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一章 运斤成风(2)

作者:竹月下幻想    更新时间:2010-06-21 19:17:48    状态:已完结
  孟阙和刘大叔带着十几个伙计一路风尘仆仆来到楼烦地区,孟阙估摸着这里应该是现代的山西一带,他前世没来过这里,不知地理如何,现在这里却是一片茫茫草原。草原上零星有几个毡帐,却不见一个人。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不要模仿)

  刘大叔领着大家向一处毡帐走去,孟阙跟随着,却仍在马上极目远眺这壮美的草海蓝天。忽然一阵清风吹过,在天边的白云下一个牧女赶着一群洁白绵羊出现在视野里,或者她本来就在那,只是融进了自然的原色里,或者她一直也在向这边走来,和孟阙不期而遇。太远了,还看不清她的面容,只觉得她是这天地间的精灵,必明艳不可方物。

  “看什么,那是滑迪古部落酋长老山黑的女儿阿美拉,天仙一样的美人。怎么,少年人动心了?她可是眼高于顶啊。”刘大叔道。

  “这么远,大叔你也能看清是谁?”孟阙道。

  “当然,大叔可是鹰眼,尤其是看女人的时候,哈哈。”一个伙计道。

  说着,已经到了一座大毡帐的门口,“这是部落长老褡必利的家,我们每次交易都是由他接待的。”刘大叔说着向帐内大喊道:“老褡,老朋友刘象来了,还不接待?”

  “老刘来了啊。”随着这句怪腔怪调的汉语,一个胡族老汉撩开帐幕,把大伙儿让进帐内。帐内十分宽大,但似乎只有老褡一人,孟阙听老刘说过,老褡妻子已经亡故了,几个儿子也都娶妻生子了,他和小儿子也米该生活在一起,想来这时儿子儿媳是放牧去了,小孩子也出去玩耍了。

  胡人没有太多客套,老褡拿出奶酒熟肉,和大伙边吃边聊,老刘也是个爽快的商人,行情在那里摆着,两人几乎没怎么讨价还价就达成了交易。

  老褡接着说道:“今天晚上,部落里的姑娘们要开‘偎郎大会’,你们这里好几位小伙子,参不参加啊?”

  小伙子们连连点头,成了家的几位也要旁观。孟阙知道赵国胡风很浓,国人多有和胡人通婚者,不过一般是男子娶胡女者多,赵女倒是很少嫁胡人的。想到赵女就想起了姐姐,不由对什么偎郎大会有点意兴阑珊,但随即脑海里闪出那个美丽胡女阿美拉的身影,不由又心中一动。

  晚上的偎郎大会很象现代的篝火晚会,一大群青年男女围坐在一大堆篝火周围,老人和孩子们则在外圈,再外面还有一些或大或小的临时帐篷,大概是给人ML或集体休息所用的。这似乎是个全族大聚会。

  正当孟阙期待着舞会开始时,一个满脸画着奇形怪状图案的家伙几乎全裸的走进舞池中央。

  “哇塞,这时就有行为艺术?”孟阙暗道。

  说他“几乎”全裸,是因为他只在关键部位做了遮掩,却又很难说是遮掩,因为那是用一个加长加大的不知是什么材料做成的假器官把真器官遮盖起来。这个假家伙足有两尺来长,用皮条系在腰臀上。

  他先对着月亮大磕其头,又双臂斜上伸展向天,手掌虚抓,似在迎接或感受什么,随即站起身子,双手在身上猛拍,发出噼啪大响,身体则前后左右扭动,大跳不堪入目的“艳舞”。此时孟阙已经可以肯定这是一个巫师。正在进行某种原始的生殖崇拜。

  当筋疲力尽的巫师终于退场后,孟阙本以为在这个偎郎大会上这些青年男女也会跳上一些“原始”的舞蹈,不料纷纷走下舞池的男女倒都相对优雅,跳的舞有一点现代交谊舞的意味。看来楼烦受赵国王化已久,颇知礼仪。

  忽然身旁一阵香风袭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变调汉语传来:“赵家好儿郎,能让我依偎你的肩膀吗?”

  孟阙闻声抬头,只觉一阵目眩,一个远山含黛,梅花染唇的胡族少女向他含笑伸手,手比白玉更白。

  “你是阿美拉?”孟阙试探着问。

  “是啊,你知道我的名字?白天你来时我就在远处看到你的样子了,你是我见过的最英俊的赵国小伙子。”

  “哇塞,又一双鹰,不,神眼。”孟阙暗道。

  舞池中,孟阙道:“你们的舞蹈我不太会跳,我教你我们赵国的舞蹈好吗?”

  “好啊,听说,我们的舞蹈里就有很多赵国的元素呢,不过我没学过真正的赵国舞蹈,正好,你教我,放心,我很聪明的,保准你一教就会。”阿美拉道。

  “我想也是。”孟阙道。

  “来,我一手搭着你的肩膀,一手环着你的腰……”孟阙教的是“国标舞”中的“四步”,阿美拉果然一学就会,更加一会就精。两人越跳越默契,,很快就发展到了“贴面舞”,忽然场中静了下来,意识到这种情况孟阙一惊回头,只见全场的青年男女都有羡慕有嫉妒的向自己二人行注目礼。

  又一个美丽的女孩子走过来,道:“赵家好儿郎,你把这舞蹈也教给我好吗?”

  阿美拉大方的把孟阙一推,笑着道:“赵家好儿郎,去教雪莉雅吧。”

  孟阙尚未伸手,又一个高大英挺的胡族男子向阿美拉走来:“美丽的草原仙女阿美拉,勇士奥里古请你跳舞。”

  孟阙不舍的看了看阿美拉,阿美拉“咭”的一笑,说道:“放心吧,赵家好儿郎,今晚我是你的。”

  孟阙脸一红,说道:“我叫孟阙。”

  “是的,你叫孟阙,嘻嘻。”银铃般的笑声中,阿美拉已飘向舞池,奥里古亦步亦趋。

  舞会直进行到半夜才陆续散场,阿美拉牵着孟阙的手走进自己的临时帐篷,两人单刀直入,提枪上马,入乡随俗去了。

  第二天一早醒来,孟阙看着怀中犹自酣睡未醒的小白羊般的光溜溜的美少女,心满意足。昨夜刚发现阿美拉是处女时,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初恋女友,心中又甜又苦,动作轻柔,倍加珍惜,哪知阿美拉这胡族“香玉”一点也不怜惜自己,拼命的挺动下身,势若疯虎,虽然疼的直吸凉气,眼角泪花莹然,可仍然抵死缠绵,很快就苦尽甘来,gao潮连连。孟阙也酣畅淋漓,一夜七次。

  这一晚,两人都累坏了,不过看在孟阙先一步醒来的情形上,还是他老兄强一点,又或者,还有别的原因?是的,别的原因,孟阙此时隐隐感到地面在微微震动,一股危险的气息从不知名的地方悄然逼近。怀中的阿美拉也矍然惊醒,拿起衣裳胡乱在身上一披,几步蹿出帐外,惊叫起来。

  孟阙也以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随着冲出帐外,此时,天还似亮非亮,只见大群胡族骑士横冲直撞而来,不少本族男女也从帐内冲出,但大多衣裳不整,张惶失措,手无寸铁。

  孟阙一个倒退回到帐内,随手拿起早已倚在门边的大斧,再一步蹿出时,一个胡族战士已冲到面前。

  漆黑的马刀挟着腥冷的恶风猛劈而来,孟阙不及思索,大斧力劈华山,与敌对砍,没劈到对方的人,却一斧把马头劈为两片,马血狂喷,马尸猛扑,马上的胡族战士翻身落马,孟阙不及擦脸上的血迹,勉力睁眼,一斧把敌人劈为两段。蓦地身旁一声惊叫,却是阿美拉的纤腰被另一个胡族战士甩出的套马杆子套住了,那战士一手收杆,一手擎刀,直视旁边的孟阙如无物,孟阙大怒,初次杀人的战栗也立刻无形无踪,他大喝一声,势若奔马的冲到该骑士身前,双手执斧,猛劈而下,该战士一带马头,已然闪过,正欲还击,不料孟阙改直劈为横斩,中间竟无半点变招痕迹,该战士骤不及防,天灵盖倒盛着一瓢脑浆已飞出老远,红白之物漫天飞洒。

  孟阙拉着阿美拉一路步砍,又杀数人,已跑到帐篷群的门口,却见一个大石碑般强横的胡族勇士立在当地,一手执刀,一手执铁铤(一种带铁柄的小铁矛),旁边一匹神骏的白马上面却没坐人,看来此人已准备下马步战。

  孟阙巨斧挂风猛劈,那战士铁铤一架,火星四冒中当啷一声铁铤落地,巨斧也被崩开,马刀已到眼前,此时孟阙招数用老,已不及回斧自救。无奈撒手扔斧,向后便退,谁知脚上不知踩到了什么,竟仰面摔倒,暗叫一声“我的穿越之旅结束了。”闭目待死。哪知随后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却不象自己发出的,睁眼看时,只见那战士大瞪着双眼,口角流血,马刀却已扔了,接着斜扑向自己。孟阙一骨碌躲开这断背一击,起身看时,只见那战士后腰眼血如喷泉,阿美拉却手擎铁铤,呆呆站立。

  孟阙不及言谢,看门外已无敌人,一把抱住阿美拉,翻身上了那战士留下的白马,一拉缰绳,哪知白马颇通灵性,竟恋主不走,孟阙当机立断,一斧砍下那胡人战士的头颅,俯身捡起,用他的两条辫子打结系在马的颈下,随即催马离开。

  白马,红血,骑士,少女,人头,巨斧,迎着朝阳,在冷冽的晨风中奔驰出一道妖异的风景。



温馨提示:
风云大赵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风云大赵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风云大赵全文阅读和风云大赵txt全集下载。风云大赵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风云大赵 第一章 运斤成风(2) 孟阙和刘大叔带着十几个伙计一路风尘仆仆来到楼烦地区,孟阙估摸着这里应该是现代的山西一带,他前世没来过这里,不知地理如何,现在这里却是一片茫茫草原。草原上零星有几个毡帐,却不见一个人。 (本故 2010-06-22 10:58:3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