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二章 我王大赵(8)

作者:竹月下幻想    更新时间:2010-11-18 20:28:39    状态:已完结
  桓齮闻言一怔,孟阙见状高声道:“怎么,桓兄,秦军兄弟再饮酒就要醉得不能战斗了吗?如此那就算了。”

  他话音方落,对面的秦军已经鼓噪起来,纷纷道,梦郎将军小看我等,更有向桓齮“请令”饮酒的。

  桓齮当然明白孟阙这是激将之法,但一来他已喝了二三十碗酒,脑筋多少有点转动不灵,二来秦军善于饮酒,就是再多饮些也不至于对战斗力有多少影响,何况他对自己的这只铜甲军团十分自信,于是道:“也罢,如此你我两军就于阵前举碗遥饮如何?”

  桓齮这样说,自然有他的想法,若两军也象他二人这样靠近对饮,酒酣耳热间难免不放松警惕,则赵军若暗藏利刃,突然攻击,己军虽有铜甲,但终有遮蔽不到处,何况纵使铜甲也不能完全抵消刀剑的伤害,受伤和致死都是难免的。

  孟阙自然明白他的想法,于是道:“如此则是痛快,秦赵本为兄弟,如今兄弟间痛饮一场,然后就毫无顾忌的放手大杀吧!”

  桓齮的军队虽不属蒙家军系统,但自蒙家军归后,秦赵为兄弟的舆论早已在军中传扬开来,待秦国上层决定禁止,已经传遍全军,时吕不韦当政,他素来对言论持开放态度,又想纵使是亲兄弟,同室操戈的事也时有发生,何况如果说这种舆论会影响军心的话,那对赵军的军心也同样有影响,赵军既不禁止,自己又何必禁止,于是作罢。

  因此这时孟阙话语一出,剑拔弩张的两军之间气氛立刻一松,孟阙令抬上酒来,就于军前与秦军兄弟对饮,那边秦军自然也是如此做法,忽有一个秦军小兵叫百里闻的高声道:“梦郎将军,你们喝的酒是抢自我们秦军吧!”

  秦赵两军闻言,俱都哄堂大笑。

  又一个赵军小兵叫沙老七的说了句什么,但他的嗓门显然小些,秦军却没人听得清,有人让他重复一遍,他又大声说了一遍,对方仍没听清,于是百里闻高声笑道:“怎么赵军没吃饭吗?说话的声音象个低声下气的小娘们一样,不,娘们也比你的声音大!”

  沙老七大怒,向东郭擎请示后,解下兵器,脱掉上衣,以示身上并无暗藏的兵刃,然后提着酒坛,拿着一只酒碗就向前走去,直到孟阙和桓齮二人旁边稍落后半步站定,道:“对面的秦兵,你可敢与我对饮十碗吗?”

  百里闻也热血上涌,对身边主将请示后也解下兵器,摘下铜盔,脱下铜甲,内里皮甲和上衣,也提着一个酒坛子,拿着一只酒碗来到桓齮身旁落后半步,也不说话,举起碗向着沙老七敬了一下,仰头就喝干了。

  沙老七早已倒满一碗酒后将酒坛子放下了,此时一手举酒碗,一手大拇指一挑,道:“好汉子,我沙老七的亲哥哥就死在秦人手里,可梦郎大帅仍说我们赵人和你们秦人是兄弟,梦郎大帅横勇无敌,智贯天下,战无不胜,他老人家的话总是不错的,我认你这个兄弟,咱们此战后若得都能不死,就义结金兰如何?”

  百里闻大笑道:“如此甚合我意,当为刎颈之交!”说完也倒满了一碗酒。

  于是两人俱纵声大笑,彼此举碗对饮不提。

  这两人这头一开,双方士兵越来越多的人效法,桓齮亲眼看到赵军解下刀剑,并脱掉上衣以示并无暗藏兵器,而孟阙既不禁止士兵到两军阵地中间饮酒,他若禁止乃是落了下风,再者他早已看出,赵军老弱者甚众,而自己这些铜甲强兵,当初是为了对付赵军骑兵而准备的,就算肉搏也胜算极大,所以也未禁止。

  孟阙见状有意放慢了饮酒的速度,反而与桓齮多谈起江湖中的轶闻趣事,桓齮自知孟阙是为了让士兵们饮酒尽兴,他自觉得心中有数,于是和孟阙纵论江湖豪情,杀人放火之事,不觉间五岳为倾,逸兴横飞。

  无论如何,两人酒到碗干,喝酒的速度要快于普通士兵,待两军将士都已喝得差不多了,桓齮和孟阙也已各自喝了五十余碗,桓齮忽掷碗于地,然后大声道:“梦郎,我知你意,以为我军身穿铜甲,你等作战吃了亏,我桓齮一生纵横江湖,讲究的是公平决斗,今日ni我两军就各回本阵,各自不穿盔甲,裸衣大战如何!”

  孟阙被他窥破心计,不由得老脸一红,好在酒精盖面,也看不出来,他早已看到秦军铜甲里面还有皮甲,这层层衣甲穿在身上必然发热,再一喝酒,更加难受,秦军本有酒醉脱衣上阵的习惯,他正是要借此让秦军脱掉铜甲,“公平对决”,但此间火候极难拿捏,秦军既然是特意训练了这只铜甲军团,又怎会让他们轻易脱下,万一秦军脱下里面的皮甲,却仍穿着“布衣”,外罩铜甲,那又如何是好?他本来打的主意是见机行事,总要让秦军脱下这身铜甲才好,不想被桓齮看破计策,还主动“成全”了他,他如何不羞愧。

  他知道在这“二桃杀三士”的时代,桓齮明知是当,但为了公平义气也要上,这是十分自然的事,但自己却是在利用对方的义气,羞愧间忽然热血上涌,道:“也罢,桓将军,今日ni我士卒之间大战,你我亦单挑,不论谁胜谁败,与三军无关,东郭擎,我若死在桓将军手里,你就是三军主帅,率领三军与秦军兄弟血战到底,败了就投降,认秦军兄弟为大哥,你等甘做小弟,不可有异议!”

  东郭擎大声应是。

  桓齮也大声下令道:“赢横行,我若战死,你领三军与梦郎大军血战到底,败了就投降,放心,梦郎将军不杀俘!”

  两军俱放声狂笑,赢横行大声领令,复高声道:“秦赵两军兄弟听着,力尽被擒投降,那没话说,谁若怕死投降,那就不是他爹妈生的!”

  两军都大声鼓噪,秦军群情汹涌,俱道赢将军放心,我等必奋战到死,绝不投降,赵军则大骂赢横行看不起人,都道谁投降谁是狗娘养的。

  于是秦赵双方士兵纷纷摔碎手中酒碗,各回本阵,桓齮也甩掉头盔,扯下衣甲,露出肌肉虬结的上身,随即从腰间抽出一把光华夺目的宝剑,孟阙见这剑可以象腰带般盘在腰间,本以为是“蓝色忧伤剑”之类的软剑,哪知那边星怜忽失声高叫道:“龙渊宝剑!”

  孟阙也是一惊,龙渊宝剑的大名他自是知道的,这是铸剑大师欧冶子所铸的第一把铁剑,却是用“铁英”所铸,孟阙不知何为铁英,但龙渊剑盛名千载,这铁英又岂会是平凡之物,而用这铁英所铸之剑又岂会没有神奇之处,于是他全神注意到这把宝剑上。

  这剑并没有剑芒,桓齮似乎也不会这种功夫,但孟阙隐隐感到一股剑气从龙渊剑身上发出,砭人肌骨,这不是内力的作用,而是“神剑”本身的精魄外烁,是只有真正的神剑才能做到的。

  孟阙没带大斧,于是从怀中取出秦戈,高举手中,他此时功力已到了出神入化之境,内力到处,只有五寸长的秦戈忽然现出七尺长短一个真实秦戈般的芒影,秦军大多听说过蒙家军信物秦戈的传闻,那信物早被传说成了能大能小的异宝,此时见了秦戈芒影,无不大喝一声“彩!”

  赵军也热血沸腾。

  孟阙随即收了戈影,掷戈于地,也脱掉了衣甲,露出了一身雪团似的肌肉。

  桓齮见状哈哈大笑道:“梦郎号称天下第一风流浪子,果真不是浪得虚名之辈,怪不得军中还带着姬妾。”

  孟阙知他是听出了刚才星怜的女声,但他如此被一个男人当面看着自己的“身体”而称赞,还是第一次,不由得有点窘迫。

  桓齮乃粗犷放达之辈,却会错了意,乃大声道:“梦郎大侠不必介意,我今让铜甲军团脱掉衣甲与赵军公平对决,乃是为了报答昔日梦郎和赵军义释四十万秦军之意,我闻梦郎言道天下不止华夏,世界上还有无数土地和民族等待我们去征服,此言我深信,亦深得我心,今日ni我二人,你我两军,就用彼此的男儿颈中鲜血,来祭奠我轩辕圣祖,他年一日,不论秦赵谁统一华夏,当代替死去的兄弟,万里远征,极天际地,让我华夏男儿做全世界的主人!”

  孟阙闻言也觉胸中豪气澎湃,乃仰天长啸,声震寰宇,啸毕道:“不错,炎黄子孙生是兄弟,死亦是兄弟,就让生者带着死者的心去飞,去征服世界!”

  言罢,隔空向地面一抓,一股气流激动秦戈,秦戈从地面跳起,已重新回到孟阙手中,孟阙大喝一声:“杀!”,七尺戈影已奔桓齮颈中挥去。



温馨提示:
风云大赵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风云大赵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风云大赵全文阅读和风云大赵txt全集下载。风云大赵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风云大赵 第二章 我王大赵(8) 桓齮闻言一怔,孟阙见状高声道:“怎么,桓兄,秦军兄弟再饮酒就要醉得不能战斗了吗?如此那就算了。” 他话音方落,对面的秦军已经鼓噪起来,纷纷道,梦郎将军小看我等,更有向桓齮“请令”饮酒的。 2010-11-18 20:28:39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