了机关陷阱,常人不知奥秘很难进去。据秘密观察统计,现在老巢里的贼人约有三四十人。

  “我先带人进去,破坏了机关后,你再带人冲进来,力求速战速决!”

  王少勋说道,眼神在昏暗的夜色里灼灼闪光。

  “好。贤弟你们要小心!”

  王少勋一招手,后面很快上来了几个人,都是黑色劲装,脸上蒙着黑布,左臂系着白巾。

  “顾西,顾南,顾北,你们随我去探路!阿黄,你也跟着!”

  没有多余的话,王少勋说完,身形一动,急速向前,那几个人也跟上去了。我当然不能落后了,脚下用力,猛窜向前,紧紧盯着王少勋青色的身影,原先有些紧张的心竟然静如止水了。

  前面四人真不愧是高手,平地疾行,高处跳跃,身体像一只只大蚂蚱,向谷口穿插过去,眼看就要到达了。王少勋一举手,四人停住了身形。我也赶紧刹住,平息了一下呼吸。亏得一直以来没有放下自觉的训练,要换在以前,我早被他们拉下了。

  “顾南,这里有一处陷阱,你负责破掉!”

  王少勋轻声命令道。

  “是!”

  其中一个蒙脸人应道,然后快速取下身上背着的东西,在路面上摆弄起来。不一会儿,他说了一声“好了”,就闪到一边。

  几个人继续向前。

  我走到刚才那个顾南摆弄过的地方,凝神一探,地下居然是空的,足有三四米深,只在上面盖了几块木板。现在木板已经不会动了,大概翻动的机关被他破坏了。

  一路走,一路毁掉害人的机关陷阱,前面屋影矗立,看看要进入一块空地了。“小心!”王少勋猛地挥手止住众人。

  “前面是一个八卦迷魂阵,极为凶险。顾西,你来,小心些!”

  一个蒙脸人轻手轻脚地走过去,伏在地面上左右移动,我“看”到他是在查找什么,反正所谓的八卦迷魂阵我也不懂,不知道他想找什么。这人摸索了半天,最后又回来了,没说刚才破掉之后常说的一句“好了”。难道他遇到难题了?

  “先生,此阵被人改过了,很难找出生门在哪里,我不敢随意下手……”

  这人好像很是难为情,语气里有些艰涩。

  “不要紧,你先歇息一下,我另想办法。”

  王少勋安慰着他,看着前面黑魆魆的建筑沉思了。前面的建筑里没有一点灯火,一片房屋像一只蹲伏在山脚的野兽,随时都有可能醒来,张开血盆大嘴吞噬任何来犯者。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我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

  “嗳,怎么忘了呢?阿黄,你过来!”

  听着王少勋的叫唤,我精神一振,该我出力的时候了!

  我紧走几步,来到王少勋面前,他摸着我的脑袋,附在我的耳边说道:

  “阿黄,这个阵极为凶险,我想到了一个办法,你听听看。我知道你通人性,会明白我的意思的。我看了一下,这座阵由七七四十九块石头组成,有的能走人,那是生门,但大多数都不能走人,一旦踩上去就会引发阵势,惊动里面的歹人。现在我要你闻一闻石头上的气味,有人走过的会有气味,没人走的自然……”

  还没等他说完,我霎时明白了。哎呀,我怎么事先没想到呢?王少勋的水平就是高啊!

  没时间表达赞美了,我摇头摆尾起来,表示明白了。

  “去吧,要小心!”

  王少勋轻轻拍了拍我的脑袋,我伸出舌头舔了几下他的手,后腿用力,小跑向前。八卦迷魂阵,我来了!

  靠近了一片看似胡乱摆布的石头,我嗅着地面,努力找到一些人留下的气息。几天阴雨下来,把地上原本会比较浓的人走过后留下的气味都冲淡了,很不好捉摸。隐隐约约地,我嗅到了一丝人的气息,对,是人留下来的。尽管我不能通过气味判断这个人的高矮胖瘦,但知道是一个人就够了。这气味不属于任何一个我之前见过的人,肯定是贼人中的一个无疑。

  我高兴起来了,牢牢锁定了这种气息,一步一步走向前。第一块石头找到了!我轻轻一跃,跳到这块石头上。站定了,四下探察,没有任何异常。

  找对了!

  我心里一阵狂喜,没想到自己也能出一份力了!

  嗅嗅,找找,再嗅嗅,我一块石头一块石头地往前跳跃,后面跟着王少勋。他边走边在石头上做标记——粘贴着一块块的白布。

  再次一跳,我发现自己前面已经没有石头了,脚下踩着的是结实的泥沙地。这就算过来了?

  我回头一看,的确是过来了。不只是我过来了,那几个蒙脸的人也过来了,他们后面还跟着一排默不作声的捕快和士卒。

  对杀手盟贼人的绞杀,马上就要开始了!

  我兴奋地转过身,向着杀手盟的老巢冲去。害人精们,我阿黄来也!

  “阿黄,慢点!”

  王少勋在后面轻声叫着,但怎能阻挡我想要除害的急切心情?

  过树丛,靠近房屋。前面已经有人包围去了,我就到后面。后面有人了,我就冲向另一群建筑。反正我的目标是,我要第一个到达!

  冲到第二群建筑的后面,我脚下一刹,猛地停住。不对,房后的一座假山上面怎么有人?

  两个人静静地趴在高大的假山石上面,面对着前面的房屋,手里还握着刀和弓箭。最关键的是,他们的左臂上没有系白巾!要不是我施放出了侦查力,是很难这么快发现这两个隐身在上面的黑衣人的。换作别人,说不定早着了他们的道儿了!

  啊,难道贼人预先有了埋伏,想要引诱我们上钩?

  我心里一凛,不好!如果真是这样,那其他地方还有没有埋伏?我赶紧凝神探察。还好,暂时没有!

  但是,我要不要马上回去通知王少勋他们呢?据估计,我至少比后面的人先跑出了一百米以上。

  到底要不要回去呢?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假山上的两人也发现了我。

  “哥,下面有一只狗!”

  一个黑衣人说道,好像很紧张。

  “咦,怎么之前没看到过有狗?会不会是他们养的看家狗?”

  另一人惊疑地说,手里也动作起来,利箭上弦,对准了我!我吓了一跳。

  “要不要射杀掉?”

  前一个人还在问,后面这个人已经在对我瞄准了。还等个啥呀,再等下去我都要成死狗了!

  “汪,汪汪!”

  我不再犹豫,张嘴大叫,脚下同时使劲,身体向一旁的石头堆后面窜。先避开再说,哪个愿意做死狗啊?

  我的狂叫就像平地里炸响一个惊雷,把山谷里的平静彻底打破!

  “哪里来的狗叫?”

  眼前一闪,一间房子里亮起了一片昏黄的灯光,在黑暗的山谷里也竖起了一个靶子。

  “老九,快出去看看!”

  房门一开,一个人端着油灯出来了,他也成为了这次追剿行动的第一个殒命者。

  “嗖!”

  一根长长的利箭插在了他的胸口,原本要射我的箭居然射向了他?我不禁傻了,呆呆看着眼前的情景。

  “啊——”

  “噗通!”

  身体倒地,油灯摔落,屋里传来凄厉的尖叫:

  “有敌袭,有敌袭!”

  一个像钟一样的东西“咣咣”敲响了,山谷里顿时一片忙乱!

  房子里亮起了灯,有身影冲了出来;从外面攻进来的也不再摸黑,一丛丛火光点起,向着建筑快速冲过去。

  两拨人马很快遭遇,短兵相接,“乒乒乓乓”打成一团,喊杀声,哀号声,呼救声,此起彼伏,充塞着我的耳朵。他们有的就在我的不远处厮杀,却没人注意到我。在这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境地下,谁还会有闲心注意一只狗呢?

  “快,就在前面!”

  王少勋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分外清晰。我看到影影绰绰的火光下,王少勋还带着那几个人,后面跟着一群,向着第三处建筑飞奔而去。

  怎么能少得了我?

  我脚下发力,奔跳跟上,顾不得再看是好人砍坏人还是坏人杀好人了。其实这厮杀的场景对我来说,还是挺值得一看的。几个甚至十几个左臂系着白巾的捕快、士卒和江湖人士围着一个贼人,刀来枪往,杀成一团,连我的血液都要沸腾了。不时有惨叫声传来,有人倒下,有人乱冲,空气里飘着浓浓的血腥味!

  第三处建筑却是黑漆漆静悄悄的。王少勋和众人一步步靠近,小心戒备着。

  “呼——”

  一个黑乎乎的东西从里面飞了出来,砸向人群。

  “退后!”

  王少勋一声高叫,随即身体动了。只是那么一晃,闪到黑影一侧,脚一提,挽住了那个东西,然后就势一甩,黑乎乎的东西被他甩了回去!

  “啪!”

  黑乎乎的东西撞破窗户,砸进了屋里,传来破碎的声音。“啊——”几声凄厉的叫声接着传出来。“哗啦!”门窗被撞破了,几条黑影飞了出来,四处奔逃。

  “放箭!”

  随着王少勋一声令下,后面的弓箭手连连放箭。

  “噗!”“噗!”

  一连串利箭入肉的声音,跑出来的黑影没有一个逃脱!

  “嘿嘿,邪魔外道,只会用卑劣的暗器伤人。今天我要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自食其果,什么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王少勋威严的声音在这个漆黑的秋夜里分外凛然……

  (阿黄说:挑了杀手盟,抢一些收藏和推荐回来!)



温馨提示:
猛狗越世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猛狗越世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猛狗越世全文阅读和猛狗越世txt全集下载。猛狗越世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猛狗越世 第81章 其人之道 八月初五,晴。 少主人忙着准备科考,整天几乎都待在屋里。 八月初六,多云,下午起云层加厚,有下雨的迹象。果然,晚上淅淅沥沥,小雨到半夜方止。 少主人依旧忙。 八月初七,一天 2010-08-23 10:02:0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