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七章 噩梦缠身

作者:歪少    更新时间:2015-07-27 09:00:00    状态:已完结
  第七章 噩梦缠身

  我打了个哆嗦,袁依珊姨妈的话让自己回了头,不想在卧室那边的窗户上看到了一个人影。

  那道人影很特殊,并不是笔直的,而是七扭八歪的,给人感觉好像是影子碎了一样。

  现在已是旁晚,我心想该不会是什么人的恶作剧吧?便壮大了胆子朝窗户那边走去了。

  那道古怪的人影还在,并没有动的迹象,可当我走近窗户跟前的时候,影子突然动了起来,像飞一般向下划过,紧接着发生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我看到了数十个似肉块一样德尔东西从上方落下,自己凝住神仔细一看才发现,那根本就是被肢解过的人,也就是碎尸块!

  众多的碎尸块下降的速度很快,这也是让我值得庆幸的事了,因为自己险些就看到了这世上最令人作呕的情景。

  尽管如此,窗户的玻璃还是留下了被尸块擦过的痕迹,那道道分散开的血痕也足够让我连连退步了。

  我伸过手往身后摸了摸,觉得摸到了床的边沿边坐了下来,而这时自己突然想到还有一个人在场,便回过头看了眼门外,发现袁依珊的姨妈早已经不见了。

  “阿姨?阿姨……”

  我叫了数声袁依珊姨妈,并没有人应我,这样的寂静,简直就是在催促着我的心跳加快。

  我又看了眼窗户上面的血痕,决定还是先离开这里,找到袁依珊和其他人再说。

  由于慌乱,我从卧室里跑出来后,就没顾太多,而就是因为自己的一时疏忽,自己衣兜里的那颗珠子滚了出来。

  那是常老谢给我的珠子,自己不能给弄丢了,便回头去追那珠子。可那珠子也不知是来了什么劲,竟然自行滚回了卧室里。

  我没有着急冲到卧室里,因为自己听到了卧室里面传来了沉重的呼吸声,听上去不像人所发出来的呼吸声。

  我的手指这时突然抽动了几下,自己扶着墙面开始向后退,同时眼睛也不敢离开卧室的门口。

  在我快要退到楼梯口的时候,看到了那颗珠子又滚了出来,可那珠子上面明显抹上了一层淡淡的血色,应该是沾到了血才这样的。

  时间仿佛变得很慢,我仿佛可以看到了珠子里的那条蜈蚣在动,而且动的幅度越来越快,最后珠子竟然爆炸了。

  而这时的卧室里突然伸出了一只惨白的手,那手紧挠着地板在向珠子的方向爬,还带随出了一没有头颅的身子。

  我再也看不下去了,压抑的恐惧爆口而出,大叫了一声后转身就往楼下跑。

  可能是我一时着急,没有注意脚下,一不留神失足直接从楼上滚到了下面,眼前也猛地一黑不省人事了。

  而在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在卧室的床上,袁依珊的姨妈还坐在旁边的地板上,拿着我的那颗珠子。

  我看了眼依然完好的柱子,又看了看那边干净的窗户,才反应到自己刚才是做了个噩梦。

  我擦掉了额头上面的冷汗,心想自己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做这么奇怪的梦?好好回想一下,还是会有些后怕。

  袁依珊的姨妈这时站了起来,她举着珠子傻笑着问我:“嘿嘿,哥哥这个东西好好玩哦,能不能送给我啊?”

  我的头脑一震,看着袁依珊姨妈说不出话来,心说看来她的病不轻啊,都是中年人了还好意思叫我哥哥,要不是看在他是特殊群体的份上,自己早上去辩论了。

  “你说这个啊,我恐怕不能给你了,哥哥我没准还得考它报名呢!”我厚着脸皮顺着台阶下,就是为了把那颗珠子要来。

  而我这话刚说出去,袁依珊姨妈脸色变了,好像变了个人似的,阴着个脸看着我。

  有了刚才噩梦里的经历,我看出这其中很不对劲,就翻身下床来到了袁依珊姨妈的身边,先不管别的,直接从她手里抢走了珠子。

  拿到了珠子,我便转身要走,但这时袁依珊姨妈的头动了,而她扭动的角度竟是一百八十度,直接转到了背后。

  我额头刚退去的冷汗又冒了出来,也就是在袁依珊姨妈抬起头,自己看到了她扭曲的面容,印象最深的是她凸起异常的白眼珠。

  我定在了原地,心想着该不会还是噩梦吧?为了验证,自己就想要试着掐自己一下。

  可谁成想,这时的袁依珊姨妈动嘴说话了,更诡异的是她说话的声音是常老谢的:“小子,你被人下药了,待贫道助你一臂之力!”

  常老谢的话音刚落,我的背后突然伸出了千万只人手,后方像是多出了个漩涡,自己被人手拉进了里面,等反应过来发现自己在常老谢的车上。

  我的身子不知怎的变得很虚,自己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看着主驾驶的常老谢,用自己可以发出的声力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刚才是发生什么事了?”

  “贫道还想问你呢?从郊区回来到王家,贫道本来是想中途退出的,谁成想你非有问题问贫道,贫道就把你叫到车上了,谁成想这一句还没说上,你就昏倒了!”常老谢一脸的茫然,显然他也是不明不白,不然也不会反问我了。

  而我不光是茫然,还有诧异,原来在从王家出来到之后都是自己在做的噩梦,之后的那些给袁依珊捶腿什么的都是假的。

  常老谢这时靠了下车座,在一边发起了牢骚:“本来还以为案件要有进展了,没想到多了你这么一档子事,看来凶手有两下子,能破坏人精神的药物都能搞到手!”

  “等等,你是说我是被人下了破坏精神的药物?那是什么药?”

  我对医学用药这方面知道的不是很多,所以只能问常老谢,可常老谢说他也不知道,只知道这世上有这么一类药物,而且十分难弄到。

  当一件物品必须要动用很大力量才能拿到,那不光是证明了它有多珍贵,同时也可以证明能拿到手的人是多么可怕,我想那个人一定是个大人物。

  凤毛麟角的人才最好找,因为他们不会像普通人一样随处可见,我想常老谢应该在一带混得不错,就先不管刚才的噩梦,问他能不能锁定几个能把这药弄到手的人。

  “虽然这个市不入发达城市,但有钱有势的人也不少。王家算一个,其他的还有什么房地产大翁袁立,市警察局局长李文虎等等,多了去了。你要从这方面入手可不容易,因为他们任何一个都能搞得你鸡犬不宁!”

  常老谢说的话一点不假,我在这个城市身无分文,要地位也没有,要是惹到了那些高官贵人,便就是送去了自己的命。

  不过我知道的情报很多,毕竟这一切还都贴近谢老爷子的那些故事,自己要是找个地方静下来捋顺一下,要想破案也不是没有可能。

  “哦对了!看你小子都被人盯上了,贫道我就做个好人,送你个宝物——”常老谢说着,就看他从手里拿出了颗黑色的珠子,和我梦里梦到的一样。

  我看着那颗珠子久久不能平静,自己的噩梦中出现的东西竟真实存在,而且都是常老谢亲手给我的。

  因为我长时间看着珠子没有说话,常老谢产生了怀疑,问我:“你怎么不说话了?难不成你见过这玩意儿?还是说,你在怀疑这东西是假的?告诉你,这可是我好不容易骗来的!”

  我摇了几下头,不打算隐瞒地告诉了常老谢真相,他听我在梦里就看到过这珠子后,持了很长一段时间惊讶后就笑了。

  我不知常老谢笑的缘由,他就告诉我说:“贫道笑是老天爷让你做了那么一个梦,看来你我注定有缘,这个案子既然又是你女友的姨妈家的,那好!贫道便不退出了,咱们这就去找线索去!”

  我还没有多说什么,常老谢就把黑珠子丢给了我,自己刚接住,他就发动汽车引擎走了。

  因为我的身子还有点虚,自己想要强求常老谢停车回去是不可能了,再说自己也想知道向我下药的人是谁,又是怎么向自己下药的,便问常老谢我们是要去哪里。

  常老谢开车的时候还算专注,告诉我等到了地方就知道了,自己也借着这机会好好地休息了一会儿。

  等我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常老谢所说的目的地也到了,随他下车一看,自己才知道他带我来的地方是市公安局。

  我先收好了黑珠子,看着高高的办公楼,这警察局也是够气派的,而自己也好奇常老谢要来这里是做什么。

  “正好这局子里面也有贫道认识的人在,待会儿咱们就去局里的解刨室看看,我们去研究下王小姐的尸首!”常老谢没等我问,就先自己说了。

  按照时间推算,王小姐的死亡时间距离我们现在也该有三天了,警局还能留着她的尸体,就可以看出警局对这次的碎尸案件是有多看重了。

  我跟在常老谢的身后,刚进到楼里面,迎面就碰到了一个穿着黑皮衣的男子。因为现在是夏天,穿着皮衣是很惹人眼的,所以自己再进来的时候目光就没有从他身上离开。

  但值得我好奇的是,常老谢竟然认识那个人,他们二人见面之后就上前握住了对方的手。听常老谢对那男子的称呼,这男子好像是碎尸案的发生后的第一目击者,是他发现王小姐的尸首!



温馨提示:
翻鬼案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翻鬼案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翻鬼案全文阅读和翻鬼案txt全集下载。翻鬼案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翻鬼案 第七章 噩梦缠身   第七章 噩梦缠身   我打了个哆嗦,袁依珊姨妈的话让自己回了头,不想在卧室那边的窗户上看到了一个人影。   那道人影很特殊,并不是笔直的,而是七扭八歪的,给人感觉好像是影子碎了一样。   现在已是旁晚, 2015-07-27 09: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