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一章 运斤成风(4)

作者:竹月下幻想    更新时间:2010-06-21 19:17:48    状态:已完结
  “梦姑不是孟姑,是梦中的姑娘,就是你啊。”孟阙道。

  阿美拉闻言欢喜的全身一颤,却定要和他一起进洞。她道:“草原上的女孩子如果真的碰到危险,是会和心爱的男人一起战斗的。”

  孟阙拗她不过,又见她摘下弓箭,孟阙知道自己不会射箭,只得由她跟着进洞。让她跟在身后她也不干,于是把巨斧横执,用斧面挡在她身前,阿美拉抬高了一下拿弓的手臂,箭扣在弦上,保持随时可以拉开的状态,两人并排入洞。

  两人身上的火折子昨天“不慎”丢失,这时也顾不得了。向前走了几步,已然伸手不见五指。

  突然锐物刺破空气的声音传来,一只利箭已射到孟阙喉前,生死之间激发了孟阙惊人的速度潜力,他一侧身,躲过了咽喉,但觉肩窝一痛,已然中箭,几乎毫无时间间隔,第二只箭又到了,却是直取孟阙面门,此时再也不及躲闪,孟阙大嘴一张一合,竟咬住了箭头,直觉牙齿震得生疼,也不知出血没有?几乎同时,第三声箭啸响在身边的阿美拉处,孟阙轮斧一挡,却没挡住,正暗叫糟糕,却听对面一声大叫,似有什么东西落地,原来这一箭却是阿美拉射的,也不知是阿美拉神准,还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竟然射中了敌人。

  两人迅速倒退出山洞,却见一个高大狰狞的胡族汉子走出山洞,左手持刀,右手腕上鲜血殷然,却是兀力合。此时孟阙的肩窝麻痒难当,才知竟是毒箭,忙吐掉口中羽箭,见箭头上无血,暗自侥幸自己的牙齿够牢固。

  阿美拉张弓搭箭,色厉内荏的道:“兀力合,原来你一直暗中跟着我们,你站住,再向前我放箭了!”

  兀力合毫不在意,笑道:“贱女人,你倒试试看。”

  此时孟阙脑中一阵晕眩,竟然站立不稳,一跤坐倒,浑身已无半点力气。阿美拉一惊发箭,兀力合挥刀一拨,箭已不知飞到何处去了。他飞步冲到阿美拉身前,一脚踹到女孩的小腿上,阿美拉当即摔倒,抱腿雪雪呼疼。

  兀力合的马刀已经逼到孟阙颈边,斜视着阿美拉道:“把衣服全部脱掉!”

  阿美拉又惊又羞,不知所措。

  却听兀力合又大喝了一声,道:“快脱,不然我杀了他。”刀刃稍一用力,孟阙颈间鲜血殷然,却已口舌麻木,说不出话来了。

  阿美拉百般无奈,开始一件一件的脱衣服,只是胡女的衣服本来不多,很快就脱得一丝不挂了。

  兀力合嘿嘿淫笑,扔掉马刀,三下五除二脱掉了自己的全部衣服。对着孟阙挑衅似的晃了晃胯下丑恶腥臊的巨物,道:“我本当先在你脸上撒一泡尿再干你的小情人,但现在这家伙硬的厉害,多半尿不出,哈哈,怎么,你瞪我干嘛,你就是把眼睛瞪裂了又能如何,你中了剧毒还想站起来不成,啊——”

  却是孟阙突然有如神助般一跃而起,手边巨斧从下往上劈在兀力合胯间,兀力合的身体被劈的凌空飞起,肝肠脏腑和着鲜血漫天飞洒,越过孟阙头顶扑在两丈之外,落地之时已经变成了两片人尸。

  孟阙肩上挂着半截肠子,脸上鲜血纵横,双手执斧,仰天大笑,如上古传说中不败的魔神,蓦地笑声戛然而止,仰面摔倒再无声息。

  *****************

  冷,如此的冷,孟阙感觉自己象沉到了冰冷的湖底,又象回到了那个重生前二十一世纪的酒吧,只是这酒吧里怎么这么冷?似乎没有吧台,没有服务生,面前只有自己一张桌子,周围是飘飞的雪花,无边无际,姐姐的身影就在面前,却似乎越变越淡,终于也化作了漫天飞舞的雪花。

  孟阙拼命的喊着:“姐姐,姐姐,你不要飞走,你快回来……”

  “精神病!你鬼叫什么?”那个业余小姐的身影出现在身旁,孟阙正要开口大骂,那小姐的脸却变成阿美拉的样子。

  一股更加冰冷的恐惧感从孟阙心底升起,“莫非自己在赵国这十几年的经历都是一个幻梦,姐姐,阿美拉都是梦中的幻象,而自己还在二十一世纪的酒吧,依然是孤单寂寞的醉鬼?”

  父母的形象又出现了,他们喋喋不休的说着如何如何的爱自己,可是他们何曾让自己真的感受到哪怕一点点爱,小时候家里没钱他们拼命创业,自己从懂事时起就一个人在孤单寂寞的空房子里战战兢兢的等他们回家,直到很晚,先回来的一个大多时是妈妈,她满脸疲惫,绝不像其他小朋友的妈妈哪样亲自己一下,总是回到自己房中就倒头大睡,而后回来的爸爸进屋后也很少问一问自己他们走时留给自己的方便面好不好吃。

  自己一天天长大,家境也越来越好,父母也很少拌嘴了,他们相敬如宾,或说相敬如冰。可除了大把的金钱,他们何时曾抽出哪怕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来陪伴自己,他们的时间除了赚钱就是陪各自的情人了。

  只有姐姐,幻想中的姐姐才疼自己爱自己,对的,姐姐,父母的形象又消失了,无垠的雪地上忽然出现了一树梅花,梅花旁边一个白衣少女背对自己,长发垂腰飘拂,玉手横笛曼吹,随着回旋的雪花,她缓缓转过身来,是姐姐!

  她的双眼美的象夜空下的海面,却带着一丝幽怨,她正慢慢的转身欲走,孟阙大急,想抬手拉她,却怎么也举不起手臂,蓦地他大叫一声,睁开了眼睛,一切的幻象都消失了。自己还躺在野玫瑰山谷的湖边,身前站着阿美拉,她额上系着一条绒绳,湿漉漉的头发披散到右肩之下,掩映着鼓鼓的胸脯。唇边似还有一丝未曾洗掉的黑紫色血迹,左手却拿着一只不知是什么野兽的半个骷髅头,里面有半下清水,整个人有一种原始野性而又不失温柔的美。

  “你和你姐姐感情可真好啊,你昏迷时叫了一夜的姐姐,你和你父母感情不好吗,你反复说他们不爱你,不过你总算叫了一声阿美拉,也不枉我冒着生命危险用嘴给你吸伤口里的毒血。又给你敷上我自己采的草药,也不知管不管用,不过看你的样子是好些了。”阿美拉道。

  “好些了吗?怎么自己还是全身无力?”孟阙暗道,只是看着阿美拉出水芙蓉般的样子,下部忽然勃然而起,嘻嘻一笑道:“如果给点奖励,我会回复的更快的。”

  “你?阿美拉又气又笑道:“你才刚好了一点,就想这件事,可真是无敌了,好吧,可你动都动不了,怎么办事儿呢?”

  “好办,我教你,你坐在我身上……”

  无限春光中,孟阙的神志又渐渐模糊起来,感觉天空象倒过来的大海,波光中有两轮又大又圆的月亮在晃啊晃得,而自己变成了一条千丈长的猛龙,在不知是水是天的世界里遨游。

  ***************

  孟阙不会阴阳双修功,阿美拉的草药疗效似乎也不怎么好,孟阙的毒伤竟不见什么起色,反倒似一天天加重了,每天昏迷时多,清醒时少,看着他眼窝一天天深陷,两腮一天天少肉,阿美拉的眼泪越来越多。

  这天他趴在昏迷的孟阙身旁大哭了一场,然后咬咬牙道:“这毒不像我们楼烦人的,不是匈奴人的就是你们赵人的,我背着你去到代雁门郡,不论是匈奴人还是赵人,只要能治好你的伤,要我怎样都行,要命给命,要人给人。”说完,她把孟阙用一条早已搓好的麻绳捆在自己背上,踉踉跄跄的爬上雪练,凄凄惶惶的出谷去了。

  接下来的几天有时清醒过来的孟阙想挣扎着下来不让她背着,怎奈全无力气,除了感动莫名外也别无办法。

  这一天的午夜,孟阙在帐中昏睡,阿美拉在帐外拨弄着篝火,她已几天几夜没好好睡过了,最多是打个盹,她不敢让火熄灭,自己一个女孩子,守着垂危的男友,万一遇到野兽可怎么办?蓦地,雪练腾地站起,马蹄不安的踢着地面,远处传来一阵阵凄厉的狼嚎,听声音怕不有百来只。月夜狼嚎,恐怖的序曲。

  阿美拉腾然跳起,回帐背起孟阙上马疾奔。雪练一马双人,几日间难得休息,这时疾奔一阵,不由得慢了下来,却听群狼长嚎已止,但不到片刻间一阵怨鬼幽魂般的低呜声隐隐传来,远处黑影幢幢,绿睛隐现,竟似狼群已寻迹追来。阿美拉对着马臀猛击一鞭,雪练搏命狂奔。

  直到天明,雪练的速度已慢的不成话,浑身突突乱颤,哭吐白沫,眼看就要倒毙了。而群狼的身影已在不远之外,皆是眼露饥光,口角流涎,腰腹深陷,肋骨清晰可见。

  这时孟阙早已清醒过来,他发现自己竟然不是很害怕,思维也分外清晰,昏沉感全无。

  看来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自己反倒难得的清醒了。穿越之旅就要结束了,不管是死亡还是酒醒,自己来到这公元前的古战国时代,有了亲人姐姐,爱人阿美拉,已经不枉此生,就让我轰轰烈烈的战死吧!一念及此,忽然热血沸腾,但觉力杀兀力合时那股怪异的神力又突然回到了自己身上,双手嗜血的痉挛着。

  他一把将把自己和阿美拉捆在一起的麻绳扯开,骤不及防的跳下马背,还没等阿美拉反应过来,已经被他将双腿绑在了马身上。

  “你干什么……”阿美拉一句话没说完,只见孟阙已解下大斧,随即一掌拍在马臀上,道:“快走!”雪练身上忽轻,脚力顿生,又遭此重击,立刻放蹄狂奔,载着大叫不止的阿美拉绝尘而去,阿美拉想掉转丝缰,却怎么也拉不住。

  孟阙面对群狼仰天大吼:“贼老天,你待我不薄,让我在这遥远的古代找到了自己的亲人和爱人,我谢谢你!”

  此时狼群已近在咫尺,孟阙狂叫一声,举斧力劈腾空而至的头狼,头狼果然不同凡响,一侧身躲过头颅,半边耳朵却已被大斧劈去,它毫不在意,半空中宛如绝顶高手一般扭腰一转,血盆大口咬向孟阙侧颈,同时又有四五只狼也腾身扑向孟阙。孟阙毫不畏惧,巨斧舞得风车相似,但见狼头飞滚,狼肢四散,狼血排空,肝肠涂地。

  围着孟阙似有一道有生命般的血墙在在如呼吸般伸缩起伏,诡异暴烈绝伦。

  神魔终究不能附体。重伤的人潜力终有时尽,孟阙只觉双手上的力量越来越弱,蓦地左肩一痛,双手略慢,左腰又被一抓抓伤,若非躲闪的快,已然肚破肠流,他自知生命的终点就快到了,又鼓勇杀了两头狼,后背却又受伤,神志已模糊起来,隐隐听得两声娇斥,弓弦响动,又似乎有大队马蹄声想起,暗道:“阿美拉终于还是又回来了,选择和我同死。”心中又是悲凉又是欣慰,一斧劈出,也不知砍没砍中头狼,随即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温馨提示:
风云大赵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风云大赵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风云大赵全文阅读和风云大赵txt全集下载。风云大赵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风云大赵 第一章 运斤成风(4) “梦姑不是孟姑,是梦中的姑娘,就是你啊。”孟阙道。 阿美拉闻言欢喜的全身一颤,却定要和他一起进洞。她道:“草原上的女孩子如果真的碰到危险,是会和心爱的男人一起战斗的。” 孟阙拗她不过, 2010-06-24 11:40:0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