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87章 代价

作者:云之月    更新时间:2010-08-29 07:00:00    状态:已完结
  “风舞,你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老夫不会帮你,老夫自有老夫之事。嘿嘿,王少勋,你就是老夫今日之事……”

  “白睛”对着黑衣女人说完,身体一动,加入了战团,与“碧眼”一起搏杀王少勋。王少勋的压力陡然增大了。

  “风舞”,这个女人就是假公子曾羽?哎呀,我怎么之前没看出来呢,她不是被白胡子老道点了穴位,短时间内不能出来行凶么?

  我看着越来越眼熟的黑衣女人,心惊胆战起来,紧紧倚着少主人,不是害怕,是想给他一点支持的力量。

  “二位护法,属下的事情自己能解决,不需二位费心!”

  曾羽一边手忙脚乱地应付,一边高声说道。看她的情形,明显已经不是二人的对手,难道她还有别的诡计?

  我忽然想起她擅长用暗器,尤其是一种细细的飞针,忙又靠紧少主人,防备着她的方向。不管怎么样,你要放飞针,就先射我吧!

  我心里涌起了一股豪气,为少主人挡暗器,我愿意!

  “顾东,小心她的暗器!不要跟她缠斗,速速驾车离开!”

  王少勋也有些忙乱,冲着这边直叫。

  “周捕头,你带人护送林公子先走,我来对付她!”

  顾东急急地对周翔说。

  “不行,你去驾车,我能挡住她!快去,你快去!”

  “好吧,你小心!”

  顾东飞身撤出来,跳上马车,抓起鞭子就赶马。黑马“希律律”一声长叫,四肢踏动,拉起马车就跑。

  “想跑,没那么容易!”

  曾羽少了一个对手,压力减轻了不少,看到周翔奋力挡在前面,左手一抖,数道银光脱手而出,直奔他的面门。

  “叮、叮、叮,”听着一阵乱响,我们的马车跑出了大路,向着一条上山的岔道驶去。没办法,前面有枯木阻挡,顾东只能这样选择。

  我不知道周翔有没有躲过暗器,耳边风声呼呼,天际一道闪电,滚滚闷雷轰隆而下,炸得大地一阵颤抖。这暴雨,眼看就要下来了!

  “驾,驾!”

  顾东挥鞭催着黑马,不时还回头看几下,很担心的样子。

  一路都是上坡,黑马拉着四个大人,体力开始不济了,速度又减了下来。

  “驾!”

  “驾!”

  蹄声得得,呼喝连连,后面两匹马一前一后追了上来。我一看,曾羽在前,周翔在后,一边刀来剑往,一边迅速追上来,眼看曾羽就要靠近马车了。

  “你来驾车,我去帮周捕头!”

  顾东把缰绳递给一个捕快,抄起钢刀跳到一旁。

  “小心暗器!”

  后面的周翔高声叫起来,可还是晚了一步。随着一连串细微的“噗噗”声,挡在我与少主人身旁的那个捕快“呀”地一声惨叫,身体一翻,竟然从飞奔的马车上掉落下去了!

  “快停车,停车!”

  顾东急得大叫,驾车的捕快连忙拉紧缰绳,大黑马“希律律”一声叫,前肢高高扬起,落下来,踢踏几下站定了。

  顾东怒喝一声,飞身跳起,挥刀直劈马上的曾羽。曾羽急忙脚底一弹,跃下马背,与他斗成一团。

  周翔也带住马,跑回去看那个掉落的捕快。下马,抱住,他连连叫唤那人的名字,却没有一丝回应。

  “魔女,你纳命来!”

  周翔疯了似的,拖着长刀奔过来,迎头就劈,显然悲愤到了极点。但是,我注意到,他的左手下垂,随着身体乱甩,几乎不能支配。

  啊,他的左手受伤了?

  我的估计没错,他确实受伤了,而且伤得不轻。一边拼斗,一边还要防备曾羽发暗器,二人堪堪与她战成了平手,谁也奈何不了对方。

  一阵呼喝声传了过来,人影晃动,三个杀成一团的身影快速飘过来。我定睛一看,不由大吃一惊,王少勋且战且退,身上血迹斑斑了。

  “快走,你们快走啊!”

  王少勋已经没有了平日里的温文尔雅,嘶声叫道,脑后的发辫随着长衫一起飞舞。

  “周捕头,你快上车走,快走!”

  顾东也发现了情势的危急,连忙催促着周翔。

  周翔略一犹豫,听从了他,急忙撤身跑过来,在驾车捕快的帮助下爬上车。

  “快走!”

  马车又动起来了。回头再看,顾东死命拦住曾羽,不让她有机会上前,几次都差点被她的利剑刺中。

  “风舞,你太没用了!枉称我杀手盟第一杀手,杀了这么久,连几个小小的捕快都制不住,没用,真没用!”

  “白睛”游刃有余地伸拳踢腿,还不忘嘲讽曾羽。

  “我来帮你一把!”

  战到曾羽与顾东旁边时,“白睛”突然一挥拳,避过顾东的钢刀,击在顾东的左肩上,把他击得飞了起来,向一旁的树丛掉落!

  “顾东……”

  王少勋一声怒吼,状若疯虎,向着“白睛”扑去……

  看到这里,山路一个拐弯,我再也看不见了。

  顾东被打飞了?

  我还没从刚才的情景中转过弯来。虽然不太说话,但脸上总是笑眯眯的,尽心尽责地做着自己的本职工作,这样的一个顾东被那个大魔王打飞了?

  我宁愿相信这只是一个梦,今天的一切都是梦。梦啊,你快点醒过来吧,快点结束这不忍再看的一切!

  然而这不是梦。

  高声呼喝,呼呼有声,后面的争斗声越来越近了。不是他们跑得比马车快,是我们的马车停下来了。

  “周捕头,前面没路了!”

  驾车的捕快叫着,拉住了缰绳,马车停住了。

  “林公子,快下车!”

  周翔跳下车,帮着少主人下了车,我跟在后面跳下。

  “那边有一条小路,你快带着周公子走!”

  周翔对那个捕快叫道,自己却拿起长刀回身迎敌。

  “周捕头你……”

  那个捕快还在犹豫。

  “快走,这是命令!”

  周翔大吼起来,头也不回地往前走,略显单薄的身影在我的眼中变得无比高大。

  “一个都休想走!”

  一个女声叫道,转过马车,曾羽杀气腾腾地追上来了,当即与周翔战在一起。这时候的周翔还哪里是她的对手?刚刚两个照面,“当啷”一声,他的长刀就被曾羽一挑一磕,飞到树丛里去了。周翔只能用一只手与她搏斗,很快就陷入了险境。

  “我来帮你!”

  驾车的捕快不退反进,顾不上少主人了,挥着长刀冲了过去。

  “就你?去死吧!”

  没有几个回合,曾羽厉声一喝,长剑猛刺,刺进了那个捕快的左胸,剑尖透背而出,瞬即又被拔出。鲜血喷溅,洒落在有些枯黄的树叶、草地上。

  “扑通!”

  捕快的身体委顿倒地,没了声息。

  “啊——”

  周翔彻底疯了,猛扑上去,不要命一般。

  “啊——”

  少主人看到这幅情景,惊恐地叫了起来,嘴里发出干呕声,摸着脖子不住地颤抖,眼泪也出来了。

  “啊——”

  我在心里大吼,嘴里却没了声音。曾羽,你太残忍了!原先以为你只是一个假扮男子的小女人而已,没想到你却是如此杀人不眨眼!

  看着那边的周翔,我不忍再看下去,几乎要闭上眼睛了。我想,惨剧又要在下一秒发生了。

  “嘶——”

  传来衣服撕裂的声音,不用说,肯定是周翔的。

  “咦——”

  一个惊异的声音,却是曾羽的。随即,打斗的声音停下来了。

  “你,你是何人?不,不,你叫什么名字?”

  是曾羽在问。

  “周翔。”

  周翔的声音里饱含着悲愤,也有一丝无力感。

  “周翔?嗯,有一个翔字。快说,你是何方人士?”

  “要杀便杀,还啰嗦这么多干什么!”

  “不行,你快说,你是哪里人?”

  “既然要说,我就说个清楚明白。在下乃是杭州府捕头周翔,祖籍哪里不记得了,我的义父乃是杭州府总捕头周晋。这样你总满意了吧?”

  “周晋只是你义父?”

  “是。”

  “你怎么会认他做义父,你自己的亲人呢?”

  “我认谁做义父还用得着你管吗?我四五岁时与家人走散,是我义父从马贼手里救下了我,收我为义子的。”

  “马贼?你是被马贼掳走的?”

  曾羽忽然激动起来,声音提高了不少。

  “是又怎么样,与你何干?”

  “你,你后背上的梅花胎记是从小就有的吗?”

  “废话!胎记当然是从出生就有的了!”

  “小翔,你还记得你的羽儿姐姐吗?”

  “嗳,你怎么知道我有一个叫羽儿的姐姐?我被义父收养后,他说我老是叫着羽儿姐姐,后来就告诉了我,说我可能还有亲人在世……”

  “小翔,我就是你的羽儿姐姐啊!”

  “啊,怎么可能……”

  我睁开了眼。从刚才他们的对话里,我已经听出了端倪,之前我曾有过猜测,现在猜测变成了现实,我不知道该怎样表达心里的感想,特别是在这样的一个境况下。刚才还你来我往,恨不得要吃了对方的二人,现在怎能姐弟相认?

  果然,周翔直直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一动不动。曾羽已经脱下了蒙面布,看二人的长相确有六七分相似,尤其是眼神。

  “你真的是我的姐姐?”

  周翔还是不敢相信。

  “是。”

  曾羽怔怔地看着寻找了多年的弟弟,利剑已然归鞘。

  “我不信!”

  周翔重重地吐出三个字,闭上了眼睛:

  “来吧,要杀你就杀吧,不要在这里冒充我的姐姐,我的羽儿姐姐绝不会做杀手!”

  “小翔……弟弟!”

  曾羽猛地扑上去,抱住了周翔。

  “都是姐姐不好,害你受伤了!弟弟,还疼吗?来,来,我这里有伤药,你快服下,很快就没事的……”

  “我没有你这样的姐姐!”

  周翔吼了起来,奋力想要挣脱,却怎么也挣脱不了。

  “小翔,弟弟,都是姐姐的错!你打我吧,打我吧!”

  曾羽竟然抓起周翔的右手在自己脸上打起来,“啪啪”有声,不一会儿,她的脸上红肿起来了。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周翔嘶声叫着,“呜呜呜”地哭起来,右手紧紧抱住了曾羽。

  二人抱头痛哭!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做杀手……呜呜呜……”

  “都是姐姐不好,是姐姐的错……弟弟,你知道姐姐找了你多少年吗?呜呜,今天总算找到了……都是姐姐的错……”

  二人哭着,诉着,听得我心里也酸酸的。

  “哎,风舞你是怎么回事?”

  一阵搏击声令我心里一悚,王少勋他们三人也追打到这边来了。“白睛”边打边看着这里,不禁奇怪地发问。

  再看王少勋,还在苦苦地支撑着。他身上的血迹更多了,嘴角挂着血痕,胸前一片殷红。

  “风舞,你还没杀了这个小兔崽子啊,抱着这个小捕快干什么?嘿嘿,看上他了?”

  曾羽姐弟抱在一起,没有理会他。

  “哟,怪事了,有了小白脸就不理老夫啦?碧眼老头,你缠住他,我去一掌毙了那个小子,免得夜长梦多!”

  “白睛”说着,向我和少主人快速冲过来。

  最后的关头到了!

  我全身的肌肉瞬间进入最高战斗状态。“白睛”老魔王,你想害少主人,先要从我身上踏过去!

  “呜——”

  我向着白色的人影直冲上去,目标,两只脚中的任意一只!

  “咦?”

  “白睛”发出一声惊疑,脚下却没停。

  到了!

  我看定了他的左脚,四肢用力,身体腾空而起,耳旁风声呼呼,从来没有这么快过!

  当那只小腿在我眼中越来越大的时候,我一口咬住了。牙齿用力,有血腥味沁入嘴里。

  “唉哟!狗崽子真敢咬我!”

  “嘭!”

  “咔嚓,咔嚓!”

  两个声音接连在我身上响起,前一个在外,后一个在内。身体一麻,我感觉自己像腾云驾雾一般,飞速向旁边的山谷落下去。

  “阿黄——”

  是少主人在惊呼。

  “永别了,少主人!希望我下辈子还能做你的阿黄……”

  我脑子里闪过这句话,闭上了眼睛,任由身体往下掉落,无法控制。既知事不可为,何必再徒劳?

  身下一紧,再一晃,我飞落的身体居然停住了。

  到哪里了,难道我直接从山顶掉进了地狱?地狱里有这般凉爽么?

  我睁眼一看,眼前青黄斑驳,不是山上还会是哪里?再一转头,一张笑嘻嘻的大脸孔在眼前招摇。

  啊!我用力一挣扎,只觉得体内一股剧痛袭来,险些背过气去。我不敢再动,心里分明知道,自己没死,被人救了。谁救的?不好意思,离得太近,看不出他是谁。

  被轻轻放下,我看到了这人的全身,呃,又是一个熟人——不是看管山神庙的神秘驼背老人还会是谁?

  “阿黄,你怎么了,你没事吧?”

  少主人就在旁边,忙蹲下来看我,焦急地摸着我的头。

  我舔着他的手,身体却不敢多动。能够再次看到他,真好!

  “嗬嗬,碧眼,白睛,别、别来无恙?”

  那边却开始了交锋。

  驼背老人冲着前面的人随意地拱一拱手。可能是驼背老人的缘故,王少勋他们已经没有打斗了。“碧眼”和“白睛”各据一方,呈夹攻之势,随时可以向王少勋发起进攻。

  “你,你是‘驼子’?”

  “碧眼”望着驼背老人询问道。

  “正、正是小、小老儿。”

  “驼子不是只有驼背吗,怎么也结巴了?”

  “嗬嗬,驼背,结巴,这、这都是做人的代价!这世上,做、做什么都要代价!你看他,为、为了救人,一代高、高手血染衣衫;她,做了杀、杀手,就要面对亲人离散,这、这些都是代价!”

  “驼子,你什么时候变得疯疯癫癫起来了?说话古里古怪的!说说吧,你来这干什么?”

  “碧眼”不屑地说道。而我心里一动,好像明白了一些什么。

  是呀,做什么不要付出代价呢?我刚才想救少主人,不就是差点付出了生命的代价么?

  看看眼前的四个人,谁还将会付出怎样的代价呢?

  (我写本书的代价是,肚子越坐越肥,陪家人越来越少。唉,两全其美,难啊!)



温馨提示:
猛狗越世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猛狗越世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猛狗越世全文阅读和猛狗越世txt全集下载。猛狗越世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猛狗越世 第87章 代价 “风舞,你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老夫不会帮你,老夫自有老夫之事。嘿嘿,王少勋,你就是老夫今日之事……” “白睛”对着黑衣女人说完,身体一动,加入了战团,与“碧眼”一起搏杀王少勋。王少勋的压力陡 2010-08-29 07: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