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94章 鬼影再现

作者:云之月    更新时间:2010-09-06 09:53:15    状态:已完结
  “娘,翠儿!”

  少主人从路的那头赶回来了,他走在第一个,走到女主人前面,“扑通”一声跪下了。

  “娘,孩儿未能实现您和父亲的心愿,孩儿对不起您!”

  “伟儿,快起来,快起来!回来就好,别的事情娘不怪你,不怪你……咳,咳咳……”

  女主人扶着少主人的双肩,剧烈地咳嗽起来。

  “娘,您的身体怎么样了?”

  少主人慌忙站起来,搀扶住女主人,紧张地问道。

  “没,没什么,咳咳,你回来了,娘的病就全好了!”

  女主人说着,看到了后面的王少勋等人。

  “少勋,你也来了!唉,让你们费心了!快进家里,伟儿,快请客人进去,不要慢待了贵客!”

  老族长在前,王少勋一群人都进了院门,留下一些村民围在门外,开心地议论着。

  “文伟的面子好大啊,把绍兴府同知老爷的管家都请来了!”

  “呵呵,这下那个刘老黑要吃瘪了!”

  “那也不一定,你没看到那个管家老爷到他家去了吗?”

  “我们林家有了这些老爷的帮忙,肯定能赢!嘿嘿,刘老黑……”

  “文伟怎么能请来那么多老爷呢?你们说会不会是……”

  ……

  不听他们的猜测讨论了,我也抬腿进了院子。

  院子里还是老样子,竹竿,石板,角落里的芦花老母鸡,都给我一种亲切的感觉。尤其是看到檐下的窝,更让我倍感温馨,真想钻进去躺上一躺,美美睡一觉。但我不能睡,事情还多着呢。

  厅堂里,老族长,王少勋,女主人各自落座,少主人和翠儿站在女主人后面,顾北在门口守着,四下警惕。

  “嫂子,你的身体还好吧?”

  王少勋坐定了,看着女主人颤颤巍巍坐下,很是为她担心。

  “唉——,病来如山倒啊!平时没留意,怎么一下就……不过你们放心,我,咳咳,没事、没事的,不用替我担心。”

  女主人坐下来,喘着粗气说道。她说不用担心,我却是担心得很,看她的样子,病情肯定不轻,只是在众人面前硬撑着而已。

  “那么,嫂子,你说说现在的情况吧。”

  “唉——”女主人又是一声叹,咳嗽几下,重新说了村里两姓争斗的起因,与信上所说的差不多。不过,翠儿在一旁愤愤地补充了一些细节,比如,刘老黑咒骂女主人是“扫帚星”“克夫”,还差点把她推倒在地,等等,众人都听得气愤不已,老族长更是用拐杖在地上不停地戳着。

  这刘老黑太欺负人了!

  我也气极了,转身想要出去,恨不得马上在他身上咬几口。这时,厅堂里的一幕震住了我。

  老族长把手里的拐杖往旁边一放,弯腰就在女主人面前跪下了!

  “老奴无能,让少奶奶受委屈了!老奴该死啊……”

  他的这一举动把厅堂里的很多人都惊呆了,除了女主人和王少勋,其他人都惊讶地看着,一时间不知该怎么说和做。

  “老族长,你这是……哎呀,咳咳,快起来,折杀我了!”

  女主人连忙起身,走上几步把老族长搀扶起来,推让了几下,老族长才坐下。

  “老族长,您这是?”

  少主人站在女主人身后,忍不住问道。

  “文伟,老奴该叫你一声少主才对啊!难为你这些年对老奴尊从有加,老奴惭愧啊……今天就都说了吧。其实,老奴只是当年你祖父府里的一个管家。那一年,老奴外出经商失败,穷困潦倒于街边,几乎沦落到行乞的地步。蒙你祖父垂怜,救老奴于水火,不但供给食宿,还委任老奴为府里的管家,一应事务皆许老奴做主。后来,他老人家还拿出银钱,让我回老家林刘村置地、娶妻。老奴的这份家当,全都是你祖父所赐啊!老奴曾经立誓,有生之年必要报答老主人,就是老奴死了,儿子孙子也要做牛做马报答他老人家!”

  哦,居然有这么一段往事?

  我来了兴致,想起一直以来老族长对女主人的尊敬,对少主人的关爱,心里顿时释然。知恩图报,老族长好样的!

  “老族长,这些年你一直对我孤儿寡母关爱有加,你已经做了很多了!伟儿他爹曾经说过,你就是我们的长辈,以后不要再称老奴了,我们母子有愧啊!”

  “不,少奶奶,当年老主人和主母都曾托付老奴,一定要照顾好你和少主人。少主人于四年前过世,老奴,老奴也有罪责,是老奴照顾不周啊!”

  “老族长,你别说了……”

  女主人泪水涟涟,是感动的泪,也是感伤的泪。

  旁边翠儿也流下了眼泪,悄悄用帕子擦着。少主人扶着她,轻轻安慰着。

  “老管家,你不要自责了!万事皆有因果,你已经尽力了,我想正海兄在九泉之下也会感激你的。现在的事情,不是检讨过失的时候,我们要好好商量一下,如何解决当前的危机,去应付那个更大的麻烦。”

  王少勋显然知道老族长的身份,他劝解道,把话题转移到了现实问题上。

  “开榜的消息还未传开,适才老奴听到那刘老黑讥讽少主,可见早就有人替他传递消息,也可能在杭州有他的人。”

  老族长不愧是老姜,处世经验就是老到,从刘老黑的话里听出了深层的东西。

  “老管家说得有理,据我调查,这个刘老黑来头不小。真没想到,林伯父精心的安排,有人很快就有了针对性的安排。幕后之人的心机,不可谓不深啊!”

  “少勋,这些年你查出了幕后之人吗?”

  女主人咳嗽几下,气喘顺了,看着王少勋问道。

  “嫂子,少勋惭愧,查了这么多年,只查到了执行者,始终未查到真正的幕后黑手。”

  “少勋你也不要自责,我知道你做了很多,我们感谢你还来不及呢,怎么会责怪你?我也在想,当年单凭一个闻人家族,着实掀不起那么大的风浪。我想,背后的人肯定不简单,可能在浙江省,也可能在京城,你看呢?”

  女主人细细分析道。

  “我也曾经怀疑过几人,但调查之后,始终找不到有力的证据。不过,这次科考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机会。大家想想看,谁能够左右科考的结果呢,还能把文伟的成绩调换或者遮盖掉?这个人已经开始浮出水面了。开榜之后,我马上派人去调查了,不久就会有相关的消息传来。嫂子,我相信离真相大白的日子不远了!”

  “真的?少勋叔叔,谢谢您!”

  背后的少主人感激地说道,躬身行了一礼。

  “我们母子都不知道该怎样感谢你才好……”

  女主人也说道,刚想站起来行礼,王少勋忙止住了她。

  “好了,我们现在静观其变,等着那人自己露出狐狸尾巴来。”

  “那么王公子,我们该怎样应对刘老黑呢?”老族长问道。

  “刘老黑,嘿,他只是一个摆在前面的傀儡,幕后有人在操纵他。我们不急,做好一应准备,内紧外松,看他们还能玩出什么花样来。老管家,你尽管在家里休息,我会安排好一切的。”

  “那就有劳王公子了!”

  “自家人不必客气!”

  ……

  在女主人家吃过晚饭之后,王少勋走出院子,带上我说到外面走走。

  秋天的夜色来得早了,还没走出村子,夜幕已经开始笼罩下来,家家户户点起了昏黄的油灯。

  来到村北的小山脚下,王少勋背着手悠闲地逛着,看看树木,瞧瞧天空,好像无所事事。我知道他不可能毫无来由地出来瞎逛,只是静静跟在后面,等着他计划中的事情发生。

  果然,没过多久,前面的树林里响起了沙沙的脚步声,我一“看”,是一个熟悉的黑色身影——村里专门杀猪宰牛的郑屠。

  “见过少勋先生!”

  郑屠走到王少勋前面,抱拳屈膝行礼。看他激动的神态,他肯定与王少勋很熟,也很尊敬他。我饶有兴味地看着,不再感到惊讶。现在很多事情都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看得多了,我反而麻木了,就是出现再惊异的事情,我也不会大惊小怪了。

  “郑尧兄,这些年你辛苦了!”

  王少勋扶住他,两双大手紧紧相握,很久才分开。在一个隐蔽的角落里站定,二人说起话来。

  后来我才知道,这郑屠名叫郑尧,的确是王少勋埋在林刘村专门来保护女主人一家的“棋子”。别小看了这个高大的胖子,他曾经是山东有名的独行大盗,曾一夜连偷五家大户,被官府列为头等缉捕对象,可就是抓不住他。王少勋出师游历各地时,恰逢郑尧作案被追捕。

  在山西的一个旅店,王少勋遇到了他,几经探察,发现了他的真面目。二人由开始时的敌对、争斗,慢慢地惺惺相惜起来。后来,官府调动大量捕快围捕郑尧。郑尧虽然艺高胆大,无奈大象应付不了蚂蚁多,就在他遍体鳞伤,即将被捉时,王少勋蒙面救了他。被救后,感念王少勋的苦心,郑尧答应洗手不干了,甘愿跟在王少勋手下,成为他的帮手兼朋友。

  二十多年前,少主人的祖父在被关进监牢后,预感到自己的事情难以善了,就把府里的管家,也就是老族长打发回了老家林刘村。临行之时,老老主人嘱咐老族长,万一自己有个三长两短,希望照顾好自己的家人。受到恩惠的老族长含泪答应了,携家眷回到林刘村后,专门买了一个院落,以备急需。后来,老主人果然带着女主人来到林刘村,就在买好的院子里住下了,一住就是二十多年。因为都是姓林,加上老族长的暗中照应,生活一直平静如水。

  但是,敏感的王少勋意识到事情不会轻易了结,于是在十五年前,派遣郑尧以流浪汉的身份来到林刘村落户,明里是杀猪的屠夫,暗中保护少主人一家。在村西的羊谷集里,还有一个联络点,及时把双方的消息传递给对方。这次王少勋来到林刘村,自然要见见这位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了。

  各自说了一些别后的景况,王少勋低声问道:

  “查出刘老黑背后的人了吗?”

  “初步查出来了。一个多月前,来了三个黑衣人,一直躲在刘老黑家的后院里,几乎不出来。俺探察了几次,他们都很小心,言语里极少露出身份,商谈事情也是躲在地窟里,无法探听。后来有一次,俺故意弄出声响,把三人中的两人引出院子拼了几招,这才从武功上判明是杀手盟的人。”

  “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个刘老黑一定是杀手盟的外围人员无疑了!好,这次我们好好计议一下,看看能否追出幕后黑手。郑尧兄,你自己也要小心,杀手盟的贼子胆大心黑,不可用常理去揣度,需防他们暗中下黑手!”

  “少勋先生放心,俺自会小心的!”

  郑尧露出了感激神色。二人再说了一些细节,确定了联络方式,就要抱拳告辞。忽然,小山上传来衣袂飘动的声音,滑过树顶,落在不远的一棵大树上。

  “有人!”

  王少勋低声一呼,二人连忙凝神戒备。

  我也一惊,放出侦查力一“看”,差点叫了出来。在大树的枝杈上,站着一团黑影,是那么熟悉,也是那么令我感到有一丝恐惧。

  黑影是谁?

  我认出他了——杀手盟的老祖宗,白胡子老道所说的老鬼,那个“十一殿阎罗”。

  这个死老鬼怎么来了?

  (周一了,也是本书第一卷的最后一周了。书友们再支持一下啊,谢谢!)



温馨提示:
猛狗越世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猛狗越世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猛狗越世全文阅读和猛狗越世txt全集下载。猛狗越世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猛狗越世 第94章 鬼影再现 “娘,翠儿!” 少主人从路的那头赶回来了,他走在第一个,走到女主人前面,“扑通”一声跪下了。 “娘,孩儿未能实现您和父亲的心愿,孩儿对不起您!” “伟儿,快起来,快起来!回来就好 2010-09-06 09:53:15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