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二章 月剑雕鞍(19)

作者:竹月下幻想    更新时间:2010-07-20 20:17:30    状态:已完结
  孟阙这次是带全队出发,吕猛久在李牧军中,而李牧为防范匈奴,对匈奴多有了解,所以吕猛知道匈奴王廷的位置,众人奔驰多日,这天早上,远远看到了单于王帐所在。

  但见那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帐篷群,俱都比一般帐篷大得多,也分不清具体那座是王帐,多半是在帐篷群深处吧。帐篷边上有几个巡逻的士兵,被李远一弓射杀,然后他也把弓挂在了背上,从马上摘下两把大号马刀,准备砍人,他虽有用弓打人的绝技,但那是连续射箭之后的顺势之为,时间从容的话自然是用刀砍人更为顺畅。

  孟阙正欲带队冲锋,李远忽道:“将军且慢,情况不对!”

  他话音刚落,但见变戏法般从对面的各个帐篷中冒出无数匈奴兵,各个张弓搭箭,严阵以待。更奇的是,孟阙分明发现,他们竟都是一人双马,孟阙心中大惊,他们什么时候竟懂一人双马啦!

  这念头还没转完,只听两旁马蹄动地而来,孟阙忙向左右看去,只见从左右更远处的帐篷里又冲出无数骑兵,转眼封住了左右两边的道路,孟阙粗略估计了一下,每一面都有五千左右的骑兵,三面共一万五千左右,这时他已发现了对面的鸣镝火先,看来是他抽调了军中马匹,组成双马队伍,急速回军到王帐,给自己设下了埋伏。

  这是典型的围三缺一阵势,自己一旦带人磨身逃跑,三面万箭齐发,连续不断,自己的人能躲过一阵箭雨的有多少已经难说,他们再在后面一人双马或三马的追击,自己也绝对逃不脱,除了全军覆没,绝无他途。孟阙咬了咬牙,忽然举斧子大呼:“狭路相逢勇者胜,兄弟们,随我杀敌报国!”

  众人边冲锋边组成一个三角形的队伍,两旁箭如雨发,而李远等人原是抱着偷袭砍人的目的而来,都是手持马刀,谁也没摘弓箭,此时再换弓箭已无意义,这下在冲锋中吃了大亏,队伍两边的兄弟纷纷落马,被射成了刺猬一样。

  好在双方距离近,只一轮箭雨已冲进阵中。

  孟阙是前锋,巨斧轮开,如砍瓜切菜般杀人,只是这次他明显感到了与往常的不同,往常由于他斧子长大,匈奴人的刀铤够不到他,往往是他无所顾忌的杀人,而匈奴人只有极少数人能冒死冲到他身前给他一下子,而他铠甲精良,也不太在乎。这次,这些匈奴人却不顾自身,只将铁铤向他飞掷而来,而用马刀挡他的大斧,孟阙的巨斧挥舞间自然的挡开了不少“投枪”,但仍有一些击在他身上,其中颇有穿过他铁甲缝隙咬在身上的,好在他铁甲内有皮甲,而这些铁铤在穿过铁甲缝隙时也被甲片的边缘消减了动能,所以孟阙没受重伤,但浑身无处不痛,自然难受的紧。更让人理解不了的是,这些匈奴人似乎不怕他了,一个个跟打了鸡血般兴奋,摆明了和他同归于尽的架势,大概身后就是王庭,他们也在保护家园吧,孟阙想。

  连他都如此难受,身旁的吕猛和李远以及其他战士的阻力可想而知,好在敌军阵势不太厚,片刻后终于冲透了阵势,可他们忽然发现,眼前又是一个同样宽厚的阵型,而左右两边的阵型虽然稍薄,但也在不断加厚。

  原来,在他们冲击正面的阵势时,两面的敌军纷纷赶到正面阵型之后又建立了一个新的三面阵型,正面还是五千人,两侧虽薄,但原来的正面阵型队伍纷纷增援两侧,两侧也迅速变厚。

  孟阙无奈,又挥军冲突左侧军阵,这回敌军没有放箭,但孟阙等人冲透军阵的速度却没有刚才快了,因为刚才一冲,已耗费了众人大量体力,孟阙李远两人虽勇,不能不照顾其他弟兄,因此冲阵速度上不来。

  孟阙等人待再次冲透军阵,只见前面又是如此阵型,无奈再冲,这一天从早杀到晚,冲阵越来越慢,待连冲过十余阵后孟阙检点身边人手,竟已只剩下不到三十人了。

  各人都已筋疲力尽,而匈奴人的军阵这样变换下去,却是要多少层就有多少层,众人心中无不升起无力之感,孟阙见前右两个敌军阵型之间有个不小的空隙,想是匈奴人也已疲惫,阵型少乱,于是带队从那个缝隙中冲了过去,冲时众匈奴人虽然又开始放箭,但只射马不射人,马的生命力虽强,万箭之下,焉有生理,马倒孟阙等人也纷纷摔下,但剩下这些人都是骑术和战力最精强者,倒也无人跌成重伤,都跑过了空隙,却见前方乃是一处大帐。

  孟阙等人进帐后匈奴人却没追来,他们也管不了匈奴人是何意图,急寻食物,却发现连水都没有,这竟是一座空帐。

  帐外忽然传来鸣镝火先的声音:“孟将军,神之战狼,我敬你是个盖世的英雄,你不如归顺于我,和我共同找机会杀了头曼那厮,我做大单于,你便做左谷蠡王如何?”

  孟阙大骂:“你去死吧!”却没有出帐。他知大伙已逢绝境,自己淡看生死,但这些相随自己出生入死的战友就这样也生生葬于此地,却纯是因为自己的错误决定,想到这儿不由心灰意懒连带羞愧,竟连出帐骂人的力气也没有了。

  李远看出孟阙的心情,道:“世上哪有算无遗策的将军,到此地步,将军已尽全力,大丈夫生又何欢,死又何惧,不如冲将出去,战死也罢,总要再拉几百人陪葬!”

  吕猛道:“不可,敌既有劝降之心,短时间不会冲进来赶尽杀绝,我等当以拖待变。”

  “怎么变,李牧那厮不得赵王君命,还敢打到匈奴王庭吗?赵王又安敢下此命令,让李牧孤军深入,再说他还得靠李牧抵挡秦燕两国呢?”

  吕猛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了。

  只是人都有求生之心,所谓活着就有希望,因此也无人再提冲出去与敌偕亡之事。

  孟阙等无饮无食,苦熬了四天,都已连站起来都费力了,期间鸣镝火先不住劝降,孟阙等绝不理会。

  在第五天上午,忽听外面有大量军马移动的声音,孟阙等好奇出帐观看,只见阵前马上的领头者已不是鸣镝火先,却是头曼了,此人脸色仍然煞白,但明显是伤已好的差不多了。孟阙见此,心中更凉,忽的激发了笑对生死的豪气,于是施施然走到阵前,坐在地上,叉开两腿,鄙视的看着头曼,其他将士也有样学样,都如此做。

  这在中原叫“踞坐”,是一种无礼的表现,头曼深通夏礼,自是明白,不禁皱了皱眉。

  孟阙等人的衣甲都在帐内,此时都已毫无力气,若穿衣甲,那就连路也走不动了,所以无人穿着。

  孟阙知此时再无生理,于是将身前的衣襟拉开,露出胸膛,对头曼道:“头曼,你也算半个英雄,我只见过你的枪法,却还没见过你的箭术,你有本事就一箭射死我吧,我死在半个英雄之手,也算值了。”

  李远也对鸣镝火先道:“鸣镝火先,你箭术精绝,我李远佩服你是小半个英雄,可惜我二人始终没机会一较箭术高下,你也一箭射中老子的胸膛吧,射不中不算好汉。”

  鸣镝火先刚想问什么叫半个英雄,自己又怎会是小半个英雄,忽然狂风顿起,不知多少人迷了眼睛,孟阙见有机可乘,急忙站起,才迈了一步,重又摔倒,暗叹人力若尽,天也难助。

  狂风过后,天地顿时暗了下来,只见如浪如山的乌云片刻间就遮蔽了天空,紧接着一道撕天裂地的巨闪,然后是惊天动地的雷声,战马纷纷嘶叫欲惊,匈奴人纷纷勒马,一时不知所措,大雨就在此时瓢泼而下,如同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抗起了长江往下浇洒。

  头曼提气大喝:“儿郎们,搭上弓箭,先射杀了孟阙等人再回帐休息。”他这一声明显中气不继,带着抖音,但仍声震四野,众军皆闻。

  只因知道孟阙等人已穷途末路,众匈奴人先前并未张弓搭箭,此时闻单于下令,纷纷摘弓取箭,忽闻远处传来一阵娇脆悦耳而又庄严无比的女子声音,在天地间回荡,道:“我乃而等母灵‘白狼天上女,圣剑大阏氏’,尔等还不参拜!”

  众人无不惊诧,寻声看去,只见远方一个不太高的山头上站着一个美得超乎人类想象的少女,少女脚下踏着一只白狼,更奇的是她的双脚离狼背还有一小段距离,她竟是凌虚站立,而她手上拿着一把光华四射的短剑,极象匈奴传说中的月牙白狼圣剑。孟阙立刻认出是姐姐,可姐姐何时变得这么美了,脸上如有圣光,美的无法形容。她又怎会活过来了?这太好了。姐姐的复活让孟阙欢喜的全身发颤。

  众匈奴人都惊愕不已,完全忘记了头曼的命令,“白狼天上女,圣剑大阏氏……”的议论声在匈奴人中此起彼伏。

  此时雷电交加,大雨如注,那少女和白狼身上竟似全然未湿,此非仙女而何?匈奴人中已有人下马叩拜于地,头曼等也久闻白狼天女的传说,忽遇此“母灵”显圣之事,也皆不知当信还是不信,楞在当场,左英操虽狡猾,但他却也是个迷信之辈,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却见那仙女的圣剑剑尖上忽然光华大盛,随即出现了一个直径尺半的七色光圈,在光圈中是一个白色的狼头形象,做仰天长嗥状,同时脚下的白狼也配合的仰天长啸,而此时的雷声却突然止息了,这当真是“幻狼长吼虚空外,真狼啸时雷隐声。”

  所有的匈奴人再无怀疑,纷纷下马跪地,就在泥水中磕头不已,无数人哭喊着道:“‘白狼天上女,圣剑大阏氏’啊,我们的母灵,你快救救你的孩子们吧,你看我们被华夏人欺负成什么样子了,还有丁零人,月氏人,乌孙人,都欺负我们,匈奴再已不是您和始祖神在时那样强大了,您快救救我们吧。”

  “母灵啊……”

  “白狼天女……”

  “大阏氏……”

  哭喊般的祈祷声此起彼伏,连鸣镝火先也跪在地上,口中喃喃自语,不知说些什么。

  只剩头曼和左英操还坐在马上,左英操看了看头曼,欲言又止。

  姐姐忽然收了剑上光影,双脚微微一动,白狼飞速下山,姐姐仍凌虚站在狼背上,如同御风而行,众匈奴人如醉如痴,如癫如狂。

  姐姐到众匈奴人面前后跳下白狼,大雨忽然就打在了她的身上,孟阙知道姐姐运剑芒成幻狼后又凌虚而行,耗损内力过巨,已经不能再维持可以隔断风雨的强大气场了,但她眼中神光仍然充足,应是内力未尽。

  此时姐姐全身湿透,玲珑浮凸的美丽曲线纤毫毕现,可无一人生出淫邪之意,只觉得这美丽的女体就是母性本身,而姐姐高耸的处女双峰更如同曾哺育了一个伟大的民族。

  母性,原是最伟大的神性。

  姐姐穿过匈奴人群,匈奴人纷纷拉马避让,手忙脚乱间不知多少人和马匹摔倒在地,但无一人有怨言,也无一人在意,大家都沉浸在这神圣的气氛中,浑然忘我,很多人想摸一摸天女的衣角,终于觉得是一种亵渎,没敢。

  姐姐已来到孟阙身前,他一指孟阙,转身对众匈奴人说道:“我的子民们,他是我今生的弟弟,前世的丈夫,你们的昆仑始祖神。”

  众匈奴人无不诧异,但震慑于女神的威严,无人敢有异议。

  姐姐又道:“始祖神与噬天老魔再次大战,终于封印了老魔的全部法力,将他压在昆仑山下,可始祖神也法力耗尽,丧失了记忆,他才会认不得你们,我将唤醒他的记忆,和他一起领导你们,他做天单于,我做天阏氏,我们二人今生都生长在赵地,所以他的名号就是‘大赵天单于’,我的名号是‘大赵天阏氏’,我们将重镇匈奴神威,带领你们打下青天下所有的土地,征服世上所有的民族,做全世界的主人!”

  “大赵天单于万岁,大赵天阏氏万岁,做全世界的主人!”

  所有的匈奴人疯狂的大叫,完全忽略了“大赵”的含义。

  喊叫声经久不息,姐姐一挥素手,立刻声息顿止,她正欲说话,鸣镝火先忽道:“启禀天阏氏,头曼这厮无礼,竟意图谋害天单于,请天阏氏圣剑斩之。”

  孟阙心中暗恨,这鸣镝火先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姐姐内力垂近,而头曼虽然重伤未愈,可武功高强,是那么好斩的吗?这厮是何意图,想试试姐姐的深浅?还是真想借机杀了头曼?

  姐姐看出了他的担忧,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眼神,随即神功陡发,只见身上云腾雾起,她竟是运功将身上的雨水都逼成了水汽发散,这下更显神圣,周围的匈奴人把脑袋都磕破了,又是一阵疯狂的祈祷和狂叫,忽听左英操惨叫一声,声音极响,压住了其他声音,众人看去,头曼的铜枪尖上鲜血混着雨水流淌,左英操已死在马下。

  头曼跳下马来,遥遥对着姐姐跪下,道:“启禀天阏氏,我本无意冒犯天单于,都是这左英操挑唆,我已杀之,还望天阏氏赦免于我。”

  姐姐看了一眼左英操,眼中竟露出一丝不忍,又对头曼道:“不知者不罪。”

  随即转身对着孟阙将手掌张开,雨线打在她洁白的玉掌上飞珠溅玉般舞蹈,而她的身上却没有一滴雨水,姐姐道:“起来,我的弟弟,你是最强横的天神,最伟大的男人,前生,你唤醒了我的记忆,今生,我也要唤醒你的记忆,前生,你对我说,‘给我一个女人,我要创造一个民族’,今生,我对你说,‘给我一个男人,我要征服全世界!’”



温馨提示:
风云大赵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风云大赵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风云大赵全文阅读和风云大赵txt全集下载。风云大赵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风云大赵 第二章 月剑雕鞍(19) 孟阙这次是带全队出发,吕猛久在李牧军中,而李牧为防范匈奴,对匈奴多有了解,所以吕猛知道匈奴王廷的位置,众人奔驰多日,这天早上,远远看到了单于王帐所在。 但见那是一片无边无际的帐篷群,俱都比一 2010-07-20 20:17:3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