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三章 相帅五国(13)

作者:竹月下幻想    更新时间:2010-08-02 20:53:34    状态:已完结
  孟阙顺她手指看去,果见远远一人一船划来,到近处方见是一个一身蓑衣蓑笠的老者,这人见要下雨就披上了蓑笠,看来是早有准备,想必是常年摆渡之人。

  但见这老者瘦小枯干,但双眼神光湛然,竟似颇有功底,孟阙不由提高了警惕,一时没有答话,星怜显然也看出了这点,因此也没开口。

  那老者看了两人两眼,最后把目光停留在星怜身上,道:“姑娘可是东海兰花寨女寨主兰花娘子凤丝兰吗?”

  星怜尚未回答,孟阙已接口道:“正是,我乃兰花娘子的护法,我二人正是来参加‘万仙’啊不,君山大会的。”

  说完,孟阙又颇为后悔,自己前生武侠看多了,此时顺嘴胡说,这里虽是君山,但鬼知道有没有个“君山大会”,万一说错了,麻烦不小。

  不料那老者忽然面色一松,道:“果是兰花娘子,来参加今日君山大会的,这就请上船吧,小老儿乃金龟寨寨主黑龟寿手下二寨主‘串水蛇’滕斌,因其他各寨寨主,各洞洞主都已到了,唯兰花娘子久久不至,想兰花娘子乃新任寨主,恐不识路径,故黑大寨主派我亲自来接。”

  孟阙听到“黑龟寿”时几乎失笑,暗想这寨主怎么不干脆叫“乌龟寿”,难道还嫌难听?转头一看星怜,见她也忍得满脸通红,一副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忙转移注意力,对滕斌连连称谢。

  船不大,于是二人把马留在湖边,上了船,这时雨已下来了,那滕斌又拿出两套蓑衣蓑笠,递给二人,二人穿戴在了身上。

  二人坐在船上,老者桨打水浪,去的飞快,雨风吹来,孟阙只觉颇为写意,又想到就要知道姐姐的消息了,心中不禁有点激动紧张,回头看了一眼星怜,见她给了自己一个安慰的眼神,心中忽然一暖一甜,但觉得有如此美女相伴相恋,当真三生有幸。

  其时雨势不小,雨线打在湖面上泛起无数水泡,宛如千万颗珍珠,孟阙泡妞灵感忽发,对星怜道:“星怜,你看,这满洞庭湖里都是珍珠,我把这一湖的珍珠都送给你。”

  星怜也沉醉于“爱湖”,于是道:“梦郎,我全部接受。”

  果然恋爱中的男女智商是零,两人轻怜蜜爱,两情相悦,却不觉间泄露了身份,那老者忽的眼露凶光,道:“原来是梦郎大侠到了,不知鬼鬼祟祟,隐瞒身份,到我们这君山上意欲何为啊?”

  孟阙一惊,正不知该如何回答,那老者已在船帮上一跺脚,跳下了水去,这一脚跺的极有门道,船立刻就翻了,把孟阙和星怜都扣在了水中。

  孟阙全无水性,这一下手忙脚乱,居然把大斧也撒手扔入湖中,那老者掏出一只分水峨眉刺疾向孟阙刺来,孟阙勉力一躲,同时星怜在他腰间用手一带,于是这一刺落空,谁知那老者的峨眉刺忽然脱手在水中穿行,接着猛一个回弯,竟奔星怜背后刺来,孟阙由于所处位置正好看到,大叫小心,一口水于是随之灌下,当即头晕眼花。

  星怜水性极佳,功夫更好,她其实也从身后水势的波动感到了敌袭,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也已抽出“蓝色忧伤剑”,回身挡住了分水峨眉刺,哪知那峨眉刺被剑一荡之下,竟又滑了出去,一拐弯又刺向孟阙。星怜忙再带着孟阙闪开。

  于是这分水峨眉刺在水中穿行来去,忽焉在前,忽焉在后,神出鬼没,把星怜忙的手忙脚乱,迭遇险招,而孟阙被星怜带着在水里不住旋转,总算他还有三分理智,不曾抓紧星怜,以防影响她的活动,但眼前眼底都是随着身形旋转的水,似乎自己处身于一个不住旋转的漩涡里,不由头昏脑胀,又喝了两口水,手脚开始麻木,身体更见沉重,带得星怜的身手也颇受影响。蓦地星怜一声惊叫,原来一刺从肩头擦过,带去一片蓑衣,虽未受伤,但也险极,如此下去,早晚必然无幸。

  孟阙欲待让星怜放开自己,自去逃生,一开口,又是一口水灌下,竟无法说话,再看那老者滕斌,脖子以上浮于水面,想是双脚踏水,而双手在身前的水里不断划着奇异的弧线,似在遥控那分水峨眉刺,孟阙暗道,这不知是什么武功,也算绝技了,却似乎只有借助水才行,正欲在心里诅咒这老鬼几句,忽听一声箭啸,一道箭影忽的闯入视野,穿过那滕斌的右太阳穴,在左颊穿出,扎入水里,竟未荡起,而是不见了,足见劲力之足。

  那滕斌面上神情忽然呆滞,脑袋随即沉入水底。孟阙一口气松懈,昏了过去。

  **********

  孟阙真想多晕一会儿啊,无奈后背被按压的生疼,满口水味儿,忙一回头,见一极高大强壮之男子骑在自己背后,而自己上身没有衣服,似乎正要被他强行无礼,当即菊花紧缩,就要翻身把他摔下去,哪知全身力气未复,竟动转不灵,暗暗叫苦,开口道:“兀那汉子,你要作甚,我可不是龙阳君!”

  那汉子一愣,又用力压了一下他后背,孟阙再吐一口水,居然胸中顺畅了。

  那汉子站起身道:“什么龙阳君,你这小子不识好人,没见我在救你吗?”

  孟阙试着站起来了身子,只见这大汉比自己还稍高些,三十岁不到的年纪,满面虬髯,但浓眉大眼,既威猛又英俊,更兼意态豪雄,威风八面,他和自己都在一条船上,船体不小,还有一匹大黑马在那汉子身侧,只见这马雄健已极,全身皆黑,唯四蹄雪白,头至尾长一丈,蹄至背高八尺,昂首晃鬃,雪蹄敲风,虽是一匹马,竟也有君临天下的气势。

  马上还挂着一只粗长的大铁戟,通体黝黑,唯戟头的月牙发着雪亮的寒光,这大铁戟目测足有六七十公斤,合秦斤(约零点二公斤)足有三百多斤,竟比秦王政的青铜大剑更沉重,当然,武功不是单论力气的,兵刃重的不一定就赢,但如此威势也足以横霸八荒了。

  孟阙心中一动,忽正容抱拳拱手道:“多谢兄台救命之恩,不知兄台尊姓高名。”

  那人见他正容,也忙回礼道:“某项燕也,敢问兄台高姓?”

  “项燕,果然是他。”孟阙心中狂跳:“此人是项羽祖父,怪不得威风如此,当真是霸王再世,不,霸王前身也。”

  孟阙心生钦佩,神情更加恭谨,道:“不敢,小可孟阙。”

  “原来是孟兄。”这项燕似未把“孟阙”和“梦郎”联系起来,未觉惊讶,让孟阙不禁微微有点失望,暗道,看来不露两手“梦辞”,很难让人随便知道我就是名扬天下的“天下第一风流浪子武宋玉梦郎”啊。忽又猛的想起星怜,忙道:“和我同来的那位姑娘呢?”

  孟阙此时才想起星怜,并非不挂念她,乃是潜意识中知道她会水,因此并不如何担心,但此时发现她竟不再船上,也不由担心起来。

  项燕往孟阙身后的水面一指,道:“她对你可真好啊,潜入水底捞你的兵器去了。”话中竟微带醋味,不过仍语音响亮,极见豪迈。

  孟阙闻言转身看向湖面,只见湖面波光荡漾,雨不知何时停了,但并无星怜的影子,不由更加着急,偏生又不会水,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干着急。

  忽听水面哗啦一响,水波裂开,星怜已手持大斧露出水面,却未穿蓑衣,想是穿蓑衣下水不方便,此时她满脸兴奋的道:“项大哥,我找到梦郎的铁斧了,咦,梦郎你好了!”

  孟阙大喜,几乎带着哭音道:“傻星怜,斧子丢了就丢了,打什么紧,你可知道,你出了事,我焉能独生?”

  这话半真半假,乃把妹绝技,星怜当即满脸感动,恨不得立时为孟阙死了或赶紧给他生个胖娃娃才甘心。

  此时项燕已拿着大戟走到船边,伸到星怜跟前,星怜抓住大戟的戟杆,微一借力,已跃上船头。

  她将斧子放在船上,孟阙才发现,那里还有自己和星怜的随身包裹,里面自是金银和铜钱还有换洗的衣物。

  孟阙和项燕相视一眼,忙都背过身去,星怜自是知道他二人是让自己换衣之意,这船上并无船舱容她进去换衣,但湿衣服穿在身上,更加不雅,无奈也只得红着脸换衣了。

  听着身后星怜处传来的换衣声音,孟阙身体下部狂支帐篷,但也不敢偷看,毕竟旁边还站着个项燕,自己偷看难保他不有样学样,与其自己偷看还不如看着他不要偷看,孟阙瞥眼看了看项燕,见他满脸严肃,似乎颇有非礼勿视之意,不由心中佩服,待向他身下一看,妈的妈我的姥姥,那帐篷竟比自己支的还高,不由失笑,项燕满脸通红,忽的也哈哈大笑,两人相视一眼,竟颇有莫逆于心之感。

  那边星怜被两人笑的毛骨悚然,好在练过的人手脚快,此时已换完衣服,满脸飞霞的先对项燕深施一礼,道:“多谢项大哥相救之恩。”

  又道:“梦郎,你也把衣服换了吧,等有时间我再给你洗。”

  孟阙欣然应了声好,自去船边换衣不提。



温馨提示:
风云大赵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风云大赵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风云大赵全文阅读和风云大赵txt全集下载。风云大赵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风云大赵 第三章 相帅五国(13) 孟阙顺她手指看去,果见远远一人一船划来,到近处方见是一个一身蓑衣蓑笠的老者,这人见要下雨就披上了蓑笠,看来是早有准备,想必是常年摆渡之人。 但见这老者瘦小枯干,但双眼神光湛然,竟似颇有功底, 2010-08-02 20:53:3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