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二章 月剑雕鞍(10)

作者:竹月下幻想    更新时间:2010-07-11 19:48:47    状态:已完结
  李牧道:“此事我知道,那‘凝碧池’是个怪池,夏天水寒彻骨,池边冷风嗖嗖,冬天却不结冰,但只有比结冰更冷,更兼一样,一年四季水位不变,无论旱涝都是一样,有人试着用水桶往出挑水,但无论挑多少,水位仍无变化,因此人皆谓之神池。宫中宫女宦者常有暗中祭祀的,公子王孙们则常在夏日到池边纳凉,但无论任何人都不敢把手脚伸入其中,无他,无人能受得其冷,所以公子嘉的玉玦既然掉在‘凝碧池’中就决不可能被捞上来,王上手中的玉玦必是假的,只是既然真的捞不上来,假的也就变成真的了,这个却难办了。”

  姐姐忽然道:“我可以下‘凝碧池’去捞玉玦。”

  孟阙闻言大惊道:“姐姐不可以,我不要你成为金花婆婆,你不可以冻伤肺……”

  李牧和鲁勾践瞠目不知所对,姐姐知道自己这个弟弟有时说话语无伦次,扑闪着大眼睛道:“弟弟你听说过‘真人入水不濡,入火不热’么?”

  孟阙知道这是《庄子。大宗师》中的话,他尚未答言,鲁勾践已矍然而惊道:“孟姑娘你已达到这种境界了吗?”

  姐姐道:“入火不热就不敢尝试,但我在练剑时体会到我运功时似乎是既在这个世界上又不在这个世界上,偏又能和这个世界接触,于是有一天我洗手时运功于手,发现洗了半天,居然手上连一滴水也没沾。”

  鲁勾践叹道:“剑处女前辈神功果然神妙莫测,我也不怕姑娘生气,你的内功也不过略胜于我,但此种境界却是常人百年功力也做不到的,此是剑处女前辈神鬼莫测之惊世神功所致,若然如此,姑娘可取此玉玦。”

  孟阙却仍不放心,道:“我说老鲁,你可不要自己不下去,就忽悠我姐姐下去,我可就这一个姐姐。”

  鲁勾践立刻涨红了脸,竟似有拔剑自刎以明心迹的意思,孟阙这才想起这时的剑客是开不得玩笑的,正不知如何说是好,姐姐道:“鲁兄莫急,我弟弟好开玩笑的,弟弟你也别担心,我想这水再冷,总要和人接触才能冻到人,就算是冷风也一样,可我有把握和冷风也不接触,我运功时会在身上产生一层很薄的特殊气场,可这气场似能隔绝万物。”

  鲁勾践道:“原来如此,但这特殊气场如何练成就是剑处女前辈的不传之秘了。”

  他这话一说出,和孟阙之间的尴尬也就打开了。当下三人又计议了一番,鲁孟二人当夜也留在李牧军中,并未回家。

  第二天原不是朝会时间,但李牧一早就开始在军营中转悠,又派出亲兵到城中各位文武大臣家中联络。

  于是辰时刚过,李牧帅文武群臣一百多人来到王宫外请赵王上朝。

  赵王闻知宫门外之事,也不觉心惊肉跳,隐隐知道了所为何事。

  他铁青着脸来到宫门外,群臣躬身施礼,这时是没有所谓“三拜九叩”大礼的,君臣之间关系远较后世平等,常“坐而论道”。

  赵王沉着脸看了看为首的李牧,道:“今日非是朝会之时,李卿军务繁忙,何事这么急着要见孤王。”

  李牧道:“敢问王上因何拘禁公子嘉?”

  赵王道:“此孤王家事,李卿似不必问。”

  李牧道:“公子嘉乃储君,无故被拘,此国事也,微臣不敢不问。”

  赵王道:“公子嘉失德,孤欲废其太子之位。”

  李牧道:“公子嘉厚德载物,群臣景仰,百姓皆感其恩,何事失德,请王上告知。”

  赵王看了看群臣,竟皆有愤然之色,蓦地心中一跳,对李牧森然道:“虎符安在?”

  李牧躬身答道:“在司马尚将军手中。”

  赵王道:“司马尚何在?”

  李牧道:“在臣军中,整顿出征事宜。”

  赵王心中咯噔一下,愤然道:“公子嘉调戏玉妃,玉妃虽非他生母,然亦是母亲,如此大违人伦,难到还不该废了太子之位码?”

  李牧道:“公子嘉调戏玉妃,以何为证?”

  赵王道:“他欲强行无礼时,玉妃和他厮打,将他随身玉玦扯落,此时公子迁无意中赶来撞破,他匆忙逃走,不知遗失玉玦之事,留下了证据。”

  李牧道:“此玉玦是假的。”

  赵王道:“此玉玦孤王亲眼鉴定,如何能是假的?”

  李牧道:“世无不犯错之人,真玉玦在‘凝碧池’中,取出便知分晓。”

  赵王仰天大笑,道:“胡说,何人能取出‘凝碧池’中之物,李卿欲欺我耶?”

  李牧指着身旁的孟月道:“此女有绝技,能取出‘凝碧池’中之玉玦。”

  赵王见姐姐神清骨秀,明丽绝伦,但不似身有绝技的样子,虽不相信,但此时形格势禁,也别无选择,于是道:“好,便去‘凝碧池’,若捞不得玉玦,此女,此女我自有处置,李卿你当如何?”

  李牧道:“我当自刎于君王之前。”

  赵王道:“那倒不必,李卿国之柱石,出征在即,可官降三级,留任出征。”

  孟阙暗道:“这赵王虽不是明君,但也绝非昏君。”

  当下君臣来到‘凝碧池’。孟阙见池子并不大,方圆一亩(约667平方米)左右的样子,水作深碧,离着老远已觉凉风习习,越近越冷,到得池边已觉冷气砭骨生疼。

  孟阙知道当日两公子池边乘凉时是绝不能离池如此之近的,想那公子迁必是假装趔趄失足之类的把玉玦扔出,而居然瞒过了公子嘉,这份演技也足以问鼎奥斯卡影帝了。

  当下姐姐忽焉纵体,踏波池中,身不下沉,当真如同凌波仙子一般,而香气如万花同开,散入众人鼻中,孟阙早就发现姐姐运功之时身有异香发散,但以此次为最,知她也是全力施为,毕竟这池水如此古怪,她也不得不万分小心。群臣却从未见过如此神奇美丽的异相,尽皆失声,不知谁忽然脱口而出道:“姑射真人!”

  于是“姑射真人”之声此起彼伏,众臣皆现仰慕惊疑之色,赵王也犹疑不已,至于一些宫女宦者已经叩拜不已了。

  姐姐换一口气,身子忽的沉入水中,众人又惊呼不已,孟阙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过了良久,群臣已开始窃窃私语,赵王脸上神色又是高兴又是失望,还带点惋惜,孟阙已准备不顾一切的下水了。

  忽见水面无声的裂开,姐姐飘然而出,凌虚飞上半空,又缓缓下落,其时阳光耀眼,洒落在姐姐身上,直如体生光晕,恰似天使轻轻滑落人间,又如仙女悄悄降临凡世,众人都屏息宁气,感受着这绝世的神圣与美丽。

  姐姐落地后玉手张开,只见一玦晶莹剔透,映日生光,众人这才开口惊呼。

  姐姐缓步走到赵王面前,行了半礼,把玉玦送上。

  赵王不接,道:“姑射真人所捡,焉能有假?”

  姐姐一笑,直如千花竞放,道:“王上还是检视一下的好。”

  赵王不敢违背仙人之意,拿起玉玦看了看,其实他心中明镜也似,知道必是真的,于是道:“是真的。”

  李牧道:“既是真的,还请王上立刻放了公子嘉.”

  赵王高声下旨道:“立刻释放公子嘉。“

  随后又对姐姐道:“不知姑射真人可否略停玉步,到小王宫中略坐片刻,以便小王聆听玉旨仙音。”

  姐姐忽又微笑道:“小女子却不是姑射真人,乃姑射真人弟子,我尚有事,暂不能到王上宫中。”

  赵王面色一变,脸上现过一丝怒色,随即收敛,道:“那姑娘请便。”

  当晚,出狱的公子嘉在太子府大宴众人,感谢孟阙姐弟,李牧,鲁勾践以及宫门相救的众臣,孟阙见众臣中没有上大夫郭开,他知郭开亦是朝中重臣,论受宠犹在李牧之上,他当时不去宫门相助赵王,想必是畏惧李牧军权,此时他既不来,想必他的一班死党也不会来,看来郭开和李牧是朝中的对立派。

  姐姐忽的想起一事,问公子嘉道:“太子殿下,王族中可有一位叫赵芳的女子吗?”

  公子嘉摇头道:“没有。”

  “那赵音呢?”

  “也没有。”

  姐姐正微觉失望,公子嘉忽道“啊,我想起来了,我小时候有一位姑母,叫‘赵芳音’。”

  **********

  孟阙家中,姐弟二人和伊里沁对着油灯又仔细把玩了一阵那枚刻着“彩梦芳音”的玉珏,然后把她珍而重之的包好,放入柜子的最底层。

  姐姐喃喃念道:“彩梦芳音,彩梦芳音,母亲的名字可真美,却不知那另一片玉珏上刻的又是什么?”

  伊里沁仍有些不解,她道:“既然这枚玉珏能证明你们姐弟的身份,你们为什么不找赵王去证明,那样不但可以知道另一片上面刻的是什么,还可以恢复你们姐弟的王族身份,到时啊,只怕你梦郎有一天也能当上赵王呢。”

  孟阙知道伊里沁说的是真的,战国时公主和王子之间的地位差别并没有后世大,她们有时是可以和王子一起被称为“公子某”的,所以自己若“认祖归宗”,说不定真的会有王位继承权,但那又能怎样呢,看看公子嘉和公子迁兄弟的残酷相争吧,思之令人心寒呐。

  于是道:“我可不愿参与到赵国的宫廷内斗中来,他们并不象你们匈奴人那样明刀明枪的兄弟相争,父子相残,他们暗中使绊子,我若参与其中,到时候侯只怕我小命怎么没的都不知道。”

  伊里沁撇撇嘴道:“也是,赵国国王有什么好稀罕的,你将来是要做大单于的,先征服整个草原和大漠,再回来攻打赵国,让他们趴在地上求你做国王,你都不肯呢?”

  孟阙哭笑不得,他当然不会带着匈奴打大赵,领着赵军打匈奴还差不多,但也没必要和伊里沁解释。

  姐姐又悠悠的道:“公子嘉说,母亲,啊,就是他姑母,在十七岁时孝成王要她嫁给秦昭王为侧妃,意思是有靠联姻而延缓秦国攻赵的意思,可是母亲也真厉害,居然半夜逃出王宫,不知所踪。不知她是怎样嫁给的父亲,父亲本是游侠天下的剑客,却为她停住了曾跋涉千山万水的脚步……”

  孟阙见姐姐满脸都是沉醉在对父母亲浪漫爱情中的仰慕和憧憬感,不由在心底又叨咕了一遍对父亲的“承诺”,暗道:“就让姐姐永远以为她是父母的亲生女儿吧,永不让她知道自己父母双亡的不幸身世。

  第二日,赵王如期大朝,祭拜天地,令李牧誓师出征。



温馨提示:
风云大赵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风云大赵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风云大赵全文阅读和风云大赵txt全集下载。风云大赵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302 Found

302 Found

The requested resource resides temporarily under a different URI.


Powered by Zeus/1.5.0
风云大赵 第二章 月剑雕鞍(10) 李牧道:“此事我知道,那‘凝碧池’是个怪池,夏天水寒彻骨,池边冷风嗖嗖,冬天却不结冰,但只有比结冰更冷,更兼一样,一年四季水位不变,无论旱涝都是一样,有人试着用水桶往出挑水,但无论挑多少,水位仍无 2010-07-11 19:48:4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