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96章 生离

作者:云之月    更新时间:2010-09-08 07:00:00    状态:已完结
  一觉醒来,我出了温暖的窝儿,站在外面猛一抖身体。

  啊,真舒服!

  晨光熹微,东方刚刚发亮,已经能闻到柴草燃烧的香味了。母鸡“咯咯”地唤着鸡雏,老牛伸长着脖子“哞——”地叫出来,声音在村里村外回荡。

  早晨,永远是这样的清新、迷人!

  呃,你问我昨晚争斗的结果怎么样了?还能怎么样呢,伤的伤,擒的擒,逃的逃,还有走的走呗。

  伤的是那三个在刘老黑家里的黑衣人,除了一个中了郑屠扔过去的飞刀,另外两个身上都带了伤。在那么激烈的打斗中,钢刀飞舞,想要避开的确不容易。另外那个帮郑屠的人也没讨到好,手臂被一刀划过,当场就鲜血淋漓。郑屠倒好些,除掉屁股上的那一下,其它地方居然没再受伤。我真奇怪他那么庞大的一个身子,竟然能够滴溜溜旋转,躲过密集的刀芒,真是难为他了。

  后来,见没法分出高低,“十一殿阎罗”老鬼一声呼啸,那三个黑衣手下急忙撤退。郑屠趁机飞起一脚,把一个踢得翻了几个跟头,总算报了一刀之仇,他“哈哈”大笑不已。

  被擒的是三四个黑衣人。他们被一群周翔带来的捕快紧紧追捕,穿过村子,想要与老鬼汇合,最后陷入了众捕快的包围,厮杀在了一起。一方是竭力要逃,一方是拼命要捉,杀到后来,双方都眼红了,缠斗在村巷里弄里,不时有人受伤,惨叫声不绝。到最后被一一擒住时,几个杀手盟的杀手个个都是伤痕累累,两个瘫在地上都爬不动了。捕快们也是伤员一堆,搀扶着回了村。

  至于曾羽怎么了,我也没看见。就在我专注看那些人厮杀打斗的时候,她悄悄溜走了,连跟周翔打个招呼都没有。周翔呢,也没发出声音,眼睁睁看着她走了吧?

  你问我怎么知道得这么详细,那你可问对了。半夜时,几群人汇集到了林氏宗祠里。祠堂第三进里灯火通明,王少勋与老族长已经等在那里了。

  周翔先带着捕快们押着几个黑衣人进去,我跟在后面。进去后,他们第一件事就是救死扶伤,那么多人需要救治,忙得几个郎中前脚磕后脚,还不得不劳动王少勋亲自动手帮忙。把捕快和杀手都安顿好了,外边又走来几个人,是驼背老人和郑屠他们。

  “哎哟,娘的,把老子屁股扎伤了!”

  郑屠一扭一扭地走进来,那个帮忙的搀着他,原来是给王少勋驾车的汉子。

  分宾主落座,驼背老人说了这几天的情况。那天,因要探查“十一殿阎罗”的下落,驼背老人特地赶到了绍兴城,在那里发现了杀手盟余孽的踪迹。在一个客栈里,他注意到杀手盟常用的记号,标明是召集会众到某地相聚的。他躲在暗处跟踪,到了城外的一处破庙,看到那个老鬼正在给残余的杀手盟会众分配任务。曾羽面无表情地站在他旁边。

  “据风舞讲,她与碧眼和白睛两位长老去拦劫王少勋,不料中途冒出了一个驼背,碧眼长老被他击杀了,白睛长老也坠崖了,生死不明。山人知道,那驼背乃是我杀手盟的叛徒,人人见了,皆可诛之!下面,山人分派接下来的任务,每人必须竭力完成,以重振杀手盟的声威!如有未做好者,嘿嘿,别怪山人手下无情!……”

  听清了老鬼的计划,驼背老人悄悄离开了,他要赶在杀手盟动手之前行动。

  “我先、先去探明了杀、杀手盟在绍兴的分舵,赶到绍、绍兴府衙,周翔也在了。”

  “我接到前辈的讯息,马上带人去清剿杀手盟的分舵,只捉住了两个留守的喽啰。审讯后,得知他们要大举来林刘村,就赶紧调派人手前来支援。不料在路上中了埋伏,伤了多人,连马匹也伤残了多匹,故而迟缓了,昨晚才赶到。在村口再次遭遇阻击,杀了对方五六人之后,余者想要逃跑,最后还是捉住了。此战,捕快死了四人,伤者十数,可谓惨重。这些亡命之徒,我恨不得把他们全都杀了!”

  周翔在一旁补充道,眼里闪着愤怒的光芒。

  “幸得前辈力助,后生小辈在此多谢了!”

  他朝着驼背老人深深一礼,后者微笑着扶住了他。

  “周公子免礼!适才你、你姐姐找到我,要我给你带、带一句话,她说无颜见你,希望你、你自己多保重。”

  “姐姐,她在哪里?”

  “她说要、要去一个别人找、找不到的地方,为被她所杀之人赎、赎罪。周公子,你也不、不必过于挂怀,我想这、这也未尝不是她、她的最好归宿……”

  “但她也要来与我见上一面啊!不行,我要去找她!”

  “周翔……”

  王少勋叫住了周翔,轻轻摇了摇头,无声一叹。

  “姐姐……”

  周翔哽咽着埋头蹲下,久久不动一下。看到的人都是一叹,屋里一片安静。

  再对事情做了细致的安排,众人于是回去睡觉。

  我拖着有些疲软的步子回到女主人家时,堂屋里的灯光还亮着,女主人坐在椅子上,不时咳嗽几下。

  “娘,您也去休息吧,身体要紧!”

  等到王少勋等人都睡下了,少主人催促女主人去睡觉。翠儿因为身体没恢复,早就去睡了。

  看着女主人瘦削的身子,我心里一痛,像被什么刺了一下。她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呢?

  这一夜,我隐隐听到女主人房里不时传出咳嗽声,直到公鸡第一次打鸣时才渐渐停息。

  王少勋等人陆续起床了,梳洗,吃早饭。

  “翠儿,你去看看娘,她起来了吗?如果没起来,就别叫醒她,让娘多睡一会儿。”

  少主人嘱咐翠儿,自己忙着泡茶招呼客人们。翠儿答应着进里屋去了。

  “娘,娘,你怎么了?”

  里屋传来翠儿的叫声,声音满是焦急。

  “文伟,快去看看!”

  王少勋放下茶杯,催促少主人。没等他说完,少主人已经快步向里面走去了,我也赶紧跟上。

  “相公,婆婆她,她……”

  进了女主人的卧室,翠儿急急地说着,让过床头位置。少主人慌忙过去,握住了女主人的手:

  “啊……娘,娘,你醒醒,醒醒!”

  女主人却没什么反应。翠儿也与他一起呼唤起来,急得手足无措。

  “文伟,翠儿,你们别心急,我已派人去请大夫了!”

  王少勋也走进了屋里,低声安慰道,其实他脸上也有焦虑之色。

  过了不久,一个中年郎中挎着药箱进来了。少主人他们让出地方,好让郎中看病。

  我走过去,靠着少主人的脚边蹲下,歪着脑袋看郎中诊治。

  “阿黄……”

  少主人摸着我的头,我感到他的手在微微颤抖。

  “文伟公子,你随我出去一下。”

  郎中仔细号完脉,再看了看舌苔,起身走出房间,一边叫着少主人,示意他出去。

  王少勋跟着出来了,我也不例外。

  “胡大夫,我娘,她怎么样了?”

  看到郎中脸上没有什么表情,少主人有些不敢问下去了。

  “神医扁鹊曾经说过,病在表皮,用热水焐,用药物热敷能够治疗;病在肌肉里,用针灸能够治疗;病在肠胃里,用火剂能够治疗;病在骨髓里,那是司命的事了,大夫是没有办法的……”

  姓胡的郎中悠悠说着,我听得心里一跳,预感到不会妙。

  “我娘的病在哪里?您就快说吧!”

  “她的病……文伟公子,请恕胡某医术浅陋,无法医治!”

  中年郎中接连告了几声罪,背起药箱就走了,连诊金也不要。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少主人喃喃说着,眼里一下子失去了神采,“不会的,不会的,一定是胡大夫弄错了,娘没事的。对,一定是他弄错了!”他的眼里又透出一丝亮光。

  “少勋叔叔,我们再请更好的大夫来,一定能看好娘的病的!”

  少主人急急地向外走去。王少勋想要拦住他,手伸出了一半,又垂下了。他的脸上也变了色,眉头紧锁着。

  我看着二人,心里扑通扑通跳得更快了。女主人,快点醒过来吧,你千万不要有事啊!

  “我来看看!”

  少主人还没走出几步,一个驼背的人走了进来,正是驼背老人。

  “老前辈,老神仙,您可一定要救救我娘!我知道,您医术高超,一定行的!”

  少主人像遇见了救星,拉住驼背老人的袖子不放,把他拉进了女主人的房间。驼背老人也不以为意,任由他拉着。

  王少勋没再进去,我也不便去打扰,只是放出意识去“看”。

  驼背老人握住女主人的手腕把脉,过了很久,他放下手,把女主人的手放进薄被里,没说话,示意少主人和翠儿出来。

  “适才那位大、大夫的话我也听、听到了。林公子,你们要、要有思想准备,令堂的病确已深、深入骨髓了。你别急,我开几服药,配以自、自制的丹药,可保她十、十天无事。至于十天之后,那就要、要听天由命了!”

  “怎么会这样?娘的身子一直很好的,怎么会这样?不,我不信……”

  少主人的身体像筛糠一样,瑟瑟地抖起来,翠儿一把抱住了他,自己的泪水也控制不住了:

  “相公,你要挺住啊……”

  #####################################################################################

  扶着女主人喝过药,翠儿端着碗,满脸戚容地走出来。少主人还在床边坐着,呆呆地看着床上的女主人。

  女主人还在昏迷之中,她已经昏迷了整整一天了。这一天里,我也在门外的后院里守着,除了吃饭,没离开过半步。

  外面倒是很热闹。中午时分,“咣咣咣”的锣声开道,新昌县的那个瘦巴县令竟然带着大队的衙役捕快来了。听周翔后来说,他是来要被他们捉住的杀手盟贼人的,说在新昌境内发生的案子就该他负责。周翔当然不愿交人给他,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就是王少勋出面,那个县令不知吃错了什么药,也不愿松口。最后,县令拿出一份据说是绍兴知府下发的公文,硬是把几个犯人带走了。

  不过,在离开女主人家的堂屋,与王少勋告辞时,那县令说了一句话,我听得清清楚楚。他说:“少勋先生,本官的身家性命都在别人手上,你莫要怪我呀!”从他的话里,我听出了几分无奈,也明白了一些别的东西。

  下午,胡家寨的胡老爹一家来了,胡老爹,胡大娘,大树,小树,还有很久未见的黑獒黑勇。久别相见,本来是分外亲切热闹的,但大家都默默无语,就是说话也是低声慢语,生怕吵着睡梦中的女主人似的。

  我与黑獒黑勇在后院里待了半天,细细说了别后的种种见闻,他们听得唏嘘不已。得知黑猛的遭遇,它们自然也是气愤,可也无奈。遇到的主人不淑,对狗儿来说是最大的悲哀,还能说什么呢?

  “你们去看看黑猛吧,也许现在会好点了。”

  我劝慰它们道。杀手盟的贼人大败被擒,刘老黑总会龟缩一下吧?听说李二管家把他臭骂了一顿,理由是他要向李二管家行贿,被后者逮住了小辫子。李二管家在县令来村里时,打着同知大人的名号,对县令说了刘老黑的不是,委婉提出应该撤换刘老黑的保长一职。那县令虽未当场表态,却把刘老黑吓了个半死,没想到自己一心想要讨好的人竟然是林家的帮手。

  我暗笑刘老黑偷鸡不成蚀把米,猜想黑猛会不会好过些,现在它的两位兄长来了,就请它们去看看。

  黑獒黑勇出去没多久就回来了,带回来的消息把我惊呆了。它们说,刘老黑中午回家后打黑猛出气,黑猛气愤不过,挣脱了绳索,狠咬了刘老黑一口,然后跑出了村子,半个下午了也不见踪影。那个作恶的刘老黑现在正躺在床上哼哼呢,据说咬伤了右手臂,打上了厚厚的绷带。

  我和黑獒黑勇都咧嘴乐了,这阴沉的秋天才有了一丝霁色。

  晚饭时分,女主人醒了,吃了一些翠儿熬的鸡汤,迷迷糊糊跟众人说了一会儿话,又睡觉了。这时,大家脸上才看到一些亮色,说话也大声了些。少主人忍着悲痛,一一招呼客人们,还偷偷与王少勋商量了一些事。

  大树、小树带着我和黑獒黑勇在前院里玩了一个多小时,最后他们在胡老爹再三的催促声里上了牛车,回家去了。

  我跟着少主人、翠儿站在外面送着胡家人,眼前一阵恍惚,似乎又回到了少主人刚成亲的时候,也是这样送他们一家走。可是,那时候女主人笑语晏晏,现在呢?不知道这样的情景能否重现?

  之后的几天,女主人醒醒睡睡,一直都躺在床上,整个人都是浑浑噩噩的。有几次,她咳嗽得剧烈了,掩嘴的手帕上都是鲜红的血迹。看到她这个样子,少主人和翠儿躲在屋外偷偷掉泪,王少勋也低头不语。

  王少勋这些天都在女主人家,一边陪着一家人,一边忙着接收各处信息,派遣人员分赴各地处理事情。他告诉少主人,那个幕后黑手已经浮出来了,似乎是前浙江布政使,现在已经调到京城吏部任职了,背后好像还有一位王爷撑腰。

  听了他的话,少主人只是“哦”了一声,就忙着为女主人端水去了。在他的心中,现在没有什么事情能大过女主人。

  “娘,您喝水!”

  少主人轻轻抬起女主人的后背,试了试茶水的热度,再放到她的唇边,慢慢喂下去。那神情,那动作,无比柔和平稳。看少主人,只是几天工夫,整个人就瘦了一圈。眼窝深陷,白皙的脸庞有些苍白;辫子散乱开来了,额前飘着几缕乱发,他也没心思梳理一下。

  王少勋轻叹一声,看了看少主人,又埋头做自己的事情去了。

  第五天,车马辘辘而来,三辆豪华马车停在女主人家门口,下来的几乎都是女人。

  “二妹!”

  “二姐!”

  叫声一片,都急急地扑进女主人的房间里,几个人搂抱在一起。不用说,是闻讯而来的几个当年的好姐妹。“绍兴四大美女”居然在这样的情形下,时隔二十多年再次相逢了!

  当面时笑脸,背过身去落泪,这是我现在看到的情景。人生自古伤离别,在这个最大的离别即将到来之际,能不令她们伤怀吗?

  女主人眼里难得的现出亮光,精神好了许多,拉着几个姐妹的手,絮絮地述说着离情。说到高兴处,房里笑声阵阵;说到伤心的时候,又是唏嘘不已,几个姐妹坐在床头不愿离开片刻。

  我不想再看下去了,转身走出房间,到院子里透透气,平息一下激荡的心情,再次祈祷天上的神佛能发发慈悲,能让这样美好的时刻多一些,再多一些。

  三个姐妹就在女主人家住下了,每天陪着女主人。为此,老族长出面,把旁边的两座院子都租下了,派了不少族人来帮忙照应,采购,做饭,接待,洒扫,林林总总十几个人在忙。

  第九天,马蹄得得,几匹快马飞奔而来,来的几个人让我神色一整,不敢小觑。通过王少勋的介绍,少主人拜见了他素未谋面的外祖父,那个胡子雪白却身板挺直的老人。后面是他的四个手下,名气很大的“夏家四虎”。

  “爹!”

  见到多年未见的父亲,女主人坐在床上非常激动,想要爬起来,“女儿不孝,还要您来看我……”

  白胡子老人按住她,默默看着她。

  “婉婷孩子,爹也做得不对啊,跟你怄了这么多年的气……都是自家人,何必要计较那么多呢?唉,爹糊涂啊!”

  “爹,您没错,是女儿错了!”

  女主人的泪水下来了,旁边几个姐妹也跟着流泪,不一会儿,房里就是哭声一片了。

  我心里一酸,迈步走出去,站在院里看少主人、翠儿和王少勋流泪。夏家四虎也默默站着,脸上泪水滂沱成雨。

  “伟儿,翠儿,你们快进去,你娘有话要对你们说。少勋先生,你也进来吧。”

  大半个小时之后,曾璧儿站在门口叫道。几人急忙进去,我也跟着。

  “伟儿,翠儿,快来见过外祖父!”

  女主人拉着少主人夫妻的手,脸上神光闪闪,精神特别的好。我眼睛一花,女主人好了?以前听过“回光返照”这种说法,难道她这就是?

  “伟儿,翠儿,娘知道自己的身子不行了……孩子,你们别哭!你爹当年说过,林家儿郎流血不流泪,你们要坚强,啊,记住了吗?孩子,都是娘不好,让你们都受苦了,拖累了你们,娘心疼啊……别哭,伟儿!娘迟早要随你爹去的,没想到这天来得这么快……娘最放心不下你们二人,你外祖父说过了,他以后会照顾你们,你的几个舅舅会照顾你们,娘也放心了……伟儿,来,娘有一件事要跟你说……”

  少主人把耳朵凑到女主人嘴边,女主人断断续续地说着,声音低得我也听不清。

  “娘,您、您放心,孩儿记住了!”

  少主人热泪滚滚,不住点着头,声音哽咽。

  “少勋,谢谢你!”

  女主人拉着王少勋的手,后者无声地流着泪。

  “父亲,女儿不孝啊!”

  白胡子老人也拉住了女主人的另一只手,虎目通红。

  “姐妹们,来世我们还做姐妹,好吗?”

  床前已经站不下了,几个姐妹硬挤着握住了女主人的手,没人愿意放手。

  “正海,我来了,我来了,来了……”

  声音渐低,渐低,听不到了,女主人脸上一暗,又陷入了昏迷之中。

  “娘……”

  少主人生生咬住嘴唇,不敢大声,整个人扑到了女主人身上。

  手,依然没放;泪,还在肆虐;心,一点点沉落下去了……

  (今天一大章,还有两天第一卷将结束。各位书友,把你的收藏和推荐拿出来吧,为猛狗加油!)



温馨提示:
猛狗越世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猛狗越世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猛狗越世全文阅读和猛狗越世txt全集下载。猛狗越世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302 Found

302 Found

The requested resource resides temporarily under a different URI.


Powered by Zeus/1.5.0
猛狗越世 第96章 生离 一觉醒来,我出了温暖的窝儿,站在外面猛一抖身体。 啊,真舒服! 晨光熹微,东方刚刚发亮,已经能闻到柴草燃烧的香味了。母鸡“咯咯”地唤着鸡雏,老牛伸长着脖子“哞——”地叫出来,声音在村里 2010-09-08 07: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